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倾城婚恋,首席的秘密 > 悲喜城73:曾有女孩深情爱着他

悲喜城73:曾有女孩深情爱着他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073章:

    初年回头看到站在不远处的江屿心,不听她说什么,立刻跑进了学校。

    “初年。”江屿心叫了他几声,他已经跑远了。

    她没有去追,现在初年根本就不想见她,就算追到了也只会让初年不高兴,加深对自己抵触的情绪。

    垂在身旁的手缓慢的摊开,手心里安静躺着一块出生牌,这是昨天初年遗落在楼顶的,她捡到,只是想还给他而已。

    看样子只能改天了。

    江屿心转身要离开,眸光不经意间扫到走过来的唐时遇。

    唐时遇知道她是放心不下来看初年的,可现在初年根本就没办法接受她。

    江屿心空洞的眸光如同一潭死水扫过他,恍若未见,转身要走。早晨她的高烧才完全退下去,滴水未进,此刻浑身酸软,头脑不清醒,步伐轻飘,低着头往路边走。

    唐时遇没有在附近看到她的车,而且她的脸色实在太差,有些不放心,抬头再向她看去,发现她的步伐即将走出人行道,在不远处正好有车子疾驰而来。

    手里的东西“嘭”的一声落在地上,三步并两步冲过去,手臂竭尽所能的伸长,抓住已经迈出去一只脚的江屿心手臂,拚尽全力的往回拽。

    江屿心被一股强大的力量猝不及防的往回拽,身体完全没有抵抗之力的转过来倏地撞进了宛如墙壁的怀抱里。

    “滴!”尖锐的鸣笛划过耳边,疾驰的车子并未减慢速度或停下,一闪而过。

    唐时遇一只手紧紧攥住她的手臂,另外一只手扣住她的后脑将她整个人按在自己的怀中,脑子想起刚才那么危险的那一幕,脸色沉了。

    江屿心脑子有几秒的空白,反应不过来刚刚究竟发生什么事。鼻端下萦绕着他身上淡淡的烟草味,熟悉而陌生。

    身体紧紧相贴,她甚至能感受到他胸膛下那狂乱跳动的心跳。

    理智,在一点点的回来。

    他,刚刚救了自己。

    唐时遇脸色凝重,眉心沁着寒意,到唇瓣的话,因为低头迎上她的眼眸而哽回喉中,迟迟发不出声音。

    江屿心的脸色苍白,黑色的发丝在飞扬,抬头凝视他的黑眸像是两个黑洞,深不见底,有什么在无尽的流泻出来,那般的……悲伤。

    “唐时遇——”干裂的唇瓣慢慢的张合,声音里夹杂着浓郁的腥血味,因为高烧的关系,她的嗓子很疼,每说一个字,嗓子就好像有一把刀子在刮,“我曾经真的有想过,一定是有什么迫不得已的苦衷让你那样做,只要你愿意告诉我,不管什么,我都愿意相信你,原谅你。”

    唐时遇浓墨的眉微不可察的动了动,抓着她手臂的手力量不住的收紧。

    江屿心弥漫着悲戚的眉眸在晨风中一点点的挥散,寒冽从心底滋生,沙哑的嗓音笃定而出:“可当初年对我露出厌恶的眼神时,我知道——即便将来某天知道你有什么迫不得已的苦衷,你有多么的身不由己,我绝不原谅!”

    说这番话时,江屿心的手指将他蓦地松了力气的手指,一根一根的掰开,眼神寒冽的从他清俊的脸上扫过,绝然的转身。

    手里紧紧攥着初年的出生牌,用力到出生牌的棱角刺穿她的肌肤,让掌心的伤口再次溢出鲜血。

    唐时遇清邃的瞳孔在她的声音响起后,蓦地不断收紧,当掌心的力量松开,下意识再想握住却只抓到一把冻伤肌肤的空气。

    晦涩渐起的黑眸目送着她打车离开的背影,冷风一遍遍的灌进衣领中,穿过胸膛,冷得他伫立良久,动弹不得。

    ………………………………

    2006年8月初,江屿心被江进强制性的送往美国留学。

    这个决定是很突然性的,所以安排学校,办理签证需要一些时间,在登机之前,为了不让她与外界有任何联系,江进甚至让人剪断家中所有的网络线、电话线,江屿心的手机也早已被没收。江进安排佣人24小时在卧室监看她,四名保镖在门口守着,确保她不能在踏出江家一步,直到被送上飞机。

