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九公主并没有在宁远侯府呆多久,中人传旨,帝王病危。其实他半个月前就传了病中的消息,只是半好不坏,谁也没想到忽然就加重了。团团愣神片刻,看看暖香,心中有点不好的预感,立即带着人进了皇宫。

    老皇帝眼看着过了半百,在操心操肺家国事重的帝王当中,也算是长寿的了。但人嘛,总是有点贪心不足的。在几位道长的的帮助下,修炼凝神,练气书法,以求终古。幸而,脑子并没有太糊涂,没有出现服用丹药,或者重金赏赐让妖道猖狂的事情。杨继业眼看着太上皇愈老愈胆小,满满都是对死亡的恐惧,自己也不忍心过分的劝谏。这么大年纪,要玩就随他去吧。其实他委婉的提议自己的母后,也就是太后去规劝一下自己的老夫。然而太后却每日调粉和脂,赏花问茶,带着自己的儿媳妇一起研究美颜之道。

    杨继业曾无语的问:“女为悦己者容,父皇现在沉迷修道,对女色好不感兴趣,您又何必这么费力气?”

    结果就得到了母后一个大大的白眼,附带脑瓜根上一个板栗:“美貌是女人的终身事业,和最大乐趣。谁说是为了男人?本宫是美给自己看的。”随即压低了声音,又把儿子拉过来,附耳悄声道:“万一有天,你父皇真的龙驾殡天,我还预备改嫁呢。”

    杨继业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呆立原地,风中缭乱。坦白了讲,他并不认可父亲的某些行为,甚至自个儿都看不过眼。作为一个儿子,他与母亲感情的亲厚是父亲没法比的,所以他支持自己的母亲过得幸福,虽然有点惊世骇俗……但作为一个男人,他咋就觉得脊背一凉呢?小皇后整肃了脸色,看着自己已登龙位,器宇轩昂,英武不凡的儿子:“你如今是帝王,娘没有什么大道理交给你。只记住了一条,不要小看女人。”

    杨继业躬身领训,仿佛从这句简单的话里察觉到背后的森森寒意。等到夏至日到,皇帝再次病倒,而且病至如山,来势汹汹,他都吓了一跳,而母后却是一副“我就知道会这样”的姿态,这让他更加脊梁骨冒汗,轻轻捅捅身边娇美的皇后娘娘:“华表姐,我要是生病了,你会伤心吗?”

    许华盈掩口娇笑:“你放心,若你去了,我一定很伤心。”随即又轻轻掐他:“不过你最好别生病,我最最受不了病弱兮兮,焉巴鸡一样的男人了。”杨继业浑身一怔,立马表示自己一定会永远生龙活虎。

    年轻的太后看着自己须发皆白,面如金纸的老夫,忍不住轻轻摸了摸脸蛋,当年刚成为皇后,她觉得还行,有个夫君跟爹爹一样宠着自己。但时间渐渐流逝,这对比就越来越残忍了。什么时候,对方已经老得让人看不下去了呢?太后不算愧疚的抚摸着自己依旧光滑的手背:其实我这种人呢,是没有心肝的。我说的爱,只不过是被爱。近来,她总是很容易想到自己姐姐,大约长姐的遭遇让她心有戚戚焉,于是有了奇特的人生观,女人就好比一只鸟巢,男人有飞不动的那一天,但鸟巢还在,就会一直收留鸟儿归宿,一只没有了,也还会有另一只。所以她才对孙昭仪给皇帝下朱砂的事情,视而不见,并帮忙包庇。

    因为,她厌烦了啊!避暑山庄里,他为了自己活命,真给安王草诏,哄骗太子过去。皇后娘娘就心冷了。大约在他心里,龙位给谁都不重要,反正好得也好不到哪里去,差得也不见得太差。明明早年也算文成武德,如今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

    这个时候,后宫中出名的老实人,榆木疙瘩,还假模假式的跪在龙榻旁边,依旧是那张忠厚憨直的脸。此次避暑山庄事变以来,皇帝就疑神疑鬼,不再信任身边的亲人,包括他年轻貌美心思敏锐的娇妻,却选中了这个典型的木鸡,从不见受宠的洗脚丫头来身边伺候。谁能料到她存着那么大的怨念呢?

