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宠花暖且香 > 39|9.8丨丨丨家

39|9.8丨丨丨家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花好月明,清风吹梦,暖香脸颊微微发烫,轻轻揉了揉腮帮,让自己回过神,却惊觉腔子里一颗红桃乱跳,明显怦然心动。大约爱慕就是这样,无论如何遇到都会中招。

    说来也巧,暖香上辈子嫁给言景行五年,竟然不曾见过他醉酒之态。大约此人自制力极强,又擅克制。后来才知道,这人总有一种很乖的想法,自己醉酒了那就收拾妥当再回去,别被家人知道,也别麻烦夫人------所以万一在宴会上没能控场出了意外,他会选择留宿宫廷,杨小六那随便睡,第二天整理好看不出异样再回家。

    所以在暖香心里,一直都是,我家夫君聪明绝顶有担当,我家夫君风流俊赏堪依靠,永远都是解决问题,摆平磨难的英雄形象!

    今晚也算是奇遇------暖香心道重来一次,重新观察思考,她大约能发现许多她没见过的言景行。暖香摸摸额头,花苞疤痕的触感不大一样。文文?

    “三妹妹”明月从山石子后头冒出来,上来牵她的手:“你好大胆,我们在宫廷里还是要仔细一些。”

    明月为人,稳重又爱羞,远远的看到前面有人走过来,便急忙拉着暖香往后躲,却不料暖香毫不畏惧的上前打招呼了。暖香知道她是好意,便笑道:“好歹是六皇子点我名字来的,我自然要去问好。”

    明月点头,犹有疑虑:“但是,还要仔细,奶奶说过,醉酒的男人最危险,一定要躲远些。你刚刚竟然还冲过去。”

    ------我是一时情急。暖香笑得促狭:“姐姐说的有理,但方才那般风情,你真的舍得躲远吗?书中所云,朗朗如雪云之愈堕,俄俄如玉山之将倾。大约便是如此。反正,我是舍不得他摔地上的。”自家相公当然自己心疼。

    ------其实自己也在后面偷偷看来着。明月有点脸红:“好了,我们快到朱美栏去。”

    暖香点头,言景行有杨小六照顾,她是不担心的。这皇宫里,没有地儿比皇后的长秋宫更安全了。

    朱美栏里华光闪烁,宝气盈盈,说笑不断,兰香麝气,娇奢入骨的各色女子聊天论诗,探花问茶,间或有人玉手琥珀光,莹莹一盏满上。一脚踏入这脂粉堆,便让人感慨人家富贵香艳至此,难怪神仙总要思凡。

    上次在辅国公府与言景行姑母拜寿,已经有几个人认识过,东昌侯的小姐,西元侯的姑娘,郡王爷的县主,亲王爷的郡主,阁老的孙女,中丞的姑娘。最最耀眼一枝花,仿佛空谷幽兰默然而坐,身边自有人扎着堆去奉承。林林总总满坑满谷的贵女,若是记不住名字,可别开口,否则就不是被嗤笑那么简单。

    明月轻轻拉住暖香:“我们悄悄走进去吧,别被看到。”

    她还记得上次辅国公府宁和郡主被下面子的事情,生恐她再为难暖香。

    暖香便笑道:“既然是来玩的,那就好好玩。躲着怎么玩?况且,”她回握明月的手:“已经来不及了。”

    宁和郡主的视线已经扫了过来,自然而然带着贵族式的高傲冷淡。让人在那如水柔和却也如水冰凉的视线里淹死。暖香盈盈回望,同样高傲而冷漠的笑回去。宁和郡主微微一滞,有些气堵,她已经着手去了解清楚暖香的底细,你一个乡野丫头一个伯府不受宠的孤女,有什么底气在我面前骄傲?

    但暖香就是有这个自信:你们梦寐以求的男人,早晚是我的。能不骄傲?

    不过该有的礼数还是要有的,作为这里身份最高贵的女子,理应被别人问候。暖香也和明月一样,如其他刚进来的女子一般,走到跟前,跟宁和郡主见礼:“郡主万福。”

    宁和郡主想到那次国公府烹茶,暖香点出自己的错误就觉得闹心,可暖香没明说只是暗示,照顾全了她的体面。这反而让她更加难受,竟然被这么一个山野丫头给容让了。尽管她背后又羞又怒内伤不已,但如今见到了正主,还是一如既往发挥自己柔和亲善,春风般的待人风格。笑着扶她:“妹妹别这么客气,快请起。”

    妹妹这两个字叫的尤其亲切,仿佛发自肺腑,但暖香就是听出了一些咬牙切齿来。她笑道:“郡主真是又高贵又善良,暖香见到您,真是我的荣幸。”这一句奉承出的了嘴角却到不了眼底,宁和从暖香眼睛里看到“我就是随便说说”的信息。

    她对面一个衣着华贵的小姑娘,正守着一个棋盘,闻言不喜,心道不过又是趋炎附势的小人耳,便道:“郡主,到您了。”语气中带着一丝不耐烦。中间隔着黑白棋局两盏茶,原来她正和宁和郡主对弈。

    宁和趁机转过身去,冷了暖香不理,自顾自埋头棋局,似乎又占了上风。

    暖香定睛看去,这个人她认得。一身粉底洒金百蝶穿花窄裉袄,一条浅紫色冰玉缠枝梅花锦襕裙,头上斜梳弯月髻,一支双蝶戏牡丹赤金嵌芙蓉石双股钗。手腕上一只雪银嵌碧玺的宝钏,每一次拈棋子的时候都会折射出一点华光。暖香心道,也不知这是不是她的计谋,用来分散宁和郡主的注意力,好叫自己赢棋。