    机票航班是上午9:45分,江进让秘书推掉上午所有的行程,亲自送她去机场,要亲眼看着她登机。

    江屿心表现的很安静,不吵不闹,更没有企图逃跑,不去美国。

    在登机前,她去了一趟洗手间,保镖在身后跟随,她进洗手间,保镖在门外守着。

    江屿心在洗手间里挨着敲门,请求别人能借手机给她用一下,但很多人都当她是骗子,或是疯子,不予理会,或是投以鄙夷的眼神,甚至有人威胁她再这般会报警抓她。

    江屿心颓然的靠在墙壁上,无助而绝望的时候,有一只手葱白的玉手伸到面前,掌心里放着手机,轻悦的声音擦过耳边,“你用吧。”

    抬眸映入眼帘的一位年轻女子,清秀温雅,眉眸盈然如水,我见犹怜。

    江屿心低低的说了一声“谢谢”,用借来的手机拨通脑子里铭记不敢遗忘的号码,拨了三遍迟迟无人回应。

    她又询问手机的主人介不介意,她发一条短信,手机主人点头允以。

    短信发过去没几秒,手机突然响起,来电提醒是江屿心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数字,眉梢来不及染上欣喜,那边传来赵雯雯的讥笑:“江屿心,江家的大小姐,你已经丢脸丢到整个青海城还不够?你能不能要点脸?时遇已经和你分手,现在他是我的男朋友,请你不要再来纠缠他!”

    “我想和唐时遇说话。”江屿心听见自己的声音很平静,毫无波澜,无悲无喜。

    “呵,你想和时遇说话,可时遇不想和你说话。”赵雯雯冷笑了一声,好像打开了免提,柔媚的声音怕是让人骨头都能酥麻了,“时遇,江小姐的电话,你想接吗?”

    “不接。”电波那头传来他毫不犹豫的声音,笃定不移。

    江屿心拿着手机僵硬许久,耳边早已只剩下嘟嘟的忙音,直至自动挂机。

    手机的主人看了她很久,小心翼翼的问:“你……没事吧?”

    江屿心回过神,侧头看向墙壁上挂着的镜子里的人,满眼泪水,挂在白希的肌肤上。

    那双曾经笑得温暖迷人的眼眸早已只剩下空洞与麻木,一遍遍流着卑微可怜的泪水。

    母亲曾说过:江家的女儿,可以没有爱情,但一定要有尊严。

    “没事,谢谢。”江屿心将手机还给对方,抹去了自己脸颊上的泪,挺直了脊背恍若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走出了洗手间。

    手机的主人目送她的背影离开,明明哭得很伤心,为何拭去脸上的泪后却依然冷漠坚强。

    一时忍不住好奇,打开短信箱已发信息,看到这样一则短信:

    阿遇,我要被送去美国,再过一个小时登机。只要你来,不管你说什么我都相信,只要...你来。

    手机主人再抬头看空荡荡的洗手间门口,不免感触低喃:“他一定很优秀。”

