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宠花暖且香 > 53|9·15丨丨丨家

53|9·15丨丨丨家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其实距离并不算远,沿着扶梯飞快下到山涧,那身躯庞大的虹便在眼前,两端都插在水中,看起来喝水喝的非常过瘾。近距离观察,别有一种惊心动魄的感觉。上次她并没有见到神兽,是撒谎。这次确实真的见到了,还距离这么近!若非言景行陪着,她是不敢一个人过来的。暖香吞了口唾沫,试着伸出手去,却还没碰到就缩回来。

    “怕了?”

    “它喝水喝的这么认真,我们还是别惊扰它了。我自己吃东西的时候,也不愿意被人搅合的。人家只是出来喝水,喝饱就回去。我们随便动,让它讨厌人类就不好了。”暖香十分认真的思量。

    言景行便笑:“你倒是很体贴啊。”

    此后,这就成了暖香的黑历史。等她又嫁进侯府,言景行背日浇花,莲蓬壶腾腾洒出水雾,小小的虹影隐约出现,他就叫暖香过来看:“瞧瞧,为夫给你引来一只神兽。”

    ------这个故事被言景行笑了很久,每次提起都乐不可支,这让暖香不得不怀疑,难道当时的自己真的看着很傻?明明我只是比较好色。

    “你似乎对神兽很感兴趣?”

    “不,我只对漂亮的感兴趣。”暖香坦然道:“没办法,我好色呀。”她扭头道:“我本来就事要问的,不过,还是下次吧,再等等说不定效果很好。”

    言景行皱眉道:“说了不要下次,下次总是遥遥无期的。”

    暖香略一犹豫,便道:“好嘛,我就是想让你抱我试试看。”

    言景行飒然一笑,还当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情。他当即拦腰将暖香抱了起来,笑问。“要试什么?”

    “我还硬吗?有没有软一点?”暖香很期待的发问

    ------哈哈哈哈,上午刚取笑言景行的她,这会儿被加倍取笑回来了。

    西天边最后一片彩霞黯淡下去,明月在红墙根下等得心急如焚,遥遥看到言景行跟暖香一起回来,这才算松了口气。言景行也注意到了,绿柳弯道上把暖香一推,自己转身离开。暖香跳起来说再见,言景行背对她摇了摇扇子,迅速消失在了翠叶掩映之中。

    明月一步上前,拉暖香过来,上上下下仔细瞧过,见她面庞红润,双眸晶亮,显然心情极好,而中午突降暴雨,她却连发丝都没有湿一根,就鞋子上有点污痕,可见被保护的极好。明月总算放了心,拉着她往屋里走:“我担心死了,怪我不好,连累了你。”

    我自愿的,不然你也连累不到呢。瓦渡有徐春娇王有才,他们哪个沾的到我?暖香便道:“姐姐无需愧疚。本就是出来玩,我今天高兴的很呢。就是婶娘那里需要当心。若二哥哥来撒气,只怕要迁怒到我们几个女儿身上。”

    明月点头道:“可不是?太太上了香赶在下雨前回来,瞧见三个女儿就我在,脸色顿时就难看下来了。明珠是她亲生的,早急吼吼的着人去寻了。如今只盼别有什么意外,不然我们三个都没有好果子吃!恰逢半下午时候明光又来闹了一通,发狠摔了杯子,太太气得在里面躺着,说是心口疼呢。”

    这齐明光真是无用,他自己不识货跌了面子就在家里闹脾气,窝里横的人有什么本事?暖香打心眼瞧不起这没担当的人。

    明珠还没有回来,李氏又躺在榻上,就明月暖香两个也不好摆桌吃饭。暖香去请安,李氏爱搭理不搭理的哼唧了一声。暖香也懒得奉承她,自去休息。原本想给对方脸色看,熟料对方全当看不见。这让李氏又是一阵气愤:白眼狼!果然养不熟。连对长辈的孝心都没有。明珠那死丫头又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看回来了不抽死她!这么一想心口又开始疼,闭着眼哼哼,让婆子来揉心口。

    今日走了蛮多路,还真是有点累。暖香一歪身靠在椅子上,两只脚酸酸的。糖儿已经去要了热水过来,脱掉鞋袜给她泡脚。明月关上门走过来,在暖香身边坐下,从荷包里摸出几颗鹌鹑蛋:“

    饿了吧?太太没吭声,我们也不好欢天喜地用晚膳。先垫垫。”暖香确实饿了,接过来,笑赞她想的周到。

    明月有点不好意思:“还是以前在乡下。上山下河的总要带点食物,一时忙起来没办法回家吃饭的,怕饿肚子。现在富贵了也改不了这穷习惯。出门总要带着零食。”

    我也是在乡下生活的,但被人伺候了小一年这习惯就忘掉了,可见生活水平提升实在腐蚀人。暖香笑道:“姐姐是细心。将来姐夫必然被你照料的妥妥当当的。”

    明月的脸愈发红了。这神态激发暖香浓浓八卦心理,让丫鬟把窗子放下来,凑近了低声问她:“好姐姐,你可说说你是不是十分中意那贺家儿郎?有没有说上话呀?”

