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宠花暖且香 > 37|9.8丨丨丨家

37|9.8丨丨丨家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恰似寒光遇骄阳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宫廷宴会,规格高。李氏原意是不带两个庶女,就带着齐明珠和明月。却不料齐志青忽然发令,让明珠在家反省,只带明月过去。李氏虽然不满,却不敢质疑,不甘不愿的依从,把惊慌意外却不敢违抗的齐明珠留在了家里。把装扮齐整的明月带上。正想着,借口“天下雨,老太太会腿困”让暖香主动提出留下照顾,却不料暖香已经站了出来。

    “侄女伶俐是伶俐,但皇宫毕竟大地方,行差踏错,万劫不复,我觉得这次不如先停停,等我闲下来了,好生给她说道说道各色礼仪和注意事项。既免了麻烦,又少了变数。否则有个万一,侄女受人嗤笑,伯府面上,也不好看。”李氏一幅为暖香好,为大家好的热情面孔。

    暖香便道:“婶娘顾虑的是,只是暖香跟紧了您和姐姐,不多走一步,不多说一句,那又能错的哪里去?”

    正要起争执,却忽有小中人到府,慌得李氏也顾不上再找借口,先铺红毯,烹香茶,待客为先。却原来这人来自皇后长秋宫,乃至领了六皇子的意思,特意来找前忠勇伯之女齐暖香的。

    李氏脸色立即就变了:这丫头自回来便只是侍奉老太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半年来出门次数不足三指头,她什么时候攀上了六皇子这个高枝?在听到前忠勇伯之女这个称呼之后,脸色更是难看的可以。已经死去的大郎,这已经是伯府上下的共同的忌讳了。但她又不能对这种人呵斥:请你尊重我们的感受。少不得咬牙忍了。

    暖香微笑:向来不靠谱的杨小六也有充当及时雨的时候。她依依拜倒谢过来人,“有劳贵使。”

    那那模样颇为端正的小中人便跑到暖香身边:“姑娘,小奴是六殿下身边亲随的。您叫我名字便是。”

    这种人心思最是灵活。虽然搞不清楚原因,但他已经从六皇子的态度和他表兄言家世子的言语中察觉到不同。这姑娘,必然是深得这两位欢心的。

    乘车,下车,步行,迈入庄严宏伟的宫城,一路上李氏都没能回过神来。哪怕她素来机变,却也搞不清这其中的因果。冷眼望去,暖香在伯府过了半年,如今略略圆润些,也粉雕玉琢,秀美有加了。更难得第一次进宫,第一次瞻仰天威,她竟毫不慌乱?李氏看看这一大一小两个姑娘,一个拖油瓶,两个拖油瓶。自己亲生的却不能带进去,心头好一阵烦恶,连平日脸上总是挂着的笑都笑的僵硬了。

    其实皇宫,暖香并不陌生。她前世也有幸是宴饮贵客其中的一个,出入宫廷的次数并不算少。

    文武臣工在朱雀阁畅饮,贵妇们都在紫金堂闲聊,小姑娘们却在朱美栏玩耍。

    暖香大约知道大家更好奇自己一些,便有意不抢明月的风头,让她随着李氏走在前面。自己落后一点,微微低头跟进去。明月经过了这么些年的调丨教和历练,虽然还是过于沉默简单了些,但举止形象都能拿出手了。尤其今天,她穿了玫红色妆花缎子,领口袖口绣着金线缠枝莲花,长袄交颈过膝,露出下面一条霞妃色遍地碎金云绫裙,头上梳了新样翻云髻,鬓边一支流苏钗走动的时候微微摇晃,裙边宫绦却是一动不动,愈加显出端庄来。

    有几个贵妇打量之后,便暗暗点头,跟身边的人问些闲话。

    暖香还要到六皇子那里打照面,算一下时间,他们皇室一家子应该自己尚在披香殿宴饮。这会儿便紧随着李氏,和明月一左一右站在她身边。李氏心中正自厌烦,又被这么一夹持,这是连茶都喝不下去了。

    辅国公府的诰命秦言氏一眼望到,便是笑意上脸。“齐侄女,来让我瞧瞧,这会儿功夫不见,又俊俏了呵。”

    辅国公府家大势大权也大,言氏自然分外有体面些,她性情舒朗,爱说笑,很乐意活跃气氛。暖香便走到跟前,福身一礼,“夫人金安。”她旁边又有一个端庄妇人,表情严肃,不苟言笑,与秦言氏坐在一起,对比鲜明。看到暖香走过来,也同样没有笑意。但暖香却照旧紧跟一礼。因为这一位她也熟悉,镇国公府的少夫人郑氏,安西王府的三品郡主,封号康和,言景行的又一个舅母。

    这两个身份高威严重的长辈,前一世也曾这样打量观察暖香,那时候的她可不经看,硬着头皮行礼后便往言景行身后躲。直到后来暖香发现这两位虽则一厉害一严肃,但却都是大方的长者,对她也尚可,才渐渐的不怕了。

    暖香起身的时候,被秦言氏一把拉住了手,她摸了摸暖香的手皮,又觑探她的眼睛,视线在耳朵的紫英吊坠儿一转,又落回眼睛上:“倒是略微富态了些,小手摸起来舒服多了。”便对李氏笑道:“伯夫人是良善人,瞧把侄女调理的,水葱似的!”