    若不然怎么会有这样一个女孩子深情的爱着他。

    ……

    那天的青海城是阴天,漫天的乌云,狂风袭过,宛如末日降临。

    置身在三万英尺高空上的江屿心透过窗户看到大片的白云,还有强烈到刺得人睁不开眼睛的阳光,宛如一梦。

    她的身体在三万英尺之上,她的灵魂早已*三万英尺之下的深渊,饱受冰冷和绝望折磨,挣扎不得。

    2006年8月4日,青海城距离江屿心很远,唐时遇距离江屿心很遥远,却都比不上江屿心与自己爱情的距离:隔着一生。

    ……………………………………

    江屿心的感冒延续了一周没有痊愈,静谧的办公室里时常能听到她咳嗽的声音,轻缓的或是撕心裂肺的。

    黎桐想要放她的假,让她好好休息,江屿心不肯,一旦不集中精神工作,她满脑子都是初年,她怕自己会忍不住去找初年,在初年厌恶的眼神中将当年的一切托盘而出。

    这一个星期江屿心没有和初年见面,但她每天都能看到初年,在他去学校的时候,她都站在远处偷偷的看着。

    因为这件事让初年的情绪也一直很低落,每次看到他都是独自一个人低头走在人群中,不像别的小朋友结伴而行,有说有笑,天真美好。

    她的初年,因为她而变得不快乐,心里格外的难过。

    下班的时候,江屿心拎着包走出公司,街上的人潮汹涌,车水马龙,阳光在一点点的往海平线下滑落。

    当她要跨步离开时,眼角的余光不经意扫到不远处花坛旁边站着的身影,眸底在瞬间染上喜悦,“初年。”

    迈向他的步伐轻快,明眸映着光,盈盈耀目。

    “你怎么找到这里的?你一个人吗?”江屿心没看到其他人,他一个人是怎么来的,幸好没事。

    初年面对她关切的神色没有任何感触,拍了拍身旁台子上放着的小箱子,“还给你,我不要了。”

    江屿心一怔,打开小纸箱里面放着的都是她送给初年的故事书与小玩具,再看向初年的眼神黯淡无波,心中的酸楚大片大片的晕开。

    “你在和我爸爸打官司,要把我从爸爸身边抢走?!”初年盯着她的眼神瞪的圆圆,像是在看一个十恶不赦的人。

    “不是抢走你。”江屿心艰涩的出声,“是想你回到我的身边。”

    “为什么?”唐初年又问,“当初是你不要我,现在又要来抢走我!你到底想怎么样?”

    “我没有不要你。”我只是不知道有你的存在。

    “我想和你一起生活。”弥补那八年欠你的一切。

    “我不想和你生活在一起。”孩子的话永远直白,不懂迂回,看着江屿心的眼睛干净坚定,“以前我是很希望妈妈早点从国外读完书回来,这样就再也不会有人笑我是一个没有妈妈的孩子,但是我心里的妈妈不是像你这样的,我有一个爸爸就足够了,我不想再叫别人爸爸,所以请你不要来打扰我和爸爸的生活,再见。”

    说完自己想说的话,他转身就走。

    “初年,初年……”江屿心连叫了他好几声,他都没回应。

    不放心他一个人,江屿心急忙抱起小纸箱跟在他的身后。

    初年晕车只针对火车与私家车,偶尔坐一下公交车是没问题的。

    现在正是下班高峰期,公车人满为患,初年人小很容易就挤上公车,江屿心穿着高跟鞋,一手托着小纸箱,一只手投币,眸光不停的搜索初年,看到他快挤到后面,费力的往车后门挤。

