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杨小六与言景行关系很好。若自己真的被定“大不敬”杨小六定然不会不管的。尤其上次他还特意叫人传自己进宫。不少人推测她在长秋宫有些体面。所以暖香敢冒这个险。虽然过程出了点差错,但结果还是令人满意。中人递消息到伯府的时候,暖香自觉有惊无险,开心的痛啃一只水晶肘子,末了还斟了黄酒去敬老太太。老夫人见孙女这么有出息,自然兴奋,祖孙两人痛饮一大白。

    “暖暖真是好本事。以后再也没人敢说我们是大老粗了。”人逢喜事精神爽,老太太愈发活得有奔头了。

    消息被老太太兴冲冲的传去云贵,齐二叔自然也是喜的。出息的人虽然不是自己生的,但毕竟姓齐,所以接下来还有德行,仪容方面的考评他很爽快的表示自己都会派人去打点,不惟如此,还送给暖香一个海棠蕉叶冻石笔筒作为奖励。暖香自然恭敬领谢,只称回归家门得二叔相助是自己的福气。表现出色才能获得更多的投资,他亲生女儿尚且如此,何况自己。暖香对这点儿有着清醒的认知。

    李氏虽然为着自己亲生的不出挑,心里藏着一份妒忌,但该表现的还是要表现,忍着肉疼给暖香添置衣服首饰。那徽记的印花,煌记的彩绣,又是蜀锦又是状缎看得齐明珠好不眼馋。吃不着葡萄边说葡萄酸,这两天她可是没有一点好声音:“才人再怎么好听,说到底是体面些的奴才。娇养的小姐哪里去做这个?姐姐露脸是露脸了,可身价也跌了。有学问也没必要非得去伺候人呀?瞧人家宁和郡主,那才叫清高脱俗呢。”

    向来跟她不对盘的齐明娟当即反唇相讥:“姐姐说的比唱的好听,你怎么不去试一试呢?我们伯爷也是伺候天子,为国分忧的,你有胆把你方才的话拿到父亲面前再说一遍?宁和郡主是清高,可我怎么觉得她是嫌这才没拿到第一有点丢人,所以自己撤单了呢?毕竟站在巅峰那么多年了,忽然跌下来有点受不了。”

    齐明娟是二房四个女儿中最聪明最好学的,心里也存着上进的念头,暖香的成功激励了她,是以也想走这条路。本就对仗着嫡女名头压自己一头的明珠心存不忿,她又如何愿意忍着?

    “哼,宁和郡主有长久的名气和实力在,某些人不过运气好偶然一次拔了头筹,有什么好得意的?”锦光堂里李氏绣花绷子一扔,歪倒在炕上,做出一副心口难受的样子,只耷拉着脑袋哼哼。

    她眼皮浅些,目光短些,考虑问题只争竞眼前得失。目前暖香眼看发达,她心里却只想嫁妆。暖香身份高了,齐志青又日渐看重,那日后花的钱还在少数?

    想来想去还是觉得这孤女一个,默不吭声嫁个乡绅地主最妥当。好省劲儿,也好控制。

    而此时暖香,这个意外拔了头筹的人还在很开心的绣花,绣着绣着就忍不住哼曲儿:“我爱的是繁花三月春烂漫,爱的是银装素裹雪满天,爱的有画梁鸟儿成双对,爱的有双双鱼儿戏河水-----”

    我竟然拿了第一?暖香希望过初选,却没指望成绩可以这般好。本就易于满足的她一连三天看人都是带笑的,连齐明珠过来刺她的话都毫无作用,换个包装收进耳朵,乐滋滋的笑得更迷人:我就喜欢看你嫉妒我就无法超越我的样子!

    这还没乐够呢,问题就出现了。心口疼的李氏疼了两天医药无效,就请了测字的先生来推。算来算去,李氏属狗,命星不旺,需要兔来周全。这院里只有明玉和暖香俩人属兔。狗撵兔吗?暖香心道:看见我们就能精神旺了。却不料恰好赶上明玉姨娘的忌日,李氏要扮仁慈,全明玉的礼,不让她伺候,这就落了暖香一个。

    踏进锦光堂的时候,暖香略扫了一眼堂皇的摆设,又看看在床上黄着脸哎呦的李氏,为了“德行”的考评不得不咬牙忍了,做出十二分乖巧的样子。

    李氏瞧到暖香,便感动的眼圈红红:“侄女果然是个仁孝的人。我这一开口,你就来了。我有的是女儿,却偏偏劳动姑娘,真是十分不忍。姑娘看在老太太的面子上,让婶娘熬过这一回吧。”

    暖香也笑模笑样:“婶娘真是太客气了,我们本就是一家人。我于您亲敬有加,只记着您对我的好。端茶奉水问疾都是应该的。婶娘也是我们这个家才累倒的。”

