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一,二,三,四------”暖香把手里的花签放下,问双成:“侯爷怎么还不回来。”

    “今天您第三次问了。”双成安慰道:“夫人不要过于焦急了。哪怕快马赶到避暑山庄也得半个月呢。”

    暖香轻轻吸气,拿了牙筷,化担忧为食欲去挑面前的蒸鱼。老夫人着人送来的,清蒸鲈鱼,还有放了茨实和枣仁的定心糕。她摸摸肚子,现在孩子已经有点长大了,身体也开始变得沉重。暖香微微叹了口气,心道偏偏在这种时候麻烦多。

    闲居无聊,偶尔许华盈回来陪她聊天。带着一车八卦过来,又带着一车八卦离去。“忠勇伯府最近不大太平。”她尖而细的白指头捧着天青色越州莲花瓷:“你听说了吗?高家少奶奶,也就是你那堂妹回到家里大闹一场,洪彩云少奶奶岂是软弱可欺的?俩人砸了个稀巴烂。忠勇伯夫人当场气得晕过去了,听说脸色乌青,嘴唇发紫。医生说是心血不调。心疾,这种病发作起来,可是要命的。”

    暖香不动声色饮茶,心道她平常老是装心口疼,哪里知道装着装着就成真了呢?

    “奇怪,一个出了嫁的小姑,一个坐镇家里的嫂子,这两人多大仇怨,需要赶回家里,吵这一场?”

    许华盈拈了手帕优雅的拭净嘴角,笑道:“原本家丑不足为外人道也。但偏偏遇到了破罐子破摔愈发放纵自我的宋王妃,还有一个向来不顾及他人感受的洪彩云。”她脑海里浮现出宋王妃如今的模样,嗤得一声笑出来,随手取了朱砂在白纸上画给暖香看,先是一张瘦瘦的脸,再然后涂上了红红唇,红红的脸颊,想了一想,又点出十个红红的指甲印:“就这样。仿佛要把以前没有装扮的遗憾全部弥补回来,现在闲居家里也动辄大装,更不用说出门了。愈是徐娘半老,愈是偏爱风流。她倒该给肃王妃好好学学。你可能不知,肃王妃举办了个赏花宴,请了一大票人过去。”

    这件事暖香倒是有耳闻。

    肃王妃请了满朝文武,不少达官贵人的亲眷,入府赏花,因为她王府荷花池里开出了并蒂金莲。肃王府至今荣宠不衰,可是有不少人给她捧场子。一般情况下,这种事情,请请诰命夫人,小姐姑娘就成了。偏偏她说那池中竟然出现了七彩佛光,要摆福寿宴,请了不少老太太小孩子。”

    随后,许华盈刚刚回到太子府,当天夜里,便有御林军,黑衣卫肃清街道,还发生了放火夺人之事。暖香俏脸发白,还勉强维持淡定,张氏这人最可笑,竟然一头躲进了柜子里。老夫人倒是永远一副镇得住场子的冷静脸,命令府中丫鬟婆子都安静下来,又将蓄意造成恐慌的当场打死。随后召老侯爷私养的府兵过来,加强巡逻防卫,尤其注意厨房和圈舍。那些人或是无家可归的老军,或是受伤残疾的兵将,老侯爷向来对这些人重情重义,待到事发,他还在郊区山上请和尚看风水,而这些人已只发组织了起来。

    暖香挺着肚子被糖儿扶着,原本心里还有点发慌,后来也渐渐平静下来。回屋里照常歇了,还喝了老夫人送来的一盅人参茶。

    她轻轻唏嘘,心道好险好险。肃王府这是终于行动了。她之所以知道的这么清楚,是因为宁远侯府竟然也收到了请帖,肃王妃亲自写的,暖香本就避之不及,哪里应酬她去?便借口有孕懒怠出门推辞了,老夫人更是从来不往人群中走。这才免遭了暗算。肃王妃怎么想的?言景行不由觉得好笑,你知道我谨慎,所以特意摆出这“光明正大”的样子,来消除我的疑心?

    而那帮人,昨天去了之后,到现在都没有回来。暖香随即明悟:肃王在配合宋王。他扣押了那帮大臣的亲眷,使他们投鼠忌器,不敢轻举妄动。若只是妻女也道罢了,那里头还有老娘儿孙。看来宋王要行动了-------决胜就在这旦夕间。

    避暑山庄,皇帝陛下原本还在听宁和郡主抚琴,九霄环佩,松风过耳,实在美哉妙哉,让人恨不得升仙去了。皇帝歪倒在罗汉床上,从美人头上拔了玉搔头来,轻轻敲着拍子。有了太子,便有这一件好处,以训导锻炼的名义,把事情教给他去,自己倒落得尊贵无比,自由自在。

    结果听着听着就出了岔子,外面忽然传来杯子碎裂的声音。皇帝还颇为自得的勾了勾嘴唇:哎,小皇后吃醋了。真是的,堂妹的醋,有什么好吃的?

