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倾城婚恋,首席的秘密 > 婚姻坟13:惊魂夜,过往如碎片拼凑

婚姻坟13:惊魂夜,过往如碎片拼凑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汪休钧帮她将行李袋放进房间没多久,江屿心就接到时遇的电话,想来应该是汪休钧通风报信了。

    电话里时遇倒也没生气她擅自离开医院,现在她就是他心尖*儿,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掉了,只要她高兴,什么都可以,就怕她会不高兴。

    公寓虽然长期没有人住,但定期有人清洁,家电齐全,眼下似乎没有地方比这个更合适。

    至于新房子,装修还没完整,剩下很多家具,窗帘什么都没有处理,因为他打算将这些交给女主人做主,毕竟家里的装修风格让女主人满意才是最重要的。

    时遇知道她的状态还不错也就放心了,叮嘱她不要进厨房,有什么需要吩咐汪休钧去做,再不行就叫黎桐过来陪陪她。

    江屿心一一应下,听到电话那边好像是有人在叫他,让他快去工作,不必担心自己。

    她能照顾自己。

    公寓里没有水果和食物,江屿心让汪休钧看着置办一些过来,她不想吃外卖,哪怕是再好的餐厅打包过来的,总觉得没有自己做的干净,可口;顺便让他去家里帮自己拿一些东西过来。

    …………………………………………………………

    时遇到很晚才过来的,身上有着淡淡的烟草味还有酒味,看样子是应酬过的。

    他进浴室洗澡,衣服随手丢在浴室门口的衣筐里。

    江屿心没事便去收拾他的脏衣服,反正也不用她洗,只需要从衣筐拿出衣服,放进洗衣机里按几个开关就好了。

    她一边走,一边整理衣服,掏口袋避免他有什么东西放在口袋里被洗坏了。

    东西倒没有,可是白色的衬衫衣领内侧有着淡淡的唇印,江屿心步伐一顿,清澈的瞳仁里闪过一抹冷意。

    衬衫上好像还有淡淡的香水味……

    江屿心闻了下,这个香水的味道很熟悉。女人对香水天生敏感,她很快就判断出衣服上沾上的是香奈儿5号。

    如果她没记错,之前见许浅,她身上淡淡的香气,应该就是香奈儿5号。

    她转身眸光看向紧闭的浴室门,里面传来哗啦啦的流水声,纤细的眉头挑了起来。

    ……

    时遇从浴室出来,看到江屿心站在阳台的洗衣机旁边,挑眉:“你在做什么?”

    “洗衣服。”江屿心按着按钮,头也没回道:“帮我把落下的衬衫拿过来。”

    时遇扫到掉在客厅中央地板上的衬衫,走过去伸手拿起就往阳台走,“这些事,你不要做。”

    现在她怀孕了,应该好好休息,这些家务他来做。

    江屿心不在意道:“不过是动动手指的事。”

    将洗好的衣服拿出来,递给他,自己伸手去拿他收里的衬衫。

    时遇眼角的余光不经意间扫到衬衫衣领上淡淡的唇印,剑眉倏然的挑起,反应过来时,扫了一眼神色淡定的江屿心,嘴角不由漫上一抹笑意。

    江屿心按洗衣机按钮,时遇晾衣服,等衣服全部洗完后,他牵着江屿心的手往房间走。

    一边走,一边说:“今天应酬的时候遇到了许浅。”

    “嗯。”江屿心的反应很平静。

    “她是对我做了一些亲密的举动,我有推开她,可能是不小心沾上的。”

    她虽然表现的很不在意的样子,时遇还是得解释,尤其是她现在怀孕,真怕她会胡思乱想。

    “我知道。”

    时遇的步伐不由的停下,狭长的眼眸盯着她,“我是该高兴你相信我,还是生气你一点都不在乎我带着别的女人的唇印回家?”

    江屿心抬头与他对视,声音清浅:“以你的智商,要是背着我偷吃,会把证据这样正大光明带回家吗?”

    他这样的疏忽大意,说明他心怀坦荡,所以没有必要小心谨慎,回家前还特意检查一下自己的衣领是否沾有唇印。

    再者,她知道对方是许清就更不用担心他们会有什么。

    自己不在的那八年里,如果他们能有什么的话早就有的,不会等到结婚后才开始!

