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倾城婚恋,首席的秘密 > 婚姻坟14:讨血债,她的命只值十万

婚姻坟14:讨血债,她的命只值十万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就在汪休钧都觉得他们这次逃不掉的时候,突然从对面冲出一辆卡车,毫不犹豫的撞向了面包车。

    惊天动地的撞击伴随着碎裂的声音惊扰了这个寒冷的深夜。

    紧接着从不同的方向有不同的大型车子开过来,将江屿心的车子和那些人的车子团团围住。

    面包车被卡车撞抵在路边的护栏上,其他的车子也都被吓的停下来。

    汪休钧在路旁停下车子,伸手从座椅下拿出一个大型号扳手防身:“屿心姐,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让你有事!”

    这是他答应过时先生的。

    江屿心面色惨白,透过车窗看向外面,因为到处都是刺眼的车灯,根本就看不清楚什么。

    隐约听到外面有吵杂的声音,有开车门声,甩车门声,紧接着就是各种粗狂豪迈的声音,还有什么破裂的声音。

    江屿心忍不住的开了下车门,想要去看清楚究竟发生什么事。

    一道峻拔的峻影突然挡在她面前,声音低沉:“别看!”

    江屿心抬头看清楚他的容颜,紧绷的神经终于松了松,下身就抱住他,“阿遇……”

    清浅的声音里有着紧张和后怕。

    刚刚的车子要是真撞上来,只怕自己和宝宝都会没命的。

    时遇修长有力的长臂紧紧的抱住她,恨不得将她揉进骨血中。

    接到保镖的电话知道她大晚上出门,还被人跟踪保镖都跟丢了,他吓得魂飞魄散,紧接着接到她的电话,知道她的位置,立刻就叫人过来。

    刚刚他在车里看到有人撞向她的车子,他的心都快从胸膛跳出来了。

    幸好阿德的车子撞了过去,否则的话……

    后果,不敢设想!

    江屿心抱了一会,在他温暖的胸膛里定了定心神,不免好奇的问:“你的人在做什么?为什么我不能看?”

    “他们在做一些少儿不宜的事!”时遇低头,温热的眸光凝视着她,见她只是脸色苍白了些,没其他的问题,暗暗松一口气。

    “我又不是少儿。”

    滚烫的大掌落在她的小腹上,声音沉哑:“这里有个少儿,还是一个小公主!”

    让小公主看到这么暴力的画面,不合适!

    江屿心听到那些碎裂的声音,隐约猜测到发生了什么,没有再去看了。

    她可不想以后生出一个小暴力狂!

    那些人的车子被时遇的人用扳手或是铁锤砸的稀巴烂,挡风玻璃砸的支离破碎,几个人直接把车子里的司机全部拖出来,狠狠的打了一顿,拖到时遇的面前。

    为首的男人五大三粗,声音粗狂:“时哥,这些人怎么办?”

    时遇将江屿心护在自己的身后,不让她看到这些人头破血流的惨样,不是怕她同情心泛滥,纯粹是担心吓坏她肚子里的小公主。

    他时遇的女儿,可不能在妈妈的肚子里就受这样的惊吓!

    “给点教训,让他们在青海城消失的干净点。”

    他开口说这句话的时候,声线阴冷,强势肃穆,宛如从地狱来的撒旦,与平日里的他,截然相反。

    “好,我知道该怎么做了。”粗胖的男人冷笑了声,转身一脚狠狠的踹在其他中一个男人的裤-裆中央,呸了声:“狗杂碎,连我们的嫂子都敢动,找死呢!”

    男人被踢了命根子,痛苦的哀嚎了声。

    不仅是江屿心皱眉,连时遇也皱眉,低沉的嗓音道:“——阿德!”

    警告的意味不言而喻。

    叫阿德的男人反应过来,朝他身后瞧了瞧,笑的时候一脸的憨厚:“不好意思,是不是吓着嫂子了,我这就叫人把这群王八羔子拖走,嫂子你别怕啊!”

    江屿心听他这话,倒觉得他是个有趣的人。

    从时遇身后走出来,对阿德说:“今天谢谢你,你救了我还有我的孩子。”

    手落在小腹上。

    阿德看了新闻,知道他们的事,摆手道:“嫂子别和我这么客气,时哥的事就是我们的事,做什么都应该的!”

