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榴大嫂子发髻正中插着一支三尾金凤梳,左右一边插着一支鲜亮的含苞莲花碧玉簪。美则美矣,只是------有点装嫩的嫌疑。书衡忍不住附耳袁夫人:“这两根簪子还是比较适合未出嫁的姑娘。”袁夫人嘴角一勾,同样附耳:“好不容易有些值钱的东西,你还不容许人家显摆显摆?”前方引路的榴大嫂子忽然转过身来,胁肩谄笑伸出手来:“夫人,手臂酸不酸?让我来抱着妞妞吧。”

    书衡一听,急忙把身子往袁夫人怀里拱了拱,用胳膊抱住她脖子。鬼知道你是不是听到了小话,现在要借机掐我一下。袁夫人满意的拍拍她屁股:“没事,这孩子就在自己家里自在,刚出门还被公爷叮嘱小心看着呢。”

    “公爷也太小心了,在这里还能出什么错不成?”榴大嫂子笑容未退,却不再追要,只道:“我们老太太天天念着呢,说好几日没见大妞妞了。听说夫人来了,就等在花厅里。还特特的派我过来催请呢。”说罢又呵呵的笑。

    袁夫人也笑:“我难道不是?给太爷见了礼,就来拜见老太太了。”这四老太太乃是四老爷后来的填房,如今还三十多岁,安静和顺,据说年轻时,也是个生的甜净的美人。当然,现在是看不出什么了。她是后来的婆婆,自己统共生了三爷一个儿子却要应付两个前妻留下的儿子儿媳还有一个花心老夫,每日里糟心烂肺让她眼角细纹丛生,唇角下垂僵硬,再怎么笑也难得显出温和。

    书衡刚一进门又被拉到怀里去摸头捏脸,一翻搓弄之后,四老太太塞进她手里一块点心。书衡颠三倒四的捏了几捏,感觉到化了的糖稀把掌心弄的黏糊糊,她原本就还在为二房的茶水反胃,掌心的触感让这症状更重,当即一转身,甜笑上脸,不由分说把点心塞到四奶奶嘴里去:“小祖母吃,妞妞喂祖母吃。”

    “啊?额,嗯嗯------”老太太又是忙着吞咽,又是忙着擦嘴唇,脸上又忙着笑,手里又忙着拍她的头,书衡都替她急的慌。

    “怪道都说大小姐懂事,是公爷夫人的开心果。我瞧着也欢喜。”老太太终于咽下了点心,开口说话。“公爷撑持着宗家长房,却统共只得这一个姑娘。也亏得姑娘天天哄着公爷开心,真是长房的活宝贝。”屋里众位媳妇都一窝声的附和。书衡却总觉得哪里不对,而袁夫人听到“统共只得一个姑娘”时,心里便开始冷笑。这帮人,软钉子硬钉子不知道碰了多少回,却总是不死心。

    “公爷最近怎么样了?”“好的很,公爷幼时体弱,如今已渐渐调养过来,这大半年都好好的,咳嗽都不曾咳嗽一声。”袁夫人应付自如。四老太太果然说道:“既然如此,可要加把劲儿哟,如今连最小的三房都添了孙子,你们小夫妻可得赶紧着哟。呵呵。”

    这时屋里不仅有媳妇婆子还有些阁中姑娘,这话未免说的太不尊重。但老年人若真要厚起脸皮,仗着辈分,倚老卖老,那小辈还当真无法可使。袁夫人知道,若她说公爷最近身子不大好,那话便是:“哎呀,偏生这样的人才品貌,偏生这样的叫人放不下,到底快快有了后代根,才能让人松口气。”不管怎样,都能把话题扭过来。

    袁夫人佯羞佯嗔:“哎呀叔母,你又打趣侄儿了。这事还得看缘法,哪里是想有就有的。”四奶奶笑容愈加温和:“那就是现在还没有消息了?哎,依我看,咱们做女人的,绵延子孙原本就是分内事,大家大族的尤其重视血脉,不兴那种小家子气,便是庶出的孩子,养在自己跟前记在自己名下也跟自个儿的一样,也省的落了那苛刻跋扈的口声。”

    这话倒是为着兰姐被遣,寻不是来了。袁夫人口上称是,心中却道:我便是要抬个姨娘,那也绝对不能是老四房的人。况且公爷因着自己庶姐一节,十分窝火,对妾这种角色相当没好感。再说,公爷自己对嫡子一事尚且不急,我又何必给自己找不痛快?

