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恰似寒光遇骄阳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小皇后用了超大的耐心才压制住体内汹涌的恶趣味,不在这个时候去开外甥的玩笑。而言景行只是那一顿,紧接着便撩袍,若无其事的迈入宫殿,表情依旧非常淡然。

    “团团,过来,让母后抱抱。”她展开手臂,满面微笑,紧接着就看到自己女儿从袖子下钻了过去,一头扑到言景行腿上。小皇后收敛了笑容,悻悻然咂嘴:一家子色鬼,我这么清新正直的基因你们咋就没遗传到呢?

    暖香跪下来请安,恭迎皇后回宫。言景行后退一步,避开她的行礼,默默看着低眉顺眼的女孩子,纤腰束素,削肩白肤,乌黑如墨的发丝后头藏着两片白嫩嫩的小耳朵。皇后让她免礼,她袅娜的站起,因为没有穿外衫,只着小袄,玫红宫绦一扎,愈发勾勒出窈窕的身体曲线,杨柳般一段细腰,胸部宛然隆起,好似藏着什么秘而不宣的宝贝-----赫然是个大姑娘了。

    她说,喜欢。言景行不由得勾起嘴角。可是这样打量别人家的姑娘是不是有点失礼?视线没地方放的无措又出现了。索性找点事做,他把小公主牵在手里,慢慢放到一边的锦绣小墩儿上,给她整理刚刚揉皱的衣襟。紧接着便听皇后轻轻吸了吸鼻子道:“好香啊,你们在玩什么呢。”

    暖香忙道:“回娘娘的话。因为小女答应了公主殿下送粟米枣心包给她。等不了,这就立即洗手蒸上了。”

    “馋鬼,还吃呢。”皇后捏女儿圆嘟嘟的腮帮:“再吃变成球了。以后甭走路了,干脆用滚的。”团团面色红润,双眼有光,瞧着人的时候眼神带笑,显然跟暖香相处的十分开心。皇后也觉得满意。

    时辰一到,暖香立即进后面小厨房,不一会儿便端了热气腾腾,一碟子点心出来。金黄色的花边糕点,下面衬着翡翠色青菜叶子,上面有红色枣泥芯儿的花,十分赏心悦目。暖香拿起小银叉子自己吃了一块,算是试毒,接下来才恭敬的呈递过去。皇后微微惊讶,紧接着更喜此人,跟在公主身边,这样的谨慎和忠心,正是她需要的。

    团团非常开心的亲自来分点心,小心翼翼的用银碟子装了,一个送给皇后,又一个送给言景行。

    “乖小九真是孝顺!”皇后娘娘十分自豪,不料话音刚落,就见团团把碟子里剩下那么多往桌子中间一推,笑嘻嘻的对暖香道“剩下的都是我俩的。”

    皇后顿时僵硬,言景行终于笑出来。倒不知暖香这丫头用了什么法子,这才第一天就收拢了小九的心-----总有种奇特的自豪感。想说这么机灵不愧是我妹妹,却又觉得不大对。言景行默默纠结了一会儿却见暖香正眼巴巴的看着他,水灵灵的眼睛满是期待。

    他终于拣起那点心尝了一口,新鲜的粟米自有一番醇香,口感较之胭脂米更加清爽,枣泥却分外黏糯,软滑而不烂,有点筋道。“怎么样?”暖香急吼吼的问。

    言景行微微一笑:“还好。”

    暖香抓头,还好,又是还好。这到底算怎么一回事嘛。

    “精粟米益气补脾,枣泥补中益气。这是谷物自然的甘味和干枣自带的甜糯。没有放糖,不必担心坏牙。”暖香特意解释。皇后点头认可,心里又加一句:那也不用担心发胖。很放心的吃掉了碟子里的点心。团团有点意外的眨眨眼,“暖姐姐的点心果然很好吃。母后平常都只吃一口的。”她十分乖巧的把又一只粟米枣心包放进了皇后碟子里。

    皇后亲亲女儿的额头,却把碟子递给言景行:“来,景儿,难得听你说句还好。再吃一个。”一整个已是破例,再来一个就是踩雷区,要保持美丽的女人都要对自己狠下心啊。小皇后自觉抗的住美食诱惑的自己十分了不起。

    言景行道谢,却发现暖香喜滋滋的看着自己:原来还好是很高的评价啊。皇后不动声色的把两人互动收入眼底,她想自己可以去封书信告诉远在西北的前任姐夫,你要有一个儿媳妇了。

    正思索着,暖香把一匣子宝珠重新拿出来给皇后恭敬呈上:“九公主不知这些珠子价值几何,要拿来换点心。小女不敢私自受馈,请娘娘明鉴。”

    皇后有点意外,又打量女儿一眼,便猜到发生了什么。顿时更加看重暖香人品。原本是要言景行承个人情,如今看来,这女孩如此端庄稳重,堪做辅翼,倒是意外之喜。

    “你这点心我喜欢。再者说了,有什么比小九开心更重要呢。”她又将那一匣子珠宝递过去:“九儿给了,我岂能讨回来?你拿去玩吧。”

    暖香微惊,心道这皇后娘娘真大方。她再次拜谢,收下了匣子。感慨自己跟对了主子。钱这种东西,哪个会嫌多呢?

