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回到荣泽堂偏厢,言景行给自己倒了一杯白水,喝了一口,心神不定,又揉了一会儿猫。他站在门口看那鸟儿飞进飞出。春上,荣泽堂这儿搬来一家燕子,衔泥筑巢,呢喃不休。暖香吩咐人不要惊扰,所以廊上仆役就多了份差事,随时盯着,避免下面落了鸟粪。同样盯着的还有草莓------它以一副世外高人的姿态,注视房梁上的鸟儿。那眼神总让人觉得有点危险。言景行招呼了一下,草莓跳过来,站在他手臂上。顺着顺着毛,觉得不对,“这下巴是不是有点肿?”

    小末急忙走过来回话,这个丫头还是垂髫年龄,梳着花苞头,一脸稚气,她抓抓头:“刚刚跳进了花池子,应该是被蜜蜂叮了一口。”

    “-----你干嘛要去逗蜜蜂?”言景行揪它耳朵。

    暖香好不容易逃出生天,离了福寿堂的门就一路冲回来,大老远看到言景行站在廊子下等她,内心顿时被幸福充满。“景哥哥。”

    言景行看她笑逐颜开,想来效果不错,随即笑开:“快过来。”

    暖香兴奋的扯住他的衣袖:“老夫人似乎对我挺满意。我太开心了。”言景行稍作停顿,随即道:“老夫人鲜少对人满意,这是值得开心。她问了你什么?”

    暖香笑出两颗小白牙,摇头晃脑一番,十分得意的道:“她问我这样的绣品价值几何。我就想啊,难点肯定在价值上。若是只让我估价,那肯定当天出试之后,立即就让我回答了。特意让我捧回来研究,那问得价值,肯定是这些绣品的盈利空间。我早去煌记里面请教了掌柜,还特特跑到织坊请教了大师傅。所以的帐理得清清楚楚,心里默念百遍,方才做梦一般背出来了!”

    言景行也笑了,轻轻捏她的腮帮,真是个伶俐人。暖香吐吐舌头:“你知道吗?老太太见我跟背书一样,就怀疑是你查清楚了告诉我的,所以询问细节。天哪,老夫人太精明,她竟然问我界线界出芙蓉花,一个工龄三年的老手,需要界多久。若是我真的作弊,铁定当场被揭穿了。”

    “若是真的被揭穿,那就要被打手板了。”言景行拉出她白花花的手掌板,轻轻抚摸掌心的纹路。暖香被他摸得直痒痒又不好收回来,转移注意力,问道:“老太太当真打人手板吗?家规?”

    言景行点点头:“以前的许夫人,现在的青瑞堂太太都被打过。”

    暖香听到许夫人心里微微一慌,见他神态镇定,语气平静,才放心下来。“老夫人说,要我以后到福寿堂去,她正派人教言玉绣看账本,难道连带着我一起嘛?”

    言景行略一思索道:“没有这么简单,只怕她要教你调度人手,安排内务。其实老夫人年纪大了,早想撂挑子不干,只是没有得用的人。”

    暖香先是一惊,又是一喜。老夫人这是要培养冢妇,预备移交中馈吗?这么快就取得了资格,暖香十分欢喜。在忠勇伯府的时候,李氏一手遮天,她自己带着的齐明珠也就罢了,其他女孩子都没有接受系统的当家教育,一下子调度府中两百来人,根本玩不转。所幸暖香还小,肯学,脑子机灵,心思端正,老夫人也乐意出手调理。

    她幸灾乐祸的瞥了青瑞堂一眼,低声道:“难道太太进来这么久了,还没有资格吗?”

    “老夫人不信任她。”言景行见她面有得色,兴奋过头了便先泼冷水:“老夫人眼里不揉沙,治下十分严格,你若去,她定然要点卯的。双日子在宫内听用也就罢了,单日子还要去福寿堂报到,未免太辛苦。”

    暖香寻思片刻,道:“要不我给皇后娘娘递个辞呈?”