    有个兰姐,一则是为了堵住悠悠众口(袁夫人一直都知道名声的重要性,只不过待字闺中的时候更无畏更洒脱,如今却是为着女儿,为着相公,压着脾气略改了性子,她不想让人说书衡有个善妒不容人的娘,自己生不出儿子还不给丈夫张罗房里人。)二则,也确实顾忌着长辈的颜面。但我们好吃好喝的带着兰姐,那是我们给四房这当叔的面子,但你们若有仗着脸子摆架子,那我们还是该怎样怎样吧。

    “我家月儿啊,上次算卦先生批了八字,说她命里有金,招弟带子呢。这不,就给我引来了俩小子。”开口说话的是榴大嫂子,石榴花原本就是多子的象征,她的肚子也对的起她的名字。成亲头年就得了个女,第三年一胎就得了对孪生子。她如今一心想着要把书月认给袁夫人当干闺女,每次请安的时候,都要见缝插针的提上一提。

    “这次老太爷做寿,她自己绣了一副床帐,一套鞋袜,还有荷包香囊,那活计做的呀,啧啧,不是我自夸,真是鲜亮。”她一边说笑,一边又拉了书衡的手:“大小姐,想不想跟月儿姐姐学一学呀?”她的掌心热乎乎的,有点汗腻,书衡被她握着,心里总觉得腻歪,有点后悔自己干嘛不装睡。

    就在这时,随后赶来的莲二嫂在帘子外听了个仔细,忙提脚进来,开口就道:“依我看,七婶命相上少了个生儿的星,得现有个儿子补上这星的空位,这金童才会慢慢来投胎。”得!先一个还是委婉的说认干女儿,这是直接要送儿子了。此语实在过于唐突,你这不是变着法说袁夫人命中注定生不出儿子吗?难不成你还想让你的儿子当人家的世子?满室的人听了有皱眉的,有压笑的,也有装作听不见的,都瞧着袁夫人和四老太太。

    莲二嫂子恍若未觉,或是觉了也在厚着脸皮硬撑,犹自说道:“我们家那三个儿子哟,松哥儿大了,童生都当了,自不必说。可柏哥儿,杉哥儿都是又聪明又俊秀呢,上次在族学里,先生还夸杉哥儿的童子文有功底。刚好他人就在呢,我叫他过来瞧瞧依我看啊,不如------”“咳咳。”四老太太狠命的咳嗽了两声,两眼直直的瞪了过去。莲二嫂子仿佛被针戳了似的,皱缩了两下,这才撇撇嘴,不甘不愿的在一边坐下。

    “这古书上说的好,盘古开天以来,天地之间便有贤人智者,也有莽夫奸佞,前者和天地灵气而生,后者带阴邪煞气而降,我刚请世外高人批了命文,又托钦天监的关系掐算了星象,观测阴阳术数。公爷如今二十有五,而我也在花信年华,求子嘛,不急,怕的是得不到好胎。依我看,若是苗子不好根不正,那多半不学无术败坏家风,此时有子不如无。公爷与我心意相同,都觉得儿子要生却也不是随便生的。”袁夫人杏眼斜睇,扫视众人,唇角一点轻嘲要遮不遮。言外之意很明显:你们倒是有儿子,可你们的儿子有哪个教养出了大出息?这又给了你们什么好处?

    袁氏长房向来人丁不旺,老公爷自己仅得一儿两女,一女还是庶出。自己又是英年早逝,遗留下孤儿寡母,身在大族之中,很是受了些欺负。书衡这位爹爹瞧着温其如玉,和其如风,实则手段狠厉心肠决绝,他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用强硬手腕整垮了两个异心叔伯,族中各房总算不敢小觑。可如今国公爷成婚六七年,却依旧没有儿子,未免又有人开始动了那不该有的心思。那四叔公硬要送个兰姨娘给爹爹难道仅仅是报恩?这么一想她就觉得脖子上的貔貅火烫火烫,恨不得立即扯下来。

