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暖香的日子原本过的很是悠闲,老夫人为了让她安心养胎,把家务事又重新接了过去,嘱咐人好好照顾,不许惹她心烦。暖香知恩易满足,不拿乔持宠生娇,反而愈发温柔和顺,府中上下终于温馨一些,不比以前僵冷压抑。原本她是万事不操心的,但言景行又接连几天忙得不着家,偶尔还见那几个姑表兄弟姨表兄弟气密走动,心中略微有点忐忑,她认真掐算日子,还不到上辈子言景行出事的时候。

    前世他是跟齐王,也就是当时的太子出战北胡,实现这个储君年少时上马击狂胡的抱负。却不料归程中被宋王所截,中途行刺。言景行受伤极重,当场晕迷,又因医药不足,高热不退,很快就去世了——

    为此暖香深恨杨小六,皇帝尚有御驾亲征的时候,太子却嫌少亲临险境,你当主子的任性,却不知连累臣下多操多少心。

    肃王为何会出手协助,上辈子她并未认真考虑,这辈子却弄明白了。肃王名下的烂账只怕不少,强抢民女的事也没少干,真计较起来,夺爵抄家是小,只怕连脑袋都保不住。齐王跟言景行团结一致要清算到底,他自然恐慌,跟仁慈的宋王密谋勾结,那也在清理之中。只是这肃王为何如此得意?皇帝未免对着小叔叔好得太过分了点。毕竟其他的藩王都被约束的厉害。暖香思来想去,得不出结论,猜是沆瀣一气,一同□□的好交情。

    等等,晕迷不醒,难道是因为毒吗?暖香倒抽一口冷气,手心微微发冷。她坐立不安,一口茶都吞不下,眼瞧着他几次入太子府,都是夤夜归来,暖香终于按捺不住,在一个夜晚撑着精神熬下去,等他回来------为了不打扰她歇息,言景行夜归迟了,都不回正房,自己歇在书房。

    “景哥哥。”言景行攒拳打了个哈欠,浑身疲惫,正要歇息,却见暖香在丫头的陪伴下,提着灯笼赶来。言景行看了眼她隆起的小腹,忙一把将人接过,嗔怪道“这大半夜,怎么还不睡。”

    暖香轻轻吸了口气:“景哥哥,我这两天都心神不宁的。你,你有没有觉察出什么奇怪的动向?”

    言景行瞳仁发亮,又随即平复,笑道:“你感应到了什么?”他揉揉妻子的头发,心道这个仙姑

    还真要卜卦呢。

    暖香可没心思跟他互相打趣,人都快急哭了:“景哥哥,你就别逗我了。我看最近任城王在加强京城防卫,你又跟着萧原一起,拜访太子府久久不归。皇帝还带着皇后在避暑山庄玩乐,吴王府都长草了,宋王府天天鬼哭。太子又不是个轻易能消停的-----”

    “放心,放心”言景行急忙安抚她:“瞧你急的,太阳穴青筋都冒出来了。宋王那里,我嘱咐了人盯着。他有异动,我们立即就会知道。”

    “还有肃王,肃王,那个老不修的混蛋!”暖香有点急躁。

    “好好,肃王。”言景行满口应了,心里却不大在意,那不过是个只晓得吃喝玩乐,逍遥等死的混蛋罢了,无权无兵,何惧之有?

    若是前世暖香可能就被忽悠过去了,但今生不会,瞧他表情就不知道他其实并不大重视。无耻之人自然有无耻之人的手段,老鼠也有老鼠的生存之道。又谁会想到那花天酒地的王爷手里却有一本帐呢?那帐上记得不是别的,正是满朝文武眠花卧柳,秦楼楚馆,玩弄女子之事。他手下那帮美女细作可是打入不少府邸,如同一只蜘蛛一样,铺开网子,总有人上钩,而关键时刻胁迫起来,那是意想不到的力量。

    -------言景行本人洁身自好,对那些东西避而远之,虽然不会中招,但也不一定清楚那黑幕。

    “肃王的恩宠长久不衰,其中必有缘故。景哥哥还是不要大意。”暖香擦亮的眼睛,认真的看着他,手臂都搭在他的肩膀上,让他知道自己很严肃。

    言景行忽而想到姨母某些暗示,那不堪的宫闱秘辛----“好。我记下了。”他抱住暖香,一转身将她放在了榻上,夏天本就衣衫单薄,她这一倒一转,裙子都翻了上去,露出娇纱衬裤下,两条白细直的腿。“既然来了,就别走了。难为你等到这大半夜。”

    “景哥哥总是回来这么晚。”暖香的语气中带点幽怨,忽然间把人代入春闺少妇的缠绵愁绪中。惹得言景行又是想笑,又是怜惜。金龟婿,不是那么好嫁的。

    暖香素来不忌讳荤素,只是如今身子娇弱不比平常,好容易熬过开头几个月,言景行也连着忙了个昏天暗地,如今终于又得好处,甚至生出些贪婪来。贪欢贪欢,原来是这么来的。要贪求,要追逐,要黏腻,因为无论如何都觉得不够。