    江屿心看向时遇,他的这些人看样子粗旷豪迈,却是个个忠肝义胆,都很讲情义。

    “这些都是我以前在工地上的兄弟,现在阿德开了公司,带着兄弟们一起干。”时遇云淡风轻的提了这么一句算是解释。

    阿德在一旁忍不住插嘴:“时哥你太谦虚了,公司哪里是我开的,明明是你拿的钱!不然兄弟们哪里有饭吃,我不过是出个面罢了!”

    他们这些人多多少少都是受过时遇的恩惠,当初若没有时遇的伸把手,他们还不知道在哪个无良老板手下被拖欠工资,混不到饭吃。

    时遇伸手拍了下他的肩膀,“今晚的事,谢谢,改天出来聚聚。”

    “说这话见外了啊!不过喝酒的事,等你电话啊!”阿德爽快的答应。

    其他人开始陆陆续续的将那些人拖走了。

    江屿心站在一旁,不过是随意的扫了一眼,身子猛然僵住,瞳孔收紧。

    “等一下!”

    阿德和时遇不约而同的看向江屿心,时遇搂着她的手臂不由的收紧,关心道:“怎么了?”

    江屿心没有回答他,反而是掰开他的手指,走向一个快要被拖走的人面前,眼睛瞬也不瞬的盯着他。

    “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坐在地上的人,被打的鼻青脸肿,抬头瞧了江屿心一眼,立刻缩回头,“没有……我们没见过,你认错人了。”

    “我们真的没见过?”江屿心不相信,在他面前蹲下了身子。

    虽然那个男人被两个兄弟遏制住,时遇却还不放心,在她面前蹲下,保持着时刻的戒备状态。

    “没有,没见过。”男人拼命的扭头,不让江屿心看清楚自己的脸。

    时遇给了兄弟一个眼神,对方明白后立刻抓着男人的头发逼着他与江屿心对视。

    好让江屿心看清楚他的脸。

    男人拼命的扭动,不愿让江屿心看清楚他的样貌。

    江屿心眼睛瞬也不瞬的长久盯着他看。

    一旁的时遇没说话,眸光透着关心凝视江屿心的苍白的侧颜。

    “为什么?”她突然出声,几个人都怔了下。

    男人看了她一眼,像是听不懂她在说什么。

    下一秒,江屿心失控的直接揪住男人的衣领,声音冰冷,“当年你为什么要撞我?”

    男人的眼底拂过一抹惊恐,不住的摇头:“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时遇漆黑的眼眸拂过一抹不解,连忙拦住江屿心,温声安抚她的情绪,“心儿,你冷静点。到底怎么了?”

    看样子心儿认识这个男人。

    江屿心被他拉起来,迎上他忧虑的黑眸,听到自己的声音几乎是从齿缝里挤出来的,“2006年7月7日,那天我被车子撞了,之后被进医院,难产,差点一尸两命!是他撞了我,他是故意的……”

    她很清楚的记得当时自己走的是人行道,人不多,这个男人骑着摩托车从身后急速开过来,明明看到她却没有避开,更没有刹车……

    他是故意的,他是想要江屿心的命!

    时遇鹰眸倏然一紧,薄唇抿着的一条线寒意四散,深不见底的寒潭射向男人时,杀机乍现。

    江屿心再次看向男人,声音冷锐:“为什么?当年你为什么要害我?!”

    她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害自己,尤其是当时自己还挺着一个大肚子。

    自己和这个男人无冤无仇,他不会无缘无故害一个无辜的人,就一定是有人在背后背后指使他,她一定要知道那个人是谁!

    男人还在否认,坚持说自己不认识江屿心!

    时遇拉着江屿心的手,“你先回车上,剩下的交给我!”

    “不,我要亲耳听他说!”江屿心固执的不肯回车上。

    时遇迟疑片刻,没有勉强她,侧身手捂着她的眼前,“那你别看!”