    他悠悠哉晃了晃杯子,,示意身边伺候的人给自己斟酒,自从晕迷复苏之后,他就不喝烈性的高粱酒,而开始享用淡淡的黄酒或者甘甜的米酒。却不料摇了一摇,对方竟然没有反应,皇帝不满的睁开了眼,却发现身边伺候的太监根本不是平日用的那一个。“你新来的?一点规矩都不懂。皇后是怎么调丨教人手的?”

    然而,那个太监依旧一动不动,皇帝冷哼一声,一把将杯子砸在了脚下,气愤得挥袖,却有另一个人从屏风后转了出来。他衣冠翩然,眉目俊秀,神态却偏阴鸷,这是?安王?老三!皇帝毕竟不傻,他迅速起身,往外头一望,随即明悟,沉下了脸色:“老三,你这是要疯啊。”

    安王仰面大笑,笑得无比凄惨又心痛,笑得原本高贵大方的宁和郡主花容失色,抱着琴就要离开,却被门口的侍卫毫不留情的挡驾,一伸手推了回来,她踉跄一步,踩到了裙子,踩点摔在地上。

    皇帝看得一阵心痛,不是心痛宁和郡主而是心痛自己。枉费朕对你那么好,你竟然不想着救驾,而是自己先逃跑?安王爷注意到了,他一步抢过去,拽住了宁和郡主的衣袖,将她猛地拉了过来,看着那张白生生的脸庞,受惊小鹿一般的眼睛,隐晦一笑,俯身就亲上了那张微微颤抖的红唇!

    “畜生!畜生!”老皇帝失控了一般大叫:“你不许碰她!”

    安王回头冷笑道:“父皇也是游戏花丛这么多年,应该知道把这样高贵冷艳总用鼻孔看人的女人,□□的柔顺说话,那成就感可是无与伦比的。”

    皇帝面上终于显出些惊慌:“她可是,是---”帝王言语悲愤,咬着牙道:“这可是你小姑啊。你疯了?”

    “父皇,哪怕我疯了,也是你逼得。”安王随手将宁和郡主扔在了地上:“我勤勤恳恳,兢兢业业筹谋这么久。每次我要绝望的时候,你又给我希望。我冲着那点希望,像被鞭子抽着,看着挂在面前的胡萝卜的驴子一般不断向前。而现在,你用够我了,人心也玩弄够了,就把我一脚踢开,还是踢到那荒凉的不毛之地。父皇,你真是好狠的心。”

    皇帝面色忽明忽暗,似恼怒似气愤,还未开口,安王却当先冷笑一声:“父皇注意身体,还是不要喝酒了。”

    眼瞧着这个儿子拂袖而去,又听到隔壁房间传来宫女的尖叫声,各色东西落地的嘭啪声,皇帝扶额坐下,弄清局势,自己竟然被这个儿子软禁了。

    “等等!皇后呢?你要拿皇后怎么样?还是九儿,你那妹妹那么小。”

    安王看着面前华丽高贵的女人,面色发白,紧紧抱着女儿,却依旧保持着优雅的仪态。他怪笑一声:“我知道你的底气来自哪里。我的母亲德妃娘娘还在皇宫,在杨继业手里。所以你有恃无恐,觉得我会用自己的母亲要做交换?”

    小皇后抿了抿唇,把团团的脸转过来,挡在自己怀里,才道:“你错了。我是你的筹码,活的才有用,死了只会激怒小六。你都不在乎自己的母妃,又哪里来得把握,没有了我和公主,杨继业还会来救驾?毕竟他已经是太子了,哪怕你杀了皇帝,他也可以光明正大的登基,再名正言顺的以谋逆的罪名诛杀你。”

    安王情知皇后说的在理,只是冷哼一声,命令侍卫严加看管。而自己则按照一早计划好的,在避暑山庄到京师沿路设下密集埋伏,管教人有来无回。若是太子不来怎么办?安王冷笑一声,他早有准备,既然陛下你晕过一次了,那就再晕一次吧。他强迫皇帝亲笔写下诏书密函,君主再萦急病,卧倒床褥,召太子过来奉疾。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恐慌和骚动,太子微服前来,不得过于声张。

