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言景行一直很想有个女娃娃,皮肤白白的,眼睛大大的,爱花,爱笑,会哭闹却不烦人的那种。暖香也想要个女娃娃,能跟自己一起绣花,浇花,插花,烙饼子的那一种。贴心小棉袄,谁有谁知道。大宝宝修羽也像要个女娃娃,可以崇拜他,服从他,帮他做功课,帮他吃胡萝卜的那种。于是,众人怀抱着热切的希望,开始了新一轮的兴奋和激动。

    暖香开始收拾小东西,葡萄紫,柠檬黄,水粉,素红,柳绿,鹅黄,怎么娇嫩鲜艳怎么来。“听说怀女宝,皮肤会变好,不会长怀孕斑”暖香对镜自视,自觉压倒桃花,吹弹可破,“我记得怀果果的时候,我是长了两点黄斑的。这才可见是个姑娘了。”

    唯有老夫人去了云龙寺求签。云龙寺享誉百年,闻名海内,皇家都信重,还封了御用大国师。老夫人以前是不信的,后来年纪大了,又渐渐的信了。云龙山上风景秀丽,有明泉飞瀑,还有金光怪石。暖香趁着身体不重,精神旺盛,也亲自去了。毕竟求福这种事,还是亲自去了,显得有诚意。又车马轿子,有山撵子,还有几个婆子跟着,前呼后拥,小心谨慎,总不会出问题。暖香也自认不是经不起磕碰,一动就碎的纸人。

    祖孙二人在佛前诚心求了一签,签曰“莲叶凌波起,图画裁剪成,雷雨落下云飞动,汉白玉殿宿南风。”暖香已经过了头三月,长了点肚子,也在这里求福,看到签就笑道:“又是莲,又是画,又是云,又是白玉。可见是个女娃了。”

    老夫人嗤得一笑,并不言语。“天机不可泄露,生啥是啥,男孩也不多,女孩也金贵。”暖香深深感谢老人深明大义。毕竟听说明玉去了婆家后,头胎生了个胖闺女,瞧着圆胖可爱,却要遭婆婆言语嫌弃,而婆家是李氏娘家,李氏也不护着她。如今正在全力奋斗,也不怕床底之事了,努力奋斗个儿子出来。

    为着让她安心养胎,老夫人把内宅事又接了过去,亲自监管着几个管事的婆子麽麽。暖香的生活又开始变得悠哉。去忠勇伯府看看老太太,去辅国公府瞧瞧姑母,一帮同批的女儿中,就剩下秦荣圆未嫁。那边厢,她娘扶栏远望,瞧着暖香头戴累丝挂珠金凤,项圈双绕白玉珠,跟着一个婆子一个丫鬟。手里牵着一个,肚里还有一个十分羡慕。

    末了感叹一句,女儿还不懂事。而她这当母亲的,头发都要愁白了。却不料,她几次言语中露出不满,秦荣圆反倒破罐子破摔:“宁和郡主不是也没有嫁?这娘家自然有我的嫁妆花用,又不碍着旁人。”

    “宁和郡主已经得了静容仙子的雅号,这样奇女子大周也是头一份了。难道你也出家去吗?我们辅国公府人口众多,老太太百年之后,定然要分家的,秦言氏那么多儿子,到时候我们这一房可是吃亏。”

    “吃亏?我是个女孩子就让你吃亏了吗?生成女的也赖我?这又不是我愿意的”秦荣圆一扭身爬在床上,呜呜的哭了:“又不是我想当女孩子的,我倒想跟男的一样,娶了老婆召了小妾来伺候自己呢。一辈子被人娇着惯着,同样是秦家后辈,那些哥哥们都是娶了嫂子,要人扶持的,怎么偏我要去服侍别人?”

