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次日一早,暖香刚睁开眼便一咕噜爬起来,也不穿鞋子,轻轻的跑过来,言景行面朝里卧着,一动不动,一心在旁边垂着头,眼眶下面老大两个眼袋。见到暖香询问的神色,忙压低了声音回话:“后半夜根本躺不下,后来连着涂了两遍清凉药膏才好些了。现在刚睡了一个更次。”

    暖香点点头,溜到榻尾,轻轻把被子撩起来,看了一眼。严重出血的地方不多,所以没有打绷带,昨天红肿的地方一夜之后已经稍见平复。继续让一心守着,暖香净过手,去试他的额头。

    言景行上辈子死于重外伤加伤寒高热。暖香今生重遇,未免心惊肉跳,操心过甚。幸而温度还算正常,暖香吩咐厨房熬点三七红花野鸡汤,自己先去溶月院拜见公爹。

    言侯爷是军人作风,溶月院极为干净整饬,而他的作息也向来很规律。正常情况下,这个时候刚好他晨起早练。暖香特意赶早,也是想留个勤快媳妇的印象。

    但今日似乎有些异常,暖香在下人的带领下走进溶月院,却看到言侯爷没有练拳,而是端端正正,挺直腰杆坐在乌木太师椅上,手里捧着一盏香茶,神情舒朗,意态高远,但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他的脚,左膝关节之下,打着石膏绷带,整个小腿都被包裹了起来。暖香一见,大吃一惊,手里那锅熬了一天一夜的八宝牛骨汤差点丢出去。

    “侯,侯爷。”暖香福身行礼,深深拜倒。手里高高举着,这从得到消息起,就炖在火上,她亲自盯着,熬得浓浓的骨头汤。按照上辈子的经验,这是言如海这公爹,最爱的一道汤,而且要加厚厚的油泼辣子。

    言侯爷也在打量着儿媳-----这婚礼是皇后娘娘亲自出马,请钦天监卜算的吉日。他紧赶慢赶还是没有来得及参加。别的儿媳都是给高堂献茶,轮到暖香,她就直接献汤了。

    小媳妇身量未开,形容稚嫩,如春花含露一般,身材窈窕,鲜艳娇嫩。眼看着那纤纤素手捧着老大一个砂锅,还举得那么高。言如海真担心她一个不妨就会失手,把那一锅肉汤都浇到自己脑袋上。

    他示意旁边的随从把汤借走,这才叫暖香起来。眼瞧着如今东方不过刚刚泛白,这小媳妇也真算是有心了。“侯爷夤夜归家,为何不多休息一会儿?”

    言如海摸着胡须轻轻笑了:“怎么?你猜我要多休息,还特特地赶过来?”

    暖香脸上微红,如实答道:“是世子告诉的,侯爷不管春夏秋冬,阴晴雨雪,都是卯正起床。儿媳原本是想来碰碰运气,没想到您真的如此克勤。我被惊到了。”

    言如海哈哈一笑:“习惯罢了。小孩子倒是可以多睡睡。”

    说我吗?被划入小孩行列的暖香心里有些无奈,长大需要时间啊。

    “景儿呢?”言如海笑罢又立即整肃了表情发问。

    暖香有一说一:“世子破晓时分才刚睡着,这会儿未醒。”

    言如海又不说话了,暖香察言观色,小心翼翼的问道:“侯爷,您的腿是?”

    “哦,不当紧,昨夜连夜正骨。休养两三个月就好了。”言如海混不当回事。回头招手,让下人捧了一个匣子出来。那是一串翡翠珠链,混合着金叶金花琉璃珠。翠色如湖水,光芒幽幽,串珠华丽,奢华贵重,其造型别致,不似中原所有。“这原本是当年本侯出征,在石城北王行宫收缴的战利品。献俘之后,陛下又赐予我府。如今就送你了吧。”

    这已经不仅仅是价值,还承载着一份偌大荣耀,暖香忙道不敢。不过送了一锅汤,就有这么丰厚的奖赏,盯着她和言景行的人那么多,被一双双兔子眼围着,并不好受。

    “你不必推辞。虽说没能在大喜之日,让你们拜高堂。但见面礼还是要给的。”言如海看着暖香受宠若惊又恭顺谦和的态度感到满意。觉得自己这个威严而宽宏的父亲形象树立的十分不错。又问了几句,便放她走人。

