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流光边灯火通明,树上黄鸟汀边鸥鹭也都恋景不归,闹得正欢。书衡平白无故被洒了满脸水,也不甘示弱,仗着自己“年幼无知”拿柳枝蘸了水尽数甩到大公主身上。到底袁夫人周详,怕两人着凉,早安排了下去。一队丫鬟鱼贯而至,捧着巾帕子香胰子,胭脂水粉,玉齿梳子小银镜,轻衫薄罗来为三人梳洗更衣。

    袁夫人若有若无的朝斜后看了一眼,随即笑着净了手,亲为捧巾捧水,又亲自执了圆角银篦子细细给大公主抿头发。“我不爱梳飞凤髻,揪的头皮痛死了,夫人给我梳个圆髻吧。”袁夫人笑道:“那发髻太小了,而且不好插钗子,你那大步摇恐怕就戴不上了。”

    “戴不上才好,我不戴了,顶多回到公主府里再被麼麽絮叨两句。”大公主有了美食心情好,这等小事完全不放在心上。

    袁夫人笑道:“马上要相驸马了,还跟个孩子一样。”

    靖安噗嗤一笑:“我不要驸马,我要真马。”

    “----真是个孩子。”袁夫人的口吻中颇有些无奈。

    “上次我去找舅舅,舅舅那里刚有一匹小马出生。是从北戎那里引来的汗血马配的种,浑身火红,跑起来跟小太阳似的,漂亮的不得了。”大公主自顾自的说下去:“还有只母羊生了两只羔儿,一只纯黑一只纯白,你说巧不巧?”她看看袁夫人的肚子:“等夫人的宝宝出生了,我就拿只母羊来给你产奶。”

    袁夫人已经在物色奶娘了,产乳的角色不需要羊来顶替。

    一边的书衡也被妈妈用温水净了面,重新梳了头,换了件大衫。等到两人都拾掇完毕,袁夫人这才更衣梳头,料理自己。

    觥筹交错,飞盘走碟,栖霞轩里笑声阵阵清风自生。项嫂子平日在府里不得意,要么帮厨要么到别府办差,今日难得扬眉吐气,可谓是千里马遇伯乐,大展身手,超常发挥。其他拿手菜自不必说,单是鱼就备了好几品。红烧鱼就用让指刀开路,干烧鱼则用兰草刀细细处理,清蒸鱼段用箭头刀镂出纹理,酱汁鱼用棋盘刀割出花形,那两条鱼若是知道自己能死出这么几种花样,只怕也该瞑目了。

    “鱼头是我的!”“我的!”“我要吃红烧鱼片!”“酸汤鱼!酸汤鱼!”“妞妞来吃块豆腐!”大公主主动给书衡夹菜笑容大大,清纯中带点奸诈,可爱中带点狡猾。书衡摸摸小肚子一本正经:“我才不上当!吃饱了豆腐怎么吃鱼?”“嘁!”

    袁夫人陪坐在侧,时不时给两位夹菜,看着书衡跟大公主抢东西吃,笑意暖暖,并不喝止。大公主素来性子娇憨,有时行事古怪让人哭笑不得。但皇帝却十分疼爱,为了不让宫里的规矩约束了她,才十二岁就单独开了府给她住,并表示不必晨昏定省----这恩宠在大夏皇室历史上也没谁了。她爱书衡天真孩气,不谄媚不逢迎,相处起来反而比寻常名媛千金愉快的多。书衡不拘泥小节大的礼法规矩却是尽懂,不会僭越逾距。大公主不拘小节,但素来忠孝,又深得荣宠,书衡与她投缘也是好事。

    熏然饭罢,宾主尽欢。又玩一会儿秋千掷几回骰子。

    公主府有个大秋千,能荡起三丈高。书衡有幸看到过大公主燕子一般高高飞起的景象,直惊得目瞪口呆。这公主还真是胆大,她踩在松木秋千板子上,也不用人送,蹬到高墙借力,来回几次又能拉直秋千绳,人几乎都要飞出去了。书衡自付没这么大胆子,挑战这么勇猛的高度。她的麼麽在一边黑着脸看着,似乎在心里默默预备淑女守则,与她明朗豪爽的大笑形成鲜明对比。