    屋中的气氛已经开始冷淡下来,风暴的核心袁夫人却完全没有缓和情绪的意思,她显然不打算理这帮“随便生孩子”的女人了。纤纤十指骄矜的捧着小盖茶,杯盖有一下没一下的摩擦着杯体,发出刺耳的嚓嚓声,却半天都没有抿上一口。末了,还是一个穿宝蓝对襟褂子豆绿罗裙的年轻媳妇笑着打破了僵局,把突破点安到了书衡身上。“还是夫人讲究,原来怀孕生子还有这么大学问,今个儿,我可算长见识了。难怪妞妞又俊俏又聪慧,原来是好魂儿托生的呢。”

    书衡看看这位叔嫂,又看看袁夫人的脸色,决定不要脸一点,于是很是“骄狂”的回答:“那是当然的!”一时间众人的目光都停在了她身上,于是书衡决定更不要脸一点:“我本来就是又聪慧又俊俏嘛,一看就知道是公爷夫人亲生的!别人哪能随随便便就又聪明又俊俏呢?”袁夫人捏捏她的团子慈爱的笑了,屋内人也都笑出来借机下台。倒是四老太太一边笑一边看着书衡,心里暗惊:若是随口说说倒也罢了,可若是有意为之,察言观色扭转局势,这娃娃未免也太不简单了些。她又看看书衡,这丫头正把小胖手攀在袁夫人臂弯上撒娇,顿时觉得自己想多了。

    不管众人怎么想,书衡却不打算再呆下去了,这屋里的味道她很不喜欢,但是现在寿席都还未开,她便是借口“我想爹爹啦”也无法离开,只能先到屋外透透气。她随手一指,对着红艳艳盛开的一树石榴:“蝴蝶!好大一只蝴蝶飞过去了!我要蝴蝶。”然后不由分说的溜下椅子,蹒蹒珊珊往外跑,袁夫人好似知道女儿心思,并不阻拦,只给身后红袖使了个眼色,让她跟上去。

    这府里的园子无法与定国公府的严整庄严相比,小小巧巧,纵然为了老太爷的寿特意装扮,披红挂绿,纱花环绕,但雕梁褪色华栋失彩,已有破落气象,但所幸遇到万物得时,花草葳蕤,绿树成荫,长得挤挤抗抗热热闹闹,这份生机和活泼很大程度上弥补了宅地的不足。一个俏生生水灵灵的少年就在这热闹的草木下出现了。

    “哟,杉哥哥。”书衡摇摇摆摆的跑过去。那童子穿一身半新的蓝衫,细细瘦瘦,一双大眼黑白分明看起来很有精神,瞧到书衡,就咧嘴一笑,略带些淘气,此刻他正提着一个笼子,笼里扑腾着一只红嘴绿鹦哥。还玩鸟呢,自己被母亲卖了都不知道。书衡笑的奸诈:莲二嫂啊莲二嫂,你非要给我母亲找不痛快,那我少不得添点麻烦给你了。

    四叔公的一众孙子都在袁家族学里读书,今儿个他做寿,孙子们自然不必上学堂去。大点的都被召到前面去招待客人,杉哥儿年幼分派任务自然轮不上他,因此一大早被抓着磕了三个响头后,就放他自己玩去。这个年纪的男孩儿哪有不疯的,仗着是好日子不会有有人给他生气,先是逗得奶奶的狮子狗汪汪叫又吓得大嫂子的波斯猫走梁爬树,才一转眼呢堂哥书喜的黄莺儿又落到了他手上。

    书衡看他衣服上绣的图案是黑猫侠。其实就是黑猫警长,不过换了侠客的造型,斗笠大氅带宝剑,配套出卖的还有黑猫系列小故事,大抵不出忠孝仁义的核心思想,很受小男孩的欢迎,家长也乐得出钱。方才她就注意到便是今日老四房里,来来往往贺寿的小孩们,十个中也有八个穿着裁云坊的衣服,心里忍不住暗暗得意。

