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宝光灿灿,甜香阵阵。暖香年纪太小,与这些年到中年的贵妇人坐在一起,终究不合衬。一开始还好,但紧跟着有人仗着资历老经过事,以过来人的经验跟她絮叨,她就不乐意听了。你要指点,我乐意。但你要指指点点,那恕我难以奉陪!

    俗话说“未谙姑食性,先遣小姑尝”秦言氏清楚老母脾性,也熟知她的忌讳和偏好。她要提点自己如何应付福寿堂的长辈,那暖香自然字字细听,恨不得拿小本子记下来。但随便出来一个什么夫人,什么奶奶,看她年纪小就来摆摆资格,让她“文良恭顺”“勤俭节约”“顺从舅姑”什么的她就不乐意听了。

    你又不是我家人,怎么比我还操心?

    暖香略坐一坐,便找了个借口提前告退。小心翼翼的提着裙子,缓步走出大殿,室外月光淡淡,星河如练,空气中有馥郁桂花的香味。她畅快的吸了口气,带着侯在一边的糖儿慢慢沿着圆润鹅卵石铺成的甬道走。

    “夫人,我们不如早点回去吧。”糖儿开口道。今晚言景行会回府。这是掌管书房和出行事物的双成私下告诉她的。如今言景行顺顺利利成了侯,暖香是名正言顺的侯夫人。这帮丫鬟也有趋迎这位女主人的意思,近日里表现颇为积极。言景行又在齐王府耽搁了几天,暖香嘴上不说,但脸上抑郁,言景行的几个丫鬟都十分机灵,察言观色后,便留了心,等着机会上好儿。

    一心还特意拨了三个丫头过来,都是熟人,五常六六七星。让她们听暖香使唤。暖香先是不明白:“你要拨丫鬟,也只管挑新的给我,挑小侯爷的人是为何?我这儿倒也罢了,他那里本就忙得王府,侯府,皇宫团团转,若不趁手可是糟糕。”

    一心忙道:“我已经训练好新的人手了,另一波五常六六七星都已经到位,不过她们是候补,也在二院听差。”

    “第二拨?”

    “对。因为主子老早就编了号,所以后来都是换人不换名。如今的双成也是第二个了。当初那个老早就病没了。四维已经是第三个了。第一个是不规矩被撵了,第二个是马虎出错,也被撵了。九久和十真上次吓死了,以为自己也会被撵。”

    暖香听得想笑,立即想到了言景行受伤那晚,战战兢兢跪在桌角的那俩小丫头。怪道他的丫鬟总是这么一串,原来是换瓤儿不换皮。

    “因为侯爷常呆的地方就是这荣泽堂和外书房,内书房。所以这三个人给了夫人,伺候您起居,也依旧留在荣泽堂,便是侯爷要用也现成的,不会不趁手。她们都是老练的。第二拨就分着专给侯爷听差。”一心把这三个人拉到跟前,让她们给暖香磕头:“夫人改个名吧,别跟外面那几个重了。”

    “流水的丫头铁打的一心。又考虑周详又这么衷心耿耿,难怪你是主子头牌贴身丫鬟。做个事儿让人舒服到心坎里。”暖香这赞美真心实意,倒把一心弄得尴尬又忐忑,恨不得当场脱衣服证明自己是干干净净清白身。

    听说要她取名,暖香爽快的答应了,看看自己的糖儿随口道:“糕儿,饼儿,果儿。刚好凑成四喜碟子,多有趣。”

    那三个丫鬟面面相觑,想想自己那么内涵有趣的名字就这么变成了食物真是心有不甘,“夫人真是随意啊”

    其实言小侯爷给下人取名也随意。但同样是随意差别怎么就这么大呢?三个丫头磕头谢小夫人赐名,表情都是一言难尽。

    如此这般过了几天,果然十分便宜。连糖儿都服了一心,迅速和其他三个食物打成了一片,再不是一个孤零零陪嫁丫头了。看看侯府人员配置,在看看伯府陪嫁的那几个,糖儿自惭形秽,提醒暖香“主子,太太配送那三个人不是什么好货,不收拾了,给您丢脸。”暖香却仿佛早有预料“不急不急,再等等。”她这会儿又好心提醒暖香,暖香却依旧摇头,没有听从。她总有点心思不定,仿佛自己遗忘了什么东西。

    不知不觉走偏了,直到那连环形大花池里,柳树背后,传来人的私语,暖香吓了一跳,急忙掩住糖儿的口,主仆两个一起往后退。

    “六皇子眼看就从细柳营回来了。娘娘却几日不给信息。这到底是在做什么?”