    为此,靖安公主只是来回荡了几次,就丢开了手,只说这小秋千一点都不痛快。书衡倒是忙不迭接了过来,让蜜糖推送自己慢慢来,一边荡一边笑道:“这才是女孩子玩的秋千呢。诗人怎么说的,墙里秋千墙外道,墙外行人墙里佳人笑。你那都飘出院墙外的算什么?可不妥妥的把行人吓一跳!”

    靖安公主做了个鬼脸:“够了够了,荣宜小县主!你这说话的语气跟二妹妹一模一样。不晓得人还以为你俩才是亲姐妹呢。”

    不提二公主还好,提了二公主书衡就忍不住取笑:“又要替你抄作业,又要帮你撒谎,又要替你请安,又要为你打圆场。你专业坑妹十二年,二公主简直操碎了心。”

    话说两位公主是亲兄妹,但相处模式却很另类。姐姐不像姐姐,妹妹不像妹妹。

    “小晨,小晨,父皇刚送我的奶皮酥饼,你要不要吃?”

    “别吃了!”二公主气急败坏的抖着她的作业本:“先生让做贺寿文,谁让你在卷子上画了王八!”

    “不是王八是龟。”大公主弱弱解释:“俗话说千年王八万年龟,这是在祝他万寿无疆!”

    “放肆!”

    大公主十分无辜:“我那不是普通的龟,是在泥坑里乱爬的龟。先生说这叫什么来着?‘曳尾于涂中’。我觉得我画的很还原。”

    “还原你个头!去给我老老实实把这篇文章抄下来。”

    “阿列?”大公主憨厚的挠头:“我抄了你的,你怎么办?”

    “切!这么简单的应制文,十篇八篇我都能写!”

    这件事最终被见文风识作者的先生识破,本要说说“诚信”之重,却被皇帝陛下当成“姊妹爱”,硬是宣扬一番,成为美谈,大家也就呵呵了。

    “哎,二妹妹能干。本宫愧疚。”靖安像模像样的叹了口气。“不过话说回来,连二妹都催着我相驸马,好像我这当姐拖着不嫁存心耽误她一样。明明大皇兄都没定亲,却偏偏急着要我嫁。”

    书衡心道:虽则当今陛下春秋鼎盛,但也几次无意中透漏要立大皇子为储君,但因为皇后势力单薄,大皇子朝中无人,这才没有成行。你嫁给谁,对你哥哥来说可是很重要的呢。去年皇帝尝试着向江南总督求亲,结果口风刚放出去,那老人家一个月后就表示自己闺女得了女儿痨----呵呵哒。所以你哥哥不必急,你倒要赶紧嫁。

    “你说我大哥,能文能武,俊美无筹,怎么就没有女孩子动心呢?”靖安看起来有点疑惑。“皇兄除了黑了点,也没啥不好嘛。”

    书衡笑的勉强:那叫有点黑吗?那是黑到连俊美无俦都看不出来了啊。

    “说起来也是大哥脾气太怪。他那卧风堂上是刀下是枪的,整的杀气腾腾,哪个女孩子敢去?不仅如此他还把伺候的人都换成了中人,偌大的院子,连只蚊子都找不出母的。”

    书衡笑的更勉强:我听小四说过你那大皇兄专爱跟自己较劲,每天把自己往死里操练,好像不打通任督二脉决不罢休的武学狂人一样。他把精力发泄到了老虎豹子身上,自然就没有心思撩妹了。

    扯一会儿皮,又摆出了玲珑骰子。

    “幺幺!”

    “大大!”

    “哈!你输了!”

    “哪有,明明是你耍赖!”

    弦月高升,星河灿烂,大公主起驾回鸾,书衡挺着肚子躺在床上哎呦。袁夫人拿起一碗山楂茶灌下去,笑的无比鬼畜。

    “大妞妞,要不要学两下功夫呀?”