    “景哥哥”暖香娇声呼唤,一手护住肚子,言景行却将她手拿开,极有耐心的哄她:“放松,不怕,不会伤到你的。”一边柔声抚慰,一边低低劝告,轻轻抬起她细长的腿,摩挲,揉捏,温情脉脉的挑逗。暖香并不是一味害羞躲避的人,她也颇为贪恋这种俗世享受,昂了头,愈发丰满圆润的胸前美妙温热的贴了过去,大夏天的,却不怕热,两人细汗微微,耳鬓厮磨。言景行向来喜欢亲吻,蓄谋已久的,偶尔兴起的都喜欢。

    暖香努力迎合,贝齿红唇灵巧小舌,柔软无骨一具身体。言景行拥了她,撩了发,细细看那如描似画,娇媚动人的面颊,忽而想到那些人真是奇哉怪哉,与有情人做欢乐事才是享受。睡那么多,那么烂,贪恋□□的人真是不通。萧原那厮也曾说过,女人嘛,一开始刚品尝是觉得很有趣,但后来就觉得没意思。他迟迟拖着不愿成家,其实就是因为没玩够——待他过尽千帆,尝遍柳绿花红,大概就会找个人细水长流了。

    “景哥哥”暖香意识到他在走神,话语中略微带点不满,难道真是有孕了身姿笨拙,所以不比往常吗?言景行意识道了,轻轻笑道:“莫恼,只是想到了-----”

    “想到了什么?”暖香追问。

    言景行愈发小心的拦住她的身体,尽量忍耐着,温存着,用一个确保不会伤到她的姿势,进入,欢好,在她发出欢愉的轻哼时,才笑道:“想到那些人,冠冕堂堂,其实贪婪上头,猪狗不如。人最大的可贵之处,就是克制。与兽类相比。”

    再怎么花柳满室,不懂一条被一双人的幸福,那些人也是可悲的。言景行忽然冒出这么个念头。他觉得可以找机会跟太子分享一下这个观点。

    暖香可没工夫在这个时候跟他探讨哲学。她浑身酥软,意乱神迷,觉得有孕以来身子好像愈发敏感,经不起挑逗。轻轻摇头,发丝凌乱,昂起了细细的脖颈。柔声呼唤出来:“景哥哥,我要给你生孩子。”

    “好。”言景行亲吻那红唇桃腮,觉得掌下这人实在调养的不错,肌肤愈发细腻,光滑,面颊上甚至仿佛笼罩着盈盈一层辉光。他捉住了那光滑的肩头,揉摸搓捏,越玩越喜爱。“我们生好多好多孩子。”

    时至盛夏,梧桐树高张伞盖,树上知了一声声,叫个不停。叫得人心慌里乱,心烦气躁,肃王府里,衣冠楚楚的肃王,那原本清俊的面容在幢幢烛焰下显得有些狰狞。最近几天,被连续传召问话,哪怕精明如他也开始感到疲于应付。眼角下垂,嘴角也下垂。他手里整拿着一份密函,看完之后,随手丢进了火盆里。一边的肃王妃,那个徐娘半老,却依旧装扮新颖的妇人看着他半晌不说话,最后才细细的吸了口气:“你真决定那样做?若是失手,可是万劫不复。”

    肃王下颌绷紧,牙齿咬得咯咯响,仿佛把一个一个字从后槽牙里磨出来:“是他猖狂小辈逼人太甚。他是要将我肃王府连根拔起。他们容不下我,怎能怪我出手无情?”

    肃王妃拿下头上一根发簪细观,那是九成九的赤金,上面镶嵌着波斯大红宝,大食水晶,她住的房子下面自然携带冰块,从地上那茶花出口处,传来悠悠凉风,便是盛夏所居,也凉若高秋。又看看面前的冰花钧窑玉福瓷,那里头放着桃花养颜羹,敷脸用的,银耳和珍珠粉-----生活水平一旦高上去了,就很难下来,若是肃王府朕的败落,要她去过平民百姓的生活她都不乐意,遑论罪妇?

    若是赢了,以后还是车尘马足锦衣玉食烈火烹油,若是输了,肃王妃只是一想就直冒冷汗,湿润了脂粉,露出嘴角一点细纹。她有宁和郡主-----无论如何,看在郡主的面上,帝王都会对她网开一面的。

    “你想什么呢!”

    肃王的喝问让她猛然回神“我说了,让去避暑山庄给皇帝和皇后请安,你准备妥当了吗?去吧,哄好,稳住我那皇帝侄儿,让他务必在那里多住两天。宁和呢?”

    肃王妃又是轻轻吸气,半晌才道:“宁和嘛,千宠万爱养了这么久,也到她尽孝的时候了。我已派人送信给她,陛下那么宠爱她,她去探望也是应该。我们娘俩一起去吧,其他的,都指望王爷了。”如果真的不成,女儿就是她最后一张护身符。

    谁知肃王竟然看穿了她的心事一般,冷笑道“我又改主意了。你还是别去了。有更重要的事情给你做。”肃王妃动了动嘴唇,可终究不吭声了。望望室外,那森森树影中仿佛有暗卫盯着,肃王冷笑一声,一转身进入了藏在书架后的密道。两个年轻人,乳臭未干的奶娃娃还想跟他斗?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重生宠花暖且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重帘藏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重帘藏花并收藏重生宠花暖且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