    时遇扬眉,眸光不由的亮了,“时太太你挑男人的眼光真不错!”

    “……”

    他这是在夸她还是在自夸?

    “英雄所见略同,所以——”轻悦的声音顿了下,她道:“今晚你睡沙发。”

    时遇嘴角的弧度往下沉,“你是在和我开玩笑?”

    “你知道的,我从来不开玩笑!”江屿心走进房间,随手就要关门,“晚安,时先生。”

    “心儿……”他的话还没说完,江屿心已经毫不犹豫的关上房间门。

    “……”

    时遇站在房间门口很久,有些郁结的摸了摸鼻尖。

    所以……时太太你还是吃醋了吧!

    站了一会又忍不住的笑了。

    他的时太太连吃醋都吃得这么婉转含蓄,真的是太可爱了。

    …………………………………………………………

    2014月12月30日,距离新的一年只剩下一天多的时间。

    江屿心和时遇的事被愈传愈烈,一波又一波言论攻击朝着他们席卷而来。

    江氏企业、时昌、连同陆氏集团的大楼每天都有记者蹲守,时遇这两天晚上返回公寓的时候都要甩好几次记者的跟踪,有一次出了点小意外,与对面的车子有轻微的碰擦,为了不让江屿心担心,时遇让汪休钧不要透露任何风声。

    江进不是没想过联系江屿心,只是时遇没收了她的手机,准许她看电视,上网,却不允许她接任何的电话,担心江进找她,两个人言语不和,若是刺激到她的情绪就不好了。

    剩下的事,交给他来处理。

    周二的上午,时遇约了陆希城在茶馆秘密会面,包厢里只剩下他们俩个人,具体的谈话内容,除了两位当事人,没有人知道。

    到了下午,陆氏集团执行总裁陆希城和时昌副总裁时遇联手对外发布记者会,事发突然,两家公司的公关部甚至都毫不知情。

    记者会的地点是在某酒店的会议厅内,等其他记者赶到时,前排最好的位置已经被其他记者占据,甚至有些已经准备好微博直播这次记者会的全部过程。

    时间一到,记者会准时开始。

    首先发言的是陆氏集团执行总裁陆希城,就于他和江屿心的关系,用一句“达人之上,恋人未满”轻描淡写而过,两个人私下相处融洽却没办法像恋人一样陷入爱河,两个人也因此多番讨论,最终私下决定分开。

    因为关系到两家合作,他们一直没有对外公布,而且他表示江屿心能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嫁给时遇,他是非常高兴并且祝福的,而自己还在寻找那个能让自己心动,全身心投入爱河里的那个女神。

    接着就是时遇起身面对记者开始澄清,首先他承认自己和江屿心登记结婚的事实,之后又对外宣布他刚刚得知自己与江屿心已经有了第二个爱情结晶,他们现在是一家四口非常的幸福。希望大众能给他们一个自由而独立的空间,不要骚扰他的太太和肚子里的宝宝。

    选择在这样的场合对外公布江屿心怀孕的消息,他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一来是为了让商场的人看到时昌和江氏是不可能再水火不容,那些想要坐收渔翁之利的人还是死了这条心,第二个原因是利用女性的母爱泛滥,堵住那些悠悠之口。

    再者有陆希城亲自和自己一起做这场记者会,携手破了江屿心身陷违背婚约的丑闻。

    陆希城在现场露出惊讶的神色,随之露出笑容,与时遇握手,当着记者面恭喜时遇,并调侃自己可以做他孩子的干爹。

    两个男人都是演戏高手,无论是眼神,还是嘴角的笑,言语间都滴水不漏,让人抓不住把柄,以为他们私下的关系真的不错!

    ………………………………………………………………

    记者会直播出去时,江进坐在办公室,正在接电话。

    看到液晶电视上的新闻,时遇宣布江屿心再一次怀孕时,话筒从掌心滑落……

    他从抽屉最底层抽出一张泛黄的照片,照片里的女子面容姣好,清秀温婉。

    “这些年,我是不是都做错了……小雅,我是不是该相信你是清白的!”