    暖香捧着这只匣子,惴惴不安的回到荣泽堂。侯爷的腿是怎么断的?他可是骑马回来的。这样竟然还能骑马?暖香自己不过是脱臼,就疼得俩眼发黑,头上升虚汗,侯爷竟然还能自己驰骋而归?难怪言景行不得不勉力透支。父亲尚且如此,他怎么能去坐马车?暖香只在古文中见到那些腿上中箭,截断矢杆,依旧披挂上阵的将军。万料不到竟然是真的。这些男人当真强悍,暖香暗暗咋舌。

    若真是如此,他对言景行总是微妙的看不惯,也可以说得通了。作为百战浴血的悍将,在他眼里,这个儿子或许养得太娇贵了。

    暖香浮想联翩,刚由九久打起帘子走进去,就看到言景行已经起来了。披着那竹青色雪浪冰花的氅衣坐着,靠在湖蓝色双鱼纹锦褥堆里。颊上雪白一片,头发未束,都散在肩上。这前后也不过两三刻的功夫。暖香随手搁了匣子,忙问道:“怎么不多睡一会儿?”

    一心正在喂他吃药膳,那加了药材的鸡汤大约味道并不怎么好。暖香见他皱着眉头,喝两口就停下,便叫糖儿去配点儿蜂蜜柚子汁。

    “现在可以回答我的问题了吗?”暖香把他的头发撩起两绺,在脑后松松拢了个髻。言景行沉默了片刻却问道:“你去了溶月院?父亲在喝茶?”

    “没错。”暖香点头。言景行看着自己肿成大胡萝卜的手腕,沉默了片刻,忽然笑道:“成亲大约有一个好处。就是父亲要避嫌,以后不会随意闯进来了。”

    言景行这么早醒来,也有缘故。因为他根本没有睡踏实。一部分是身体原因,另一部分却是心理。言如海侯爷静养在家,便会严格遵循那苛刻的作息制度。别人他都不管,却会鞭策两个男孩子。言仁行年纪还小,很多时候言景行就成了被紧盯的对象。父亲起床之后,发现儿子竟然还在睡,直接闯进屋把人从床上拖下来的事情也不是没有发生过。但实际上言景行遗传母亲,有点轻微的失眠症。幼时不显,长大会便有了端倪。走困之后还能补觉,实属难得------然而他毕竟愿意跟父亲和睦相处,所以少不得自己提高警惕。今日同样如此,其实暖香刚走,他就醒过来了。

    但很罕见的。得知暖香已去之后,他就静静地坐着了。似乎今天不打算去请安。

    “父亲看起来精神很好。一点看不出劳累和伤痛的样子。他,似乎很享受手里那盏红茶?”暖香微微停顿了一下。侯爷并不是个赏花斗茶的雅士,他做出那陶醉的姿态,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示威么?逼儿子妥协?

    “武夷山大红袍。太太亲自泡的,他当然享受了。”言景行淡淡的补了一句。亡母许夫人精研茶道,所以她从来不给侯爷泡茶,牛嚼牡丹,浪费感情。

    暖香揭开他的领子,看到后背经络疏通开,那青色的印子已经淡去了不少。但有个别地方,紫黑色仍是成团,伤气淤堵比较严重。拔个火罐?正寻思着,言景行却开口了:“现在回答你的问题。为什么不多睡一会儿。”

    “嗯嗯。”暖香满怀期待,连连点头。

    “因为-----”言景行认真的看着她:“我睡醒了。”

    “-----”啪!暖香曲起手指冲他手腕轻轻弹了一下。言景行轻呼一声,稍微躲了躲。

    “怎么这么严重?”暖香观察伤情,便发现这处是最惨的,怕是伤到了骨头。

    “铁枪敲的。”言景行语气平和,继续勉强自己喝鸡汤。“乌金长锋。”

    暖香脸色顿时变了。父子切磋也倒罢了,怎么搞得跟骨肉相残一样?宁远侯言如海有金枪铁手的名号,他威震八方的武器就是那柄乌金大枪。

    看看言景行的伤势,再想想言如海断掉的小腿,暖香激灵灵打了个冷战,觉得言如海方才还能跟自己和颜悦色,有说有笑,实在是不容易。这父子俩到底在搞什么?

    “好端端的去接人,怎么就打起来了?”暖香的声音都在发抖。一个是侯府现在的当家,一个是侯府未来的当家,仿佛卯足了劲儿要废掉对方,暖香忽然觉得自己生活在一个大麻烦堆里。

    “这些伤,这浑身上下的,都是打的吗?”