    前皇后的洗脚宫女,因为性格问题没少被踩高捧低的太监麽麽欺负,脏活累活都是她的,有了差错就推她出来顶缸,被人磋磨得不成样子。当时的皇后就看不下去了,帮她申斥过几句,后来又看她忠厚,便调到自己身边搓脚。依旧是卑贱的伙计,但还是个宫女的孙昭仪就很满足了,毕竟连父母都不要她,将她卖进了宫里。

    当时的皇后瞧她老实,嘴上又紧,心里又白,夜深人静的时候,还会跟她讲讲心里话。主仆间非同一般的信任,就这样奇怪却合理的出现了。依旧是个宫女,却再也没有敢欺负她,轻视她。直到某天,有身孕的皇后,忽然带着死孩,一尸两命。而皇后却仿佛预料到这一天,某个夜晚,孤枕独眠的时候,握着她的手,轻轻叹息:“为谁辛苦为谁甜?来生再不做帝王妻。”当时宫里有风头强劲的德妃,还是一众姹紫嫣红……前皇后死得蹊跷,笨笨得孙昭仪并不知道下手的到底是哪个,所以她用自己愚拙的智慧,将仇恨钉在了帝王身上“连自己女人都保不住,你这样男人还活着干什么?”还不是你,有帝王之尊,却自私淫乐,滥情偏宠,这才让皇后日夜抑郁,糟心事一堆,觉都睡不安稳?

    有的人,生来卑微,命格低贱,所以她会牢牢记住那仅有的维护和信任。就好比,茫茫黑夜里,遇到的一点光。

    她开始了旷日持久,精卫填海一般的复仇,只是帝王并不宠爱姿色性格都不优秀的她,所以哪怕是下慢性毒丨药,她的机会也不多。待到有了小皇后,这皇后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后期,她开始帮助自己,包括帮自己打压欺负人的德妃,也包括为她安排更多的侍寝机会。孙昭仪觉得皇后心里是有厌恨的,一开始就有,后来愈来愈严重。

    所以,帝王在齐王大婚那天忽然晕倒,吐血,大家都说是宋王和宋王妃气得,帝王果然也恨上了这一家子,但孙昭仪自己知道内情,日积月累的努力,多少还是有点成效。待到他说自己死了,自己就能去辽东和儿子儿媳一起生活,孙昭仪的内心愈发活络了。机会来了,避暑山庄事变后,他只要自己陪,连皇后都不大见了。这机会,简直是老天赐给她的。她知道聪明的皇后看出了异样,然而她假装不知道……

    主子啊,我也算为你除了口恶气。孙昭仪双眼呆呆的看着虚空。

    不叫的狗咬人最痛。太后轻轻吸了口气,看看孙昭仪,又看看躺在榻上,胸口微微起伏的老皇帝:至死都不知道真相,也不知道他是幸运还是不辛。

    若不是孙昭仪的努力,大约这个非常注重保养修行的皇帝,还得活个二十年吧。哎,那真是糟心。

    约到薄暮时分,皇宫里传来了三声云板声,太上皇驾崩了。举国同悲。

    暖香命人拿出素服,撤掉宴饮鼓吹,开始服国丧。三年。三年不得娶妻纳妾。在一片真真假假的悲哀中,忠勇伯府的气调是最阴沉的,因为世子爷新寡,还未娶亲。洪彩云死于非命,有点不吉利,伯府虽是二娶,上门的人也比想象中的少。再加上齐明光是个守规矩,好名声的人,还是停了一年,为自己妻子表示哀痛。一年后又开始寻觅。李氏这次吸取教训,把以往那争强好胜的心都收了,一门心思要找个人品厚重性格娴雅点的。她也急,眼看着老太太那种样子,有一天没一天的,赶上了三年孝,孩子可就耽误了,扎挣着羸弱有心疾的身体操持……谁晓得家孝没赶上,赶上了国孝呢?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明珠,硬性和离后,挑了户庄户人家嫁过去,然而这二嫁就是二嫁,若非实在不行没得挑,或者趋炎附势的人家,大家还是宁愿选个原包装的黄花闺女。李氏悲哀的发现,她当初嫌弃明月没出息,眼光差,放着高门不嫁,非要嫁青龙山贺家,而轮到了自己闺女,却连贺家那样家底的都找不到了。明月,却在登州,当着知州夫人,老婆孩子热炕头。还有那齐明娟……

    她从东北回来,李氏张目看去,只觉得竟然比在家里时,还长高了些,人也白腻了些,当然,也圆润了些。虽说她一直想瘦,渴望苗条纤细,但如今这模样,怎么看都是过得很舒心啊,明明是个侧妃,怎么会养出幸福肉?

