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宠花暖且香 > 48|9.15丨丨丨家

48|9.15丨丨丨家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文星书院在京郊松鹤山,有国学大师博学鸿儒,司马非攻驻留于此,是以天下士子,不远万里赶来求教者,以千数计。忠勇伯府三位公子,明成最小,还在府中,长子明辉承父业,学习兵法拳棒,次子明光因为身体底子不好,便走文职,也在文星书院求学。文星书院大致三类学生,一种是芝兰玉树,一种是粗篱秀葩。还有一种便是全仗着门第或关系进来,指望着结交些人脉,沾染些高雅之气的。

    齐明光虽然不甚踏实,但关键时候还下的了功夫,因此身份总是在第一种和第三种中间游移不定。他手中银钱散漫,素喜人前大方,是以花用颇多。李氏断不会委屈了亲生儿子,更不肯损伤伯府体面,再加上一厢情愿的认为儿子在这里读书,不清楚实际情况,是以有求必应。每过十天半月的,便会有下人过来送东西。

    恰逢老师傅司马非攻五十整寿,各个学生自然要有些表示。李氏也有段时间没见着儿子想念的很,是以便趁着加送贺仪一起前来,有这种出门亮相的机会,齐明珠当然不会放过。只带这个嫡女不带另一个,会让人说后娘偏心。李氏自然不肯落人话柄,只好又捎带上明月和暖香。

    姐妹两个两人相视一笑,心照不宣,看得齐明珠没好气的转过脸:这俩小蹄子又在背后碎嘴本姑娘了。

    明月显然用心装束了一番,但想到对方家世贫寒,自己再怎么随意也不会受人嗤笑了去,是以虽然要见男丁,却没有面对贵妇相看时那般紧张。一身烟柳色束腰飞花裙子,罩着乳白色暗冰花纹纱衫,头上压了朵豆绿牡丹堆纱花,一根白玉如意大簪定住了头发。看上去清秀婉约,倒比她勉力撑着金凤的时候增色。

    松涛阵阵,让人听而忘俗,绿竹幽幽,让人见而心动。白云卷起,似雪浪般堆在天际,老树盘根,如虬龙盘踞地下。还有一挂瀑布在绿树之间飞流而下,聚水成潭,引来瓯鸟嬉戏。前面是书院,后面是景区,正所谓地杰人灵,钟灵毓秀。

    李氏亲自去给儿子送事先要求寻觅的古画。明月揣着心事,暖香不愿独守,明珠不甘寂寞。是以李氏往山门前头找儿子,三个姑娘却是一个接一个蹑手蹑脚溜了出来,拐角处碰到好不尴尬,但好歹同属游击队员,彼此赏一个白眼各自走开。

    明月却是个好心的,眼看明珠溜着墙根踏着小径独自摸索,有些放心不下,便道:“四妹妹,你往哪里去?”

    明珠这个嫡女对前任嫡女却是一点好感都没有,厌恨对方平白抢了名头,原本她这个嫡女该是独一无二,闻言扭头撇嘴,甚没好气:“姐姐多操心自己吧,马上十六见十七了还只是个闷葫芦。我不管你的事,你倒来管我?”

    几句话堵的明月红了脸:“只不过这里都是男丁,你是闺秀小姐,着人撞见不好。或者摔倒了呢?你要小心。”

    明珠摇摇手里的帷帽,翻了个白眼:“当心你自己吧,难道只有我撞见,你便不撞见吗?我还小,你连亲还没订,当心没人要。”

    明月低头不发一语,暖香看看她又看看明珠,心道你个长姐不伏妹妹,这狗嫌猫厌的脾气也是你惯出来的。情知帮着一回没用,说不定下次没人处被挤兑的更狠,再加上明月另有事情,所以暖香也不耽搁,只扯了明月走人,眼睛盯在明珠鼻子上道:“我们自然当心的,倒是妹妹,戴着帷帽仔细走路撞墙,鼻梁撞平了,那脸可就变成饼子了。”

    你!齐明珠气的跺脚。暖香却拉了明月一溜小跑去也。

    暖香前世被言景行带着到书院来玩过,所以对其形制并不算陌生。比如,现在这个时辰,酷爱松风咏颂的司马非攻应该正带着他的学生们在君子院幕天席地而坐,讲演经书,探讨学问。

    君子院说是院其实不过是百年古松下面的一处空地,周围有茂林修竹,兰花萱草。场面开阔,方便疏通性情,也方便------藏在草木后面偷窥。

    暖香准确无误的拉着明月来到了目的地,在不专心读书,分神观景的人看到之前,一把按住她肩膀,压到草丛里。

    “恩师恰逢耳顺之年,身如泰山松,寿如南山石,精神矍铄,桃李满园,博学高举,令人仰慕,所谓高山仰止,景行行止。学生不才,定以老师为榜样,万分事得老师一分功,便以满足。今日大寿,特送董叔达《夏景山口待渡图》,以表心意。”

    话音刚落,场地中顿时热闹起来,一众学生切切私语,看着齐明光的眼神又惊讶又嫉妒。董源叔达乃是五代著名画家,尤擅山岚气象,其真迹如今被可以被沽出万两高价。这齐明光当真大方!连向来苛刻严肃的司马非攻都微微动容。他并不喜欢这个学生,清秀脸庞上一层笑,好比水面浮着一层油。

    但这礼物,实在是太让人动心了啊!司马非攻酷爱五代作品,谁都知道,只是没有那个能力或者财力得来罢了。忠勇伯府果然是新贵,如今刚刚崛起锐不可当啊。接受着这种目光的笼罩,齐明光心中不得意都难。

    唯有暖香,在他拿出画报出名字后,就一脸懵逼:这画她见过啊,不是在言景行手里吗?还是他亡母许氏寻访珍藏的。

    她一早就看到李氏身后的丫鬟宝贝样抱着一个长条匣子,松木香板,扎红绸缎,她便推测大约是书画。但李氏看到暖香望过来,便珍而贵之的抱了过来,自己护得更紧:“七千两银子换来的!”

