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倾城婚恋,首席的秘密 > 悲喜城91:忍者神龟VS叮当猫

悲喜城91:忍者神龟VS叮当猫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初年在游泳馆玩了一个小时,洗澡换衣服,在服务员的护送下回了房间。

    他打开电视,认真看着新闻,突然放在茶几上的手机响起,铃声不断的回旋,他知道不能随便接别人的电话,可又怕对方要是有急事怎么办。

    犹豫了一小会,再第二次电话进来,相同的名字时,他笃定肯定是有事,这次不再迟疑的接听了,“喂,您好……”

    ——

    陆希城乍从江屿心的手机里听到异性的声音,脑子里就一个念头,怎么会是男声,并未察觉到对方是个孩子!

    语气瞬间寒冽的逼问:“你是谁?她的电话怎么会在你手里?”

    “我是她儿子,她的手机为什么不能在我手里?”初年虽然小,可电话里的声音充满不悦他听得出来,又反问对方是谁。

    陆希城一下子了然,原来是唐初年。

    “叫她接电话!”命令的语气!

    “她工作去了,手机借我用半天,要是你有事找她请打她的工作号,没事我挂……”

    他的话还没说完,陆希城已经将电话掐断了。

    坐在车子里的他,侧头看向窗外,想到唐初年的话,薄唇不由的勾起冷笑。

    工作?

    她的工作就是去和唐时遇约会看电影?

    脑海里闪过她和唐时遇在电影院的人群中对视,十指紧扣的画面,剑眉越拧越紧,手指机械的扯了扯领带,凌乱的挂在脖子上,心情也越发浮躁。

    坐在副驾驶的Moll扫了眼后视镜见他情绪恶劣,不由的回头看他,迟疑的开口:“陆总,接下来去哪里?”

    陆希城随口报了一个地址。

    Moll下意识的皱眉,他已经很久不去那种地方了。

    …………………………………………

    江屿心和唐时遇回到度假村,天色已经暗淡了,半路他们去了一趟菜市场,买了很多蔬菜。

    在度假村一日三餐不是酒店就是餐厅,再好的山珍海味也会吃腻了,所以江屿心想要亲自下厨做饭。

    度假村的房屋设计是居家风格,有厨房,器具齐全,只要买食材就好了。

    初年见他们回来便将电视关掉了,看到他们买了很多东西,不免好奇凑上去问是什么,知道晚上可以吃到家常菜时,显得很高兴!

    江屿心和唐时遇配合着将多余的蔬菜放进冰箱时,初年拿着她的手机跑过来说:“不久之前,有一个叫‘希城’的人给你打电话,但没说什么事!我有叫他打你的工作号码,就是不知道他有没有……”

    听到希城两个字,唐时遇的眉头一皱,眸光逗留在她平静无波的脸上。

    江屿心将蔬菜放进冰箱里,用纸巾擦拭手,“我去回电话,你把东西拿进厨房,我一会就过来!”

    唐时遇点点头,没说话。

    江屿心接过手机,手指在初年脑袋上摸了摸,走到阳台翻到通话记录,回拨过去,那边传来冰冷的等待声音。

    “对不起,您呼叫的用户暂无回应,请稍后再拨。”电波里传来机械的声音后,她掐断电话,又重新拨了一遍。

    结果还是一样。

    也许他是在忙,没空接电话!江屿心没有多想,转身进去,走向厨房。

    唐时遇已经把食物分类好,初年在旁边帮忙!

    “出去玩,一会快吃饭的时候再帮忙摆碗筷。”见她进来,唐时遇将初年撵走,又对江屿心说:“你洗菜,我来切菜。”

    为了早点让初年吃到晚餐,江屿心没有拒绝他的帮忙,把洗菜池里放满水,先把好洗的蔬菜放进去。

    今天出门怕晒,特意穿了长袖的雪纺衬衫,两只衣袖卷起后很容易滑下去,江屿心的十指都是水,喊唐时遇帮忙:“帮我卷一下衣袖。”