    看着齐明娟先去给老夫人磕头,又抱着生母红姨娘大哭,这让她又纳闷,又多分心堵:哎,可怜了我那命运不好的,亲生的珠儿。因为她身体也不行了,齐志青让她好好休息,慈恩堂老太太那里,就拨了红姨娘去伺候,因为老太太没能抱上曾孙,那看着小孙子明成,心里会舒坦些。

    李氏躺在炕上,面色青黄,张着眼睛盯着百子千孙石榴纹的床帐,半晌在呼出一口浊气,两只干瘦的手在心口蜷成一团。

    辽王一早得知消息,紧赶慢赶大老远的回来,一路风尘仆仆,哀容戚戚,然而紧赶慢赶还是没能赶上见老皇帝最后一面。对当事人来讲,最大的安慰,大约就是又得了次和家人见面的机会。一正妃,二侧妃,都一起回来了。

    宁远侯府的言玉绣,还是老侯爷亲自去接的人。以前并没过过多专注过这个闺女,但年纪大了,往儿女身上操的心就越来越多了。他连外表的严肃都不装了。心里很高兴,呀,终于又见到去得山高水远的姑娘了。但这高兴又不敢表现出来,毕竟举国都沉浸在凝重的气氛里,一幅为太上皇的身体牵肠挂肚,为他的去世五内俱焚的模样。他兴奋也不敢笑出来,只好苦着脸去接闺女。

    言玉绣的装扮一如既往地简约而低调,素兰色暗宝相花的掩矜小袄,水红色纨绣束腰银边裙子,腰上系着葱黄宫绦,头上斜梳一个弯月髻,戴着水绸宫花,耳边照旧系着两个青金坠子。她的颧骨高了点,腮帮瘦削了点,显得眼睛更大了,举止愈发干练。侯府众人乐得团圆,纷纷来见,唯有张氏又托辞身体不适躲了起来。

    福寿堂里空阔已久,终于又坐满了人。言玉绣头一进门,就看到老夫人嘴角含笑,神态柔和,心里倒是吃了一惊,又看暖香,她正在调度一帮丫鬟婆子摆宴,老妇人用的枸杞山药野鸡汤单独放了,几条红雕漆葵花式长桌依次摆开。有条不紊,言笑和乐,显然已经极为熟手。老夫人,果然还是爱上了她啊。当初一进门,她就觉得这个嫂子不一般,现在瞧瞧,她果然得了府中上下一派欢心。

    老夫人身边坐着一个虎头虎脑的娃娃,粉圆白胖十分喜人,这应该是爹爹说的,新添的大孙子了。宝宝还是头一回见这个小姑,倒也不认生,端端正正的坐着,睁着水灵灵的大眼睛好奇的打量。看到她的视线瞟过来,就站起,甜甜笑道:“姑姑好。”

    声音甜脆,十分喜人。配上那苹果似的小脸,一望就让人笑出来。幸而提前告知了,她也预备了见面礼。把宝宝胖乎乎的小手牵着,塞给他一个荷包。桃红色龙凤绣纹,松绿嵌边,挂着金线流苏,缀着一溜明珠。里头装着金银状元锞子,小玉石等物。

    “谢谢姑姑。”

    “真乖。”言玉绣本不是亲切的人,但人大约到了一定年龄,都会对长得可爱又懂规矩的小孩子产生好感。她亲手携了修羽送回座位上,抱他在椅子上做了。看着孩子,心道余好月也是有福,头胎就得了个儿女双全,现在轮到她了,嫡长子嫡长女出生,她就停了药,并开始调养身体。多么希望自己也能有个可爱的孩子啊……当初嘴上说得硬气,现在说到孩子,却是真真切切体会到正的,和侧的,那巨大的悬殊了。

    言慧绣自然也在,她本意是要躲着不见的,但张氏偏偏先躲了,她再不出现,倒显得青瑞堂没人似的。她特意穿上了玫红色金线牡丹镶二指滚边的大袄,齐膝露出了月白洒金云绫裙子,头上戴了支凤首二尾掐丝点翠大钗,二色堆纱花。这一身装潢格外齐整,隆重的过了头,倒又显得自己有多重视言玉绣一样。慧绣心里默默纠结了一会儿,发现大家都欢笑说话,并无人关注她的衣服首饰,心中有点松了口气,又有了点愤懑:若我成了辽王正妃,你们也这样忽略我吗?

    她本就是满怀幽怨,愤恨不平的嫁去了石家屯。那石家人果然厚道,听说庶的换了嫡的,只觉得自己更惶恐,更荣幸了,愈发捧仙女一样,金贵无比的捧了去。她一开始拿乔,作态,石家人也都惯着,也惯着倒让她愈发不平了,女人啊,还是希望男人有一点能征服自己的东西才觉得过瘾。却不料,三朝回门,被老夫人看出了异样,“你拿捏着自己相公,没有圆房不成?”她语重心长的看着自以为受了莫大委屈的言慧绣:“辖制的太狠了,只会适得其反。知足惜福,不要欺负老实人。”

    “那石家是小户,你却出身侯府,难道让人觉得我们富贵中的女孩被娇惯坏了?”