    这可是傻话。她娘倒气笑了:“一辈子娇着惯着?那你也得有本事遇到那样的男人啊。你是倾国倾城,还是才华过人?还是温柔体贴?堂堂辅国公府小姐,哪个真要你伺候?你倒好,上次姨母来了,要看看你的伙计,你说早上起晚了,还没做好,随便指着借口也倒算了,你竟然直接说冬天不想起床。这么懒散,哪个婆婆敢要你?还拿捏你表哥,亲姨母都心思活动,不敢要你当儿媳了!”

    “姨母以前说了她就喜欢我这样娇贵直爽的女孩子呀。临到头又变卦,是她自己人心无常,怎么能赖我?”

    “以前是当闺女,别人家的女儿,夸两句又不嘴疼,现在是娶儿媳妇,那能一样吗?”她娘也生气了,手帕一甩:“实话说了吧,现在没分家,你还是辅国公府小姐,分了家,你可是从五品员外郎的女儿了。你觉得那秦言氏还会看顾我们?到时候身家千差百倍,你又能嫁到什么好人家?”

    秦荣圆心知她娘说的实话,心里更难过了。不就是要一辈子安逸娇惯嘛,怎么人人都觉得她过分,连娘都觉得自己多余了。

    秦言氏听着西边院子传来哭闹声,瓷器碎裂声,痛饮一口香茶:“哪个女人不想被被娇惯一辈子?只是等闲遇不到罢了,这样命运的女孩子,简直是祖坟冒青烟,要不然,就是前三辈子当了整整三辈子修路修桥的大善人,所以得了这样洪福。”

    暖香自感此生生育这么顺利,多得秦言氏提点,所以知恩图报,时不时带上点小东西来走动。听她如此说,便笑道:“世间真有这样好命的女孩子吗?按道理最最得天独厚的孩子该是公主了,可我看那些公主们也都不是很舒心。”

    “愈是小门小户的,娇惯起来才愈过分。我们这种人家,要惯能惯到哪里去?”

    暖香知道她这句话是攻击秦荣圆母女,那娘亲门第不高,所以才加倍补偿,在女儿身上满足自己当姑娘的时候对宠爱和娇惯的饥渴。这代价,略微有点大。人最难,是随心所欲,说到底,不过是在妥协中达到平衡。

    秦言氏揉着手绢,滴溜溜打量暖香一遭,忽然笑道:“这样的人,还真有一个,蜜糖罐里被娇惯了一辈子。”

    暖香惊讶的拿指头指着自己:“你不会是说我吧?”

    “不是,你运好,但底儿不好。”秦言氏笑道:“我说的是你外祖母,先许夫人和当今太后的亲娘,如今镇国公府的老祖宗。”

    暖香脑海里又冒出了那个身体富态,鹤发童颜,精神矍铄的老太太。果果喜欢她,她也最喜欢果果,俩人玩得极好,丢花球,荡秋千,簪花草。这也倒罢了,一起玩过家家,老太太竟然要扮新娘……不开心了,就哭鼻子,家有一老如有一宝,这老太太可是镇国公府名副其实的活宝。

    “当年,老镇国公是她爹爹的关门子弟,叫她师妹。在家里被爹娘千娇万宠,被师兄娶回家去,也是百般呵护。她爹爹,她夫君老国公,都是那种尊妻敬妻的厚道男人,连个正式的妾都没抬。家事简单,又摊上内外一把抓的夫婿,一辈子保驾护航,可不就啥都不用操心,单等着被宠?夫婿没了,儿女也都长起来了。除了你那先去的婆母,大女儿死在了自己前头,她这一辈子都没遇到糟心事。”

    秦言氏越说眼睛越亮,显然在羡慕、活成自己亲娘,宁远侯老夫人那样,叫本事,青年守寡,还撑着偌大侯府三代不没落。但活成镇国公老太太那样,就真是福气了。暖香也听得无比羡慕,心驰神往,忍不住摸自己肚子,这小丫头要是生出来,是不是也有外祖母那样的福气?