    李氏竟也好不心虚,当即笑道:“瞧夫人说的,大哥哥一点骨血,我们哪里能亏待呢?”

    有一些很懂卖好的人便轻声附和,称赞李氏仁心良善,李氏竟然也无愧受之。

    一直不吭声的郑夫人视线落在暖香被抬起的手腕上,那是一只辟邪祈福的桃木佛镯,式样倒也罢了,但是银丝勾一勾,坠了个心形黄玉坠子,温润的琥珀色,上面刻着盘螭云海图样。瞧着有点眼熟?

    这却是上次会面,言景行察觉她出门的首饰太少了些,便解了自己的扇坠儿给她,让她随便搭配着玩。当时暖香并没有想太多,上辈子留下来的相处余温稍一培养便能燃起,她接受言景行的礼物已经是习惯。但如今被郑夫人这么一看,才意识到有点不妥:这得算私相授受?

    大周朝风气开放,并不像以前那么严苛,但终究名不顺言不顺,少了个合适的理由。

    这一丝疑惑被隐藏的很好,郑夫人不打算大庭广众下过问这件事情,只道:“是个乖巧的孩子,有时间了就到府上来玩吧。”

    暖香十分感谢,领她好意。

    放她回去,秦言氏又与郑夫人说笑,讲些新的上京消息,又说些孩子们的调皮事,虽然郑夫人面上不显,但俩人显然感情不错。这便是秦言氏聪明之处,虽说嫂子薄命,后来还闹得不大愉快,镇国公府和宁远侯府的姻亲关系解散了。但两家交情毕竟还在是不是?老母亲毕竟年纪大了,舍不下面子,也日渐惫懒。但她可不能眼睁睁看着言家和许家逐渐感情稀薄。交情,交情,不交流,不交际,哪里来的情?

    再者说了,秦家人口多,妯娌也多,背后的言家越强大,她这诰命夫人才当的越舒心。

    想到这里,秦言氏不禁意识到,依着哥哥的意思,侯府早晚是言景行的。若他真的看重暖香这妮子-----虽然还不懂为什么,但对她好些是没错的。想起上次见面的疏忽,秦言氏当即打算这次回去补个见面礼到伯府去。

    露过面之后,姑娘们还要去姑娘们该去的地方。暖香便和明月拉了手一起走去朱美栏。明月握着暖香的手,暖香察觉到她掌心有点汗意,便笑道:“那里的夫人是老虎?姐姐怎么如此害怕?”

    明月拿手绢擦了擦汗,道:“好妹妹,你不知道,这些贵妇人们,看着言语多笑,但讽刺挖苦起人来,可是丝毫不讲情面。我刚刚就替你紧张来着,郑夫人是出了名儿的冷面生,言夫人是出了名儿的尖上尖,我真怕她俩刺激你。前者嘴皮子一碰,后者眼睛一冷,多少小姑娘都怵的慌。”

    暖香便笑:“我知道呀,我也怕的。”言景行这边的亲戚个个都有一套,专等着傻瓜去钻。同时,也都是卖侯府的好儿,言景行的好儿。上辈子言景行早逝之后,遭到沉重打击的老侯爷发挥了铁血军人的果断,并没有多犹豫,立即扶言仁行承爵。秦言氏忙着结交这个新任宁远侯,郑夫人忙着照顾自家混死过去的老婆母。大家都很忙,还哪里照管到她?

    不怪大家太势利,要怪就怪这地界儿,本就是看势利说话。

    昨夜下雨,一整夜下到清晨。

    帝王一大早先带着自己后宫各色佳丽,各个儿女一起庆祝。等到下午戌时,臣工这边才开席。晚上才有梨园子弟出来,各个豪门贵妇名媛才算到齐。李氏原本算是最积极的那一种,但今天为着齐明珠耽搁不少时候,出来日挂西山,如今天色已经擦黑。碧天如夜云轻,一勾新月,悄悄攀上柳梢。

    自己的生日偏偏跟帝王的撞到了一起,也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表面上瞧着简直是草民的荣耀,然而不管自家人外家人都关注大人物去了,自己被忽略的理所应当,还要摆出懂事有度的气派来。正想着,铺着光滑鹅卵石的游龙御道上,有两人慢慢走过,暖香不由得止住了脚步。

    还真是想什么来什么。

    一人金蟒带宝蓝蟒袍,一人宽袍银冠,相互搀扶着走过来,就是那一对儿表兄弟。

    杨小六忽然去叫她,应该也是言景行拜托的。不然俩人实在难得有机会碰面。大约他还是惦记着在伯府的自己吧。比如现在钱有没有宽松一些?糖儿出去买桂花糕就“恰遇”了庆林,带了点零用银子回来。以至于便是在伯府暖香也算有钱一个。虽然她的性子绝对不会让自己吃亏,但不得不说这种关注还是让她挺开心。

    “嗨”暖香招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宠花暖且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重帘藏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重帘藏花并收藏重生宠花暖且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