    皇帝看看那伪造的诏书,竟然无可奈何。任凭他送了出去-----

    接下来原本养尊处优的皇帝就开始了这种类似于高档阶下囚的生活。小小避暑山庄忽然涌进这么多人马,连生活质量都下降了。

    小皇后看看面前的糕饼,花样颜色倒在其次,吃进嘴里,竟然还有一股糊味。她尝尝果仁糯米粥味道还算是可以,便拿给团团吃。团团很懂事,看看来者不善的三哥,便一语不发,不哭不闹,跟自己母后呆在一处,偶尔会问一句:“母后,我们为什么不能去跟父皇呆在一起呢?”

    小皇后还未吭声,安王就先冷笑:“还想着父皇?你该多想想你太子哥哥,让他早日来救你。”

    小皇后咬紧了嘴唇不吭声,她知道安王打的什么主意,但她也相信自己儿子和言景行,他们早就留着一手,不会只被动挨打。

    直到某日,外部忽然传来太子的死讯,还被安王抢了尸体回来,明晃晃一身衣衫染透了鲜血,小皇后脸色卡白,终于仪态大失,她光着脚跑出去,在门口就看到了那只有天家才有,皇帝和太子才能穿的明黄和杏黄,眼前一黑,一头栽倒了地上,团团顿时大哭,不断的呼唤,扑进她怀里,哭叫母后。

    宋王是个很保险的人,先从千里镜里观察,那张面庞果然是杨继业的,这才哈哈大笑,胁迫了自己父亲,志得意满的走出:“父皇,现在你可以死心了吧。改诏书?哈哈-----”

    他的笑声戛然而止,口鼻中开始喷出血沫,得意的笑容还停留在脸上,身子却像被掏空的麻袋一般滑落,他难以置信的身上去摸,却从脊背上摸下一手的鲜血。这是---这是----

    后方某处隐秘所在,言景行慢慢放下手中的弓箭,轻轻松了口气。

    安王这人谨慎惜命,来到了避暑山庄就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幸而他早带着一个容貌酷似太子的替身过来,这才诱得他出来,若不然,还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

    皇帝身子晃了一晃,双眼瞪大,看着安王在自己面前倒下,手足冰凉,神态惊愕。又一个儿子死在了自己面前?

    自作孽。皇帝看着言景行的神色有点古怪。这让言景行晓得他并不感激自己。杀子仇人?言景行心中冷笑了一声。大约皇帝认为这是他家家务事。或者他自己以谋逆罪定了死刑还好,但由旁人来做,就又让他心里不舒服了。还不是你自己摇摆不定,拖得太久造成的恶果?亏你还摆出一张蒙受了丧子之痛的脸。皇后狠狠的鄙视他一眼。这个小娘娘刚被侍女唤醒,就跑过来,提着裙子扑到在尸体身边:“小六啊----我可怜的----”

    紧接着声音就停了。她一摸那尸体的下巴,顿时收了眼泪,收了哭声。扶着侍女的手站起身来,恢复了那高贵端庄的模样,仪态万方的站起来,我的小六下巴才不是这个形状:“去给我倒杯热茶。”末了又补充一句:“不用放茶叶了。”

    宋王一死,众多叛臣贼子一哄而散,狼奔豸突-----投降的投降,顽抗的也被迅速剿灭。小皇后迅速见到了言景行。“小侯爷,我的好外甥。”这女人向来冰雪聪明,脑子一转就想清楚根由,上来就给他大大的拥抱,丝毫不顾忌身后皇帝的脸色:“你终于来了。想死我了。小六那家伙又给你添麻烦了。等这次,你想要什么,我就让他给你什么。”

    “别------”言景行无福消受这种热情。他艰难的推开小皇后,低头观察,这才发现自己上身,腰际部位有点异样。小皇后轻呼一声,掩住了口,言景行随手拿过她的手绢,小心翼翼的把那根针拔了下来。举目一看,阳光下一点寒光,还微微有点蓝绿色-----

    牛毛针?小皇后俏脸煞白,言景行却示意她淡定,紧接着从怀里摸了那块玉出来。又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衣物,轻轻摸了摸软甲。这针极细又轻巧,用机簧射出来的,原本穿透立极强。这是被一挡,没伤到身体,没接触到皮肉,却卡在了衣服上。

    言景行微微叹息一声,又看了眼皇帝:幸而准备完全,你不晓得我这一路过来遇到多少埋伏。安王的人手并不够多,他只是围困了这座山。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来一个杀一个。他带了一支五十人的小队,个个都是千挑万选,单兵作战能力极强的精英,现在活下来的,只有五个。

    他把忽然扑过来抱住自己的腿的团团抱起来,安抚自己姨母道:“结束了。”

    皇后含泪点头称谢,把方才刚盛好的没有放茶叶的热水递给他,又恨恨得看了皇帝一样:你现在倒去伤心,难道死的是小六你就满足了吗?