    “只顾着说话了,来吃菜。”秦言氏让暖香:“现在已经不吐了吧?不避油吧?尝尝这个,倒比一般菜更合孕妇口味。”

    “这次倒没有怎么吐,就是容易困,会多睡会儿,没什么早孕反应。”

    “女孩子就是给娘省心。”秦言氏颇为羡慕的感慨,有四个优秀儿子,却只能养只猫当闺女她,总会有这种又骄傲又欣慰的遗憾。

    暖香举起筷子看,龙眼大的肉块,通体焦黄,一咬,外感酥脆,内里鲜嫩柔软,浓香满口,当即赞道:“姑母厉害,这手艺没谁了。是鸡肉吧?素鸡。”

    “为了对付你那国公姑父练出来的。”秦言氏笑道:“没法子,女人嘛,适可而止的表示一□□贴,才能让夫婿感动又喜欢。经常做饭,那就成了烧火婆,他习惯了,还看轻你。给你说,男人可不能惯着。平白把自己放在奴婢位置的,那是傻子。”

    暖香深以为然的点头,心里却道景哥哥倒是不这样。

    约坐了两个时辰,说了一车子闲话,暖香听到下人来报侯爷来接她了。秦言氏怎么会放过这个打趣的机会,当即笑道:“看看,看看,俩人恨不得终日里黏在一处,难道在我这里多坐一会儿,我就会把你卖了不成?眼瞧着孩子都有了,还油锅炸油条似的,双缠股分不开。夜不怕小辈们笑话。”

    言景行随即笑道:“姑母且放心,这里都是长辈,没有小辈。长辈无论如何都要笑小辈,那小辈们也只好受着。”

    “瞧你这嘴,我顶不喜欢跟你说话。”一边说着一边轻推暖香一把:“去吧,小心我卖了你了。”

    暖香有些不好意思,正巧这时,果果从马车里探出头来,“娘亲?姑奶奶!”

    “呀,又长高了些。”秦言氏招手逗他:“下次到这里玩记着带赡养费,我家里又添了几只猫仔。一看花色就是草莓的。你们家的猫让我家妞妞生孩子,我怎么能给你们白养呢?赶紧的啊,该补了都补了。”

    言景行抓住后背衣服,把果果从马车上放下去,果果立即迈着小短腿跑了过去:“好哒,下次我带只老鼠过来,替草莓送给您那妞妞。”

    秦言氏当即愣住:老鼠?她要耗子干嘛?果果还在兴奋的比划:“爷爷带我去山上玩,棉花地里,绳子绌到了大田鼠。小鼻子,大眼睛,灰色的毛,有这么大!”他比出的几乎是一只狗的大小:“明天我给您送过来。”

    “不,不用了。”秦言氏急忙拒绝:那么大的老鼠,想想都觉得渗人。

    言景行不由自主的笑出来,先把暖香扶上马车,又把儿子重新领上去。一想到姑母好强了一辈子,这次倒在娃娃面前吃瘪了,就忍不住揉了揉肉包子的脸。为什么姑母说猫仔是草莓的宝宝呢?果果坐在爹娘中间,看看爹爹又看看娘亲,又看看娘亲的肚子,忽然抓抓头问道:“爹爹,娃娃是怎么跑到肚子里去的?”

    大约所有的父母都会遭遇这一回。用那纯真无邪的小眼神看着爹妈:“我是怎么出现的?”暖香就比较惨了,自幼被徐春娇荼毒,知道自己是田地里捡的,乌鸦刁来的,反正都是不吉利的赔钱货。而言景行稍微好一点,生母许夫人颇具浪漫情怀“你来自池塘里最美的那颗红莲。”这让他很长一段时间内,以为自己跟莲藕塑身的哪吒有这样那样的关系。

    现在到了自己身上,这个问题同样难回答,言景行和暖香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暖香一扭头,闭眼装睡,靠在言景行肩膀上:“哎呀,我最近容易困,让我眯一会儿。”

    于是,宝宝那忽闪忽闪的大眼睛就瞄准了言景行,显然一幅得不到答案,誓不罢休的模样。言景行团起拳头,严肃的咳了一声,慢慢放下袖子:“……你猜?”

    大宝宝抓抓头,摸摸暖香的肚子:“吃下去的?”