    公车内置空调,无奈人数太多,空气混浊燥热,江屿心挤到初年身旁时已经满身大汗,怕别人挤到他,她用自己的身体挡在初年身边,为他圈出一点点安全的空间。

    感冒未愈,这封闭的空间让她很难受,额头渗出细密的汗珠,顺着漂亮的侧脸往脖子里流淌。

    嗓子很痒,很想咳嗽,顾及到初年,她强忍着,在下一站短暂的停车时,从包里拿出一次性的口罩戴上。

    她不想把感冒传染到初年。

    ………………………………

    唐初年一直都知道她跟在自己的身边,假装看不见,不过看到她戴上口罩,眉头还是不由的皱了起来。

    当公车在小区附近的站停下,车门一开,他就立刻跳下车,很快的跑走。

    江屿心急忙下车却追不上他,胃里很难受,实在是忍不住小跑到垃圾桶旁边,呕吐起来。

    这些年,她极少会这般狼狈,即便当年和唐时遇在一起贫瘠无比,可是唐时遇从舍不得她提重物,也舍不得让她挤公交,万不得已的话会全程将她护在怀中,舍不得她受一丝艰苦。

    如今她为了初年,风雨长征,却心甘如饴。

    江屿心缓了两口气,托起小纸箱站起来朝着初年的小区走去。

    迎面的晚风里有着热浪,她的长发微乱的在风中拂动,站在楼下抬头盯着某一楼层,神色犹豫不定。

    ………………………………

    唐时遇正在准备晚餐,手机在客厅响起,他洗菜手上沾着水不方便接,喊初年帮忙接电话。

    初年从房间走出来,看到手机上闪烁的名字,“啪”的一声将手机翻过来放在桌子上,瞬间安静下来。

    唐时遇敛眸,从厨房走出来时初年已经跑回房间,还把门给关上了,他低头拿起手机,黑屏在一瞬间亮起,“江屿心”三个字不停的闪烁。

    初年的反应,他了然了,犹豫片刻,还是接通电话了,“他到家了。”

    有了他这句话,通话在瞬间中断。

    唐时遇拿着手机站在客厅暗忖一会,转身走到窗口,很清楚的看到站在楼下的一抹淡色的身影,手里的手机还没来得及放,低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她身旁有一个小纸箱,她抱着纸箱离开了,一点点消失在瞳孔里的身影在这个傍晚显得格外落寞。

    …………………………………

    唐时遇推开初年的房门,看到他正坐在书桌前认真的看书,眉头一挑,他的儿子,他还不了解?

    走过去抽走他手里的课本丢一旁,“别装了。”

    初年抬头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唐时遇伸手将旁边的椅子拉过来坐下,早上的时候就发现之前多的几本书和小玩具不见了,下午放学去接他没接到,心里很清楚他去哪里了,没有担心,她是不会让初年出事的。

    之前初年失踪,他不相信她,在经过这件事后,他确信她是不会伤害到初年。

    她把初年看的很重,很重。

    “不管怎么说她是你妈妈,现在你不能接受她,我能理解,但我希望你给她起码的尊重,别让你的品德课白上了。”他不想初年是一个是非不分,没有礼貌修养的孩子。

    初年沉默片刻,努了努嘴,最终还是站到他面前,看着他的眼睛说:“可是她要把我从你身边抢走,你不生气,不难过吗?”

    他都知道了,官司是输了,他问过班里爸妈离婚的小朋友关于抚养权的问题,官司输了就代表没有办法在一起生活了。

    唐时遇没想到他会知道的这么多,一时沉默,不知该如何回答。

    初年又说:“我不想和她一起生活,我只想和爸爸在一起。爸爸没有我的话,会难过的,不是吗?她让爸爸伤心了,所以我更讨厌她。”

    他幻想的妈妈太过美好,以至于现实来临,江屿心不如他幻想中那么美好,他无法接受,更接受不了离开爸爸,与另外一个陌生人生活在一起。

    儿子的这番话听的唐时遇心里情绪百转千回,感动之余何尝没有伤感。

    每个孩子都希望有一个健康温馨的家庭,有父母的疼爱与呵护,可这些他从未给过初年,即便初年的亲生母亲回来了,他们也注定给不了他一个正常的家庭。

    唐时遇将初年拉到怀里抱着,眸光看向窗外的残阳,光芒在一点点的消失,黑暗终究还是要降临。

    许久之后,房间里响起沉哑的嗓音,“不要讨厌她,是爸爸不好,是爸爸先让妈妈伤心了……”

    ………………………………

    江屿心接到叶初的电话,是问她确定要追加对唐时遇起诉的精神损失费。

    她纤细的身影孤单的站在窗口,望着半个城市的风景,与她记忆里的那座城有些出入。

    无妨,既然回来了,该找回来的,她都会一一寻回,并且再也不会离开,有些事,她有足够的耐心和时间等。

    “为什么不呢?”薄唇轻启,声音平淡。

    叶初明白她的意思,没有多说,掐断通话,她在青海城滞留的太久,应该早点处理完手中的案子回香港。

    江屿心刚结束与叶初的通话,又有新的电话,是陆希城。

    之前那夜的短信后陆希城给她打了好几个电话,可都是因为突发状况而没有接到,此刻她是该和陆希城通一个电话。

    电话里陆希城依旧是不正经的语气,言语间调侃的意味居多。

    关于那晚的事,江屿心没有隐瞒他,也没过多言语解释,有的时候有心解释反倒显得欲盖弥彰。

    陆希城在那边嬉笑,感叹她和唐时遇之间的“缘分不浅”。

    缘分?

