69书吧 > 娇妻凶悍,总裁小心 > 第八十六章 当众出丑

第八十六章 当众出丑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娇妻凶悍,总裁小心,第八十六章 当众出丑

    宴席散去,有的客人向主人家告辞,有的则留下继续余兴节目。舒悫鹉琻

    纪云卿借口上洗手间,走到没人的地方,从手袋里掏出一只小巧的手机,外表并不出奇,里面的电话卡却大有文章,那是她拜托电脑天才阿睿复制的叶芯蕊的电话卡,只要用这张卡发出短信,接收人就会误以为是叶芯蕊发的。

    纪云卿以叶芯蕊的名义发了一条短信给肖仁,让他去花园的小楼阁里面等她,她有要紧的事情跟他说。

    肖仁激动难耐,当他听从女神的命令,将药丸放入顾非凡酒中的时候,他整个人就处于奋亢状态,既激动,又紧张,生怕被人发现,他这种复杂的情绪急需倾诉,所以当他收到短信的时候,没有丝毫怀疑,意气风发地朝着目的地行进。

    而与此同时,一名仆人送给顾非凡一张小纸条,顾非凡已经有五分醉意,头脑也不是太清醒,他看到纸条是云卿写给他的,约他在小树林的假山后面见面,整个人就如打了鸡血一般,兴冲冲地往小树林那边走去。

    叶芯蕊藏在人群里,看到顾非凡如自己所料,往小树林走去,但是纪云卿,却面色如常地待在露台边,跟林语溪小声聊天,丝毫没有赴约的意思,她不由紧张地握紧拳头,难道纪云卿那个践人识破了自己的阴谋?

    心里这么想着,她突然意识到哪里不对劲,江俊彦!江俊彦一直陪伴在自己身边,他不去小树林,纪云卿肯定以为他不会赴约,那她也就没必要赴约了。该死的,她差点遗漏了最重要的东西。

    叶芯蕊转身看着陪伴在身边的江俊彦,柔柔地笑,“俊彦,我想去一趟洗手间,你到花园那边找个隐蔽的地方等我吧,人家想单独跟你在一起。”她的手指在他胸前画着圈,在他眼神变得幽暗的时候,突然凑到他耳边,极低地说了一句,“不要接近纪云卿,否则,我会生气的哦。”

    江俊彦眼眸一动,抚了抚她耳边的头发,笑容温润,“知道了,小醋坛子,我到那边等你。”

    花园是通往小树林的毕竟之路,如果纪云卿看到江俊彦往花园那边走,一定会误以为他去小树林,于是就会乖乖的上钩啦。叶芯蕊觉得自己假借江俊彦的名义约纪云卿在假山后面见面,同时将醉醺醺的顾非凡引到那里,简直是太明智了。她要让他们两个身败名裂,一个坐实了勾/引人家男朋友的罪名,一个在前女友的生日宴上乱搞,还真是臭味相投的一对呢!

    叶芯蕊一离开,纪云卿便停止聊天,认真凝望着林语溪的双眼,“语溪,我要拜托你一件事情。”

    江俊彦站在远处,看着纪云卿与林语溪低声耳语,心里说不出的滋味,很想上前跟她谈一谈,可叶芯蕊的叮嘱还在耳边,又不想让芯蕊误会,只得闷闷地转身离去。

    花园那边,最隐蔽的地方,就是临湖泊的小楼阁,掩映在繁盛的花树当中,静谧,安逸,是情侣约会的最佳地点。

    江俊彦当然会选择那里。

    纪云卿在他离开之后一分钟,也匆匆往小树林后面的假山赶去,被人算计的顾非凡,估计已经支撑不了多久了。

    一座黑漆漆的假山后面,顾非凡浑身燥热难受地靠着树干,他单手扶着额头,尽量保持清醒,他觉得自己有些不对劲,很想找个女人泻火。

    一阵清幽的香气窜入鼻端,窸窸窣窣的脚步声越来越近,顾非凡知道来的人是纪云卿,心脏突然跳得很快,身体燥热得更加厉害了,他伸出手臂,将黑暗中靠近自己的小女人用力拉进自己的怀抱。