    脖子挂着一个一眼望去便知分量很足的金项圈,赤金盘螭挂璎珞,一块牡丹金锁,上面有富贵延绵,荣华圆满八字。这显示了她的身份,辅国公府,秦家五房的小姑娘,秦荣圆。也是熟人,上次国公府已经见过了。推算一番,也是言景行的隔房表妹。

    秦家人口众多,尤其男儿,是以阳盛阴衰,这一辈五房人口,却只有这一个女孩儿。平时娇养的过头了些,自重过甚,未免有些目中无人。上次在国公府的时候,她正一边喝茶一边和高采薇-----德妃娘娘的侄女说话,看到暖香和明月等,只是微微翻了翻眼皮,便又扭头和那高家姑娘谈笑,倒好似完全没看到这一行人。颇有点,你们这种身份根本不够我去打招呼的意思。

    ------所以,暖香便也当做没看到她,昂然走了过去。

    如今瞧她一角招敌,困于一隅,正暗自着急,一心要跟宁和郡主校个高低。暖香打量了棋盘一眼,轻轻一笑,转身走开。毫不在意这点冷落。才女到底是有才女的底气的,宁和作为贵圈名媛翘楚自然有其实力,秦荣圆这次怕是要输。这边秦大小姐执了黑子正要下手,听了这轻笑,莫名犹疑,难道她倒看出了什么?呵呵,怎么可能。她啪的一声把棋子按在了左上角。

    明月正默默坐在那里赏花草,她做的一手好绣活,看到心仪的花草样子便会用心记下来。如今一只眀青釉春鸭戏水瓶里插着两只并蒂双蕙,娇嫩可爱,她定然是看中了。瞧暖香过来,她便拉妹妹坐下,还给她递了个花球,劝道:“我们自己玩,架子大的人,就别赶着逢迎,平白显得巴巴结结的。”

    明月并不因出身而自轻,这是好事。暖香抛了两下花球,笑道:“姐姐,过虑了。我们自然不用去巴结,由她自我感觉良好去吧。”

    在暖香看来,言景行这个表妹不大会办事。宁和郡主向来是众名媛之首,隐隐领导这圈儿里的风向。更重要一点,瞧着和善实则要强,你非要扎着劲儿去赢,那么在她可以掌控,游刃有余的范围内,还会温柔以待,但若是让她察觉到了威胁,或者你赢了她-----那就要小心被这个小团体排斥了。

    啪!随着一声清脆的落盘声,那边弈棋已经出了结果,却是暖香出现之后,宁和郡主心绪不定,不想在虚与委蛇下去,迅速分出了胜负。秦荣圆呆呆的坐在那里,面色忽红忽白,半晌才反应过来:“我输了。”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来挑战宁和,是她原本觉得自己有些胜算的。在家里兄嫂父母都让着她,让她产生了一种自己水平还可以的错觉。但如今看去黑子被通杀一片,显然输的极惨,不由得又气恼又尴尬,想到方才那声轻笑,她抬眼望向暖香,这丫头方才就知道自己会输吗?

    宁和郡主狠虐了对手,心里才舒服一点,葱葱玉指捧起了五彩泥金小盖钟,揭开盖子优雅的吹开浮末,慢慢啜饮,好似十分享受。冲着秦荣圆抿嘴一笑好似十分宽慰:“不慌,妹妹年纪尚幼,棋力还有长足的进步空间。”

    秦荣圆嘟嘴坐了片刻,忽然走到暖香跟前:“齐姑娘,你可愿与我交手?”

    “这种蕙是兰花的一种,有个成语叫蕙质兰心------”暖香正和明月聊天,忽然被打断,便客气的笑道:“秦姑娘聪明灵慧,暖香自知不如,不敢应战。”

    这丫头从小到大备受宠爱,作为秦府唯一的掌珠,所求所取无不满足。所以她才会有这么个性格缺陷,输不起。尤其现在暖香虽然说着不敢但却是神色淡淡,言笑从容,哪里是不敢的样子?顿时气不大一出来,又想到自己方才输的那么惨,这会儿又挑战被拒,那面子往哪搁儿?圆睁了杏眼:“你瞧不起我?”

    ------所以这小姑娘是长在蜜糖罐里,脑子也被蜜糖糊住了,万一输了岂不是更丢面子?不,她一点儿不觉得自己会输给暖香。

    明月有点慌了,忙起身给妹妹说话:“秦姑娘莫恼,我妹妹确实不会下棋。”

    眼看这里要起冲突,那边却有个姑娘仗义出头。“秦荣圆,人家不大会,你又何必逼人家?下棋先看棋品,你可莫要因为输给了郡主便来她人身上撒气呀。”

    一个玉底红梅花衫子,雪白云缎洒落飞红万千束腰裙子的姑娘,袅袅走了过来,反梳着朝云髻,戴一支白玉吊玉兰花长钗子,压一朵红绒宫花。余阁老的孙女余好月。暖香对她有些印象,颇有点侠义风范,看不得以大欺小恃强凌弱。啊呀,我是弱小的,被怜惜呢。暖香忽然想笑。

    她站起身来,先对余好月微施一礼,谢过她的好意,紧接着对秦荣圆笑道:“既然秦姑娘如此高看在下,那在下便献丑了。希望秦姑娘下手轻点。”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宠花暖且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重帘藏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重帘藏花并收藏重生宠花暖且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