    “中宫之主盛宠不衰,怎么看都是大问题。坤主毕竟是坤主。虽说在皇家,样样规矩都与民间不同,各位皇子勉强算公平竞争,但嫡就是嫡。”

    “呵,你不总在娘娘面前夸耀自己如何有本领吗?这就觉得难了?”

    “你放心,今晚陛下陪着皇后做寿,这是个绝好的机会。这跟契子能不能钉下去,就全看这一回!”

    “你最好仔细些。”

    “哼。我什么时候叫人失望过?且瞧吧。”

    暖香方才便觉得这人声音古怪,仿佛压着嗓子,故意憋得粗声粗气,听不出是女孩还是太监,但这骄傲的一哼却显出异样,这明白着是女子声音。她压着糖儿蹑着脚往后退,终于想起自己忘掉了什么。

    就在今年,皇后的千秋节,夏雪怜,怜才人,终于获得了帝王的宠幸。好像随即就成了修仪,不久就成了昭仪。

    暖香努力思考片刻却不清楚夏雪怜又勾上了哪一个。大约皇帝本身就偏爱少女,再有德妃欲分皇后之宠,办法想了不少全都无用,夏雪怜刚入宫当了才人,就引来皇帝。所以德妃认定了这人“有才”。她要穿针引线,夏雪怜又一心往高处爬,自然无有不应。但是就今晚这场景来看,似乎背后还有点问题?

    她一路往阴影里慢慢退,手压着裙边的双衡比目玫瑰珮,免得动摇作响。她已经够小心谨慎,却不料今日该要出事,一步没退好,踩到了裙子,人脚下踉跄差点摔倒,幸而一把揪住糖儿头发,糖儿被拽的眼珠都往上翻,却咬住了牙齿没叫出声。然而所谓意外就是不管你怎么防,任你怎么努力,它都要出现。

    这大树上原本栖息着夜鸟,这东西最机灵,人不曾惊动,它们就被惊动了。嘎嘎叫着展翅飞向天空。暖香当即立断,灯笼一丢,亮光熄灭,她拉着糖儿就跑,一转转到月洞门后头隐没了身形。

    那两个议论的人立即走了出来,其中一人一身彩衣纱巾拂面,站在树影下看不清楚面庞,寻望一圈,瞧着那一角飞快飘走的裙摆眼中的嫉恨几乎要凝聚成实体。她慢腾腾的开口,每个字都像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不知道方才那人听到了什么?”

    树影里又站出了另一人,身形瘦削的男人,长相普通到让人过目即忘。“事情就在今晚,你若是成功了,便是被听到了也没有什么。”

    面纱女子冷哼一声,弱柳扶风似的走了。

    那男人往暖香这个方向看了看,暖香顿时出一身冷汗,被按到湖里淹死假装意外,这事情皇宫里不是没有。幸而他只是看了一会儿就转身离开了。暖香顿时脚踝一软,就要落在地上。却不料脊背一暖,有人硬生生将她托了起来。

    “景哥哥?”暖香轻呼,一把抱住他腰:“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嘘。”言景行就势捂住她的嘴,慢慢院里墙根,往花厅里撤。暖香被他这一圈,当即有点意乱情迷,只觉得对方身体的热量蹭蹭往自己身上涌,淡淡的松香味的袖袍几乎将她整个人圈了起来,她克制不住的腿软。

    言景行忽然抬头,他左手把暖香揽到身后,右手闪电般扬起,暖香只看到一道白光闪过,墙壁上方一个黑黢黢的猴子般的影子立即消失了。

    “这是-----”暖香后知后觉,白毛汗出了一身,身子小鱼一样滑落到地上。言景行抖掉短剑上一道血迹,一把将她搀起来:“吓到了?”