    手臂往他面前伸时,他没理,江屿心正不解时,他走到她的身后,两只手从她的腋下穿过,帮忙卷她的衣袖。

    因为他站的很近,江屿心的后背似乎能随着他的起伏的气息擦过他健硕的胸膛,她下意识的往前挪了半步。

    她往挪一点,他就身后跟上一点,直到江屿心被迫整个人挤在冰冷的大理石台上,前面是冰凉的触觉,身后是他滚烫的身子压下来,温热的气息似有若无的往她耳朵里钻,很痒。

    江屿心扭头想叫他不要挤自己,刚一回头唇瓣就被温软的唇瓣覆盖住,微张的贝齿让他有可乘之机,轻易滑进去一番搅.弄。

    她整个人好像被他的手臂夹着,根本就躲避不了他的吻,被迫只能无奈的承受,氧气被他一点点的剥夺走。

    唐时遇吻的极其温柔,似是用尽耐心,舌尖温情厮磨,旖旎氤氲,厨房里弥漫起沉重绵长的呼吸。

    “唔……Stop!”唇齿的缝隙,漏出她断裂的声音,“初年……会……看到。”

    “他很识趣。”说话时他的唇瓣没舍得离开她的唇瓣,声音有些含糊不清,气息交融,*缱绻。

    亲吻这种事如果没有尝试过,或许就没有渴望,可一旦尝试过就像鸦片一样令人上瘾,尤其是她香软的唇瓣,对他而言更是无异于这世间最有*力的毒药,一旦沾染,再无戒掉的可能。

    已经有一个星期没见到她,更别提拥她亲她,白天的工作让他的身体很累,可晚上回来他就会不由自主的想她,想吻她,更怀念窈窕的身躯在自己怀中颤栗的感觉。

    像是一个沾染毒品多年的人,毒瘾发作,夜夜难眠,饱受煎熬。

    江屿心在他温情的索吻中渐渐迷失方向和清醒的理智,呼吸急促让脸颊染上一抹绯红,因为长时间侧头接吻,脖子有些僵硬的疼,娇.躯情不自禁的转过来,面对着她,唇齿教缠更加容易。

    他比她高,仰着头接吻对女方而言,久了怎么都会不舒服,他的双手落在她盈盈而握的蜂腰上,稍稍的往上提,她脚下的拖鞋掉了,赤脚踩在他的脚背上。

    江屿心是第一次踩在他的脚背上与他接吻,以前从未有过,心里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像是一道电流疾驰而过,酥.麻而绵软。

    不知道吻了多久,分不清口腔里的唾.液是谁的,呼吸是谁的,唐时遇终于停下来了,鼻尖在她的蹭了两下,沉沉的叹气。

    江屿心深呼吸,平复下温软的气息,眼眸凝视他,不明白他为何突然叹气。

    他的手从她衬衫下摆收回,一边替她整理衣衫,一边说:“我这哪里是做*,简直是修炼做忍者。”

    江屿心眼神不小心瞄到他裤.裆鼓起的那一块,心莫名的漏跳一拍,瞪了他一眼,从他的脚背上下来,穿好拖鞋,点头赞同的补一句:“忍者神龟!”

    转身继续把没洗完的菜洗完。

    唐时遇:“……”

    她不知道自己刚刚的眼神有多魅惑,瞪他的时候更像是在娇嗔,看得他心马意猿,好像心里总有一根羽毛在拂过,心痒难耐。

    还有她眼神刚扫过哪里,别以为他不知道。

    唐时遇从身后再次抱住她,江屿心怕他再乱来,率先开了口:“别闹,晚饭是吃还是不吃?”

    “吃!”他的唇瓣附在她玲珑的耳朵上轻咬口,小心眼道:“忍者神龟更想吃你这只叮当猫。”

    江屿心头偏向一边,避开他的唇瓣,不明白他的意思:“什么叮当猫?”

    自己什么时候变成叮当猫了?

    头偏向一边时耳朵虽然免遭他的唇瓣,却把弧线优美的颈脖送到了他的唇边,她的皮肤很白,甚至能看到皮肤下若隐若现的青色经络。

    他实在忍不住,像是许久没有吸血的吸血鬼,张口在她的颈脖处轻咬下去。

    江屿心吃痛的皱眉,转身白希的手掌化为粉拳如雨滴落在他的肩膀,这下换唐时遇皱眉低低的哼了声,手掌压在肩膀上。

    “怎么了?”江屿心觉得奇怪,她的力道没有那么大,但他是神情好像真的很痛。

    唐时遇掠眸,语气淡淡的:“没事。”

    “让我看看。”江屿心记得之前自己咬得好像就是这边的肩膀,都过了一个星期还没好吗?