    “不,交手的地方是乱石坡,撞的。当时的情况比较----比较复杂。”

    所以,我猜对了,还是滚到乱石堆里了嘛

    “-----这样做,是不是不大好?”暖香嗫嚅道,其实她刚刚走进溶月院的时候,便听到有仆人在议论,其中不乏跟着言如海征战后来退下来的老兵。一般人家,老子训儿子,儿子便只能听着。老子打儿子儿子也只能受着。老子要是发怒伤心,那儿子说跪就得跪。但宁远侯府的情况显然与众不同。

    因为自幼跟在父亲身边,看他嬉笑怒骂,威风或者犯蠢,言景行对父亲并不畏惧。反而俩人都觉得自己在包容,原谅对方。有种我对你这么好了你还要怎么样的优越感。那些议论的人自然不会去说侯爷,当然是只去说言景行。“世子爷太年轻,又性子骄纵。敢跟老子动手。”末了还要加上一句苦大仇深的长叹。再或者:“侯爷那是自己把人惯的,从小就没能压服,现在翅膀硬了再用强,那还会有效?”

    言如海当年官拜西北大都督,走马上任,没带夫人,却带着儿子,娇养在深府。纵然小世子鲜少露面。但知道的人却不算少。

    暖香抓抓头,这个人将来要出入朝廷,还是谨言慎行的好,风评什么的,都是很重要的。言景行瞧她眼神闪烁便知道她在想什么。随即把碗推到了一边:“没你想得那么严重。”沉默了片刻,又道:“我大约当不了世子了。”

    暖香顿时长大了嘴巴,张氏还没生出儿子呢,而且按照上辈子的经验,她最终也没能生出孩子来!难道这么快就把爵位便宜言仁行了吗?暖香自信便是不承爵,言景行也能过的风生水起,但心中还是微妙的不甘。最重要的是这消息太突然,简直晴天霹雳。暖香整个人都是懵圈的-----正想着,言景行又慢悠悠补了一句:“父亲准备上折子请封,把宁远侯给我来当。”

    -----所以,你一句话说一半卡一半不难受吗?暖香无语望天,她这都操的什么心!

    言景行靠在锦褥堆里,默默看放在小案上的书本,偶尔叫双成翻起一页来。暖香则坐在旁边翻看那几幅绣品。有上辈子的经验,又得到明月的指点,暖香研究了这么几天,便看出了不同。连珠绣,界线,这都是最最出名,经常被齐明珠挂在嘴边的煌记出品。另外两个针线极为精致,却也不算出奇,只是手感极佳,那图样是金鸡芭蕉仿佛工笔画上去.再用鲜艳的彩线密密织了,像是贴绣,却又不是贴绣,立体性比较强。

    不由得想到了那个恭恭敬敬递过去又被客客气气送回来的抹额。传话的红缨硬邦邦的说:“老夫人道少夫人费心了。她不用如意珠的装饰。您自己留着吧。”暖香想像自己十二三岁年纪戴着中老年抹额的样子,唏嘘不已:老夫人不易讨好,果然名不虚传。

    暖香还特意找了针线上的婆子来请教,对老夫人的用意略微知道了几分。她不是要让暖香学针线,只是要考考的她的眼力,以及处事是否通达。为此她还特意走了一趟煌记,找了管事和绣娘来聊天,了解大概情况。依着暖香对老夫人的了解,她多半会问道。

    到了巳时,她又给言景行推背,看着那些伤痕忍不住问道:“怎么就动起手来了呢?”

    言景行沉默不语,半晌才幽幽的道:“早晚都会这样,不如早点解决。”

    实际上,情况确实一波三折。言如海满身风霜的回来,大老远看到儿子这么主动,心里还是很高兴的。甚至颇为兴奋的打趣了两句。言景行看到父亲,觉得一年多没见,他又老了点。所以努力合上拍子,争取不发生冲突,营造出一种父慈子孝温馨融洽的氛围,几乎可以让地下的许氏感动到泪流满面。

    结果当晚打尖,一顿饭还没吃完,就出了岔子。言如海在小店里啃着一根地窖里翻出来的萝卜,过了一冬,又糠又软,实在不中吃,嚼了几嚼,叹道:“这味道,吃起来跟泡了水的草纸一样。”

    边塞寒苦,缺衣少食,有时军需一时跟不上,上官下卒一起饿肚子也是有的,有人把牛皮都啃了。所以,言景行当下就诧异了:“难道您吃过泡了水的草纸不成?”