    “还,还好。”暖香声音直哆嗦。

    “你怎么老往危险的地方钻?”言景行没料到自己刚进宫就撞到这种事。既对暖香这走哪就招风险体质无语,也无比庆幸自己遇到了。“角落里,阴影下,见不得人的地方,见不着光的场所,统统别乱去!”言景行忍不住严肃了语气教训她。平常哪个女孩子这么大胆?黑漆漆的,只带着一个丫鬟就敢到处乱走。他上次交代了之后,一心便安排了人手,暖香出门至少带两个人。可她偏偏谢绝了。

    听他语气急切,晓得他是急了,立即举手承认错误:“你教我,我再不敢了。”

    她说的轻松,言景行愈发恼火,以为她不曾放在心上,伸出手来揪她耳朵:“你好好在花厅坐着不行?乱跑什么?草莓跳进了花池子还被蜜蜂叮了一口呢,你现在还去跳!一点都不吸取教训!”

    “没。我没跳,我就溜着根儿走了走。”跟一只猫并列,还要向它学经验,暖香腮帮发烫,直觉羞耻,立即捉了他的手:“真知道错了,好哥哥,求你饶了这一遭。”

    这一声好哥哥连娇带媚,让人顿时心软成一片。糖儿在后面背过身去,假装看不见侯爷教训自家夫人。暖香使眼色求救全然无效。

    “疼啊~松手啦。”

    这撒娇一样的颤音,言景行最承受不住,立即就软了手劲儿,暖香耳朵刚得到自由,就一头扎进他怀里:“刚才那个是谁?吓死我了。”

    “我只是注意到有股冰冷的气息靠过来。”言景行轻轻抚摸她的脊背,似乎是要安抚她,那动作跟给草莓顺毛一样。他不曾亲自拼杀过,但去过战场,也接触过刀口添血的战士,更见过杀人如麻的死士,对他们身上特有的那股死人的味道十分熟悉。暖香情知他所说是实话,便道:“我听他说到我们娘娘。”

    言景行面显沉吟,半晌后,慢慢道:“这人身手从身手来判断----算了,先把眼下的事情做好。”那人刚才用的进攻一击,灵蛇吐信,明显是吴王手下亲卫营的招牌攻击。难道还牵扯着孙昭仪?没道理啊,德妃在后宫积累多年,怎么可能放任自己宫里的才人去牵别的主子?难道她只是表面上与孙昭仪不合?还是宋王和吴王达成了什么协议?

    “我看到那个女人了。虽然看不清楚。但是她后来一咳嗽我就认得了。夏雪怜呀。景哥哥,侯府真是救了个了不得的女人。”

    言景行微微一怔,不由得抚上背后的琴匣。

    “景哥哥?”

    姨母要过寿,说想要听外甥弹琴,请他来清清耳朵,这当然说的过去,可如今看来,这个总是古灵精怪的姨母好像要演出大戏。

    将人送到光明处,嘱咐糖儿带着暖香找到辅国公诰命和镇国公诰命,紧跟两人待着别再乱跑。言景行当即往朱雀楼走去。暖香心里也有点怕,待他的身影消失,赶紧回归人群。却迎面撞到熟人。

    一个穿着樱红色宝相花纹金鹧鸪贴绣衫子的姑娘手帕掩着脸跑了出来,脚步仓皇。暖香大惊,这不是余好月吗?这个阁老家的女儿向来都仪态完美,今日这是怎么了?记着她当日仗义出头的恩情,暖香急忙命糖儿拦住,瞧她又羞又愧,眼圈红红,神色大不对头,忙用手帕给她拭了泪,“好姑娘,你这是被人欺负了吗?”

    她欲要叫好姐姐,才想到自己已为人妇,而她还待字闺中,其实不大合适。而朱美栏那帮小姑娘一个个争风斗气,等闲不让人消停,暖香也是深知,所以第一个猜测就是余好月被人挤兑了。

    至于原因,说到底还得归到夏雪怜身上。她在皇宫内排了花榜,掀起一阵狂风不说,没玩够,手又伸向了名流圈,贵妇们她不敢太造次,但小姑娘们就逃不过了,一个个争起老家,余好月的评价自然又清贵又好听,定然是被其他人眼红了。秦荣圆,齐明珠,言慧绣,能叫出名的事精儿就有一堆。

    余好月惊魂甫定,看到是暖香,这才松了口气,强自镇定道:“无事,还,还好。”