    伸手要解开他的衬衫扣子,唐时遇握住她的手腕,“真的没事。”

    “别动,让我看。”江屿心声音冷清,像是女王般命令他放开自己的手。

    唐时遇见她执意,唯有松手妥协。

    江屿心手指解开他的衬衫,一开始倒没觉得有什么,直到解开的衣扣露出他健硕的胸肌、腹肌,指尖不经意间碰到他的肌肤,他明显的小腹紧缩……

    感觉到头顶上有一道灼热的光芒,江屿心才反应过来,自己好像做了一件很不明智的事。

    “你自己解开扣子。”还有两颗扣子没解开,尤其是衣摆是塞在他的皮带里,她不好意思拉。

    唐时遇剑眉挑了下,语气里夹杂着一抹戏谑:“是你想看我的身体,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乖!”

    “我是想看你的肩膀!”江屿心是很认真的和他解释,一抬头就跌进他满含笑意的眼眸,脸颊莫名的升温,周围的温度好像也一直在升高。

    “肩膀也是我身体的一部分。”他煞有其事的说。

    “我是想看——”江屿心欲言又止,那天自己一闹就咬了他,没想过后果,这么热的天,伤口要是不好好处理,很有可能发炎。

    “什么?”唐时遇盯着她,鹰眸里尽是戏谑之意。

    江屿心敛眸没说话,以前别说看他的身体,更是摸过,现在只是检查一下他的肩膀,矫情什么!

    在他的注视下,伸手揪住他的衬衫将下摆从裤子里抽出来,掀开靠右边的衣服,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红肿,伤口血肉模糊,结痂的缝隙还渗出了血珠,应该是刚刚她那几拳所致。

    娟秀的眉头一下子皱起,侧头看向他,“你都没有处理吗?”

    看样子是发炎了。

    “初年处理的。”唐时遇回答的云淡风轻,好像受伤的不是自己的肩膀。

    “……”

    初年还是个孩子,连自己都照顾不好,怎么可能帮他处理好伤口。

    江屿心看着伤口都觉得疼,自己当下是一时恼怒所致,真没想到后果会这么严重。

    “是不是很疼?”问完觉得自己说了一句废话,都这么严重,怎么可能不疼。

    唐时遇瞅着她,似笑非笑,“你亲它一下就不疼了。”

    江屿心眉心微敛,肩膀都成这样了,他还有心情开玩笑,看样子是还不够疼!

    唐时遇温热的手指轻轻的拂过她的脸颊,熠熠生辉的眼眸专注凝视她,语气认真:“我说的是认真的!亲它一下,嗯?!”

    最后一个尾音上扬,弥漫着浓浓的诱.惑。

    江屿心迎上他清邃漆黑的眼眸,像是魔怔了,唇瓣慢慢的凑近他的伤口。

    是自己把他肩膀咬成这样,顺他的意,亲一下,算是补偿也不为过。

    像是怕弄痛他一样,唇瓣轻轻的在伤口上蜻蜓点水般掠过。

    “爸爸……”初年突然跑过来叫了声,话还没说完,看到爸爸衣衫不整,而江屿心亲着爸爸的肩膀,小手立刻做成ROCK的手势,遮在眼前,其实什么都遮不住,天真的眼神看着他们,羞羞道:“十八禁,我什么都看不见……什么都看不见……”

    说完就一溜烟跑回客厅了。

    江屿心第一次在初年面前出糗,粉颊涨的彤红,几乎抬不起头。她怎么没想到初年会在这个时候进来,怎么看都好像是自己强迫了唐时遇做了什么事一样。

    唉,不知道该怎么和儿子解释,以后在儿子面前哪里还有颜面可言!

    见她好像害羞了,唐时遇心底柔软的一塌糊涂,大掌搂住她的肩膀让她靠在自己的左肩膀上,忍不住的笑出了声,手指揉了揉她柔软的秀发,又情不自禁的亲了亲,笑声爽朗:“怕什么?没我们的十八不禁,现在有他什么事儿。”

    当年他们发生第一次关系时,江屿心没满十八周岁。

    “你——”江屿心抬头瞪他,羞恼的丢了两个字:“闭嘴!”

    自己就不应该一时羞愧,魔障了听他的胡扯八道,也不会让初年误会!