    “卿卿……”他双手急切地抚摸,俯首吻向她的面颊。

    “顾非凡,你给我冷静一点!”纪云卿没好气地拍开他的脸,真想将这个精/虫上脑的家伙扔到湖水里清醒清醒。

    “卿卿,我好难受……”顾非凡承受着药物和酒精的双重折磨,脑袋浑浑噩噩,实在没有多少理智了,单凭自己的本能,竭力向某个柔软的身躯靠近。

    纪云卿本想从手袋里拿东西,被他缠住双手,没办法动弹,咬了咬牙,打算将他敲晕,还没等她付诸行动,只听到扑通一声,顾非凡软绵绵地栽倒在地上,一道俊逸挺拔的身影站在顾非凡的身后,幽深的眼眸直勾勾地望着她。

    “被他碰了哪里?”沈言一开口,周围的气温倏然降了十多度,纪云卿心底呼呼直冒寒气。

    “就是……手臂而已,真的!”纪云卿急忙证明自己的清白。

    沈言冷哼一声,阴冷的视线在顾非凡身上绕了几圈,似乎在思考是否将这个男人毁尸灭迹。

    纪云卿干咳了一声,飞快地挡到他和顾非凡之间,碎碎念道,“他是被人算计了,所以才做出那些举动的,还好我聪明,带了镇静剂,虽然不能解开他身体里的毒性,但是能帮他恢复理智。”

    纪云卿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解释这么多,或许,她只是不想让沈言误会而已。

    她迅速从包里掏出镇静剂,倒出几片药丸,塞到顾非凡的嘴里,然后用力拍打他的面颊。

    顾非凡迷迷糊糊的醒来,只觉得后脑勺很疼,脸部也很疼,身体的燥热散去许多,头脑也逐渐清醒,他怔怔地看着蹲在自己面前的女人,似乎还有些不相信,犹豫了一下,问道,“我刚才怎么了?”他记得他好像对她做了一些不好的事。

    纪云卿回头一看,沈言已经不见了,应该是躲在暗处,她吁了一口气,要是被顾非凡看到他,也许会引起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她没时间跟顾非凡解释,估计现在叶芯蕊已经带人到假山这边来捉/歼了,要是被人发现他们躲在这里,就算是清白的,也会被人传出不堪的流言,她一把将他从地上拽了起来,语速很快,“这件事,以后再跟你解释,你现在赶紧离开这里,如果路上遇到别人,避一避,然后回大厅。”

    她柔软的手指握着他的手臂,顾非凡猛地一僵,压制在心底的魔鬼又开始蠢蠢欲动,他握了握手指,努力克制,脑筋也在飞快转动,意识到有什么大事即将发生,而且与自己有关,他选择相信纪云卿,深深地看了她一眼,“今天的事,算我欠你的,这里太黑,不安全,你也别待太久。”

    “嗯,我知道,你赶紧走吧。”纪云卿催促他赶紧离开。

    顾非凡的背影消失在夜色下,沈言不知从哪里又冒了出来,清逸俊朗的身躯矗立在月色下,超然绝尘。纪云卿走到他身边,主动牵着他的手,扬起光洁如玉的小脸,明媚地笑,“沈言,我们去看戏好不好?”

    软软糯糯的声音,略带讨好的语气,眼前的小女人是在担心自己生气吧?沈言绷紧的唇角微微舒展,漆黑如潭的眼眸泛起点点笑意,下意识握紧她的手,她冰凉纤细的指尖在他的掌心轻轻挠了挠,声音细细的,“别生气了。”