    江屿心怔了下,她觉得陆希城口中所谓的“缘”指得是“孽缘”居多。

    陆希城那边似是有人敲门,江屿心不想妨碍他工作,主动掐断电话。

    伦敦与北京有八个小时的时差,青海城即将面临一天的结束,而伦敦是新的一天刚刚开始。

    在伦敦最繁闹奢华的大厦顶层,偌大的落地窗有着忧郁的蓝色,伫立在落地窗前的峻影挺拔潇洒,骨骼分明的手指捏着手机,望着窗外升起的太阳,薄唇极其浅微的勾了下。

    关于生病的事江屿心没有提及一个字,他就假装不知道,极其配合她。

    这辈子要想江屿心在他面前撒娇示软一下,一个字:难。两个字:很难。三个字:非常难。四个字:难如登天。

    敲门而入的是他的特助Moll,提醒他今天最重要的一个会议,客人抵达会议室。

    陆希城将手机放进西裤的口袋中,回头一双好看的桃花眸似有若无的放电,挺立的鼻梁下弧线好看的唇瓣溢出笑容,“我可爱的Moll,今天似乎更加迷人了。”

    Moll对于老板的轻挑和浮夸已经习惯了,面露浅笑,算是回应。

    陆希城经过她的身边,步伐停顿了下,执起她没有拿文件的那只手唇瓣在手面轻微的落下,短暂一秒后松开,继而离开办公室。

    此般行径,在旁人看来会略显轻挑与猥‘琐’,但做这个举动的男人叫陆希城,陆氏集团唯一的继承人,拥有尊贵的身份,俊朗不凡的面容,性格洒脱不羁,时而轻浮,却不失绅士,即便只是他一个眼神,一个勾唇都足以令无数女人倾心,趋之若鹫。

    身为陆希城的特助Moll从不会像其他女人一样肤浅无知,认为陆希城的举动是一种亲密表现,会花痴脑补各种灰姑娘飞上枝头做凤凰的白日梦;相反,她深谙自己老板骨子里的恶劣,很多时候都像个长大不大的孩子,喜欢捉弄人。

    她时刻谨记自己的身份,恪守本分,因此她这个特助的身份经久不衰,是陆希城极为信任的心腹,也被不少倾心陆希城的女人视为眼中钉。

    Moll抱着文件,尽管脚下踩着十几公分的高跟鞋也能利落跟在老板的身后,迈步如飞。

    陆希城在走进会议室之前,突然停下脚步,叫了一声:“Moll——”

    Moll:“陆总。”

    “订明天最早回青海城的机票。”

    Moll眉心微动,直白道:“可是这次合作对于陆氏企业在海外发展至关重要,眼下回去恐怕陆董不会高兴。”

    陆希城无所谓的耸肩,嘴角扬起笑容,“拖延这么多天,你当我真无能?快去订票,我老婆要是跑了,我下半身的(xing)福,你负责?”

    他的心情似乎不错,眼神里流转着迫不及待。

    Moll对老板的能力,毫无疑问的相信,老板既然这样说,自然是有百分百的把握能完成这次他们来英国的目的。

    陆希城走进会议室,Moll关上了会议室的门。

    门后将会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场,而陆希城则将会成为最出色的将军,当会议室的门再次打开后,传来的将会是凯旋的圣歌悠扬。

