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窗外的知了一声紧接着一声嘶鸣,午后昏黄的日光中有艾叶的香味幽幽浮动。暖香午睡刚醒,有点没精神,盘腿坐在湘妃竹香花美人靠上,发丝散乱,雪白的面颊上还压出一道道红印子。轻薄的纱衫从肩头上一直滑到臂弯。

    糖儿端了凉水进来给她净脸,一边红罗帕子浸透了水绞半干递过去,一边说道:“高家又来人了。太太叫了几个女儿过去相看,单单落下姑娘你。哎,可怜姑娘没人护着,那高家是皇商,泼天的富贵,宫里又有人当着贵妃。太太这是怕好事落到姑娘头上,所以只带自己家的去呢。”

    高家!这个字一出来,暖香立即清醒。这不就是上辈子坑了明月的高家吗?该来的还是来了。幸而这辈子早做了准备,实指望逢凶化吉。“好事?那可未必。”暖香当即把纱衫穿好,套上鞋子:“老太太中觉可歇好了?我去看看!”

    慈恩堂的艾香味尤其浓些。老人爱热闹,过节的兴致尤其高。暖香手腕上脚踝上挂着的都是她亲手编织的五色丝绳,笑着祝她,避病除鬼不染瘟。暖香进来的时候,老人正在裹粽子,糯米裹红枣豆沙或者碎肉火腿,小心翼翼的用苇叶包好。碧绿衬雪白,小小巧巧,十分可爱。看到暖香,也不让她请安,立即拉到身边来,指头蘸上雄黄酒,往额头上描一朵花。“驱邪驱虫,百毒不侵。”

    “奶奶也要百毒不侵。”暖香笑着滚到老人怀里,雪白的指头同样点了酒涂抹到老人额头上。老太太又让下人捧刚整好的粽子来给暖香吃,暖香谢绝了她帮忙,自己剥皮。吃粽子嘛,一个很大的乐趣就是一点点扯开棕子衣服,让白花花香喷喷的夹馅儿团子裸丨露出来。暖香小心翼翼的剥出米团,先捧到老人嘴边。她肠胃不好,不能吃太多糯米,所以只咬一口。暖香因为刚睡醒也只吃了一口。

    老人还要拦她,给下人吃就好了,你再剥一个。暖香便笑,您的药我都尝过,这又算得了什么?何必浪费粮食。老人心里热乎乎的,倍觉欣慰。大郎有这么一个懂事乖巧的女儿,九泉之下也可略觉安心了。

    “高家太太过来串门子。奶奶不去说说话?”暖香忽然发问。老人笑道:“我一个农门泥腿老婆子,扯扯闲篇还行,人家那种精致的场面,我去不了。”

    老人思维跟不上,一时不懂暖香言外之意。她扭头看看,只有俩婆子是伯爷亲自挑选的,便微微递了个颜色。自有人支了李氏的耳目一起离开-----睡在茜罗橱的时候,她已想办法弄清楚慈恩堂的人员成分,该笼络的笼络了。

    四下清干净了,暖香便切入正题,实话直说:“奶奶,太太要把大姐姐说给高家。高家那个夫人好像也挺中意大姐姐的。那个三公子比月姐姐还小三岁,是淘气的没边了,夫人自己都管不住,所以才想着说一房媳妇收收心。我听说他刚斗蛐蛐儿的时候打了王守备的儿子。眼看着要吃官司,还是宫里有贵妃,所以才压下来了。”

    “大姐姐性格忒和善,她不适合跟那些凶狠尖锐的人相处啊。那高家门庭煊赫,金钱多的跟米库里的米粒一样,又是皇亲国戚。太太不动心才奇怪。”

    老人手里的粽子也掉了,听得一愣一愣的:“可是大丫头,她不是中意那个什么星星书院的儿郎吗?据说那里的士子都是天上的星宿,将来要做老爷的。青龙山的那个小伙子,我觉得他人挺忠厚啊。”

    “可是他穷啊。”暖香直接点出症结。

    这却是两个姑娘敢想敢干,当日巴着劲儿早起,趁着李氏和齐明珠未醒,先到书院路上----不小心落了块手帕,再“恰好”被一大早晨读的贺敬之捡到。上面写着四月二十八,云龙寺。没有落款。但帕子上却绣着好一轮明月。

    暖香无比庆幸,果然早起的鸟儿有虫吃,他若跟别的士子一样,鸡叫才起,没有这么勤奋,只怕也没有这么个机会。姐妹俩躲在影壁后头看,捡到帕子得到佳音的他又惊又喜,活像一只看到水塘的大白鹅。那傻样看得明月脸红心跳。

    所幸没有意外发生。当天是药王菩萨的生日,老太太定然要去寺庙进香,恰逢李氏又忙,明月暖香便一起伺候着去。明珠倒是不跟着老太太出门,因为不许她摆阔,不许她乱走,忒没意思。这恰巧给了二人充足的空间。

    礼佛完毕,暖香借着“我看到一位相公与长老攀谈,解读经书甚是有趣,请他来为老人说说禅理”的由头请了贺敬之过来,给老太太过目。此人果然争气,言辞清晰,通俗平易,更兼声若悬钟,很对上年纪的老人胃口。尤其他还特意换了一身崭新的蓝布袍子,姿貌俊伟,颇显风采。老太太听得连连点头,十分满意。又觉得萍水相逢,而不驳老人相求,可见心眼十分不错。