    她有很多事情瞒着他,为何她知道顾非凡被人算计,为何她随身携带着镇定剂,为何她知道即将有好戏上演……这么多的秘密,也难怪他会生气。

    纪云卿心生忐忑,不知自己身上背负的秘密是否会引起两人之间的误会,而她,根本不可能道出重生的事,唯一可做的就是尽量降低先知所带来的负面后果。

    沈言淡淡地“嗯”了一声,宽大的手掌将她的小手完全包裹,目光平视前方,牵着她往前走。

    纪云卿蹙眉,“嗯”是表示什么意思?赞同她的话,不再生气了?她偷眼瞄他,见他唇角悄然扬了起来,她也忍不住勾起唇角,心里甜丝丝的。

    叶芯蕊抬起手,看了看腕上的金表,时间差不多了,纪云卿和顾非凡甘柴猎火,该发生的都发生了吧,她很期待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呢。

    这时候,肖仁按着扑通扑通猛跳的心脏,藏在小楼阁里面,等待梦中的女神到来,楼阁里面没有灯,黑漆漆一片,远处,淡淡的月色笼罩在湖泊上,景色很美,他想象着自己和叶芯蕊在月光下欣赏美景,两人卿卿我我,彼此不分离……啊,真是美妙的一幕。

    正当他沉浸在自己的幻想里面,楼阁外面突然传来一阵清脆的脚步声,繁盛的花树遮挡了来人的身影,但是肖仁知道,一定是自己的女神来了。

    他激动地蹦了起来,悄声走到入口处,打算在女神走进来的时候,给她一个惊喜。

    江俊彦在花园里面转悠了一会儿,有点累,打算到楼阁里面歇一歇,顺便等待叶芯蕊,他刚刚迈进黑漆漆的楼阁,不知从哪里突然冒出一道影子将他紧紧抱住。

    江俊彦浑身一颤,大脑里冒出的第一个想法是,这个人是纪云卿,她可能跟踪自己,故意到这里等自己。

    可是,好像感觉不太对,女孩子的身体应该软软的才是,云卿也没有这么高大……

    江俊彦心里一惊,打算将抱自己的人推开,却听到那人兴奋颤抖的声音,“芯蕊,你终于来了,我等了你好久,芯蕊,我已经按照你说的话,在顾非凡的酒里面加了料,我是不是做得很好,大家都没有发现呢!”

    肖仁终于抱住了梦中女神,由于太过兴奋,太过紧张,居然没有在第一时间察觉到不对劲。

    肖仁,你这个笨蛋!男人和女人的触感,有很大区别啊!江俊彦在心里疯狂地咆哮,恨不得将眼前的男人扔到湖泊里醒醒脑子,但是,理智告诉他,要忍耐!他身体僵直,不敢动,为的就是诱/使那个白痴主动坦白,说出他所知道的一切。

    肖仁不负所望,为了讨好女神,他竹筒倒豆子般将所有的事情都说了,“芯蕊,你怎么不说话?是不是害怕顾非凡清醒之后察觉到?你放心,如果顾非凡发现了,我会一力承担责任,绝对不会拖累你。”

    江俊彦剑眉一蹙,心里涌起强烈的不安感,芯蕊让肖仁在顾非凡的酒里面加料,为什么这么做?

    肖仁见女神不吭声,还以为女神在担忧计划是否会顺利进行,连忙信誓旦旦道,“芯蕊,你不用担心,我看到顾非凡往假山那边去了,他现在醉醺醺的,又服了那种药,神志不清,肯定会把纪云卿那什么的……”

    那种药……纪云卿……

    江俊彦猛然惊悟,顾非凡一直对纪云卿有意,芯蕊在这个时候将他们两人弄到一起,不但会让他们名誉扫地,还会得罪朱珠!

    他现在对纪云卿的感情有些复杂,既想利用她复仇,但又不想她被其他男人染指,因为,她注定是他的女人!

    江俊彦怒火中烧,头一次,对叶芯蕊产生了一种叫愤怒的情绪!她居然瞒着他!她竟然还跟肖仁这个白痴玩暧/昧,简直是不将他放在眼里!

    他从小家道中落,受过不少白眼和欺凌,最讨厌别人无视他的存在,在这一刻,他对叶芯蕊的恼恨迅猛狂增,连带着恨上了肖仁这个白痴!

