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宠花暖且香 > 34|9.8丨丨丨家

34|9.8丨丨丨家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言景行当晚就发热了。睡到半夜的言如海被怀里小孩滚烫的身子惊醒,又是急又是怒,又是冲酒又是灌药大半夜折腾下来,焦头烂额,太阳穴都是涨的。幸而府里有老有小,当初还有常年的病号,各色东西都齐全。他成亲日久,却只有这么一个儿子,与许氏六七年夫妻只留下这么点血脉,说不爱护,那是假的。

    次日一早,张氏脸皮黄黄眼睛红肿的过来,强忍着委屈,一边递汤药过来,一边哽咽:“老爷好狠的心,一门心思认准了小妇作梗。只是老爷爷看看,自奴家嫁过来,三茶六饭,晨昏定省哪里有一份错处?我是那等容不得人的人?若我真的霸道些,大可以摆出侯夫人款来,那些妾啊姑娘啊哪个敢翘指头?还是一门心思想着,老爷若好,这家便好了。您如意,小妇才如意。少爷不会说谎,可他毕竟年幼不知事,看到了表面,也不清楚底细。”淡玉色旧衣,钗环尽去,好一番委曲求全的模样。

    她入门已有一年,勤勤恳恳,兢兢业业,博得上下一片欢声,言如海本人也满意。心中再有狐疑却不那么激愤,只挥手让她下去。张氏抽抽搭搭,一步三回头的走,临去还有秋波那一转。

    言如海对照顾病号也算熟手,端药要喂,小孩却摇头。他难得收拾起耐心来哄劝。言景行却道:

    “太太会烧纸灰。”

    言如海怔在那里。小孩纸白的一张脸上双眸莹然:“爹爹还喝茶叶吗?我不喝的。”

    言如海脊背都在发冷。小孩清脆稚嫩的声音却还在继续:“烧符水,驱邪鬼,香一撮,茶一杯。百年老屋阴气重,长病之人邪气生。晦暗混沌精不出,鬼祟魇魔命不成。若要福寿得安宁,你且摇我小金铃-----”

    “够了!”言如海爆喝一声,一口钢牙咬的直响:“她给你喝符灰吗?”

    言景行摇头:“她以为我喝了。”

    “年初,兰姨娘大病。太太说是母亲怨气未除,便请道士过来,请经超度。”小孩子凑着下巴,眼睛望着窗外:“把符灰掺到了茶叶里面,冲茶来喝。她觉得小孩子,又不懂什么。但君山银针该有的颜色和味道,我还是知道的。”

    许氏精研茶道,言景行耳濡目染,言如海对这幅说辞并不怀疑。大约张氏想不到,言景行只是听道士唱诵,就能一字不落复述出来。所以这必然是实情,言如海连叫她过来对质的心情都没有。颓然坐倒,一时六神恍惚。

    “老太太呢?老夫人不管吗?”

    “姑母要生小侄子了,过完年,老夫人就到处去寻平安符,添灯油了。那时候她应该和秦夫人一起,住在京外净心庵。”

    言如海不说话。他知道母亲是恼了他。当初是自己宣扬此生不悔,非许氏不娶,拼着让老母得罪自己娘家也要退婚,终于得偿所愿。两厢情愿,终成美眷。他现在还记得老娘的话:“许氏是佳人,却非良配。你可莫要后悔。”老人眼光如刀,一针见血:“你俩适合相爱,但不适合相处”。

    果然,婚后不断的争吵,冲突,冷战,加深的隔阂,针锋相对,鸡飞狗跳,一点点坐实了母亲的预测。

    待到续娶,他说他要个脾气和软些的,身份可以不高,容貌才华也可以潦草,只要能整顿后院照顾幼儿孝顺母亲就成。几番寻找之后,他选中了张氏,六品百户的女儿。老太太已被固执倔强的儿子弄得心累,早已不再管,不过象征性的看了一眼,随口说道:“其实伪善的比起真冷的,确实好相处一点。”

    ------至少,她愿意装给你看。那你也只要装着对她好就可以了。

    真爱是太费力的事。一次就够,足以挥霍掉一生的激情。

    “父亲,父亲-----”

    稚嫩的童音让他回过神。蓦然回头,他看到自己儿子。虽然在呼唤,但并没有期盼和微笑,秀美而压抑。那承袭了母亲的清丽容颜和独特韵致,华若桃李,冷若冰雪,隔着纱帐和烟气看过来,会有一种冷淡而高贵的神气,仿佛你在俗世,而他在天上。

    “跟我走吧。”言如海提起雪荷色烟雨桃花的薄纱被把他重新裹好:“跟我去西北。”

    这家,不呆也罢。若是大雷雨的夜晚能随随便便跑出来而不为人知,那也能随随便便死掉而不为人知。

    老夫人秉承了一如既往的冷淡作风,对儿子这个选择不做评价。唯有张氏,她彻底的麻爪了。当家主母整治妾室乃是常事,哪个豪门不会从后门抬出去几条人命?偏偏她就落的这么个结果?原本要跟言如海一起去西北的是她呀。