    江屿心没有拂开他的手,心里知道他可能是要做些什么,不适合她看。

    时遇给了阿德一个眼神,阿德心领神会,手里的扳手毫不犹豫的往男人的膝盖骨上砸去。

    下一秒痛不欲生的哀嚎声传到江屿心的耳边,听得人后脊骨发凉。

    她的手不由的伸去揪时遇的衣袖,心头一阵阵的寒意涌起。

    可是她并不同情这个男人,也不觉得时遇残忍。

    当年她怀孕被这个人撞飞,倒在自己的血泊中,而这个人扬长而去难道不比阿遇更残忍!

    是这人先对她和初年残忍,那么就不要怪她现在无动于衷。

    男人痛的脸色苍白,皮肤上沁出细细密密的汗珠,伸手想要捂住自己的右腿却被他们死死的按住,动弹不得。

    “还不说?我看你的骨头能有多硬!”阿德呸了声,扬起手中的扳手再次要往男人的左腿膝盖骨挥去。

    “我说……我说,我说了请放过我!”男人声音颤抖,掩藏不住的痛楚与恐惧。

    这群人太可怕了,他怕再不说自己真要死在这群人手里了。

    时遇听到后,捂着江屿心的手放下了,阴翳骇人的眼眸射向他,薄唇抿唇一个字:“说!”

    男人深呼吸几口气,强忍着痛楚,看向神色漠然的江屿心,艰难的开口:“当年我撞你是因为收了别人的钱,我只是收钱办事!”

    江屿心神色麻木,眸光寒冽,声音冰冷的没有一丝情绪,“是谁?”

    “是你的继母——许清。她给了我十万块让我撞你,是死是伤无所谓!”

    江屿心身子一怔,像是迎头一棒,头疼欲裂,近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垂在身侧的双手收紧,指甲掐进掌心里。

    是她!

    居然会是她!

    江屿心从来都没有怀疑过她。

    “不关我的事,我只是拿钱办事,你们放过我吧!今晚的事我也只是收了钱,我不知道是谁,我真的不知道!”男人为了活命把自己知道的全说了,只希望他们能饶自己一命。

    时遇低眸担忧的眼神凝视她,“心儿——”

    紧咬着唇瓣的江屿心突然松开唇瓣,笑了……

    人们常说: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她实在是太佩服许清了,演技出神入化,可以直接去奥斯卡拿下最佳女主角的奖杯了。

    这么多年许清一直表现的温婉大方,一心一意为江家,不惜将亲生女儿送去英国,对江屿心关怀备至,视若己出。

    原来,这一切全都是戏!

    冷眸倏然一紧,漠然的波光从男人惊恐的脸色上扫过,转身向着车边走。

    时遇没有跟在她的身后,眸光虽她背影移动,心里在疼,在心疼她。

    纤细的身子在这个寒冷的午夜格外的单薄与倔强,她背对着时遇而站,腰板停止,走了两步突然停下。

    “阿遇,别人欠我的,你陪我一起去讨回来。”

    声音清冽,绝然至极。

    时遇温热的眸光贪婪凝视她,嘴角浮起一抹笑意,一声“好”饱含了无限的爱恋与*溺。

    ……………………………………………………………………………………

    市中心24小时营业的咖啡厅,此刻只有一位顾客,他不停的看手腕上精致的男士腕表,指针已经走到一点,可约他的人迟迟没有出现。

    剑眉不由的挑起,等的有些不耐烦,打电话没有人接。

    一饮而尽面前已经冷掉的咖啡,放下杯子起身走出了咖啡厅。

    停在外面的车子开车的人是Moll,看到他出来,立刻下车,为他拉开车门,“不等江小姐了?”

    陆希城扫了她一眼,没说话,直接坐进车子里,“回陆家。”

    Moll没说话,回到车上,感觉到车内的温度低了好几度,立刻发动引擎,绝尘而去。

    虽是深夜,陆家别墅却灯火通明,大部分佣人都休息了,留下两位值夜的佣人,看到陆希城回来,连忙上前接过他脱下来的大衣。

    Moll跟在他的身后,陆希城一边走一边说:“晚上你睡客房。”