    “------我就是打个比方。”言如海皱眉。

    言景行在喝粥。比较寡淡的米粥。他试图调味,于是放了点盐巴,结果更难以下咽了。寡淡也就算了,似乎因为天阴柴潮,时间紧迫,火候不到,这粥还有点半生不熟。言如海身份重要,警惕性颇高,虽然归家不至于带着火头军,但做饭的人还是亲信随从----这人显然是个外行。虽然听说小少爷来了,米用了精选的好米,但难以下咽的局面却没有改善。回头一看那些兵卒,全都埋头进食默然无声,不由得感慨父亲真是够拼----他向来身先士卒,与兵将同甘苦。所以他不吭声,自然就不会有人吭声。

    言景行毕竟是个不会亏待自己的人,所以他当即去找了那个厨师过来。叮嘱他把米浸泡之后,封存起来,跟携带的冰块放到一起,等再煮饭的时候,把冻米直接丢到沸水里。大火滚几滚自然就熟了。不费柴火,也不费时间。

    言如海不知道这次收缴了什么好物,用冰车一路运回来的。言景行注意到了。现成的材料,不用白不用。夹生饭什么的,他这辈子都不想再吃到了。

    厨子虽然觉得小少爷的法子可以一试,但冰车不能随便动,他就去请教老侯爷。言如海愣了一会儿,一边让他去办,一边自己来找言景行。结果却发现,言景行在“玩”。他把新发的桐树叶子在水里淘洗干净,晾干----然后换掉了桌上的菜碟子。那是一碟风干的牛肉干儿,一碟切片腊肉,这是常见的比较高档的干粮。但紫红色的菜肴怎么能用黒釉陶具来盛呢?还不如直接用手捧着呢。真是太难看了。

    ------更难看的是老侯爷的脸。

    言如海皱眉,看着言景行把暗红色的肉片,在浅绿黄的树叶上,摆出赏心悦目的牡丹形。这还不算,不一会儿又有人送碟子过来。那寻常陶器从冰车附近取来,上面凝结着一层洁白晶莹的冰花,顿时精致了不少。言景行把烘干的粟米馍片放上去,还淋上了几滴清酒,最后还搁上了几朵不知从哪儿找来的小红花做点缀。

    ------他松了口气。这才叫生活嘛。

    “你在干什么!”言如海声如雷霆,气势惊人。言景行冷不防被吓了一跳,反应过来后,立即做了个请的手势。您要吃就说一声嘛,我又不会拒绝。干嘛吼我。

    不得不说那白白的冰霜花上,搁着淡黄的馍片,琥珀色的酒液,娇嫩的小花,实在是非常漂亮。

    言如海吞了吞口水,下一秒脸色更差:“吃个饭这么做作?乱讲究!你哪里像是军人之子?”

    言景行用他“聪明的大脑”思考了一番,还是不懂军人和讲究为啥不能共存。很诚恳的问道:“真的很做作吗?”都是现成的,又不格外生事,不过是稍微精心些罢了。

    言如海怒了。看着那个结着精致冰花的小碟子,慢慢说道:“冰车里放的尸体。被我军枭首的大胡北山王。特意回京献俘,为了防止腐烂才------”

    他不用说了。言景行当即就吐了,吐得扶着墙直不起身,搜肠刮肚胃都揪到一起-----言如海心中充满了报复的快感。不止针对儿子。他就是看这种人不顺眼。冰块多的是,自然不会从尸体那里取来的。但他就是忍不住要去恶心一下。哪怕对方是自己儿子。

    尽管如此,饭前饭中总体还是比较愉快的。咳咳。矛盾激化在饭后。

    言如海看着随从人员都安顿好,才会房间休息,结果就看到言景行站在那里等着,一幅“孩儿有话要说”的样子。军人的直觉告诉他,绝对不是好话。

    但是,去特么的直觉!言如海从来没有如此愤怒过!“什么叫你想走文职?”“宁远侯府最好弃武从文是什么意思?”

    言景行显然做好了充分准备,连演说的稿子都打好了。从古到今,从朝堂到边塞,从物质到精神,洋洋洒洒分析了一大堆,听得言如海火气蹭蹭往上冒!我宁云侯府世代军功立身,代代金甲血衣,你现在要去当个白长一张嘴,空长一只手的文官?靠嘴建功,靠笔立业?我艹!要不是亲眼看着你从你娘肚子里爬出来,我都要怀疑你是不是我亲生的!让我怎么面对列祖列宗?信不信我现在捆了你一路压到祠堂去?