    “既然本宫的小九喜欢,那本宫自然也喜欢。齐才人,今晚你就陪着九公主睡吧,忠义伯府距离皇城稍远,你一大早赶过来也不方便。”皇后娘娘发话了。暖香并不觉得多意外,宫廷中有不少才人,师傅,侍读之类的留宿。只是皇后一转眼却对言景行道:“小六今日已去了细柳营。他的东西还没有收拾。景儿对他那屋熟悉的很,你就别回府了,今晚上按着他的脾性把东西该装的装了,明一早送过去。”

    言景行和暖香齐齐一惊。暖香惊得是这种事随便指派个宫人不就行了,何必要劳动言景行。而言景行惊讶的是长秋宫虽大,偏殿虽多,但为了方便照料两个孩子,杨小六所住暖厢和九公主的却是挨着的------总觉得有哪里不对。

    当天夜里,暖香陪着九公主拍了一会儿画片,终于把她哄睡,自己却又打开了那装满明珠的红木匣子,挑亮了银灯,拈了红色丝线,拣那最最圆润饱满的珍珠串好,又挑选碧油油的松绿石点缀其中。打上梅花形小花络,一颗颗小心翼翼的串好。收了他那么多东西,今日终于可以有拿得出手的回报一下了。

    对厢,言景行对灯独坐,修眉紧锁,看着灯花噼里啪啦,爆了又结,结了又爆。那盈盈笑脸,娉婷身段在脑海里挥之不去。他掐掐眉心,回忆起早夭的文文,又想到薄命的母亲。自古别久不成悲,如今已经不像往日那般寒彻心扉,回顾起来心境是平静的。死者已矣,坟墓和纪念都是活人准备的。言景行竟有点赞同父亲的话了。

    言景行出身半晌,又披衣坐起,重展宣纸,各色颜料都调派停当。画着画着,把自己吓到。他应该是要画文文的,但那画上女子俨然是暖香模样。不知何时那红裙羊角辫的女孩已渐渐淡去。他需要片刻回忆才能描补出来,而不像以往一般,提到便能诉诸笔端。言景行是不承认自己的大脑有遗忘这个功能的。更何况这种记忆消淡,简直是对死者的背叛。啪的一声,小蟹爪上的丹砂滴落在了女孩额头上。恰成那花苞形的斑痕。这下真真切切是暖香了。正自出神的言景行有些慌乱。忙丢了手里擎着的笔。

    -----现在他见到暖香就会变得不大正常。言景行有点无奈的得出这个结论。

    “砰砰砰!”敲门声忽然响起,半夜时分,万籁俱寂,蓦然有点吓人。言景行豁然转身,却看到窗纸上映出的纤细身影,曲线宛然,十分可爱-----夜读书生终于见鬼了。

    “景哥哥。”暖香压低了声音喊。她一早注意到这边灯一直亮着,他还没有睡。

    怔忪的言景行终于清醒了,悄悄挪步过去,同样低声问:“怎么了?这么晚不睡。”问完之后又觉得自己莫名其妙,好端端的,干嘛弄得跟做贼一样。

    “我正要问你呢。你开门好嘛,我拿了点东西给你。”

    人家光风霁月胸襟坦荡,真不知道自己在纠结什么。言景行对这样的自己颇为无语,哗啦一下把门拉开,嘭,又关上。你好歹穿个外衫再过来呀。我又不是你亲哥,你是个大姑娘了。言景行直接把锅按到齐志青身上:你平时是怎么教养女孩子的?

    刚准备进的暖香又猛地后退一步,差点被碰到鼻子。“怎么了?”她悄声问。

    “没,没事。”言景行声音有点虚弱,终于再次把门拉开了。到底不愿意让她尴尬。

    “我看到你一直没睡着,就去端了点莲子安神茶来。皇后娘娘这里一直都有,给陛下预备的。我取了一点。”暖香把托盘举起来。言景行发现她双目晶晶看着自己,眼中的关切无比真实。

    “谢谢。”言景行接过来,回身放到桌案上。看到那画像,惊觉画像的主人就在自己背后目光灼灼,当下拿本书翻开,飞快的盖了上去。

    “还有这个。总是收你的礼物,我难得也有自己的东西可以送你呢。”暖香从怀里把串珠递过去,笑眯了眼睛,双手捧着,显然十分自豪。

    言景行看着她从贴身桃红小袄里掏出珠子,伸手去接,那上面还带着体温。简直烫手!那一点热量几乎瞬间席卷了全身,让他整个人都紧绷起来。

    “我先走了。你一定要喝安神茶啊,早点睡。”暖香告辞。

    “哎,等等”言景行却又叫住她。

    “怎么了?”暖香茫然。

    言景行有点局促的把视线从她蓬隆的胸前移开:“下次夜起,记得披上大衫。”

    暖香见他果然还是穿着外袍,包裹严实,便笑道:“不用哒,我身体好,不怕冷。”

    -------根本不是这个问题!看着那窈窕背影欢喜雀跃的离去,言景行有点憔悴。怎么身边一个两个的都要他操心?

    回到座位上看着拿碗安神茶,言景行只觉无奈,长长呼出口气:哪怕再来两碗,他今晚也注定要失眠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宠花暖且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重帘藏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重帘藏花并收藏重生宠花暖且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