    “衡妹?你一个人?蜜糖呢?慢点,别摔了,草长厚了地滑。”杉哥儿摸着头往她身后看,把挽到手肘的袖子放下来。虽说是孩子,在外人面前该有的仪态却不少。书衡笑道:“她被留在府里了,今儿来的都是母亲身边的姐姐。你玩什么呢?给我瞧瞧。”杉哥儿也不小气,爽快的递给她,又拉着她手往树后藏:“小心些,它啄指头,来,往这边躲一点,别被堂哥看到了。”书衡拿着一根草茎逗鸟,轻轻咦了一声,压低嗓子:“你偷拿堂哥的”杉哥儿也配合着压低了声音:“书喜哥准备拿这鸟去送一个戏子,叫什么桃官的。月姐姐说他好了伤疤忘了疼,人都气哭了。我看不过,就藏一藏,急他一急。”

    这小家伙还蛮有正义感,书衡暗道。大堂姐书月针线活做得极好,暗地里也用双手补贴家用。因为二房条件差,她经常做些鞋子帽子什么的接济杉哥儿,为此榴大嫂子没少说她:有自家兄弟不照管,反去看顾别人家的!杉哥儿倒是个懂事孩子,可惜遇到这么个眼皮子浅的糊涂娘。

    里拿出一块点心给他吃,一边把点心渣子喂鸟,一边开始诱骗小朋友:“杉哥哥,想不想到我们府里去玩呀?”“想是想,我顶喜欢你们园子里放养的兔啊羊啊什么的,可是怕国公爷又考我背书。”“啊呀,那就不好了,以后你到了我们家,只怕爹爹天天考你背书,我自己就天天背着呢。”

    杉哥儿有些奇怪:“这可奇了,我怎么会天天到你家?”书衡故作吃惊:“莲嫂子没有告诉你吗?她不要你了,要把你送到我们家去。”杉哥儿顿时傻了,点心都忘了嚼,人愣愣的站在那里。书衡再接再厉:“方才在堂屋里说的,嫂子婶子们都知道,你娘觉得孩子太多了不好养,要送人。”

    “怎么就,就要送了我呢?”

    书衡焦急的跺跺脚:“你是不是犯什么大错惹你娘生气了?还不快去求情?四奶奶定然是舍不得你的,你娘要非得不要你,你就求奶奶啊。”

    杉哥儿又是一呆,紧接着眼泪就淌了下来,他连鸟笼都不要了,拔腿朝屋里跑。书衡看着他的背影,提起鸟笼潇洒的吹了个口哨。

    其实杉哥儿原是个聪明的孩子,性子也没有这么鲁莽。可是他最近刚听老先生讲了个故事,一个很具有暗黑性质的故事,非他,正是二十四孝中极极凶恶残暴的《埋儿奉母》。那郭巨在父亲死后,财产分文不取都留给两个弟弟,自己抚养老母。后来又生了儿子,老母疼爱孙子就把自己的食物给孙子吃。郭巨为此深感不安,竟然说道:“儿可再有,母不可复得。”因此要埋掉儿子奉养母亲。杉哥儿知道自己家计困难,这个故事给他稚嫩的心灵留下了深刻的阴影。虽然他家远没有到揭不开锅的地步,但心里终究膈应。今日书衡一席话恰好戳到他痛处。

    堂屋里已经乱了套。四奶奶住的宅子已有些年头,屋高窗小,正午日头一过,这里就有些暗沉沉的,珠钗的宝光窗外的日影在室内移动,于是便有点点片片或多或少的暗影落在众人面颊上脑门上,仿佛这些人谈话谈的少了三成的精气神。独有袁夫人例外,她压鬓的步摇熠熠生辉,照亮了整个面庞,就好似一个小小光源体。这堂屋本不大,挤挤挨挨坐了一屋人,袁夫人周围三尺无人踏足,在一众宾客间颇有些孤芳自赏的味道。她的笑容已沉寂下来,虽然良好的教养让她没有在长辈面前失仪,也不曾仗势发作让妯娌难看,但神态间已难掩落落难合。

    杉哥儿哭天抹泪的冲进来,立即成了全场焦点。他不管不顾一头撞进四奶奶怀里,一开口就是:“奶奶救我,我母亲不要我了。”他呜呜连声,哭的好不悲痛,瞬间打湿四奶奶一片衣襟,惊得众人都上前拉扯安慰。“啊呀,好孩子,大喜的日子莫哭了,出什么事了好好说。”“是呀,有话慢慢讲,怎么就不要你了。”杉哥儿听说越发哭的厉害:“娘要把我送到国公府。奶奶救我。”众人听说,先是讶异这小孩怎么知道了消息紧接着都用看戏的眼光看着莲二嫂。莲二嫂满面通红,尴尬起来愈发气上心头,她上前一步,一把扯起了杉哥儿:“你乱说些什么,不识抬举的东西,国公府富丽堂皇,公爷夫人又都是菩萨心肠,你若去了,是天大的福气!”