    哐得一声,门被推开,宁和郡主也跑了出来。这个女子看起来状态很不好,面色微黄,神态疲惫,发上无油,唇上无脂。看到言景行的时候,神色有点怔忪,而他在捏着团团的脸蛋逗她笑,仿佛根本没看见。

    “表哥,我哥哥怎么不来呢?”

    “你哥哥在做菜,等你回去吃呢。他要我来接你。”言景行把团团的刘海顺好,这才仿佛发现了宁和郡主一般,走过来给她行礼,自成微臣。宁和郡主艰难的笑了笑,只称谢过言侯救命之恩。

    言景行非常识趣的没有去皇帝面前反而非常体贴的着人善待安王的尸体。如今知道风声的人并不多,皇帝最想要的是脸面。不能让人知道天家出现了这样丧伦背德的事情,也不能牵连太广。

    而京城中,肃王府早被保卫,肃王被拿下,肃王妃也被看管了起来。“罪妇?你敢叫我罪妇?”奇怪的是面对擒拿她的人,肃王妃却有一股奇特的自信和得意:“你去问问皇帝答应不答应。你问问皇帝老人家,便是看在宁和郡主的面子上,你们也谁都没资格动我!”她竟然毫不畏惧,顶着架在脖子上的钢枪站到了太子面前:“我劝你最好不要轻举妄动,宋王你杀的,我,你却杀不得。”

    杨继业骑在马上,低低的看她一眼,命人将她收入女监。

    “你动我?你什么都不知道-----你去问问你父皇。你敢去吗?”肃王妃还在嘶吼,太子却八风不动。

    我什么都不知道?其实我知道。杨继业看着这妇人的背影,现在被人挟持逼迫,姿态狼狈,哪里还看得出半分风流多情的姿态?心里暗骂一声父皇乱来。太子心中默默把自己父皇当成了反面教材,叫你乱睡女人,叫你胡乱留情!

    避暑山庄的局势稳定下来,言景行就立即送了消息回来。杨继业第一时间得到消息,急忙去告知暖香,结果却发现这个女人守在外书房,手里拿着纸条,傻笑的眼泪都快流出来了。原来第一时间得到消息的人是她,那纸条上的信息也简便的多,上面只有一个字,安。笔画流畅,一气呵成,显然写字的人心情很好。

    帝王本就年事已高,又病情不稳定,受此打击很快又晕过去一次。这次情况更危急,嘴巴都歪了,差点中风。太医都劝他莫要激动,莫要操劳。皇帝从此开始兢兢业业的照顾自己身体,生怕少活一天。也不要太子监国了,竟然主动禅让,提早让太子登基。杨继业压制着终于可以实现自己宏图大志的兴奋,努力做出悲伤的样子来。“哎,我真是好为太上皇的身体担忧。”

    提起安王,他更是一幅痛心疾首的模样:“可怜我三哥,时乖运蹇,好端端的,怎么遭了匪寇呢?他可是一片孝心,听说父皇在避暑山庄卧病,不远千里从封地赶过去伺候的,谁料苍天无眼。德妃娘娘经不起这么大打击,也一并去了。哎-----”

    其实安王被杀后,听到消息的德妃情知翻身无望,又怕皇后报复,自己悬梁了。

    “倒是去的利落,免了我亲自动手。”小皇后知道这件事之后,作为中宫之主的她有权安排丧仪,毫不犹豫地将丧礼减到了最低规格。“给她两块木板就行了。还要怎么样?陪葬?呵,我是不怕,但只怕皇帝要怕,怕这女人阴魂不散,要拉他去呢。”

    堂堂皇妃,丧礼如此寒酸,不知内情的人居多,无端端引发了许多猜测。暖香听着街头巷尾那些议论,既不关心也不多心。听说肃王府当日情况及其惨烈,肃王挟持了那帮女眷,强迫那些人家出手相助。忠勇伯府也在其中----洪彩云做为肃王妃的表侄女,她一定得赏这个脸,却不料这一去就没有回来。她抵死都不相信这表姑父表姑母会真的杀了她,也不相信被自己笼络好的相公会真的不来救她,听说眼瞧着忠勇伯府不肯出手,肃王恼羞成怒,一把钢刀直接□□了她心窝。鲜血当初溅一地,场面极为惊悚。