    “要!”书衡应声而答,脑子里满是袁夫人的飒爽英姿。她的原则是艺多不压身,况且日后什么人都会遇上,自己学点防身术可谓未雨绸缪。只是------袁夫人的笑怎么越看越诡异呢?“练拳首先要练力!三分拳头七分劲儿,你连个鱼都抓不起来。”“我抗议!是大公主没有给我表现的机会。”书衡直觉不妙。“抗议无效!”袁夫人一声令下,下人立即铺毡伺候。

    于是,才送走了大公主,书衡就很悲催的被袁夫人指挥着来来回回折腾着消食,而她却脚一提坐在炕沿上哼曲儿:“春风如酒呀人如醉,人面呀桃花相映美。花儿开呀满园锦绣,赏心乐事呀喜开怀。”

    书衡直到日上三竿才醒来,肚子不涨了胳膊腿倒酸软如面条。袁夫人的□□果然很给力。她深深吸气,又用力呼出,装模作样的吐纳一番,然后单脚一跳想象自己身轻如燕跣足上房梁的情形。可惜想象果然是想象,这个世界的设定很正常,没有隐藏的武侠支线,袁夫人也不是深藏不露的绝世高手。书衡蹦了一蹦,随即落在地上,离地不足一尺,拍了拍头叹道:“看来我的骨骼不够精奇。”

    身边伺候的人已经适应了小姐时不时“胡言乱语”,因此见怪不怪,一切按部就班。蜜糖金盆进水,蜜枣更衣整裳,蜜桔梳头挽髻,蜜桃砂壶奉茶。秋老虎迟迟不去,书衡也热情不减。她穿了薄而光滑的水蓝贡绸小袄,银线绣出六叶冰花,轻而舒爽的牙白纱裙,贴绣一对儿宝蓝银米珠大蝴蝶,看起来就很凉快,而实际上也确实很凉快。

    她先用玉柄三排毛刷牙子沾了牙粉擦了牙,又喝了一杯咸味淡淡的花茶,顿时神清气爽。其实这时代的生活并没有书衡一开始想象的那么悲催,至少用不着发明牙刷和姨妈巾。每日早晚用这冰片薄荷百草香,墨鱼骨田七杨柳粉等多种精选料材配置的牙粉清洁口腔,简直可以贝齿连珠呵气如兰。

    她去给袁夫人请安,却见到袁夫人临窗而坐,面带微笑,显然遇到了喜事。一问方知是卫家的四舅来了书信。与子息单弱的国公府不同,袁夫人娘家,忠义伯府人丁繁多,五房人口生生不息,兄弟姊妹足有二十。来信的人正是她的四哥嫂子,书衡的四舅母。卫四舅年前刚放了云南布政使,合家上任,这兄妹一别转眼一年。期间虽不能说音书无个,但毕竟隔山隔水天高地迥,难得有一封信回来,袁夫人自然是喜上眉梢。

    袁夫人当窗而坐,靠在秋香色灵芝纹大靠枕上,一边拆信,一边询问小厮:“老太君可得到消息了?是只有信还是打发了人回来?”袁国公一对双亲早已驾鹤,这老太君自然指的是忠义伯老太太。那衣帽周全的小厮单膝跪地,低头垂目,见问便道:“回夫人的话,这次是只有信,说等到老太太寿诞再打发人回来,如今已有人往忠义伯府请安去了。”

    “信上都说些什么?舅舅舅母可好?表哥表姐可好?”书衡借势凑了过来。袁夫人打发了赏钱给小厮吃酒,先自己飞快的把信过了一遍,无甚喜忧大事,遂又从头逐字逐句细细看起,见书衡提问,笑道:“舅母说她想你了,琴表姐也说想你想的很,人家如今可是能绣整副的芙蓉花了。你呢?”

    书衡豪爽的一摆小胖手“琴表姐可都十二岁了,我若过了十岁,别说是整幅的芙蓉花,漫天飘的雪花我都绣给你看!”