    咔?暖香差点被自己口水呛到,忍得分外辛苦。

    “差不多吧。”言景行摸摸他的头。

    “我也被吃过?然后又吐出来?”宝宝捂着小脸,一副惊恐模样,显然脑补了一个血腥故事。

    言景行犹豫片刻,还是决定让孩子的童年不要过得太凶残,于是斟酌半晌,还是一本正经的说道:“准确的来讲,是吃了我。嘶~”

    暖香伸在背后的手,照他腰使劲掐了上去:你说的这是什么话!

    娘亲吃了爹爹,所以就有了我?好复杂的关系,大宝宝一脑袋问号。“那我要是想要个娃娃,是不是也得找个人吃一吃?”

    “一般人不行,”言景行握住暖香的手,强忍着保持语调不变:“得是你很喜欢很喜欢那种,然后你也得让她对你很喜欢很喜欢。这样才行。”

    “怎么才算是很喜欢很喜欢?”

    “……会让人你觉得饥饿的那种。”言景行松了口气,这点题点得不错,跟他提出的“吃下去”理论相互照应,这事应该了了。

    “哦,”宝宝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原来我很喜欢很喜欢刘大婶。每次看到她我都觉得饿。要不,我去问她试试,她也很喜欢很喜欢我……”

    “不许!”暖香顾不得装睡了,一咕噜爬起,强行中止。刘大婶是福寿堂老夫人钦点的厨娘,身上常年带着烤肉的香味。这小家伙要是一问,那他俩还活不活了?

    小家伙一脸懵懂。暖香忙道:“这是很重要很重要,一辈子只能有一次的那种“很喜欢”,非常神圣,你不可以随便问哦。要长大一点。”

    “好想长大。”小家伙摊开四肢平坦在马车车板上。“我要长高。明天跟爷爷去跑圈。”

    终于正常了,成功过了这关,夫妻俩对视一眼,心有余悸。

    在一个风和日丽,花香草软,白鸽起舞,怎么看都会有小仙女诞生的日子里,宁远侯府在众人期盼之下,迎来了大家心心念念的一个――男孩子。

    “所以,为什么是男孩子?”暖香是经产妇,一个时辰就顺利生下了孩子,这个时候已可以靠着番石榴红的葡萄纹大枕头坐起来,两眼呆呆的望着前方衣柜上高踞盘卧的草莓。“不应该是个小姑娘吗?”她准备的小衣服都是粉红水嫩兔儿鸭儿的。

    “所以,是个男孩子。”言景行看着产婆抱出来的小孩再次进行确认,好歹是第二次,他已经接受了那红彤彤的,剥皮猴子的造型,非常淡定嘱咐双成给一众下人打赏。男孩子就男孩子,好事。言景行微微有点意外,但依然很开心。

    老夫人倒是一副“我就知道会这样”的表情,满脸愉悦的抱住了自己的二孙子。暖香诧异的道:“祖母,您早猜到是男孩?”

    这时候她又拿出了当初在云龙寺求得签“莲叶凌波起。莲叶何田田,凌波,就是得水之力,田加力,就是男。图画裁剪成。画字裁去边框还是田,云飞动,动飞了云,还是力。田加力,又是男。最后一句更明白,汉白玉,汉就是汉子,白玉,就是宝。大师的签上都说了是男宝嘛。”

    暖香这才恍然大悟。那孩子细细的眉眼,安稳如水的躺在那里,倒是十分乖巧,不哭闹,也不像果果小时候那么好动。在肚子里就是这么懒洋洋的,胎动也不多,也难怪暖香一厢情愿的觉得会是个乖巧文静的女孩子。

    唯一喜出望外的就是老侯爷了。“男孩?呀,男孩好。打架亲兄弟。以后修羽再跑步去玩,就不用担心没人帮手了。”言景行颇为无语,修羽这小子眼看就被您教成小霸王了,您还担心他被旁人欺负?