    “好不容易得了女官,说弃就弃?”言景行挑眉,他想到暖香被牙婆劫走一事,就心有余悸。谁知暖香想到的却是他在长秋宫给自己作弊,随即笑道:“一张字罢了,还真没觉得太费力。”

    不提防,两人就站在廊子上说了这么久的话,言景行拉着她走进屋里,在博山炉里添了点檀香,才道:“现在还不到时候,只怕皇后不肯,且等等吧。等六皇子从细柳营回来,那是个机会。”

    暖香深以为然。团团这小胖妞,她挺喜欢。相处起来也开心。毕竟是公主,又得宠。交好总没错。再者,单数去福寿堂,双数进宫,她就不必总是去青瑞堂请安了。张氏这人也奇怪,得不到什么就分外惦记什么,所以格外注重婆母的款。暖香去请安的时候,虽然不说刻意刁难,但要端茶递水,坐在小凳子上听她唠叨。

    张氏一开口就是自己如何不幸,门庭如何冷落,再念叨一番言慧绣,还打发她做伙计,时不时拿个鞋垫手帕给她绣。这也就算了,这妇人见暖香还是处子之身,料来房事不舒展,又明里暗里要暖香“贤惠体贴”,似乎她给老侯爷送人有瘾,见一个传染一个,要拉着暖香一起来。这却是碰到了暖香底线。当场不软不硬的回了一句:“太太自然是一番好心,可是世子说了,要等成年呢。”

    言景行弱冠,暖香及笄,都还要两三年,能忍得?张氏朝天翻了个白眼,鬼才信!

    其实侯府这对少年夫妻都挺忙。且说那齐王杨小六还在军队辛苦的操练,偌大齐王府都丢给言景行去管。他早上刚打发了一帮清客,下午又接见一批同僚。好不容易全部打发走人,天边已经擦黑,人刚得了闲回了荣泽堂,隔着窗纱,随意一望,就看到暖香盘腿坐在罗汉床上,赤着白白的脚丫,压着那火红富贵花大褥子,摆弄自己的萧,那紫玉杆被纤细的手指轻轻摩挲,暖香伸出红红的舌头轻轻舔了舔又放在口中含了几含。

    一会儿又小心翼翼的擦拭了萧依旧收进匣子里,人却探到床头去拿绣花绷子,沉下腰,身子往前伸,绷紧了纤细的腰线,臀部圆翘如蜜桃-----这幅身体只有十三岁。但眉梢眼角那风韵却不是十三年华。

    言景行喉结微微一动,只觉得浑身温度骤然上升,他默默站立一会儿,却又转身走开,一心看了一眼,诧异的道:“主子不跟少夫人一起吃饭吗?”

    言景行背对她摇摇手:“我还是把那些公文连夜看完吧,告诉少夫人,今晚我不回这里休息。让她早点睡。”

    言景行乍去又返,齐王府上下全都感动。这才是良心属官,大权在握而不跋扈,主家不在而不松懈。齐王府客室里的灯又亮了一夜:自从成亲以后,他的失眠症好像在迅速加重。言景行掐掐眉心,感觉后脑勺仿佛压了一块石头。一不做二不休,发狠把齐王府上下人员排查清点了一个遍,能干的得用的,留下,身份地位一起定了。可疑的做标号留待观察,不能用的立即赶走。一个晚上搞定所有事情,终于腾出满满自豪感:杨小六遇上我真是三生有幸。不料这才刚露出得意的笑,一转眼齐王府出现了更多求用者-----

    尽管三皇子宋王礼贤下士,尽管四皇子吴王英武不凡,但毕竟齐王府效率高啊。不仅效率高而且公平公正,量才为用。带着履历当场面试,一次搞定,当天给答复。本着多快好省力争上游原则,齐王府在言景行的操持下越来越红火。小皇后听闻此事,笑得眯起了双眼,她的牌果然没打错。好钢就得用到刀刃上。

    但暖香就比较郁闷了,某天她陪着团团玩双陆,一不小心连输好几局。小皇后在一边看得有趣,一边翘着指头吃樱桃一边笑道:“侯夫人这是怎么了?不过到本宫这里呆片刻,你就想夫郎想的忍不住了?”