    “不不不,”杉哥儿跪下来紧紧抱住莲二嫂的腿:“我知道公爷夫人都是好人,可我只要爹爹娘亲还有奶奶,娘好歹留下我,我以后努力读书再不惹你生气了好不好?”室内人都听得暗暗摇头,颇为嫌弃的看着莲二嫂:虎毒尚且不食子,莫说是这么懂事的孩子,便是不懂事的,也不能随意舍弃。世上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其实这帮人也不是谁都有资格批评别人,拿儿子换好处她们看不下去,只怕嫁闺女换彩礼的时候又都茫然不觉了。儿子倒也罢了,女儿早晚有一天是别人家的人。就只看榴嫂子,她在一边假意哄劝,看热闹,压根不去想自己是否在五十步笑百步。

    书衡是伴着书月堂姐一块过来的。她正准备趁着人多悄悄溜进来,却撞见书月东找西寻的走进园子。书月正是来找那只黄莺的,谁都知道这鸟十有□□在杉哥儿手里,万一杉哥儿被书喜抓了现成,大房二房又要生闲气,她便想趁着无人知晓,好歹从杉哥儿那儿哄出来,也算是省一件事。没想到这鸟却在书衡手里。她看到书衡的时候,有些犹豫,不知道该如何开口。虽然她如今十六七乃是老四房的大姐姐,但在穿金戴玉荣宠气派的小小定国公嫡长女面前总觉得声气弱。

    书月穿着一身蜜合色小袄秋香色绫裙,没有什么大簪大钗,就头侧戴了枝同色绢花,没有香袋也没有钏环,极为干净齐整,朴素中显着稳重。瞧她指尖不断的揉着袖子,书衡知道她是有点窘迫,因此自己先笑着打招呼:“月姐姐?怎么这会儿才出来?我都在院子里玩了好一阵子了。”书月忙笑道:“我刚刚在绣一架屏风,这会儿出来找杉哥儿。大姑娘你可瞧到他了?”书衡瞧她的视线落在自己手上,便扬起了鸟笼:“他跑去堂屋了,这鸟笼是书喜哥的,你要不要带回去。”书月哎哎的答应着,忙忙上来拿,结果碰到了又缩回手,又有些窘迫似的,讪讪笑道:“大姑娘,你要是喜欢就拿去吧。二弟回来了,我跟他讲。”

    “那他岂不跟姐姐生气?”书衡笑眯眯的把笼子递到她手里。

    她原本就想跟书衡说说话,可一来家务繁忙,二来长房富贵滔天,自己巴巴的往前凑,没有巴结的心思也像是巴结的样子。今日倒是个好机会,她急急的打发丫鬟回房取了一个布偶过来,却是书衡最喜爱的龙猫造型,足有一尺高,填充的是棉絮,皮囊却是一针一线绣出来的,看得出来很是费了番功夫。书衡想起自己前世得到的第一只龙猫也是堂姐送的生物礼物,不由得百感交集,当下抱住书月:“谢谢姐姐,我很喜欢。”

    她这么一主动,书月倒没有那么僵硬了,满满的长姐情怀被激发了出来:“喜欢就好,喜欢就好,还想要什么说给姐姐,姐姐给你做啊”

    书衡当然不能再麻烦她做别的,只道“别怪杉哥,他是看到书喜哥为这只鸟惹你生气,才故意藏起来的。”书月面上又闪过一抹黯然,随即又打起了精神,她看看了四周,说了跟杉哥儿说了一样的话:“你的丫鬟呢?怎么只有一个人?我带你去找夫人好不好?”她一手提起了鸟笼,一手携了书衡。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宠花暖且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重帘藏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重帘藏花并收藏重生宠花暖且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