    “小弟弟?不是小妹妹?”被送到辅国公府玩耍的果果也会来了,爬在摇篮边踮着脚看。他伸指头戳戳那真红色绣牡丹的小包裹,“为什么不吐个女孩子出来呢?”

    言景行随即把包裹递给奶娘,对大小子道:“这个要见到了娃娃才知道,叫惊喜,并不能提前预定的。就跟你钓鱼一样,鱼儿上钩之前,你并不知道自己钓住的是草鱼还是鲫鱼或者鲤鱼。”

    “原来是这样。”修羽摸摸头,那就是说这个小孩子跟我一样?“他会不会抢我的火尖枪,或者跟我争小酥肉呢?”

    “他不懂道理,你可以教他。”言景行摸摸长子的头,忽然想到俩儿子将来不知道会不会争家产。哎,我还是自己赚钱自己花吧,省事。

    “其实火尖枪和小酥肉我都可以让给他的。”修羽忽然有点失落:“但是他抢走了我的娘亲。”暖香怀孕八个月后,修羽就移出了正堂的卧室,睡在荣泽堂的隔边。如今老二出生,自然睡了他以前睡过的小摇篮,还照旧摆在以前摆放的位置。

    言景行嗤得笑了,单手把修羽抱起来:“你又长高了,二尺?把腿翘起来,不要踢到我的衣服。”修羽有双亮而大的眼睛,阳光下好比两颗挂珠葡萄。他摸摸儿子的小脑瓜,“娘亲最疼你了。你不用担心,现在只是弟弟太小了。等他长大点,就可以跟你一起玩了。呐,其实有个弟弟是好事,至少你下次再把花瓶打破,就不用假装是草莓闯的祸,那根本无法让我们相信。”

    “哦,我可以说是弟弟打破的?”修羽双眼一亮,又立即黯淡,一本正经的道:“爹爹,就是草莓弄得,不是我。”

    “是你在追草莓,害得它跳来跳去。”

    “不不不,是草莓先动手的。”

    言景行又笑了,一边笑,一边抱着他往屋里走:“哪怕后面有了一连串的孩子,头一个娃娃在父母心中的地位也是不一样的。以后,我会更加严格的要求你。你可要做好准备。晚上一个人睡觉害怕吗?”

    “不怕。”

    “可是你昨天半夜忽然哭了。哭了两声又睡着了。”

    “不是我。”修羽立即否认:“是草莓,哦不,是弟弟。”

    言景行随手捏他耳朵。其实他本人不大懂这种心理落差。因为自幼在宁远侯府便有独特而高贵的地位。那个时候,母亲还在世,父亲身边没有别的女人,家中也没有别的小孩。等到妹妹出生,母亲又病倒了,担心和压抑居多,倒是没有别的心思。后来有了仁行,但他早已懂事,而嫡庶又没法比。身边有的是兄弟相残骨肉互斗的案例,若不用心关爱,引导,所谓的兄友弟恭,团结一心,不过是父母的一厢情愿。

    “对了爹爹”被父亲抱在怀里的修羽忽然冒出个奇怪的念头:“祖父说天下雨是因为老天爷在流口水,因为我手里的烤地瓜太香甜了。”

    小孩子的脑瓜里总有一堆奇怪的问题,比如某天言景行趁着休沐带母子俩去河边玩,恰巧看到渔夫在晾晒渔网,于是小家伙就突发奇想:“爹爹,我要是把渔网吃下去了,会不会像蜘蛛一样结出网子?”所以现在,他也习惯了小孩子时不时冒出来的奇思妙想。

    不过这次,他应该是被爷爷给哄了。言景行印象里却是有那么一回,父亲心疼战马,现在赋闲在家,为了让马能跑开,时不时就会骑出去溜溜,现在修羽长大了点,他就顺带溜小孩。谁知夏天隔河沟下雨,祖孙两个都淋成了落汤鸡。修羽又开始了自己的每日一问“天为什么会下雨”,自己父亲也就满嘴跑马。关于老爷的回答,言景行并没有太大异议,只能说大部分大人面对孩子各种有趣的问题都会随便忽悠过去。

    只是平白觉得有点恶心。老天爷的口水……那以后烟雨迷蒙,缠绵悱恻的景致,谁还有心情作诗作画去?他怀疑父亲是在转着弯表达对自己的看不顺眼

    “我要怎样才能给老天爷送个烤地瓜吃呢?”