    “没羞!”

    “呀!这里还附着一张小粉笺纸,是琴表姐写给你的。哟,她竟如此高看你,前年起就坚持一封信特意写给你。倒不知你那时候能识几个大字。”

    书衡笑道:“那时候琴表姐也写不了几个大字。”

    “话说回来,你舅母托人带信还寄了一个大包裹回来。”袁夫人刚一开口,便立即有掌管库房的钱妈妈带着两个健壮仆妇过来回话。那两人一律着石青背心系着姜黄腰带。手里抬着一个大包裹,里面鼓鼓囔囔,撑的像个馅包多了的大包子。钱妈妈笑道:“方才夫人正看信不敢打扰,这会儿特意带过来给您过目。”

    袁夫人点点头道:“大老远的,不知道什么好东西值得这样跋山涉水的送。”钱妈妈会意,不让下人插手,亲自打开了包裹,那里面却层层叠叠放着些匣子盒子,有宽有窄有短有长,令人更好奇了。

    “妞妞,你猜猜看舅母送了什么?”袁夫人打发了那两个仆妇去休息吃茶,又笑着给女儿出题。钱妈妈见问,也停了手,等着书衡大小姐回答。

    书衡认真的作想一番:“千里迢迢送回来的,铁定是金贵东西。这形状大小倒像是珠宝匣子脂粉奁,可是不年不节的,贵重太过又显生分。哎呀,我想到了,必定是名贵的特产?难道是-----”

    “是什么?”

    “定然是骨骼惊奇的蘑菇!”

    “哈哈哈------”袁夫人笑的把茶全洒到桌袱上。

    书衡心想:我哄您开心容易嘛我。身为一个心智健全的成年人,她自然知道云贵地区山高林密颇多山珍渊宝,享誉全国的就是各种珍稀药材。什么千年的老参百年的灵芝,什么胖娃娃样的首乌擀面杖大的三七,只要一提起来,不是产自东北老山就是出自西南密林。

    钱妈妈强忍着笑打开了盒子,展示给袁夫人大小姐看。果然,先是山参一株,约半尺长,体型丰满,质地坚实。袁夫人指点书衡:“你看,这芦长碗密还带着圆芦,螺旋形的纹路密密排开,上面还挂着小珍珠疙瘩。这是上等货色。咱们不开药材铺子,不必买卖,但要学会鉴赏,省的瞎狗看星星,平白让人笑话。”

    书衡深以为然。

    再然后就是黑红大灵芝一对,柄红伞黑,整体油亮油亮散发着漆样光泽。俗话都道千年人参万年芝,各色武侠玄幻小说里的角色也一开口就是千年极品老灵芝,其实人参要看年月,灵芝这东西就是一年生的菌类,能长多大都得看造化。

    “上好的灵芝长在松木柞木上,死樟树上长的只能叫假肉芝。”

    “原来如此,果然好物。人参灵芝泡酒最能滋养身体,可以给外祖母送去。”

    “外祖母那里是大头。不用我们特特转送。况且忠义伯府人口杂,到处都是眼睛,一个闹不好,就生事端。即便要加送,也等到年下送礼瞧瞧加进去吧。想想上回,你大姨母送了两个核桃,玛瑙狮子头,晶莹剔透练筋活血,送了老太太,送了太太,送了她姨娘。按理来说也没什么,毕竟骨肉血亲,又是出了嫁的女儿。但太太还生了嫌隙,说她把姨娘和嫡母摆到了一样的位置,没规没据。没有事也生出了事。”

    “娘亲考虑周详”。

    “瞧瞧这些。云贵之地出好三七。又是一大匣子上好的三七根茎,又是一大包纯纯的三七粉。这里倒另外还有一大瓶配的齐全的云南白药,专治跌打损伤。”袁夫人一边检视一边思索,末了分出一大半对钱妈妈道:“咱们府里暂时用不着,白放着潮坏了,给甘将军府上送去吧。”

    “小四,哦不四皇子殿下最近也学枪棒呢,他年纪小,又生的弱,难免有磕碰,也给昭仁宫送些呗。”

    袁夫人笑道:“皇宫里还少这些?陛下就对大皇子下狠手,对其他皇子尤其小四怜爱非常,不会让他没东西使的。”

    书衡想想也是这个理。

    袁夫人指挥着下人把这些东西分门别类归置合理。书衡却忽然想到,都说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这不年不节的,四舅母忽然送东西过来是什么道理呢?是单单定国公府有了,还是其他其他舅舅姨母全都有?