    暖香忙收敛了神色,假装正经,心里却多少有点在意,齐王府跟宁远侯府隔着一个圈,说远那是真不远,言景行何必忙到家也不回呢?还是那杨小六快要回来了,所以他要抓紧时间把齐王府整饬起来,至少不能弱于其他两个拔尖的王府?她已经有一阵子没见到他了。这才刚成亲呢,就不着家了。

    小皇后将她的腼腆幽怨尽收眼底,抿嘴一笑:“说不定他非得这么忙,才能不想你呢。所以你可以这么想,齐王府的力量有多真,他对你的感情就有多深。”

    暖香自己也红着脸笑出来,心道这皇后真风趣,哄起人来一套一套的,难怪连皇帝都逃不了。“娘娘,如今正式的文书还没下来呢。我还不能称为侯夫人。”暖香听说了此事,便一直心中暗喜,但待在皇宫自然要万事小心。

    小皇后不在意的挥手:“放心,本宫这儿的消息还有假的?虽说确实被礼部卡了几天,但如今已经通过了。你只管等着乐。”

    暖香大喜,急忙行礼谢过:“如此,便多谢皇后娘娘了。”她要谢的自然不仅仅是这个提前报信,而是皇后知道了侯府明哲保身的打算,却也不介意。或者,暖香不由想到,难道她要的只是言景行?

    “客气什么。”皇后很豪爽的把她拉过来:“来尝尝这鱼,味道棒极了!本宫亲手做的。”

    暖香顿时苦脸,笑容分外勉强:她亲手做的?那还对味道抱什么期望?

    黄花遍地,北雁南归,刚刚入秋便赶上了小皇后生日。诰命夫人世家名媛统统进宫朝贺。以前她只能在朱美栏跟小姑娘呆在一起,如今却可以踏进披香殿正堂去坐坐。那里屏开翠雀,金瓜雪梨香飘水晶盘,宴张玉帷,红锦雪罗满撒明光地。老远就听到一声连一声的娇笑。听声音就知道是皇后娘娘的。当今帝王后宫众多,莺莺燕燕姹紫嫣红,所幸披香殿位置阔大。挤在一起也能坐的下。

    暖香和其他命妇在偏殿集中侯旨意。稍后又在紫金堂开宴,最热络人依旧是辅国公府诰命秦言氏,她依旧跟镇国公府诰命郑氏坐在一起,面上带笑,附耳低语,也不知说到了什么有趣的,连严肃的郑氏夫人都忍俊不禁。

    随着引路宫人看座,众人的视线不由得落了过来,上上下下打量这个年纪尚小的侯夫人。礼部的文书终于下发,宁远侯急流勇退,将爵位留给了年轻的世子。这个消息迅速传遍了整个上京。短短三四年,暖香,这个从乡下跑出来的黄毛丫头,摇身一变,成了尊贵的侯夫人。

    她穿艳霞色妆花缎子交颈长袄,袖口领口都有二寸款鹅黄云锦锁边,上面细细绣着蝴蝶缠花边。齐膝露出一条撒地长裙,月光缎上盛放两朵牡丹,鲜活的逼真的形制,仿佛走一走,花瓣便抖一抖。在场人见多识广都晓得那是煌记的招牌绣法。项上有一片羊脂玉白锁子,光辉四溢,月华一般,映得那脸蛋格外动人。她抬手见礼,腕上不像众人挂着镯子,而是戴着一串晶莹剔透的宝珠,那珠子有荔枝样水灵灵的光泽,映衬得那截皓腕仿佛霜雪一般,白嫩到让人心痒。

    众人看了又看,惊了又惊。心道这侯夫人当真洪福齐天,从头到脚都显出不凡来。更难得她本人小小年纪,竟然撑得起这华贵的装饰,而不是被珠光宝气淹没了去。

    暖香对自己的出场颇为满意,心中一阵儿阵儿小得意。这帮贵妇人要看人先看衣裳首饰,这下子宁远侯夫人齐暖香可要被众人记住了。羊脂白玉记名锁,龙女泪珍珠。言景行送她这些宝贝,当初太扎眼,如今倒是都可以理直气壮地挂起来。