    ………………………………

    唐初年的学校期末考试前有一个辩论活动,初年代表班级参加学校的辩论赛,也是所有辩论选手中年纪最小的一位。

    江屿心知道并且能来参加,是因为唐时遇发短信告之,不想再错过初年的成长,哪怕只是一场辩论赛,她不愿缺席,特意请假过来。

    距离辩论赛开始还有一些时间,唐时遇在后台帮初年整理衣服。

    初年里面是白色衬衫,外面是黑色西装,打着领结,下身是小西裤和皮鞋,看起来像是贵族的小王子,格外帅气。

    对于江屿心的出现,初年打心里不乐意,感觉很别扭,因为唐时遇那天的话,他并没有说出口,为了爸爸他就忍一忍。

    比赛快开始了,唐时遇离开后台,打算到观众席就坐时突然接到一个电话,李总的那个项目有些事要交代他,现在必须走。

    唐时遇瞧了眼手腕上简约的男士手表,走到江屿心身边,弯腰在她耳畔说:“我有事要离开,要是来不及回来,麻烦你送初年回去,他有钥匙。”

    江屿心掠眸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轻轻的点头。能够和初年单独相处,是她梦寐以求的事情。

    唐时遇离开后,江屿心集中精神等待辩论赛的开始,期待初年的表现。

    作为年纪最小的辩论选手,初年初生牛犊不怕虎,表现的很镇定,脑子反应非常迅速,攻击力非常强烈,让正方的高年级几乎招架不住。

    江屿心轻盈的眼眸专注的凝视台上,温柔,慈悲,更多的是欣慰。

    她从来都没有想过有一天能看到自己的孩子站在舞台上像是一颗金子闪闪发光,他是那般的聪明,美好。

    江屿心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的母亲都有这样的想法:即便别的孩子再优秀,再出色,即便是天才,在自己的眼里也不如自己的孩子好。

    这场辩论赛出乎意料的精彩,最后评审宣布时也格外犯难,比赛始终要有一个输赢,最终宣布胜出的是:反方。

    江屿心第一次很用力很诚心的鼓掌,为她的初年喝彩。

    比赛完,初年去后台换衣服,收拾材料,江屿心寻到后台,看到他换上了休闲装,眉眸和悦,“初年——”

    初年将资料放进书包里,听到声音抬头看了她一眼,立刻低头继续整理书包,假装没看到。

    江屿心嘴角的笑淡了下,似是不在意的走过去和他解释,唐时遇有事先离开,自己送他回去。

    唐初年直到整理好东西也没看她,没说话。转身面朝门口,看到从门口经过的杜星语,急忙喊道:“……杜老师。”

    杜星语停下脚步,走进来,露出亲和的笑容:“初年。”眸光看到一旁的江屿心,点头寒暄:“江小姐。”

    “杜老师,你可以送我回家吗?爸爸有工作,不能来接我。”唐初年漆黑的眼眸闪烁着天真凝视着她问道。

    江屿心心底一冷,脸上却没有任何的情绪泄露。

    杜星语看了眼江屿心,弯腰亲密的揉了揉初年的脑袋:“当然可以。现在我们可以走吗?”

    唐初年点头。

    杜星语帮初年提书包,另一只手牵着初年,像是初年的家长一般,“江小姐,我就不陪你了,再见。”

    “再见。”江屿心话是对杜星语说的,眼神却一直盯着初年。

    可惜,初年一直低头不看她。

    眼睁睁的看着初年跟着杜星语离开,她却什么都不能做,因为初年宁愿依赖他的老师,也不愿意让她这个亲生母亲送他回家。

    …………………………………………

    杜星语牵着初年的手走到学校门口,突然想起来自己有东西落在办公室,东西很重要,关系到优秀教师的评估。

    她对初年说:“在这里等我一下,老师有东西忘记拿了。”

    初年没说话,点点头。

    杜星语没把书包递给他,怕他拿到书包就自己走了,上次的事还记忆犹新,她不想初年出事,受累的还是唐时遇。

    走了两步,不放心回头再次叮嘱:“一定要站在这里乖乖的等我喔。”

    初年心里对她的嘱咐有些不耐烦,但爸爸的教诲他没忘记,没有表现出来,乖顺的点头。

    杜星语走远没多久,从学校礼堂方向走来几个学生,是辩论赛输了的正方,全是高年级的男同学。

    有人看到初年,想到比赛输了,心里不服气,和旁边的人议论,故意说给初年听:有什么了不起的,不过是个有妈生没妈养的小野种。

    有同学附和:听说生他的女人家里挺有钱的,不过一生下他就跟别的男人跑国外去了。

    众人哗笑,异口同声道:因为他爸爸是没钱没用的‘孬’种呗!