    念及此处,她又拿了信来仔细的看。果然,又翻一遍,便隐约猜到舅母的主张。那信上有一大半都是在聊琴表姐,说她现在如何懂事如何孝顺。尽管话不说透,但捉摸这意思,就是只管把女儿往好了夸。

    书衡立即明白过来。四舅母这是要造势。这京城里最不缺的就是达官显贵贵妇名媛,琴表姐哪怕再出众,不消三两年,也埋没过去了。况且看看董音再看看文和,就知道酒香也怕巷子深。除了自身的实力,宣传和吹捧其实也非常重要。琴表姐马上十三了,若是四舅母想趁着此次回京说亲,把亲家定在京城,那是得抓紧了。

    袁夫人是乖觉的,看了这信,收了这礼,还有记着往日的姐妹情分,这宣传的活她干定了。不过如今她身子重并不热衷交际,书衡觉得这差事恐怕要落到自己头上-----这也不算什么,她对琴表姐却是印象不错,跟伙伴们相处中本来就会自觉不自觉的提到她。

    “京城寿昌侯府是四舅母的娘家,也就是琴表姐的外公家,放在自家人眼皮下,却是比远嫁外地要好些。”

    书衡咋舌:“舅母真是深谋远虑。”

    袁夫人似笑非笑的看她一眼:你还差得远呢。

    书衡被取笑一通,心有不平,去信一封,向好闺蜜董音诉苦。

    结果大小姐却传了消息过来,本姑娘最近又多了个梦中情人,你丫的别来添乱。哎呀,那个小和尚实在是好俊俏好俊俏啊。念经的声音好好听,简直让人酥掉骨头!

    噗----书衡一口热茶喷出去,呛得两眼都是泪。大小姐,您的口味实在不算轻啊。收回你的魔爪吧,连出家人都不放过!小心佛祖怪罪。

    她命人捧了盆玉雪团去找申藏香,却被告知申藏香被她姨母家接去了,明着是要看看多年不见的好姑妈,实际上是被哄劝过去,接触某个表哥或者表弟培养感情。书衡直觉一口气堵在心中下不去,狠咬了一口东坡肘子!

    大公主更没工夫理她,因为她正坐在屏风后面,相驸马相的头晕眼花。二公主的批评面面俱到,靖安被碎碎念到三花聚顶。被人逼婚的日子不好过啊!大公主只想大喊一声:驸马能给我骑吗?我不如去找舅舅!

    明明是悲秋的季节,为什么大家都在思春啊-----书衡忽然体会到了寂寞如雪的滋味。

    其实这也不能怪她。她原本跟小朋友挺处的来,但她家偌大的国公府就她一根独苗。而在上京是不能随便交朋友的------毕竟有贾宝玉和忠顺王的琪官那个血淋淋的例子在先。所以她的交往范围基本上圈定在父亲的同僚母亲的闺蜜。而袁父的品级又跟他的年纪不搭----他年轻,他闺女年幼。书衡到哪都是小妹妹,除了皇宫里的六皇子------但张妃不好处,皇宫里的人也不能随便处。而袁夫人,说实话,以她的性子,她闺中交情真是泛泛,仇人却有不少。忠义伯府倒是有几个表弟表妹,但那府里人口太杂了,行差踏错,就生出事端。所以书衡就悲剧了,什么都赶不上套。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宠花暖且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重帘藏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重帘藏花并收藏重生宠花暖且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