    竟然信了!言景行心道跟他那相信彩虹是神兽的娘亲一样。好吧,那就哄到底,他四下望了望,指指院中一棵大梧桐树:“放到树杈上去就好了。老天爷就会来吃了。”

    “……那不就被喜鹊吃光了吗?我又不是傻乎乎的小孩子。”

    你是傻乎乎的大孩子。言景行一本正经的道:“这你就不懂了。喜鹊本就是老天爷自己。牛郎织女的故事爷爷给你讲过吧?她俩怎么见面的,靠喜鹊嘛。那喜鹊就是老天爷变的。因为老天爷管着天上那么多神仙,自己女儿当先乱了规矩,亲女儿犯错他要不处理,那对其他的神仙就会不公平。他是个合格的领导,就处罚了自己的女儿。但他又是个心疼女儿的父亲,怎么办呢?他每年就偷偷的变成喜鹊去让女儿和牛郎见面。”

    “哦,原来这样。”修羽恍然大悟。

    其实言景行并不大喜欢牛郎织女这个故事。盲目歌颂爱情并不是好事。因为他此前一直以为自己二胎会有个姑娘,所以未免代入了老天爷的心理:若有个小仙女样的女儿,定然舍不得她嫁给放牛的。所以他现在对董永和七仙女,牛郎和织女,许仙和白素贞等等故事都不喜欢,花林秀葩就该配芝兰玉树嘛,总去讴歌女孩主动奉献,扶贫,连带牺牲的婚姻算怎么一回事?

    忽悠完毕,言景行果真让下人找了块烤地瓜过来,抱着修羽,举高,让他亲手卡在了树枝上。然后,父子两个站的远远的,昂头看着,等喜鹊来吃……

    暖香一出门就见到了这样的场景,看看父子俩,又看看树,这是,又在玩待兔的游戏?景哥哥这次连带自己一起坑了?

    言修羽愈发憧憬自己的父亲了。他什么道理都懂,什么事情都明白。不过,他为什么不去生小孩呢?非要让娘亲那么辛苦的去生。一人生一次才公平嘛。言景行看他眼神就觉得不对,明智的在他开口之前,拿起一块地瓜塞住了他嘴。

    “唔……”

    实际上有了两个孩子,要调和关系还是要费点事。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这个问题好像越来越严重了。尤其又过了洗三,又到了满月,来来往往的客人,关注点自然都在刚出生的二宝身上,对修羽就会说:“呀,以后当哥哥了,可要更勇敢。以后不许撒娇哭闹了哦,大哥哥是不许这样做的。”有的人还会故意逗他:“果果啊,你看现在有了弟弟,好吃的好玩的都要给他了。”“猜猜娘亲更喜欢哪一个?”

    暖香没办法,别人管不了,只得管束身边下人,还是伺候的奶娘丫头,谁都不许再这样给少爷开玩笑。小孩内心又单纯,又敏感,容易当真的。

    哪怕一开始修羽心无芥蒂,但听多了自己也看多了就有点不开心了。这天一早,暖香才刚起床,穿着浅红色窄袖齐膝袄,下面穿着乳白色金莲撒脚裙,头上梳了工整的倭堕髻,斜插着一支金镶玉蝴蝶簪子,领口那心形锁边上还有两朵工笔精绣牡丹。因为身子调养的好,现在又恢复了窈窕身材,略微丰满了点,倒似显得肌肤更加白嫩了。

    她刚把擦脸的云香罗帕放下,一个小东西就撞进了裙子里。“我还以为是草莓。”暖香笑笑把修羽从膝盖上扒起来:“起得挺早呀。昨天玩了那么久,今天腿酸不酸?”

