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宠花暖且香 > 第26章 游猎

第26章 游猎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万籁俱寂中,言景行轻轻笑道:“雨我公田,惠及我私?”

    众人先是一怔,紧接着赞叹称赏,这少年不唯颜如美玉,心智也是如此颖悟机变

    言景行所答之句出自《诗经》,天降甘霖于公田,也会惠及私田的呀。化解公庭与私礼的矛盾,不仅客气婉转,还敬慕有加。暗含的一层意思,读书人都听得出来。老师傅桃李满天下,不知道培养了大周多少文官,被喻为甘霖,这赞誉不仅贴切而且巧妙。

    司马非攻此人,做派严肃重道敬儒,对言景行方才贬斥老御史的行为不满,既是妄议朝臣,又是不敬长老,所以才故意找了个公堂上只有君臣之谊没有私礼的说辞,不接言景行敬的酒。要他尝尝当众被下面子的滋味。

    哪怕这是帝王的意思!

    就是这么有骨气。言景行却借此表达自己的本意,值得尊敬的人,我绝对不会轻忽了一丝礼数。师傅的教化我或可沾到一点吧?

    司马非攻刻板的面孔悄悄柔和下来。他讲究师道尊严,极为威严,教条苛刻,多的是被他一瞪就软了足跟的学生。眼下见到如此潇洒巧智的,也难故作强硬。他接过了青玉酒杯,大厅里顿时响起掌声-----这又是言景行细心之处,他没有用众人使用的缠金丝涂粉彩的珐琅酒器。

    皇帝很满意,哈哈大笑。这次宫廷宴会前所未有的成功。

    罢宴回宫,九五之尊笑呵呵的对皇后说起此事:“言家儿郎真是个妙人。言如海状貌威武气度恢弘,此子却如宝似玉,刁钻精怪,不晓得怎么养出来的。”虽然很不地道,但他想到那个总能把自己批判的羞愤欲死的老御史那张羞愤欲死的脸就忍不住要乐起来。

    明显比皇帝年轻许多的皇后,粉红如菡萏一张脸,眉眼俏皮:“怎么?陛下这是又准备对我们家孩子下手了?”

    “是言家的孩子。”皇帝抱着粉白香软的第二任老婆,哈哈笑:“别说你好像不乐意一样。做近卫怎么样?或者侍中?”

    皇后转转眼珠,“不如问问他本人?陛下要开恩索性开的大点。”

    皇帝果然依允。这两个官职原本就是从贵族子弟中选拔,出入宫廷,表现的好都有机会崛起,并不分高低。言景行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后者。大周的侍中,官位并不高,职权更不大,但却有机会出入禁中,游离在皇帝左右,参议国家大事,若是把握好了必成朝廷股肱帝王心腹。近卫则更为帝王倚重,毕竟他们管着安全,尤其武德帝知道言景行极擅骑射,便推测他会选前者。这下子出乎意料,皇帝便问:“为何做侍中?”

    言景行道:“因为近卫的衣服太难看,我受不了。”

    大周近卫穿黑,侍中穿蓝。大眼望去确实后者更清新。

    皇帝朗声大笑,觉得这人真是有趣,从此便刻意留心。这又是言景行一点微妙心计:侍中这位置,事不多不担责还风光,皇亲国戚贵族要员都争着为子孙谋。大家都一样出身高贵,那他一定得给皇帝留点悬念,让这个大忙人记住他。

    于是言景行进了郎署,然后就见到了一帮俊秀华贵悠闲自得的王孙公子-----怪道叫郎官,原来是看脸选的吗?想到一开始帝王意欲封自己为近卫,言景行不由得推测,他大约是觉得自己还有些实力,不是纯粹的花瓶----吧?

    莫名觉得有点羞耻-------

    这种微妙的不适感在杨小六谑笑着叫他小郎的时候终于爆发出来,俩人见一次打一次,见一次打一次!没几天杨小六的耳朵就尖成了西洋神话里的精灵。

    皇帝在一边拿着千里镜观望,与皇后调笑:“果然还得做近卫嘛。虽然看起来力量不足,但身手干净利落,没有一丝多余动作,可塑之才啊。”

    皇后优雅的剥着葡萄皮并不答话,心道你只看见了他打架还没看到他写字解书弹琴呢,到时候又会觉得这是难得一见的修举之才。

    说到底言如海当日的话刺激到了他。不要因为一个孤女跟忠勇伯府搞僵了关系。如今大权在握的是齐志青!一边是刚被提拔的新贵,一边是狗猫儿般不为人知的女娃,孰轻孰重?权势是个好东西,言景行心道,若他的权足够大,至少大过了齐志青,自然就能庇护他想庇护的人了。父亲也不用为此特特警告他。

    言景行自幼便有与其才貌成正比的优越感,心比天高。读书人十年寒窗苦一朝天子堂,正儿八经的科举之路不愿走,谋的是捷径。三年一次春闱,已经错过,从乡试算起还要再等三年,哪怕金榜题名,一般也以外放知县或翰林编修落定。太麻烦了,掐指一算,付出多见效慢,他耗不起。

    当然,如果能预见今天这后果,他或许会耐着性子再等一等。

    “小郎啊,你看刚刚排空雁过,你把它射下来送予本殿下可好?”