    他不再忍耐,猛然伸臂将肖仁推开,他的力气非常大,肖仁被他推得踉跄后退了好几步,肖仁一面诧异女神的力气居然这么大,一面不要命地再度扑了上去,嘴里嚷着,“芯蕊,我喜欢你很久了,江俊彦那个穷小子配不上你,你跟我在一起吧,我一定会好好爱你,让你成为这世界上最幸福的女孩!”

    该死的,居然被白痴差点扑倒在地!黑暗中,江俊彦英俊的脸已经被愤怒扭曲,怒火蒙蔽了他的理智,他忍不住伸出手掌放在肖仁的脖子上,只要再用力,就能将他的脖子拧断……

    另一边,大厅里的叶芯蕊声称自己的耳环掉了,想去刚才路过的地方寻找。

    朱珠虽然不喜欢她,但是身为主人,她总不能怠慢客人,所以叫上几名仆人,还有关系比较好的同学一起,帮她寻找耳环。

    林语溪也跟了上去。

    一群人拿着手电,往黑漆漆的花园走去,叶芯蕊走在最前面,想尽快将人群领往假山后面,突然听到林语溪诧异的声音,“等一下,你们有没有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

    朱珠等人停下脚步,“没有什么声音啊……”

    叶芯蕊唯恐林语溪拖延时间,连忙道,“哪里有什么声音,我今天没有在这里停留,耳环应该是掉在小树林那边了,我们赶紧过去看看吧。”

    林语溪一脸严肃,语气坚定,“我真的听到声音了,好像是尖叫声,又好像是很痛苦的声音,就在楼阁那边,你们等在这里,我去看看吧,万一发生什么事,可就不好了。”

    话音刚落,她立刻向着楼阁疾步而去。

    朱珠当然不能让她一个人去,黑漆漆的,她又是女孩子,万一发生意外……朱珠看了一眼叶芯蕊,说道,“我们还是跟去看看吧,反正找耳环也不急在一时。”

    说话间,林语溪已经穿过繁盛的花丛,迈上楼阁台阶。

    电光火石之间,叶芯蕊突然想起一件事,江俊彦在楼阁里面,难道他真的发生什么事了?这个季节,已经有毒蛇出没了,她不敢再想下去,也顾不得什么仪态,单手拧着裙裾,快步往楼阁走。

    “啊——”一声尖锐的惊叫声划破夜空,将大厅里面的大人都惊扰了,还以为自家的孩子发生意外,纷纷往花园赶来。

    漆黑一片的楼阁前面,林语溪呆立当场,她惊愕地捂着自己的嘴巴,手中的手电早已滚落在地上,刺眼的光线刚好照射在屋中那对翻滚的男人身上。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叶芯蕊最是着急,第一个跑到林语溪身后,她用手电扫向房内,紧跟着惊声尖叫起来。

    “啊——”尖叫声此起彼伏。

    入口处挤满了人。

    他们手中的手电整齐地照射到地板上,两个男人躺在地上,衣衫凌乱,其中一个压在另外一个身上,四肢教缠,既像是在打架,又像是在*,两人听到尖叫声,惊慌地抬头望向入口,但是刺眼的灯光,令他们难以直视,不得不迅速避开。

    叶芯蕊震惊地看着眼前的一幕,这是怎么回事,为何俊彦跟肖仁纠缠在一起?

    或许是事情发生得太突然,江俊彦和肖仁居然没有在第一时间放开对方,直到门口堵满人的时候,他们才惊慌失措地松开对方,江俊彦迅速从肖仁身上爬起来,刚想开口解释,就被林语溪颤抖的声音打断,“你们……怎么可以做出这种事?江学长,你可是叶芯蕊的男朋友啊!还有肖仁,你不是喜欢叶芯蕊吗?你怎么可以跟江学长……”

    江俊彦差点喷出几口老血,他和肖仁在打架,打架!怎么从林语溪口里说出来,就好像他们在做见不得人的事情一样?该死的!

    肖仁迅速抹去唇角的鲜血,那是被江俊彦揍的,飞快地解释,“你们误会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娇妻凶悍,总裁小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笑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笑歌并收藏娇妻凶悍,总裁小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