    这叫还好?明明刚刚都哭了。她不说,暖香也不好多问,强出头多没意思。于是便道:“姑娘可以到紫金堂找余夫人。我方才见到她了。”

    余好月忙道:“我也有此意。”她见暖香要往来处去,忙拦了:“侯夫人,换条道儿吧。咱们一起过去。”

    “这是为何?”明明这里更近,直接有小屋连着复道通往偏厢。

    余好月却不吭声,只拉着暖香走。这小姑娘力气倒够大,暖香也是纳了闷了,皇后好好做个寿,这一个个却装神弄鬼的。

    披香殿灯火辉煌,锦绣成堆。东珠南珠崇光泛彩,菊花桂花艳溢香融。咿咿呀呀,呕呕哑哑,戏台站着美伶人,唱腔妩媚婉转,曲辞精妙无穷:君不见,红袖高楼人满殿,君不见玉粒金莼水晶盘。风吹柳花人欢笑,月荡波心素红药。山塘十里珠帘绣,楼台五云鸣仙音,心驰神醉慕娇娥,听雨清风四面迎。

    “这唱的什么曲子?”

    “不知道啊,好像是自度曲,新编辞。”

    “呀,真能耐。”

    “可不是?五公主的怜才人。陛下都称赞她冰骨雪神,富有才思呢。”

    “用着法子上寿,真是讨巧又讨好。这怜才人得了德妃的意,又合了皇帝的缘,现在又来逢迎皇后娘娘,这眼看要风生水起啊。”

    “呵呵。”短促的轻笑掩藏下多少猜测,眼光滴溜溜转向在后宫说一不二的小皇后。

    花团锦簇,深宫香苑,端坐在主位上的寿星,容颜娇媚而鲜活,比大部分给她贺寿的人都年轻的多。后宫中自然有新鲜血液补充进来,少女嫩妇也不少,但能混到今天这一步,出没这重大场合的,大多都不算年轻了。

    各路主子都有礼物送上。德妃娘娘出身皇商世家,视金钱如泥沙,非常壕气的摆出了两盆珊瑚树,那枝,那叶,那造型,那大小,都让人瞠目结舌,更难得是直接东海边拉过来的,沿途耗费不知多少。祝寿是假,摆阔是真,德妃娘娘一出手,众人倒抽一口冷气,拿“求壕友”的表情让德妃十分满意。

    高府财大气粗,便是百年世家镇国公府许家也比不上。有钱好办事,天下通行的真理,后宫也不例外,不然她那帮人手是怎么拉拢的?

    小皇后笑意盈盈的命人收了,笑道:“德妃姐姐真是大方,本宫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这样吧,本宫也多少回个礼,免得人说我长秋宫骄横。”

    不管你再拿出什么,都不可能压倒我的,德妃得意的笑。小皇后却丝毫不慌,招宫人吩咐一番,那人匆匆而去,又匆匆而回,黄金牡丹托盘上蒙着珊瑚红锦,什么东西?众人眼巴巴的看过去。这两位主子这场戏,可比戏台上的精彩多了。

    德妃也诧异,这皇后还能送什么还礼给她?正想着那小步快走的宫女就到了眼前,托盘恭恭敬敬的呈到了德妃面前。

    德妃在一瞬间,犹豫了。这个后来居上的坤主向来不按宫斗套路出牌,啥都吃就是不吃亏。连虚伪都懒得虚一下。犹记当年,小许才刚进宫。有个自付有点资历的婕妤便要摆摆架子。

    百花节,宫廷赏花宴,游园子。皇后如凤凰般走在最前面,领着后面一大片小鸟。那婕妤好好跟在后面,假装不小心踩到了皇后娘娘,长长的,直接拖出大半丈的曳地裙摆。青石板路上,她的鞋底还真是不算太脏,那湘江流水般的八幅罗裙也并未污损。这人自付身材高挑修长,走到娇小的皇后面前,弯了弯长长的腿,假意为自己的疏忽道歉。

    熟料小皇后呵呵娇笑两声,开口道:“都是鞋子的错,不怪你。罚鞋子吧。”随即命人脱掉了婕妤的鞋子,取来斧头,当众剁碎,是真的剁碎。于是众人都不赏花了,看着大板斧寒光闪烁,听着剁剁声敲击耳膜。最终那精致的绣花鞋碎成了沫沫。风一吹灰飞烟灭。随后她又道:“本宫不喜欢别人说话的时候高过我。”