    前面的话,初年还可以忍,最近关于他身世的传闻越来越多,每天走在学校背后的议论声和异样眼神,他不是感觉不到,但又能怎么样,哪些是真的,哪些是假的,自己都分辨不清,又怎么去和别人辩解。

    只是最后他们骂唐时遇的话,他忍不了,冲上去就和他们对峙。

    谁没钱,谁没用,他家住的不是最好的房子,爸爸开的不是最好的车子,这不代表爸爸没用,因为在他身上,爸爸给的全是最好的。

    别说班上,就连整个学校又有谁能和他比?

    孩子们的争执是激烈的,年纪小不懂事,言语不和,说不通不知不觉就会动起拳头,是谁先动手的都不知道,反正最后乱成一团。

    初年年纪小,本就单薄,以少敌多注定要吃亏,被他们打在地上,衣服脏乱扯破了,脸上也有淤青,鲜血溢出嘴角。

    初年要对方道歉,对方拒绝,眼神开始发狠,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量把压在自己身上的男生,推滚下去,一个翻身骑到对方身上,小拳头狠狠的往对方的脸上砸。

    其他的孩子在旁边不时的踹初年一脚,补一拳的,他不为所动,专注的与身下的男孩扭打。

    ……………………………………

    江屿心从礼堂出来接到一个电话,是李总的,无非是希望她的设计图尽快出,与唐时遇两个人好好配合。

    掐断通话,江屿心寻思着杜星语送初年回家,唐时遇不在家,他会不会饿,家里也不知道有没有吃的东西,她还是去买点东西送回去。

    要是初年不想见她,放在门口也行。

    这样想着,脚下的步调加快很多,快走到学校门口时,看到不远处有孩子在打架,距离保安室还有段距离,中间还有树木遮挡,保安并未看到。

    江屿心犹豫要不要上前阻止,忽而看到被围绕起的孩子中间有一抹熟悉的身影。

    站在一旁的孩子更是举起自己的书包要往初年头上砸,书包的最底下,露出一抹银色的寒光,闪得江屿心四肢百骸瞬间漫上凉意。

    “住手!”她冷声呵斥。

    孩子们围绕在一起哄闹,没有人听见她的呵斥。

    眼看着那抹寒光即将落在初年身上,江屿心本能的急速奔跑过去,脑子里已经什么都想不到,只有一个念头——

    初年不能有事!

    她一把抓住初年将他紧紧的护在怀中,背对着那群孩子们,当书包被砸在她的后背上时,她痛的闷哼了一声。

    初年也怔了下,没想到她会突然出现,还这样抱住自己。

    “嘭”的一声书包掉在地上,几个孩子们都吓傻了。

    江屿心放开他,扳过他的小身体,紧张不安的眼神在他的身上打量,“怎么样?你有没有受伤?告诉我,快点告诉我!”

    “我……你……”

    初年的话还没说完,江屿心眸光锁在他的嘴角和膝盖,都渗出细密的血珠,“你流血了,别怕,我送你去医院。”

    不容初年说话,江屿心立刻抱起他步伐急匆往自己的停车位走去。

    几个怔在原地的孩子看到掉在地上的书包下伸出一个没收好的工具小刀,上面沾着刺目的鲜红。

    眸光随着江屿心的身影而去,只见鲜血滴了一路,延伸到看不到的尽头。

    ……………………………………

    纪烯湮:首日更新两万,这是我存了一周的稿子,全发了。我知道网站能更者居多,但很抱歉,烯湮能力有限,只能量力而为,保证每日底更6000,适当的加更。还望大家海量。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倾城婚恋,首席的秘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纪烯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纪烯湮并收藏倾城婚恋,首席的秘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