    幸好,幸好。暖香抚着心口感慨:幸好老太太得她的注意,足不出户,她也向来不跟这帮贵妇人打交道,否则这次也要遭殃。要知道,有那孝子的名头在,用老太太来要挟忠勇伯府可是比洪彩云更有效果。

    齐志青教育儿子:“大是大非一定要分得清,舍小家为大家。”心里还隐下另一句话不讲,你杀你的表侄女,与我何干?这冷酷倒与当年对待明月一模一样。

    而顶替了明月加进高府的明珠,日子可不好过。尤其在宋王成了安王后,那原本还算和善的婆母便不再护着她了。“你自己笼络不住男人,还不是怪你自己没本事?三天两头不消停,难道我娶个儿媳妇,不是让她为我分忧,倒是让她给我添麻烦了?”高文宴看母亲这样,愈发得了意,对齐明珠非打即骂。日子实在过不下去了,齐明珠终于脸面也顾不上,哭哭啼啼回了娘家。高家竟然也不请人去接。李氏没办法亲自找上门去算账,却受了好一阵数落“亲家太太,您还有脸面上门来?咱们清水下挂面,你吃我看见。心里都有数,谁都别装相。你好端端的与我们家联姻,结果一转手把另一个闺女嫁给了辽王。是我们不地道,还是你们齐家背信弃义?果然是泥腿子来得,不懂礼数。”

    李氏心疼得要命,又无可奈何。毕竟亲生的,跟当年明月不一样。结结实实几场谈判,终于和离了------只是折进去大半嫁妆,真是让她肉疼。估摸着,现在应该预备找个偏远点的庄子嫁了。

    “宁和可不是什么郡主,她根本就是皇帝的亲女儿。皇后冷笑,咱们这个好皇帝,在某次宫廷宴会上,要了自己犹擅风情又爱风骚的小婶。如若不然,宁和郡主那各色待遇,连真公主都压过了?这根本就是个真公主。哼,真不知道肃王若知自己一同寻花的嫖友给自己戴了绿帽,那会是什么感想。”皇后娘娘冷笑一声,颇为不屑地翻了个白眼。

    赐死德妃,眼看要成功做上皇太后的她心情大好,时不时召暖香说话,因为暖香身子不方便,她还自己纡尊降贵跑到宁远侯府,微服的,不必接驾接到腿酸。

    暖香听得一愣一愣,暗道难怪言景行要骂。这样不顾伦理纲常的乱来,那跟禽兽又有什么区别?果然要离皇室远一些,这些人每一个干净的。

    “宁和郡主,她好像又游历去了。据说还要觅个福地,好好修行一番。”

    皇后嗤了一声:“原本宁和郡主可以被皇帝保下的,维持现有的体面。可惜那肃王妃在监牢里把这件事嚷嚷了出来。她父王母亲都被诛杀,本就遭受非议,现在又成了笑柄,谈资。大家面上都不说,心里明镜似的。她这是出去避风头呢。不过嘛,货真价实的公主怎么可能流离在外,皇帝已经在为她建造雅苑了。”

    暖香兀自唏嘘,原来这大周最荣耀的郡主是个公主。难道她前世也是知道了畸零身世,无法接受,所以才出家的?

    云海茫茫,烟雾迷蒙,宁和郡主一身素白衣衫走在山道上,跟在身边的,是自幼陪伴长大的忠仆。她摸摸被风吹凉的脸蛋,把头发夹到耳后,看着妈妈担忧的神色,微微一笑,倒是十分淡定:“您又何必如此忧心?我不想给男人当妻,也不想给公婆当媳,更不想给人当妾当婢,那些事我都做不来,倒不如一个人自在。”

    妈妈犹豫半晌,终于道:“以您的身份,哪怕王府不行了,若是陛下一声令下,那宁远侯府--”

    宁和郡主立即挥手要她打住:“休要再提。我是恋慕那人。但要我嫁给他,我却是不愿意的。”她轻轻嗤笑,眸带嘲讽:“我只是要爱与被爱。但我讨厌给人当婆娘。”

    妈妈这才不说什么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宠花暖且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重帘藏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重帘藏花并收藏重生宠花暖且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