    言慧绣以前不曾吃过老夫人如此认真严厉的训教,当场怕了,心里默默反省,不敢再张狂,却多了分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幽怨。年下回来省亲,老夫人又淘换了她身边一个妈妈,那原本是张氏送她的人,言慧绣还觉委屈,哭诉一场,可老夫人的注意,向来不会更改。等真受用了这个妈妈,言慧绣听她劝导,开解,心胸倒宽广了些,日子反而舒坦了点,不跟以前一样觉得每天都是熬煎了。这才晓得老夫人竟是要疼她一回。张氏那妈妈交给她的都是一些争风卖乖,争强好胜的置气手段……认真想想,又何必呢。

    无奈之下,言慧绣只好自我安慰:虽然入不了京城的繁花场子,清清静静的日子,也将就着过吧。

    等到开席,老夫人也不让暖香伺候用菜,只道:“一家人难得聚一次,不要这么生分,大花厅里,把那张仙鹤上寿的大圆桌子围了,咱们一起吃。可惜了,仁行还在细柳营里没回来。”暖香正招呼婆子伺候起来,闻言笑道:“这倒是我早料着了,那地方宽敞,又通风,借着池塘水,眼神也清亮。仁行上次还跟父兄分别来了信,说自己的格斗拳又长了一个段位,连教头都服了他了,他豪情万丈的,预备靠自己闯出炉子呢。”

    老夫人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虽说是男儿好强,好胜,有志气是好事,但也不要太逼迫自己了,我们毕竟不是小门寒户的,没必要拿身体去挣。”

    暖香又笑道:“这个老夫人放心,小侯爷一早叮嘱了那些武官,拜托人多多看顾呢。不会真伤着了。”老夫人点点头,这才不说话了,但神色温柔,眼中微光,显然心情极好。言慧绣看看她,又看看暖香,心道这可是奇了怪了,暖香这人皮相固然出色些,但也不算太耀眼,怎么就运气这么好,谁都喜欢她呢?小爷是这样,老爷是这样,皇后如此,辅国公夫人镇国公诰命如此,现在连最冷的老夫人都喜欢她了。

    她默默想着,一举筷子,却看到一样奇怪的菜:“这是,排骨?”如今可是国孝,一应王公贵族不得宴饮鼓吹,虽然这家庭小聚算不得宴饮,但这连三七都没过,就大张旗鼓食用酒肉是不是太过分了点?暖香这布置,是百密一疏啊。她心中一动,正要提出,暖香却仿佛猜到了一般,看着她笑道:“放心用吧,这是素肉,假的。”

    言玉绣捡起了一块,一尝就笑了:“糖醋素排骨?还是老夫人这里的菜最扎实。”

    因着小聚机会不多,连食不言的规矩也自动不守了。老夫人把一块排骨夹给果果,这才道:“不是我这里厨娘的,这道硬菜,是暖香亲自拾掇的。”说完之后,意有所指的看了眼慧绣,堂堂侯夫人照例下厨,怎么叫你给婆婆炖个药膳,你就觉得自己委屈了呢?

    慧绣红了脸,不吭声。玉绣却拈了一块细品,不仅颜色,形状像排骨,吃起来口感也像。随即笑道:“没料到夫人山娇水媚还有这样的功夫,肯不肯割爱教我呢?我倒是想学了,拿去东北解馋呢。”

    “这却不难”暖香随即笑道:“这菜工序简单,也用不上什么金贵材料。预备洗干净的面筋,还要鲜藕,去皮之后,切成一二寸长的小块,滚水里煮熟,再用凉水过一过,捞出来以后,要沥干,也可以用抹布擦一下,拌上玉米粉。难得是手艺,要把面筋用手拉开,缠在藕上,露出两头。就是做成那种排骨的形状,这一步最关键,缠不好,就破相了。锅里油烧上,可以用手掌架空试试,温热后,就把那面筋裹藕丢进去,炸到面筋冒出气泡就行了,捞出来,放在热锅里,加上香油,葱,蒜,糖,醋,重新一炒。要酸甜可口,那就多练几次,你定然可以很快学会了。不仅有素排骨,还有素鸡素鸭素鱼,辽王府守孝必定严格,也不要亏待了自己。”

    言玉绣笑着谢过,表示机会难得,自己等会儿就试试,还请暖香现场指导。暖香自然乐意奉陪,

    却不料这会儿刚进厨房,闻了油烟味就吐了。

    请大夫一看,原来又有了身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重生宠花暖且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重帘藏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重帘藏花并收藏重生宠花暖且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