    言下之意让她别走了,睡在客房随时听他的吩咐。

    “是,陆总。”Moll已经习惯了他24小时随传随到,以前也在夜宿过陆家别墅。

    当然,睡的是客房。

    ……………………………………………………

    陆希城让佣人都歇着去,自己独自取酒打算回房间继续喝,原本江屿心打电话给他的时候,他就在喝酒。

    为了安全,他没有酒驾,反正有24小时随传随到的特助,还需要担心什么。

    路过陆国彰的书房,门是虚掩着的,灯光透过缝隙折射在光洁的地板,陆希城有些疑惑,他怎么这么晚还没睡。

    推开门本是打算和陆国彰喝一杯,聊聊。

    岂料书房里灯光明亮却空无一人。

    陆希城走到书桌前,放下酒瓶,酒杯里的一饮而尽,也放下了。

    眸光随意的扫了眼满桌子的文件,虽然陆国彰现在渐渐的把公司的大权都交到他手中,可公司的事陆国彰事事过问,很多他批阅过的文件,陆国彰也会再看一遍,若是有纰漏的地方,他也会提醒陆希城。

    陆希城在商场上的杀伐果断,全都是陆国彰教会他的。

    他随手抽出一份文件,百般聊赖的扫了眼又丢下,觉得无趣,拿起酒杯和酒瓶打算离开。

    转身时不相信碰到桌子上堆起的文件,一股脑的全掉在地上。

    陆希城皱眉,不想捡,犹豫下还是放下手里的东西捡。

    将文件捡起来整齐的放在书桌上,眼神无意间扫到旁边的文件夹下似乎放着什么东西。

    不是什么驱使着他拿开文件,看到一个牛皮笔记事本,不大,口袋书大小。

    陆国彰的书桌上怎么会有这么老旧的东西?

    牛皮笔记本看起来有好些年了,泛着年代的黄,老旧的有很多磨痕。

    陆希城解开拴在上面的绳子,翻开第一页映入眼帘的是一行清秀的字迹:愿无岁月可回头,且以深情共白首。

    姜静雅与江进新婚之夜留。

    凤眸倏地一紧,身子僵直,连同四肢一起,如同被人施了定身咒。

    这是——姜静雅的日记。

    怎么会,怎么会出现在陆国彰的书桌上?

    陆希城感觉到自己的心莫名的狂跳,手里拿着的日记本更像是一个潘多拉的盒子,一旦翻开,不知道会释放出怎么样的恶魔。

    脑子里飞快的浮现江屿心神色,还有很多凌乱的画面。

    此刻有一扇门在陆希城的面前,只要他伸手打开那扇门,被封藏在门后多年不见日光的秘密和真相都将会大白于天下!

    可是现在他正的要打开这一扇通往罪恶道路的门吗?

    陆希城神色凝重紧绷,心里很是挣扎,矛盾不已。

    泛着凉意的指尖紧绷着,片刻后....

    他颓然的垂下了手。

    ………………………………………………………………

    江屿心和时遇抵达江家别墅时,江进和许清都已经休息了,再被佣人唤醒时,江进有些不悦。

    江屿心是越来越过份了。

    江进和许清换一身衣服下楼,看到江屿心坐在沙发上,神色凛冽;而看到她身旁的时遇,他的眉头到底是忍不住的皱起。

    三更半夜回来吵醒他们也就算了,还把这个男人带过来,她到底是想做什么啊!

    许清看到江屿心面露和蔼,连忙吩咐佣人温杯热牛奶,“外面这么冷,屿心你怎么这么晚过来了,喝点热的,别感冒了。”

    若是以前,江屿心听到这番话,会心有感触许清的良善,可此刻她只觉得许清伪善,比真小人还要令人厌恶。

    她坐在沙发上,波光无风无浪,平静如镜。唇瓣轻扯,“不用了,我过来只是想讨回一样东西!”

    许清一怔,没明白她的意思,看了江进一眼后,道:“屿心你想要什么东西?”

    “血债!”

    江进忍不住怒斥江屿心,“大晚上的你跑来胡说八道些什么!”

    江屿心恍若未闻,视他为空气,眸光直勾勾的盯着许清,声音沉冷,“许姨,自你嫁进江家起,江家与我待你如何?”

    许清不知道她为何突然问这个,却还是回答了,“江家的人待我好,你虽不曾喊我一声妈,对我却是敬重,这些我知道的。”

    江屿心听完她的话,唇瓣不由沁出一抹冷笑,起身走到她面前。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倾城婚恋,首席的秘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纪烯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纪烯湮并收藏倾城婚恋,首席的秘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