    “不酸。”修羽好比草莓一样,黏住了主人的腿,暖香刚把他拉起来,他又一头扑了进来,暖香后退一步,他也后退一步,暖香回身坐在了榻上,他也亦步亦趋的跟了过去。脸蛋埋在娘亲光滑柔软的裙摆里,死活不肯起身。

    这孩子,昨天出去玩被人给欺负了吗?不会呀,修羽很机灵,个性偏强,往日里都是暖香约束着他,免得别人家孩子被欺负的。

    修羽长得很快,骨骼也韧,估计将来会跟父亲,或者祖父一样,都有高高的个子。暖香低了头,修羽点着脚,埋头在她怀里,却忽然嗅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甜甜的奶香味,很熟悉,很怀念。他吸吸鼻子,用小脸去蹭暖香的胸部。暖香被那毛绒绒的头顶弄得直痒痒,咯咯笑起来,不能再蹭了,她的奶水向来充足,现在老二还没吃,再蹭就要流出来了。

    他也醒了,争着眼睛看面前挂着的,风一吹就晃荡的连锦花球,两个漆黑的瞳仁转来转去分外有趣,言景行抖过他几次,还跟暖香笑道:“这娃娃跟猫也什么区别嘛。”草莓还不是这样逗的?这个小孩命盘上五行缺水,于是名字叫修泽。

    被奶娘抱着坐起来,他看到暖香抱着另一个孩子,那小孩腻在娘亲怀里,立即笑了,举着手往暖香那里扑,一边扑一边“啊啊”的叫,这个小胖墩,现在还不会说话。不会叫人选学会了争宠。暖香也是无奈,拍拍修羽的背:“你看,小弟弟醒了。”

    修羽却仿佛要印证娘亲更疼他一般,抱着暖香的衣襟不丢手,暖香无奈,只好把他抱起来,一起带过去,在泽哥儿旁边放下。

    修泽却也奇怪,本来是要娘的,小哥哥在身边放下,却又对小哥哥更感兴趣,咯咯笑着,撅着屁股要爬过去。他的手臂和腿力量都还不够,爬得歪歪扭扭。那奇怪的姿势倒把本来有点郁闷的修羽给逗乐了。

    修羽看着修泽圆滚滚的小肚子,胖乎乎的小胳膊,诧异的看着暖香:“娘亲,我当初也这个样子吗?”

    暖香笑道:“不,你要结实一点,也更爱动,泽哥儿比较安静,你会坐会怕都比他早。”修羽忽然觉得有点骄傲。“修泽平日睡醒后,都会默默吃指头,或者看摇篮上挂的玩具。今儿是看到你了,所以立即就爬起来了。”

    我的功劳!修羽莫名的,又多一层骄傲。

    暖香摸摸他的脸蛋:“昨天爹爹教你背书了?我说他太心急了,开蒙可以等明年,你要是太辛苦了,咱们就明年再开始。”

    呀,娘亲果然好疼好疼我,都要为了我去驳父亲的话了。修羽忽然就放心了。正想着呢,修泽那胖乎乎的小手,忽然就拉住了他的指头放进了自己嘴里添起来。添一舔,似乎又觉得味道不对,于是又添回自己的。

    修羽纳闷的抬头:“小弟弟为什么要吃我的指头呢?”

    暖香笑了,指指那正用爪子不断擦脸的草莓:“因为人娃还小,在小弟弟这么大的时候,就跟小动物一样,用嘴巴和舌头来认识这个世界。看到喜欢的,就想尝一尝。”

    他喜欢我?修羽看看坐在那里冲自己笑的胖小子,也拿起他的小指头吮了一下。用信任的眼光看着他。你懂得!

    暖香嗤得笑了,亲亲修羽光嫩的腮帮,真是好孩子。“来来来,娘亲给你做好吃的。想吃什么样?”