    自古以来不仅文人相亲,文武也是相轻的。言侯爷就向来跟文臣不对盘。他平生最得意的事就是当初娶到了上京名媛许氏,就着那一大票文人败如死灰的脸色下酒。

    然而并没有捆到。言景行显然也没指望老爹能这么轻易点头。他同样做了充分准备。早早接出来,就是要把事情在家门外解决。一旦回府,两个女人每人掺一脚,问题会更复杂。动手,也在意料之中。

    只是他不会站着不动,乖乖被打。比较倾向于和他用拳□□流一番:我不是不够格,也不是一时任性。我只是真的不想做。出了这么多代的武将,难道你就不想换换胃口吗?他不能乖乖被拿,不然父亲就认定了他只是“好逸恶劳”“贪生怕死”所以才选择呆在锦绣堆,老于户牖下。

    俩人从赤手空拳,到兵刃在手,到马战,再到下马互殴-----动静非常大,引得随从亲兵统统出来围观-----有死士不明就里,要去维护主子,却被拦下:侯爷家务事,我们别插手。这些老兵清楚底细。一般人家的儿子根本不敢这么干,出现今日这种局面,那分明是老侯爷自己纵的。

    一个恨对方任性自私不懂事。一个怨对方顽固暴躁不变通。等到最后真的打出了火气,看上去非常吓人,好像分分钟要把对方往死里折腾。俩人滚成一团就从乱石坡子上骨碌下去了。众人这才慌了,急忙赶过去,发现坡下的爷俩还是你掐着我,我扼着你,红着眼睛与对方互瞪。于是赶紧去拉架。“父子没有隔夜仇,侯爷您就这一个嫡子,真伤了他,心疼的还不是您?若真废掉了,您不要后悔一辈子!”

    “别拦着我!让我打死他!”言如海怒发冲冠,暴躁的如同愤怒的狮子。但一般说这句话的人,意思实际上都是:赶紧拦着我。并且让他跟我道歉。

    毕竟这种事当年在都督府也时有发生。曾经,言如海守城胜利,酒酣耳热之际,志得意满的感慨:“国威不堕,军魂不丢,大丈夫生当如此。便是顷刻死去,也不觉得还有什么大事未做了。”

    一般情况下,懂事的儿子都会赶紧奉承一下大功告成,壮怀激烈的父亲,表达自己滔滔不绝的仰慕。但言如海的儿子显然是个另类。

    小小的言景行看看他身边几个美姬,淡淡的道:“有。很大的事。临死之前,找个法子掩盖一下自己身上的脂粉味,省得黄泉下面的我娘对那些过敏,无法见你。”

    “------都别拦着我!我要打死他!”

    于是整个都督府都看到他们的老爷扛着大刀追着自己儿子跑。言景行往往被那个时候还活着齐叔叔一把抱住了,藏到怀里,再去请大哥冷静。

    众人非常识趣。一边安抚言侯爷一边去劝年轻的世子。

    言景行垂下头,轻轻把散落的头发顺到身后-----言如海大皱其眉,这动作怎么看,怎么娘不兮兮。学我哪点不好,非要学你娘?

    “孩儿谢父亲爱护。”言景行躬身行礼,深深垂首,眼眶微微发红。众人皆松一口气。言如海深深吐纳,半晌才冷哼一声拂袖而去。他人不知,但言如海却知道他儿子指的是什么。方才从石头坡上滚下去,言如海是下意识的把人圈在怀里的----他皮糙肉厚风沙磨砺,对些许损伤混不在乎,但言景行,他从小到大没受过什么罪。

    当然,等俩人滚得七荤八素,终于回神,言如海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也是恨啐一声,大骂一声奶奶的,这个儿子简直就是许氏留下来专门给自己讨债的!

    父亲不喜欢他,是真的。父亲爱他,也是真的。言景行清楚这不喜欢,也清楚这爱。

    这一打不知道多少个时辰过去,两人略作收拾,看戏看够了的厨子就端着食物过来了。因为气氛不对而打叠出了更亲和的笑脸:“主子,你瞧瞧这粥,我淘洗之后封冻了,连冰一起煮的,果然很快就烂了,又软又浓。少主给的法子很好用。我把米,放在冰车-----”

    呕-----言景行弯腰就吐,吐得上气不接下气,吓得随从赶紧拍背喂水,最后整个人都软啪啪的伏在椅子扶手上。

    言如海无语望天。区区一具尸体就受不了了?那你上了战场,一定会成为历史上第一个吐死沙场的将军。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宠花暖且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重帘藏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重帘藏花并收藏重生宠花暖且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