    转身洗菜,好像蔬菜得罪了她,力气颇大,洗出来后都蔫了。

    背后的笑声更大,唐时遇走到她身边,卷起衣袖开始切菜时衣衫已经整理好了。

    所有需要用到菜刀的,都是唐时遇处理,江屿心洗完菜就开始炒菜,电饭煲冒出的热气已经有了米饭的香。

    无声抽烟机下油锅里的菜兹拉兹拉的,唐时遇做完所有准备工作,就站在一旁看着她做饭,时不时帮忙递一下调料或是盘子。

    还有一个菜就可以开饭,唐时遇叫初年进来帮忙把碗筷摆好。

    初年还没走到厨房前就特意大声喊了一声:“我进来了喔!”

    江屿心:“……”

    唐时遇:“……”

    进来后,初年先是抬头看一眼唐时遇,笑笑,再看江屿心,笑笑,然后抱着碗拿着筷子一溜烟的跑出厨房,又特意大声喊了句:“我走了喔,不进来了喔!”

    江屿心:“……”

    唐时遇:“……”

    儿子,你怎么了?!

    最后一个菜炒好,唐时遇过来端,江屿心洗手,忽然想起来他还没回答自己的问题。

    “为什么说我叮当猫!”

    唐时遇步伐一顿,斜睨她,嘴角扬起雅痞的笑,“对我又抓又咬,还盯着我裤.裆看,你不是盯‘裆’猫,是什么?”

    叮当猫等于:盯裆猫!

    江屿心:“……”

    不给她解释的机会,唇角噙笑,大步流星的离开厨房。江屿心对着他的背影暗暗的骂了两个字:流.氓!

    ………………………………………………

    这顿晚餐的气氛极其的诡异。

    唐时遇神色淡定,眼底蕴藏着高深莫测的光芒闪烁,江屿心低头用餐,保持着食不言的良好修养。

    初年则时不时就瞅着他们笑,笑中透着一丝诡异,让江屿心后脊骨莫名的发毛,趁初年不注意对唐时遇瞪一眼!

    唐时遇嘴角噙着笑,欣然接受!权当是两个人之间的小情趣!

    今晚初年的胃口明显很好,长这么大第一次吃两碗米饭,要不是唐时遇怕他晚上睡觉胃撑的难受,初年可能还想再吃半碗。

    饭后三个人一起将东西收拾到厨房,油盘碗筷都放进了洗菜池子里,交给初年洗。

    江屿心不放心他洗碗,怕摔碎,扎伤他怎么办。

    初年淡定的说:“在家也是我洗碗,爸爸说这个世界没有免费的午餐!”

    江屿心知道他是有心锻炼初年的独立性,没有再坚持,只是问有没有医药箱。

    初年说有,在电视机柜旁边的柜子里。

    江屿心走到电视机柜从旁边的柜子里的拿出迷你的小药箱,坐在沙发上打开看了下,还好药品齐全,有消毒的,有消炎止疼的,有消肿的。

    她用手机上网查了一下,他的情况是否适合用这些药,查到几个药膏他都能用。

    唐时遇不知道什么时候接完电话凑过来瞧,“看什么?”

    “把衣服脱了,我给你处理下伤口!”江屿心拿出棉签和消毒水。

    唐时遇坐在她的身边,后背放松的往后靠,挑眉道:“你脱。”

    江屿心冷光从他俊朗的容颜上扫过,放下手里的东西似乎打算离开,还没起身手腕就被他握住了。

    回头迎上他触目生辉的眼眸,低笑道:“我脱就是了。”音落,拇指还在她的皮肤上磨了两下。

    江屿心像是躲避细菌一般将手迅速的从他的掌心抽出来,眉心紧蹙。

    明明是很正经的对话,怎么从他嘴里出来,哪哪都不正经呢!

    他一边解开自己的衣扣,眼神却是一直深意的盯着她,似有若无的笑着,好像是她*的要看他的身体一样!

    江屿心:“……”

    这个男人啊!怎么能这般可恶呢!

    ………………………………………………………………

    这座城市灯火阑珊,各色霓虹相互辉映,白日里被压抑的人性和情绪都在纸醉金迷的夜晚里释放。

    青海城最出名也是消费最高,被称呼为富二代出没的酒吧,形形色色的人,有富二代,也有OL,更不乏抱着傍上富二代从此衣食无忧而衣着性感的年轻女人。

    酒吧内每个小时都会特别的精彩表演,所以热闹从未停歇;只是这一切都与吧台摆着高级定制的西装旁的男人没关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倾城婚恋,首席的秘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纪烯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纪烯湮并收藏倾城婚恋,首席的秘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