    言景行毫不犹豫搭箭对准了他的大头。

    被剃掉毛发头皮发紧的感觉还记忆犹新,小六立即以手护顶:“你造反啊?”

    言景行更不说话,舒肩展臂挺直腰背,嘭!箭丨矢在身后落地,插着一只兔子钉进泥土。小六摸摸发髻回头看:“原来你是想射从我身后跑过的兔子。”

    言景行驱马哒哒过来,俯身挂马拔箭,复又支起身体,视线一低,扫了眼他的头顶:“不,我只是想蔑视你的身高。”说罢,头也不回,一甩手把兔子扔进身后随行护卫的框子里,风神潇洒,扬长而去。

    ------我比你小三岁,你也真好意思。杨小六追着言景行飞奔而去:“你给我等着瞧!不用明年,就在今年,七尺八尺我都长给你看!”

    待到半下午收兵赐宴,清点猎物,四皇子收获最丰富,不仅有大雁,山鸡,麋鹿,甚至还有一头半大老虎。皇帝大喜过望,甚是赞他勇猛。小六垂头丧气两手空空。因为这瓜娃子一心想着要捉麋鹿,白白放跑了鸡兔雁雉等小型猎物。自以为自己一身丛林蝈蝈装很有伪装效果,然而跟机敏的野兽相比,他蹑手蹑脚都能制造出喧哗与躁动。山鹿机警急速,好几次弯弓搭弦,却又给跑了。

    就有一次,瞄准了后腿,一发即中,却不料横生枝节,言景行后发先至,打落了他的箭,眼睁睁看着猎物溜走。“你做什么?”小六大怒。言景行指指那只侥幸逃出生天的鹿:“看,尾毛是白色的。这种颜色会被天敌一眼发现,非常危险,只有还在养活幼鹿的母鹿会这样。因为怕小鹿走失。”

    果然哕哕叫着,不远处有另外一只幼鹿追上来,极幼小。言景行望了一望道:“秋狩的时间选在秋末,不违农时,不伤天时。现在还是繁育期,九月到十一月成鹿都会出来活动交欢,这只幼鹿出生的比较早。这说明------”

    “这说明那只母鹿长得比较漂亮,是个美人?”

    “------这说明你要是猎杀了母鹿,就会被仁心君子抨击!”言景行觉得跟这小孩说话真费力!你忘了自己有个仁心仁德天性良善的三哥?

    小六果然明悟,但还是气恼。愣劲儿上来,敌我不分,浑身龟毛:“切,你倒细致,专看母鹿的屁股和奶丨子。”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俩人滚在草丛里又打一架,哗啦啦光阴似水等闲过,内讧的代价很严重,就是收获很凄惨。

    随行护卫站了一圈围观。一个说:“我觉得我们铁定要输给另外两位殿下了。”

    另一个抬头望天:“其实我什么都没看见。”

    杨小六对习武很有天赋,正值“根骨奇佳”的年龄,在宫廷教头培训下,又有言景行这个优质培训天天切磋,进益飞快。费力的把他按在身下,言景行额上见汗,喘息不定,咬牙抓住了小六的后颈,将他反剪手压在地下。“服不服?”

    “不姑!”杨小六才不认输,一开口吃一嘴草沫子。在他看来自己打赢言景行本就是指日可待。尤其言景行杂事太多,不像他有充足的时间和精力专门锻炼。在不断打与被打的过程中,他能感觉到对方越来越不轻松。

    言景行手下的力度再次加重,几乎整个人伏到他背上,冷言威胁:“注意你的口舌,别再乱讲话。”

    “呜呜。”

    “还不依?”

    “呜------”软泥一样,趴了。

    身下人忽然失去了挣扎的力道,言景行大惊,立即松手,该不会真把他弄晕了吧?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这一松的关口,杨小六一个神龙摆尾把言景行甩下去,一翻身反压上来,死死按住他肘关节锁住了双臂的行动,“我赢了。”杨某人无耻的宣布。

    “你个无耻的蠢货。”言景行痛苦的咳嗽一声,气堵的脸上微微发红。

    “兵不厌诈,表哥。蠢的是你。”

    “------”言景行有点忧伤的望着远方,绿林水哗啦啦流淌,忽然惊诧道:“飞鱼?”

    杨小六立即回头。

    言景行抓住他走神的机会反击却不料刚才那一下子余劲未消,略一挣动,便发现提不上气力,这人压的稳如磐石,皱眉艰难道:“快下去,我难受死了。”

    听他声音不对,杨小六立即松手。他知道要让言景行认输也不可能的。但言景行显然比他正直,不会二次使诈。只是按地起身,撑在地上慢慢调匀呼吸。半晌才坐直身体,指指他左肋下方,“这个位置遭到猛击,体质差的人会直接晕过去。”

    “-----所以,你想说自己体质还可以?”

    我想说你个傻x!言景行接过护卫递来的水囊,昂头灌下去,整个人都是憔悴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重生宠花暖且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重帘藏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重帘藏花并收藏重生宠花暖且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