    -----仿佛暖香看一眼便能看坏了似的。

    眼瞧着司马夫子已经在众学生羡慕激动的目光下缓缓打开了卷轴,暖香不由得咽了口吐沫,也被吸引住了。明月则是一开始眼睛就落在场中那竹青色长衫的男子身上,那人身材高大,仪表不凡,暖香顺着她的视线略望一望,又看看她的表情,心道明月必然有意动。但此人品行到底如何,却看不出来,原本这点事情可以跟明光打探,可这弟弟-----暖香本能的觉得他不靠谱。

    却不料就在此刻,一个螳螂挥舞着大砍刀悄悄爬了过来,堪堪爬到明月的裙子上。偏她看得专注,毫未察觉,暖香吃着一惊,急忙挥手帕去撵,这一动作终于让明月意识到,怎么了?她扭头看,然后就做了几乎所有女孩子都会有的第一反应。

    -----尖叫!

    众人齐刷刷看了过来,明玉吓瘫在地上。刹那间,暖香额头已有细汗。她看看明月,心中转念有了注意,拎着裙子,硬着头皮走了出来。

    “有蛇。刚刚有蛇跑过去。”暖香脸色煞白好似真被吓到。在一票探寻的目光下惊惊乍乍的跳出来,原本略有哆嗦的人,看到司马非攻那张严肃的脸立即站直,仿佛在强自镇定,屈膝问好:“先生万福。”

    这女孩虽然瞧着有些狼狈,但面若芙蓉,眉弯巧月,黑曜石般一双眼睛,真是讨喜,笑起来又格外添些娇憨。哪怕是司马非攻严肃苛刻,这年纪已高的长者心里也软化一些,开口的时候不像平时对学生那么冷肃:“何家女娃,何事到此?”

    “回先生的话,我原本是踏山游客,与家人走失迷路了。”暖香说着眼圈又是微红。这便是她的打算,冒充失道的小孩儿。明月年纪大了,给人瞧见,显得孟浪确实不好。但暖香却还可以蒙混的过去。如今要到五黄六月,蛇虫泛滥,这理由也说的通。

    原本司马先生大方,允许学生来当场赏画。但众人瞧着这女孩顿起见义勇为扶危济困之心,个个都关注过来。莫名被抢去注意力的齐明光分外不爽。他原本对这个寄住在自己家的孤女只是淡淡,当她是个吃闲饭的穷亲戚,这一次却厌上了她:狗撒尿不看场合,真是太没眼色些。

    迷到哪里不好非要迷到这里来?言景行方才抚琴你不闯出来,偏偏这时候闯出来?!

    而这个时候,却还有两个人驻留原地,依旧在看画,一个是言景行,一个就是贺敬之。言景行瞅了一眼,轻轻一笑,随意走开。贺敬之却还一动不动。

    看破不说破,因为,于我何干?这是典型的言景行式冷淡。但贺敬之显然更加尊师重道,他仿佛下定了决心般,说道:“老师,这画仿佛有点问题啊。”

    齐明光顿时转过了身:“你乱说什么?这乃是五代真品。”

    又起风波,众人又立即转过头去,有同情贺敬之博闻刻苦却出身贫寒的,有拥护齐明光真心敬师却遭嫉妒的,但更多的是看戏的眼神,一个个都是瞧热闹不嫌事大的表情。其他人纷纷围过去,圈了齐贺二人在中央,唯有言景行远远离开,笑着走过来,白玉般的手摸摸暖香的头:“要不要带你回去?迷路的小猫?”

    暖香点头,笑眯了眼,恨不得拿头顶的鬏鬏去蹭他的掌心:“景哥哥。”

    言景行牵住了她的手。后面的齐明光错眼看到,惊讶的瞪大了双目。他打算先处理了这跳出来找麻烦的贺敬之,再去处理暖香的。这算怎么回事?

    还是今生第一次在外人面前如此亲近,暖香既紧张又兴奋,脸颊微微发红,幸好她还在扮演低龄幼女,这动作被人看到了也没什么的吧?又想人知道,又怕人知道,这心理实在微妙。暖香手背在后,微微比了个手势,望了明月一眼,不再发出声音。

    这却是言景行故意为之,他注意到了方才发生的一切,对明月的行为略有不满,在他心里哥哥姐姐哪能自己躲在后面让妹妹顶头呢?那,她要躲着就躲着吧。没人知道,她也可以悄悄离开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重生宠花暖且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重帘藏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重帘藏花并收藏重生宠花暖且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