    苍凉的声音,隐隐颤抖,怅然若失。

    ………………………………………………………………

    许浅在酒店看到记者会时,气得把液晶电视给砸了,跪在满地狼藉的地板上抽泣不已。

    她努力这么多年,这么久,为什么到头来还是什么都得不到。

    甚至连被自己碰一下,他都露出厌恶无比的神色……

    许清走进来蹲下身子抱住泪流不止的她,眸底划过一抹心疼,“浅浅,听我的话,离开这里让你伤心的地方,回英国一切重新开始,你会遇见让你幸福的男人。”

    许浅泪眼婆娑凝视她片刻,一把推开她,抽泣道:“你不过是怕我留在这里破坏了你的幸福,你根本就不爱爸爸,你不过是在利用他让你忘记江进,可你到底还是嫁给了江进,忘记了爸爸……”

    许清怔了下,却没有开口为自己辩解。

    “我恨你,我再也不想见到你!”许浅泪如雨下,愤然的吼完,转身就跑了出去。

    “浅浅……浅浅……”许清呆坐在地上眼睁睁的看着许浅跑出去,神色恍惚,“浅浅,你不要怨我……我能为你做的也只有这么多了!”

    ………………………………………………………………

    陆氏集团董事长办公室。

    陆国彰看到视频里的儿子,脸色不动声色的沉了。

    办公室里的气压很低,进来汇报工作的秘书大气都不敢喘一个,小心翼翼。

    汇报完毕后,陆国彰一个字也没说,只是抬手示意他可以出去了。

    秘书退出办公室,关好门,陆国彰拿起手机拨通了一支号码:“时遇太碍事了,想办法处理掉,否则你迟早会被踢出时昌……”

    掐断电话,眼眸再射向液晶屏幕时,脸上的青筋噼里啪啦的炸开了,怒不可遏的将手中的手机砸在了液晶屏幕上。

    屏幕上陆希城英俊的侧脸瞬间消失在黑暗中,手机摔在地上。

    屏幕裂开,一道道纠缠在一起的纹路,就好像是一张蜘蛛网,静静的等待着猎物的上沟。

    ……………………………………………………

    黎桐看到新闻给江屿心打电话,她正在看资料,电话里黎桐一边恭喜她,一边不免为她担心,因为江进不同意他们在一起,即便这一次有陆希城站出来为他们解围,不表示陆国彰会善罢甘休。

    江屿心在她说完后轻声开口,让她不必担心,她和阿遇目前还应付得来。

    黎桐拿着电话叹气,这段时间发生太多的事了,江屿心和时遇再次做爸爸,这恐怕是唯一的好消息了。

    江屿心一只手拿着手机,一只手拿着资料看,眼眸倏然一紧,“我现在有很重要的事,先这样。”

    不等黎桐反应过来,江屿心已经掐断电话,拿起文件,眸光直勾勾的盯着文件最后写着的四个字——陆氏集团。

    晚上时遇没有回来,因为公司的事,他实在是抽不开身,要留下来加班。

    江屿心和他通电话要他不要担心自己,她会照顾好自己和宝宝的。

    掐断通话,江屿心拿着手机在窗前走来走去。

    思考很久,终究还是拨通了记忆里的一组电话,“我只想知道2003年江氏企业和陆氏集团是否有服装合作?”

    那边的回答,让江屿心身子明显僵硬起来,脑子里有很多零碎的片段在闪现。

    掐断电话,她不断的在想2003年的事情,那时候她在准备高考,每晚都看书看得很晚。

    高考的倒数第二天晚上,她看书的时候,隐约听到门外有争执的声音。

    她起身去开门时,隐约听到一声怒意满满的低吼:“姓陆的,你不要太过份!”

    只是等她推开门时,站在门口的母亲已经掐断电话,神色沉静,唇瓣泛着淡淡的笑容,哪里还能看得出来一丝愤怒的样子。

    她一直以为那不过是一通普通的电话,可现在仔细想想,这不对劲!