    “侯爷当真如此绝情,全然不看往日脸面?”在小家业里同众多姊妹争抢着长大的她自然有着自己的生存诀窍,她命人牵绊着推阻的下人,自己独身闯进来,在丫鬟下人的眼皮下扑通一跪,抱住言如海的双腿:“老爷,如今你我成婚也有一年,小妇自知容貌家世才华假装样样比不得前夫人,是以每日里战战兢兢,小心翼翼,生恐一个不慎,遭众人耻笑,让老爷和婆母不满。”

    下人眼睛一双双看着,她如此做小伏低,诚惶诚恐,让言如海生出些不忍,他向来自付怜香惜玉,对女人有君子之风,断不会如此折辱妻室颜面。让人搀扶,她却坚持不起。还很年轻的张氏知道自己那个角度最有韵味。

    “侯爷,小妇是有错,错就错在没能收拢住这一帮人的心。梅姨娘从上上个月就说自己身子不爽利,小妇当即就命医婆来看了,说是女人病。暂时不能行房。小妇错就错在偏听偏信,没有再请医生来看,任由那俩人忽悠过去。我倒日日拿药去给她吃呢。现在想来,谁知道她暗地里搞的什么鬼。老爷如若不信,可以找那些门子婆子来问。”张氏俯头贴耳,字字情真意切。梅姨娘死的及时,她倒是连先准备好的一篇对质的话都不用讲了。言如海又不会真的去寻奸夫,一则这种事原本就极为丢人,哪里还能外扬,二则他马上要去西北,公事最重,哪还顾得上?

    眼见得他神色松动,张氏立即再加把力,声泪俱下,掏心掏肺:“少爷如此年幼,又如此可人,偏生更可怜,我那苦命的姐姐去的那样早,留下小儿一个。虽都说后娘心肝,冬天的冰原。但天地可鉴,我对少爷绝无一丝加害之意。少爷往日尽是乖巧安静,比女孩还好养几分,小妇实在是不知哪里让他不满了。或是不许他逗猫?或是哄着他吃滋补丸子?小儿毕竟不知事,一面之词毕竟不可偏信。老爷您当真对我半丝儿信任也无?”

    言如海回头去看小孩,锦绣堆中埋着的人没有一点要开口的意思。

    他那死去的母亲也是如此。

    “我不会解释的,也没有什么理由。你若信我,便只当瞧个热闹,你若不信,那咱们便丢开手去。”

    言如海每每气结:你什么都不说,那教我如何相信?事情摆在眼前,你不开口,全当别人眼瞎。那我也忍着,叫别人说侯爷一遇到夫人就缺了俩眼珠子?

    “都闹够了吧?”那时候老夫人鬓角还是灰黑色,下垂的眼角和腮帮上,一丝不悦隐藏的很好。她青年守寡,也是艰辛备至,好不容易出挑上进的儿子开始光耀门楣,她如释重负,自觉舒心日子来了。但一场婚事激发了他潜藏二十年的倔强和血性,退掉亲上加亲的联姻迎娶许氏,这让老人觉得简直是种背叛。

    优秀而要强的她被儿子背叛。

    但再被背叛,儿子也是儿子。他被别的女人掌控玩弄这种事,老夫人绝对不允许发生。

    张氏惊骇的发现自己的伎俩,对这个脸上写着精明而实际上也确实很精明的婆母全然不管用。

    因为暴雨,留宿在女儿那里,现在终于回归家门的老太太迅速了解了情况。几个从她进侯府起就跟到现在的老人,一个个叫过来对证清楚,张氏的用意便了然于心。

    ------蠢货一个,守着现妻的体面,吃着前妻的醋。

    梅姨娘是她亲自选来的,在她之前就进的府------这是母亲,哪怕心里再不满也想让儿子过的舒心。不过如今看来,这个做法似乎也不大正确。梅姨娘,虽只有许氏两分娇媚却没有许氏那十分高傲-----定然是让这个根没扎稳的继室察觉到了威胁。

    自己抬进来的人不吭不哈的死掉,这让老太太既愤怒又难忍。她一边着手打点梅姨娘的娘家人,一边派人把她留下的女孩儿,年纪幼小的言玉绣抱到了自己身边。

    张氏浑身冰凉的跪在地上,整个人都丧失了知觉,老太太不多话,但她用行动表明了态度,连庶女都不给自己养,更遑论嫡子?她默认了言如海要把言景行带在身边的决定。张氏慌了,那就意味着她绝对去不了西北,这一别又是两年,她再想笼络男人心,生子立后谈何容易?

    然而,接下来老太太一句话更将她打入低谷:“来人呢,把这里收拾收拾。既然老爷和哥儿都要走了,这荣泽堂就暂时封存起来吧。”

    张氏茫然的抬起头:“这是-----”

    老太太冷冷的扫了她一眼:“心肠歹毒,难为冢妇,你先去后面反省反省吧。”

    谋害子孙这种事,触到了老人的极限。她当初只觉得张氏的伪善,是她眼热侯府权贵而嫁,并非如她所讲:“心慕侯爷懿范,情愿端茶举案。”如今看来,这人比她预估的还要差劲儿。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重生宠花暖且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重帘藏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重帘藏花并收藏重生宠花暖且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