    她已经到正殿贺过礼,这会儿先见亲戚,秦言氏丹唇含笑,伸出那挂着翠白红三只镯子的手腕,一手拦住了暖香要下拜的动作:“好侄女儿,快别这么客气。如今我们可是一样的人了。”暖香忙道不敢,任凭她轻轻摩挲自己手背,做出一副低回娇羞的模样。

    “瞧着手皮子嫩的,豆腐脑一样。脸蛋也长得愈发好了。眉眼越看越有味道。”

    旁边的舅母郑氏便笑了:“小媳妇儿脸皮薄,你可别打趣了。来,过来坐。”

    暖香再次屈膝行礼,方才挺直腰杆坐了三分之一的椅子,中间又颇为恭敬的为这两位的长辈添了次茶。

    秦言氏捧了茶盏笑道:“我那侄子倒是沏的一手好茶。只可气这人常端着,轻易不出手,上次我过寿,说了三四遭,他才终于答应了。”她抿了口茶,又把暖香拉到怀里来揉:“暖香可要把他那本事都学了。你这么好性儿,姑母以后就喝你的。再不去央他。”

    暖香连忙谦虚:“我若能学到十分之一的本领已是不错,只怕姑母到时候要嫌弃我。”

    秦言氏当即笑得愈发可恶:“诺诺,才刚夸你夫婿两句,你就得意上了。你可得让他把全套本领教了你,甭惯着他!男人的脾气不能宠!”

    郑氏也笑了,使劲推了秦言氏一把:“你个泼物,别随便教你侄媳儿,非得把男人束上缰绳才满意?哪有这样当长辈的,净出些坏招!”

    暖香愈发不好意思了,长辈们开起玩笑来,小辈还真是不大好接话。不料这时,有人不阴不阳的插了一句:“论道理,长辈莫说是要晚辈一杯茶,便是要一口血,那当后生的也得孝敬着,但有些人非要曲高和寡,一帮长辈统统被贬为俗物,那就没办法了。”

    有些人肯定是说言景行。好好的,谁这么大怨气?

    秦言氏,郑氏,暖香,三人齐刷刷看了过去。不是别个,就是宁远侯府太太张氏。因为言如海坚持让爵,张氏百般哭闹,又连着卧病,可是言如海全无半点回心转意。这让张氏不由心生怨怼“全然不顾往日情分。”你活得好好的,干嘛那么急着隐退?让我这继室何处立站?但不知道言景行那天接人到底跟老子干了点什么,言如海竟然毫不动摇。连着施展了几天眼泪攻势,对方反而不耐烦起来了。生怕起先得到的好处也被一怒之下收回,张氏终于消停了。

    里子不好撑也就罢了,更难堪的是,面子也要保不住了。如今暖香成了侯夫人,那她呢?原本地位就尴尬,如今更尴尬了。福寿堂的老夫人依旧是老夫人,而她就成了张太太-----听起来跟那阿猫狗四似乎没有什么区别。在这最不缺贵人的上京,随便拉一个就是王太太李太太,哪里还能体现出侯府冢妇的尊贵?尤其今天,她着意打扮了一番,好东西都披挂上,但浑身上下加起来,也及不上暖香一样宝贝。煌记的衣裳,她自己在侯府熬了这么久,才统共几套,暖香这小蹄子竟然随随便便就穿了出来!那轻狂样儿真是让她看不上。

    本就不舒坦的她看着那边三个盘根错节的亲戚言笑和乐,顿时心酸的要命。听她挑衅,秦言氏唇角挂上个颇为冷淡的笑,昂着下巴,视线如刀锋划了过来,那股神态像极了她娘,福寿堂魏然端坐的老夫人。张氏的气势当先弱了一半。