    她把“对我的好”咬得很重,让李氏心里莫名发虚。

    暖香对自己接下来要面对的事情多少有点心理准备,大约就是白天黑日里磋磨一下。一会儿心口疼要按摩,一会儿要喝水,一会儿要用点心。一个夜晚四个时辰,她倒要叫□□次。暖香忍不住心想她是按着水漏算的时间吗?宁愿自己拼着整晚不睡,也要折腾她。她要看暖香实在忍受不了,发火吵闹,那她便可以借题发挥,诋毁她的德行。但暖香才不给她这个机会。只因以前在乡下,也吃过苦受过累,更碰上徐春娇这种舅母,没少被折腾。如今这点情况,还在可承受范围内。

    ------只是,让她白白的忍着?她才不干。

    当初暖香就干过用蝗虫给徐春娇下菜的事,现在做起来也丝毫不手软。你要诚心恶心我,那就要做好被我恶心的准备。她笑容盈盈的给李氏端上自己加了料的茶水。

    刚过一日,暖香又回慈恩堂请安,顶着一张苍白的没精打采的小脸。老太太叹了口气,没说什么。第二天,再去请安,黑着两个大眼圈,神态憔悴。老太太心有不忍,默默垂首。第三天暖香整个人都焉巴了,下巴都瘦尖出来。老太太终于忍不住开口询问。暖香只尾音颤颤“这原本是侄女分内之事。若是太太能平安痊愈,暖暖别说是夜里伺候,便是要用我的血,我也是乐意的。”

    老太太更不言语。耐性却一点点被消耗。

    这府里有的是聪明人。

    不出几天,红姨娘也抱着孩子哭到了慈恩堂:“老太太,您看看,奴婢身份低微,可成儿也是您的亲孙子啊。前儿个晚上就发起烧来,我几次三番的催人去请大夫。可那些管家奶奶们,都是身份高过天的,太太屋里的丫头都比我体面。我自知卑贱,可这成儿是伯爷真真的骨血啊。求老太太明鉴。”

    这边还没完,她那好闺女明娟立即有样学样,痛哭两声抱住了老太太的腿:“奶奶,我昨儿去问这个月的纸墨钱,可太太病着,见不得我,我各方面不趁手,只好这个耷拉着用,那个耷拉着使。再这么下去,我就出不得门了。”

    李氏本就有意趁着齐志青不在,整治一下最近几年过于得意的红姨娘,两人所说便是有五分假的,那剩余五分也是真的。

    老太太沉吟半晌,终于发话了:“往日府中内外大小事情都得亏太太周旋,太太忙的陀螺一样才好容易调治停当,如今这一病,连个发号施令安排事项的人都没有。但老爷最看重的就是体面,若是乱了套,岂不让别人嘲笑我们没规矩?这样吧,这几天各项事情都暂时转移到慈恩堂来,由我,红姨娘,暖丫和那几个管事儿一起看着办,太太且安心养病,身体是本钱,早日好起来是正经。”

    消息传来,李氏“垂死病中惊坐起。”李氏没料到暖香耐心竟然这么好,这么能忍。让她端马桶,捏脚她都不吭声。而自己在床上躺了几天,反而躺出问题来了。她病了不能伺候。这也就罢了,可伯府一堆家事怎么办?原本还强撑着给自己打气,那些管事,婆子都是自己调治出来的,几次三番使唤不顺手,少不得还求到自己这里来。

    谁知老太太却也有自己的法子,年下宫廷宴会,老封君自然要进宫的。她啥也没干,又去皇后娘娘面前哭她死去的大郎了。这回还连带上暖香。暖香可怜,无人照应。李氏这才麻爪了:老虔婆,你是变着法的在外人面前说我不孝不慈吗?你年纪大了不要脸面,我们可是要活人的!

    李氏紧赶慢赶的好了起来。

    明娟看了暖香一眼,两人默契一笑,在有共同敌人的前提下,难得达成统一战线。

    老太太一边接受皇后娘娘的柔情抚慰,一边絮絮叨叨的说暖香辛苦:“小孩子是好心呀,盼着要当家太太赶紧好,这要守夜要伺候,没有一句二话。尝汤药,做熏蒸这种事也尽干的。多亏了她,老婆子我才畅畅快快活了两年。眼看着小丫头都瘦了。哎,可怜孩子这么点年纪,我就是舍不得她,不然我就一闭眼去了。现在要我下土,我都难放心呀。”

    一席话连唏嘘带落泪,听得大家分外动容。只夸暖香仁孝无双。李氏听闻此事,拧着眉毛,揉碎了一大朵水仙花。这小贱人,反倒助了她了!

    当时,言景行正和六皇子在后头下棋,老太太的哭诉的时候,外面的动静不小,他听得清清楚楚。不由得心思飘到别处,直到杨小六连吃自己几个子才回过神。

    “表哥想什么呢?”

    “我想”言景行看他一眼又打住,我想把暖香弄到我身边来。几个棋子在纤长的手指间转动,言景行心道少不得要欠皇后一个人情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重生宠花暖且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重帘藏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重帘藏花并收藏重生宠花暖且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