    暖香和明月都趴在屏风后面偷看,眼瞧着就结束了,总得给人家一点甜头,暖香当即立断把明月推出去半尺,让他见着半面。那满面红霞的娇羞腼腆,定然让人心软的飘起来。每个女孩子都会有自己格外好看的某个角度或者状态-----而明月,她擅长害羞。

    这是暖香目前得出的结论。自以为看得很准。后来嘛,又略作修正----是因为爱情。

    贺敬之也是有胆量的。暖香揣测他后来多半请人上门透漏秦晋之意,但李氏嫌贫爱富传染的一班下人都是如此,只怕他的人连伯府大门都进不来。所以,这就需要老太太出马了。直接从伯爷那里下手,干脆绕过李氏。

    果然,老太太沉默半晌说道:“老婆子我也是穷过的,肯定舍不得乖孙女再去过穷日子受苦,尤其明月,可怜见的,娘没了,连个照应的都没有。”说着又拭泪:“但那富贵窝里又没养出好人。”

    暖香便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呀。现在穷又不是将来穷。您当日也说了,这人有慧根!人家也对大姐姐有意啊,当日在河边抛花球的。若为着钱财,将人驱之门外,那我们伯府也不好看。真正的豪门,都是争抢着礼贤下士呢。”

    老太太摸着暖香的手:“是这个理。”

    这段时间,暖香和明月隔三差五就来老太太这里絮叨贺敬之如何如何,不断刷好感,积累多日,今日终于要放大招。

    “你跟我说,没有用,得给伯爷说啊。难道伯爷会亏待亲女儿,忤逆老母亲吗?”

    那自然不会!说到两个儿子,老太太可永远都是满心自豪。冲着这个心理,暖香再来一剂狠的“德妃高家跟三皇子绑在一起的,但如今最受宠的却是小皇后。我们眼前富贵有余,难得是平安,若是三皇子争权失败,那老爷是亲家,肯定要受到牵累啊。”

    老人浑身一震。

    到了晚上,过来定省。李氏已经笑得脸都圆了,黑眼珠子瞧见了霜白银子,便连红心都扔掉。瞧见那高家太太的气派,头上八宝琉璃大髻,金凤牡丹挂珠大钗,项上硕大项圈足有六两重,上袄下裙都是缂丝,蜀锦绣襕,连凤嘴鞋上都镶珍珠。七八个大镯子,辉煌的让人流口水。又一问配的还是嫡孙儿。心里笑骂一句,真是便宜明月那小蹄子,哪里还说一个不依?

    “恭喜老爷,贺喜老爷,恭喜老太太,贺喜老太太!”李氏又是行礼又是敬茶,满面春风:“这真真是老爷的体面,明月的福气。皇商高家,德妃娘娘的高家。那尊荣,啧啧,跟在太太身边的大丫头都比上个小姐了。丫鬟手上都能戴赤金的镯子。得亏老爷,老爷挣下伯府的门楣,在朝里站的稳,我们这些女人孩子才能混到人前头。”

    奉承完了伯爷又奉承老太太,捏着老人肩膀道:“还是您老人家会调理人。把姑娘调理跟多花似的,模样又中看,针织又能耐,可不被人家一望就瞧上了?这是老太太的洪福,月丫头的造化。嫁女高嫁,进了这般门户,可有什么不适宜的呢?”

    说着姑娘的事,偏偏姑娘没法子插嘴。明月刚抱着老太太的腿哭过好一阵子,多日准备的眼泪都在今日流出来,现在眼睛都是肿的。躲在帘子后面,拉着暖香的手,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声。暖香一颗心也提到嗓子眼,事到如今全看老太太发挥了。

    老人已经事先经暖香宣扬一回,这时多少心里有底,不会被唬住,也不会被哄住,清清嗓子道:“可是月丫,已经配人了呀。哎,是我老糊涂,最近几天老头晕,忘了这件事了。一女怎么能配两家呢?”

    这话一出,不仅李氏懵逼了,连明月和暖香都呆住。齐志青更是诧异的看着老母,一幅老人家你到底睡醒没有的惊愕表情。

    老人咳嗽了两声:“我上次去云龙寺烧香,遇到一个年轻人,他是书院里头将来要当老爷的才子,给我讲经,颇有才气耐性,我瞧着顺眼,就问了姓名家室,得知对方床帏尚虚,便把月丫头许给他了。哎,他应该有送庚帖过来的啊。”

    李氏还在愣怔,老人已问着她了:“怎么太太没有收到吗?对,敢情是你忙,混忘了。你若是来问我一句,我就能想起来了啊。你看我这不就想起来了吗?哎,年纪大了---不中用---哎-----真是的。”

    在她的一唱三叹,“自愧自责”中,李氏的脸色越来越黑,越来越难看,就差直接竖块牌子:你特么在逗我?

    帘子后面,暖香和明月再次握爪:老太太干的漂亮!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宠花暖且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重帘藏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重帘藏花并收藏重生宠花暖且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