    “难道长辈一开口,小辈就唯唯诺诺,便是孝顺了?养孩子最重要的难道不是培养他独立的思维和人格?若是你说一,他就说一,那不是养了个孩子,是带了个木偶。啥叫孝敬?长辈要啥就给啥那叫孝敬,那怕是你说要上吊,他就立即递绳子过来了。这般懂事儿的晚辈我要不起,您爱要就自己留着吧。”

    暖香使劲抿紧了嘴,让自己不要笑得太明显。言家人都擅长互相伤害,作为侯府正派大姑子,秦言氏也不例外。

    张氏面上的肌肉顿时僵硬,她原本就跟这个姑太太处不来:不过是个趋炎附势的小人罢了!先放着我这个大嫂不奉承去奉承前任!我若是有那国公府的出身,你还能不谄媚着凑过来?

    可惜这自我安慰并没有什么用。眼下被刺了一通,又找不到法子回嘴,当即换了个攻势:“烹茶本是雅技。咱们这上京,数一数二的雅女子宁和郡主,那才是真正的高手。多少王孙公子为争她一杯茶,抢破了头。秦诰命要是真的喜欢,那不如去跟宁和郡主讨一杯,也强胜过在晚辈那里丢脸。郡主身份高贵,求她的人那么多,也不多一个。”

    她自觉这个回击很妙,却不料惹到了另一个。郑氏,这个康和郡主原本很少费吐沫,但这个时候,她就觉得有必要表明立场了。“侯府太太此话差异。女孩子慕风雅是极正常的,但若不自己矜贵着就容易招惹轻薄浪子,所以宁和才一拒再拒。这也是自重身份。她本人难道就愿意被那些人议论来品评去吗?我们喝茶,碧螺春也好,铁观音也罢,雅也罢俗也罢,都是日常所需,又何必特特找上门去?她拒是好应是好?何苦为着自己一口痛快,去难为未出阁的女孩子。”

    她笑着看暖香,“有自家人不用,特特的跑去找,舍近求远是愚者。”郑氏原本是个极严肃的人,这句话却说的颇为亲昵,暖香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表示自己一定会当一个“合格的自家人”。

    她这一番话,不像秦言氏那么刻薄毒辣,却入情入理,还体面大气,只听得众人纷纷点头,张氏折了个大面子,愈发难堪。

    在场贵妇一个个都是精明人,见得此状自然要暗暗猜测。听着背后众人议论,内容离不了后母苛待,家庭不合二三事,“不然婆媳为何不一起入宫而是一前一后?”张氏顿时更加恼火。现在她怎么敢苛待荣泽堂那小两口,便是要苛待,她也得有能力啊!侯府哪里还有她说话的份儿?

    忠勇伯府的李氏同样进宫贺寿,她虽然能言善辩,人也有几分巧智,但在这种大场面上却有点拿不出手,刚开始碰了几次壁,如今便老实了,只悄无声息的坐在角落,偶尔和身边人搭上两句话。如今她将这一切收入眼底,瞧着斗败了仗,赧颜羞闹的张氏,心思一动,多了分计较。

    秦言氏心里对张氏原本就老大瞧不起,如今又拉了暖香,愈发热情,压低了声音笑道:“你这身条可是又长开了些。怎么样最近腰酸吗”

    暖香一时不解便如实回答:“腰不酸。就是最近跟着老夫人学东西,老低着头,脖子酸。”

    秦言氏心道果然如此。这对小夫妻还是盖着被子纯聊天。暖香想了一想,也凑近了点,声音压得极低:“平时都很好呢。就是来月事的时候酸。像是被竹杠敲了。”

    “可痛吗?”

    “看运气,有时候痛得厉害。”

    秦言氏略一思索便道:“这个不用怕。寻常小症。我给你个方子,保证一吃就好。女孩子长大了,各方面要注意。该调补的,要尽力调补。尤其内症,干系重大,多少子孙不顺从这方面来。”

    暖香连连点头。秦言氏一口气生了四个儿子,这话非常有说服力。上辈子都没能幸孕的暖香,在这方面对她深信不疑。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宠花暖且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重帘藏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重帘藏花并收藏重生宠花暖且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