    “上次姑母做的那种假鸡。有一朵萝卜花放在那里的那种。”

    暖香笑了:“那是卷筒素嫩鸡”。当初确实在辅国公府吃过一次,倒难为他记到现在。荣泽堂的下人都是到夫人把两个宝宝看得比自己都重要,所以也不阻拦,只赶紧摆出简单的早膳。暖香在糖儿的伺候下用了碗八宝粥,吃了两只鲜肉小笼包,这才到厨房里去。

    谁知,刚要动身,修羽眼中却忽然冒出了诧异,“娘亲这是怎么了?”原来暖香的袄衫比较宽松,方才被修泽一拉,领口那里就散开了一点。脖颈上明显有块红印子。暖香急忙把衣服重新拉好,盖得严严实实的,若无其事的站起身体:“我们要去厨房挑土豆了,要金灿灿黄澄澄的,又圆又胖那样的才行。冬菇也得提前泡上,嗯”暖香还是不自然的摸摸脖子,加了一句“多放点菇!”

    都是景哥哥的错,害我今天被孩子抓包。

    可惜小孩会被随口编造的答案忽悠,却不会轻易放弃的疑问,“脖子那里怎么了?现在又没有蚊子。”

    暖香正交代下人把青菜洗好,豆腐衣,熟笋,面粉准备好。她本也擅长敷衍,但面对自己的小孩,随便哄骗,总会有种罪恶感,尤其被那亮晶晶水汪汪,纯洁无邪的眼睛看着,平白多点无措。被缠得没法了,便道:“等下午爹爹回来了,你去问爹爹吧,爹爹总知道的。他的这里”暖香敲敲锁骨位置:“也有一个红印子。我不知道,他一定会知道。”暖香很顺手的,就把球又抛给了言景行。

    “对哦,爹爹比娘亲聪明多了。”

    ……这小子!暖香随手往配菜里放上了一把胡萝卜丝,想一想,不解恨,又放了更多的香菇。

    厨娘那边刚把土豆蒸熟,去了皮,捣成泥,暖香便道:“放两个鸡蛋,口感更松软滑嫩。”厨娘依言照办,暖香这又亲手掌刀,把冬菇,熟笋,青菜切成葡萄大的片。

    “不要猪脂油,去把上个月新入的花生油拿来。”

    热锅,热油,把三片和胡萝卜倒入翻炒,暖香一边加些微调料,一边叮嘱丫头现在把豆腐皮平摊在案板上,洒上清水。这豆腐皮发软,去硬边都需要时间。末了,涂上一层土豆泥,再把方才炒好的菜放进去做馅心。眼瞧着半尺长,二指粗的长筒卷好了,站在厨房外的修羽开始鼓掌:“娘亲好棒!这是做好了吗?”

    “不,这是生柸了。”暖香一边笑一边挂上糊糊后,那边的油锅已经烧到七成热,刚刚好,她把豆腐柸放进去炸,拿着两根长筷子熟练翻动,直到它通体焦黄,均匀漂亮。捞出来,切成菱形块

    ,往长条形的粉彩白胎碟子一放,在搭配上一朵刚刚削好的萝卜花。完美!

    “假鸡肉!娘亲好厉害。”

    “我聪明还是爹爹聪明?”暖香点他的额头,另一只手里端着刚刚出锅的香气扑鼻的卷筒素嫩鸡。

    修羽看看娘亲,又看看鸡肉,笑道:“不放胡萝卜的娘亲最聪明。”

    啧,这小鬼。

    华丽精致,淡香隐隐的房间里,年轻美丽的母亲,照顾着两个可爱的宝宝吃东西,时不时就有笑声传出,引得梁上的鸟雀不断的往屋里看。等到傍晚,她最深爱的丈夫也会归家。等到两个儿子吃饱,在一边玩耍,暖香望着窗外红红的太阳,无比惬意的伸了个懒腰,靠在黄花梨美人靠上,把小孩的肚兜绣出来,上面并蒂荷花的样子十分漂亮,底色也还是嫩嫩的桃粉。

    说不定下一次就能生出女娃娃了呢?暖香幸福的期盼着。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重生宠花暖且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重帘藏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重帘藏花并收藏重生宠花暖且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