    脸色苍白的婕妤顿时长腿直抖,仿佛也要乘风归去。她这才开始继续游园,跟在身后的人都小心翼翼的胁着肩膀,生怕自己高过皇后。婕妤也是倒霉,半路遇上皇帝又得了个“御前失仪”,光着脚踩在秋天拔凉拔凉的石板上,一回去就病倒了,发热寒颤一病不起,随后宫里就没这号人了。

    所以,这次她又要干什么?德妃没出息的怂了。她可是非常要脸的。万一这刁钻的人又整出些什么奇葩的东西?德妃笑了笑:“皇后娘娘亲自拿出来的东西,我自然要净手焚香,习惯了才算恭敬。”

    皇后勾起一边嘴角笑了笑,“随你。”

    那等着看戏的,或者巴结皇后的,或者眼红德妃财势的顿时不乐意了,当即道:“两位主子别偷着好啊,也给姐妹们开开眼,我们可是难得有皇后娘娘什么私礼呢。”

    德妃没奈何,狠狠盯了众人一遍,终于豁出去了一伸手解开了红布。结果就发现那上面端端正正放着一面小镜子。那镜子圆圆的,形制奇特,不像一般的那样用花鸟纹或者福寿纹,而是八个字,围成一个圈,忠恭信谦义慈仁孝,中间清凌凌照人影的玻璃镜。众人先是不懂,但德妃一看,中间清楚映出了德妃的脸。众人这便懂了。德啊-----

    中恭信谦义慈仁孝,刚好代表德之八方。所以皇后就送了这面镜子。明面上看好像什么问题都没有,但大家暗搓搓宫斗了这么多年,谁没有点阴暗心思?八字围绕着德。但德妃照镜子的时候,中间才有德。她不照镜子就没德了-----这什么意思?让她照照镜子看看自己缺不缺德?

    有些不厚道的人已经忍不住笑出来了。德妃显然也想到了,成功的气出眼角两条皱纹。得意!你能得意到什么时候!今晚就要你好看。

    皇帝到来,戏剧结束,众人收敛了各色心思,恭祝吾皇万寿无疆。皇帝笑盈盈拦着皇后坐了,与众人说笑。这一帮莺莺燕燕,姹紫嫣红,一个个目露憧憬,无可渴盼的看着自己,这让皇帝十分受用。他兴致勃勃的带着各色女子,亲自玩了几把双陆,赌了几把叶子牌。瓜子金撒了一堆,任由她们去抢。皇帝哈哈大笑,看着美人美酒财宝,终于体会到些九五之尊的妙处。

    这时呜呜咽咽的萧声,如牵丝引藤,悄然而起,从殿外传来,众人说笑声戛然而止。

    皇帝蓦然回首,灯火阑珊处,有一女子临风吹箫。一身斑斓彩衣,如散花天女,头上高梳灵蛇髻,面上戴着轻薄的白面纱,花朦胧鸟朦胧,愈发引人神往。

    在场没有哪个人是真正愚蠢,略看一看,便晓得了名堂,邀宠女子何其多?这点手段算什么。但竟然敢放到皇后千秋节上,真是好胆!再一看德妃脸上那掩饰不住的得意,顿时明悟:难怪啊,这么强硬的后台。

    那声音忽而又是一变,仿佛有人从繁密落花间漫步而来,越来越近,一直到跟前,到脸庞,到耳边。那声音如低语,如嗔怨,又柔媚,又婉转。轻吟带着咏叹,逸散中有淫艳。这曲子竟然能听得人脸红心跳?几杯酒下肚,酒酣耳热,这调调简直催情。

    众人心跳纷纷加速,宫廷生活本就寂寞空虚,这略带挑逗意味的旋律竟然引得众人不由得摇头晃体,吟哦迷醉,一时难以自持。

    小皇后与皇帝厮磨多年,看他眼神就晓得要出问题。嘴角不由得抿出了个讽刺的弧度:好婢妇,果然打得这个注意!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重生宠花暖且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重帘藏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重帘藏花并收藏重生宠花暖且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