    母亲性格素来温婉,与父亲结婚这么多年不管发生多大的矛盾,她从来都不会用那样愤怒的语气说话。

    即便是自己小时很不听话,惹她生气,她都没有这般过。

    ……………………………………………………

    已经过了午夜,现在的时间是2014年的最后一天,江屿心还没有入睡,时遇也没有回来。

    实际上江屿心已经洗澡换了睡衣,想要睡觉,可是躺在*上满脑子都是那些凌乱的碎片。

    它们好像是在慢慢的拼凑出些什么。

    江屿心猛然从*上做起来,开灯,抓起手机拨通电话,第一遍没人接,她固执的拨通第二遍,等了许久电话终于被人接了,“你在哪里?我想见你,好!半个小时后,市中心的咖啡厅见。”

    放下手机,她去拿衣服换上,晚上的温度太低,为了防止感冒,她将自己全副武装,又是口罩又是围巾手套。

    汪休钧知道她这么晚要出去,有些不放心,想打电话给时遇,被江屿心拦住了。

    她只是去见一个人,差不多半个小时就回来了,不必特意告诉他,让他工作分心。

    再说,不还有两个保镖在暗中保护,不会出什么岔子的。

    汪休钧犹豫了一番,最终是妥协了,没给时遇打电话。

    晚上的交通不堵,可距离远,开了半个小时还没到。

    十分钟前,汪休钧的神色就不对,阴沉着,车速也比之前快很多。

    江屿心察觉到异样,不由的出声:“怎么了?”

    “我们好像被人跟踪了。”不是好像,汪休钧几乎可以肯定是被跟踪了。

    江屿心回头看了一眼后面刺眼的光,好像不止一辆车子。

    “保镖呢?”

    “应该是被堵住,过不来了。”汪休钧脸色紧绷着,“屿心姐,这事怕是瞒不住了。”

    江屿心听出他的画外音,立刻从包里拿出手机拨通电话,没几秒钟就接通了,“阿遇,我和汪休钧在外面被人跟踪了,我们在清江大道,好……”

    掐断电话,她沉静如故的对汪休钧道:“再撑一会,一会就好。”

    “嗯。”汪休钧没再说话,专心的开车,很想甩掉跟在后面的那些车,可连拐了几次方向都没甩掉。

    那些车车速越来越快,眼看着就要追上来了。

    江屿心也看到了,脸色不动声色的沉了,手指紧紧握着手机,想了很久,再次想要拨通电话。

    手还没来及点屏幕,突然车尾遭受巨大的冲击,江屿心整个人就往前冲撞,她下意识的就用手扶住自己的肚子,另外一只手手机掉到前座的座位下来,手扶在座位上。

    “屿心姐,你没事吧?”汪休钧脸色苍白,看得出来很紧张,声音都有些颤抖。

    江屿心脸色沉静,语气低沉:“不要慌,专心开车!”

    这个时候汪休钧的心理状态最重要,要是他能保持车速继续往前,甩开那些人,还可能撑得到阿遇过来。

    若是他慌了神,只怕今晚他们俩个人都没命。

    今晚这些人来者不善,看样子是想要她的命。

    汪休钧侧头眼角的余光扫了一眼身后的江屿心,见到她这般的镇定自若,好像受到感染一样,深呼吸,平复了下情绪。

    双手紧紧的握住方向盘,脚下的油门踩到底了……

    就豁出去这一次吧。

    身后的车子如同亡命之徒,拼命追赶,戮杀着他们,车子一次又一次的遭受撞击。

    这一次江屿心有了心里准备,没有怎么受伤,倒是汪休钧的头撞到了车窗,额角缓缓有血液往下流出。

    他还是没有停下,一直往前开。

    前面有一个红灯亮起,他没有踩油门,因为一旦踩油门身后的车子撞过来,他们就真的完了!

    只是令他们没想到的是,从左边的路口有一辆黑色的面包车飞快的驶来,在明明看到他们的车子的情况下,没有按喇叭,也没有鸣笛。

    车头准确无误的对准江屿心坐的车后座!

    白芒刺眼的车头灯透过车窗刺激的江屿心睁不开眼睛,一只手挡在了眼前,眼眸微眯……

    另外一只手紧紧的捂住自己的小腹,呼吸凝滞。

    ——————————————————

    本月内完结,作者专心写稿,留言板之后抽空一起回复,见谅。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倾城婚恋,首席的秘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纪烯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纪烯湮并收藏倾城婚恋,首席的秘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