    明月要说不说,吞吞吐吐,半晌终于红着脸道:“才刚要下雨,司马先生带着东西招呼大家走人。一群人都闹哄哄散去。我也悄悄的溜了。却不料转过山叉叉又看到他。他正背着一个采药的老农过河呢,也不怕自己淋雨的。我觉得他真是个好人。一般尊老爱幼的人,品性都不会太差。”

    她还隐没了后半句,那人卷着裤腿,撸着袖子,书生袍子缠紧到腰上,可以看到身体强大,腰腿结实健壮,是她喜欢的那一种。有书生的文墨,却没有书生的文弱和酸相。

    暖香瞧她对那贺相公如此有意,便问道:“大姐姐,那你可有说些什么?你的婚事还得要伯爷太太开口的呀,只有你自己喜欢是不行的。”

    明月也有点脸苦:“对啊,太太官家出身,向来瞧不起苍头平民。今日他还下了明光的面子。太太又这么护短。哪里还有戏?”她还担心另外一点,齐明光半吊子学问偏爱出风头,有点可厌。要是贺敬之厌屋及乌怎么办呢?口吻一转,明月又道:“其实我觉得贺敬之这人吧,要么太实诚,要么就是不会来事儿。他既然对我有意,干嘛又得罪明光?可不是自己坏事吗?”

    暖香默默思索一会儿,缓缓摇头:“姐姐此言诧异。女孩嫁人看父兄,婆家地位如何,也得看娘家男丁。但是姐姐觉得自己真的有人可以靠吗?伯爷自然是顾念姐姐的,但他公务那么多,对内宅向来简单粗暴,如何思量的到?而那府中三位少爷,明成太小了,不说。两个异母弟弟,姐姐真的觉得靠的上?”

    ------人家有自己亲亲的妹妹,何必来照顾隔了层肚皮的。她如今还能跟继室女儿齐明珠和睦相处,靠的是自己厚道善忍。若真吵嚷起来,暖香可以断定,吃亏的绝对是她。但凡有哪个真的护着她,挺身而出了,她上辈子也不至于被高家磋磨成那番德行。

    明月容易被说动,当下不吭声了,只是面色更显凄然。她多少知道自己的处境,只是专往好处想,不愿意认真去看。如今被暖香说破,终于无法用尚算良好安慰自己了。暖香接着道:“而且姐姐要看清楚,婶娘也好,二少爷也罢,她们原本就是不同意你与寒门结亲的。而贺家又寒的不能再寒。所以他们属于你的斗争对象,而不是要拉拢的队友。得罪如何,不得罪又如何,他们的态度不会有两样。你觉得那平头百姓小贺跪着奉承了,婶娘便能喜欢他了吗?”

    明月更不吭声。心中滋味复杂。一则觉得自己好事无望,二则震慑于暖香的思辨。年纪小小,竟然看得如此透彻,分析的头头是道。

    暖香要说就说到底,声音清越,娓娓而道:“依我来看,那贺公子不是不会办事,他是脑子清楚的很。作为同窗,他晓得齐明光什么材料,更晓得对方什么态度。得罪了又如何?你的婚事轮不到他插嘴。今日作为不仅可得先生青眼,还能提高声望。文星书院寒门子弟多得是,他俨然其中领袖。日后不论混迹文坛还是政坛,都便宜的多。”

    明月甚觉有理,来回思量,还是放不下,终于认准所求:“好妹妹,你再聪敏不过的。不如指条明路给姐姐?”

    暖香便道:“姐姐若真拿定了注意。那这事儿也好办。我只怕转个身,婶娘找个富贵滔天的过来,姐姐又悔了。”

    明月急得脸通红,拉着暖香的手:“好妹妹,你要逼姐姐哭出来吗?我知道名流贵妇不大看得起我,我跟她们在一起也怵的慌。我情愿寻个踏实人家呀。”

    暖香挑眉,有你这句话,我便放心了。

    忠勇伯府的人际关系是个相生相克的圈。儿女们敬畏直接掌管自己生活的李氏。李氏却害怕自己那个粗豪蛮横的丈夫齐志青。但妙在齐伯爷是个大孝子。心口如一的那种。老母向来都不提什么要求,难得开一次口,老伯爷没有不依的。而老太太对前儿媳留下的女儿又是一片怜惜。明月若真能说动老太太出面,那李氏就翻不出花来了。

    暖香附耳明月,如此这般交代一番。明月瞪大了眼睛:“这样真的可以?”

    “老太太疼姐姐呢。”暖香指指侧屋:“只要不被那位哄住,这事老人家多半给你做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宠花暖且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重帘藏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重帘藏花并收藏重生宠花暖且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