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冷帝绝爱,弃妃有毒 > 第107章 幽禁冷宫

第107章 幽禁冷宫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至尊毒医:鬼王的金牌宠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孤傲绝与莫如风原本打算去会一会殷卧雪,他们想去看一看两次都将傅翼伤到极致的女子是谁,说实话,他们对很佩服,可以接二连三的伤傅翼,也能让傅翼接二连三的将心给她,很难得,面对傅翼捧着的一颗诚挚的心,她居然不屑以顾。

    可后来,随即一想,他们去见她做什么?指责?还是真去告诉她,我们佩服你。

    感情之事,除了当事人,谁也帮不了,所以在肯定傅翼不会有寻死的念头后,两人果断的离去,一人接着寻心里的小仙女,一人回自己的回家。

    景绣宫。

    殷卧雪醒来已经是第三天的事了,红袖见她醒了,立刻去准备清淡而有营养的饭菜。

    对殷卧雪,心里明明对她嫉妒,可红袖真能做到不露声色,这就是她为何可以在御书房伺候傅翼的原因。若不是有一定的自控力,估计魏太后也不可能让她同林长风一同来傅氏皇朝做歼细。

    “红袖。”殷卧雪用完膳,看着红袖欲言又止。

    “娘娘,有话就直说。”红袖自是清楚殷卧雪想说什么,能忍到现在,也是一种极限。

    殷卧雪一闭眼,深吸一口气,睁开眼睛。“红袖,我腹中孩子的事,你会告诉他吗?”

    “不会。”红袖没有一丝犹豫,果断的给了殷卧雪一个肯定的答案。

    “为什么?”殷卧雪反倒有些惊讶,林长风也说不会,红袖也说不会,他们不都是傅翼身边的人吗?为什么会帮着她瞒着傅翼呢?

    “娘娘想要奴婢在帝君面前如实以告吗?”红袖停下收拾碗筷的动作,看着殷卧雪一脸认真的问道。

    “当然不是。”殷卧雪有些紧张的否决,她就是太害怕红袖将此事告诉傅翼,不然她前面所做的一切都白费了。

    “嗯。”红袖点了点头,并没再多说什么。

    “红袖。”殷卧雪伸出手抓住红袖的手,眼神里充满了感激,她不知道红袖为何要帮自己,也也不想去弄懂,只要能保护这个孩子,她什么也不想去猜测,太累了,平安将孩子生下来,她就不相信,孩子生下来之后,傅翼还会狠心将孩子杀掉,若是那样,她不会为孩子报仇,她会跟随孩子去,让傅翼活着悔恨终身。

    呵呵,有情有爱才有悔恨,无情无爱何来悔恨。

    “娘娘请安心,奴婢会用这条命保护皇子的平安。”红袖反握住殷卧雪的手,语气坚定而郑重,这孩子魏太后有用,所以无论如何她都要保住孩子,哪怕是牺牲自己。

    “红袖,谢谢。”殷卧雪鼻子有些酸,感动不已,红袖是傅翼的人,她只伺候自己几个月,没义务助自己。

    加之这事,聪明的人都会选择明哲保身,傅翼是个危险人物,还是一个会牵怒的主。红袖若是帮自己隐瞒傅翼,就等于是背叛了傅翼,后果可想而知,即便是不知红袖为什么会为了自己而背叛傅翼,目的只要是保护腹中的孩子,就是她殷卧雪的恩人,这份恩情她记住了。

    对于殷卧雪的道谢,红袖有一时的恍惚,所有的事她都清楚,殷卧雪在殷氏皇朝的事迹,她也清楚,其实,殷卧雪是最无辜的人,可命运不待见她,硬是将她拉进这阴谋的漩涡之中,先是代替殷眠霜和亲,遭受傅翼报复折磨,右手被废,还在鬼门关走了一遭。

    如今又成为了众人利用的靶子,命运可悲,道路坎坷,若是日后她知晓所有的真相,该如何呢?

    红袖摇了摇头,摇掉那些愧疚的想法,要成就大事,同情这东西是最无用。

    魏太后的教诲,她铭心刻骨,所以为了达到目的,可以不择手段,牺牲一切所能牺牲。

    “娘娘,我先去李御医哪儿取安胎药。”红袖抽出手,端起收捡在托盘里的碗筷,起身离开。

    殷卧雪望着红袖的背影,目光有些复杂,红袖给她的感觉,深沉难懂,还隐约可以从她眉心处看到的隐忍,她在隐忍什么?

    她是傅翼身边的人,若是有问题,傅翼早就发觉了,她在这里担什么心?

    殷卧雪抬手揉搓着眉心,她是怎么了,傅翼如此无情无意,她居然还为他担忧,傅翼如此强悍铁血,需要她来为他担忧吗?

    “宝贝,娘一定会让你平安来到这世上,娘一定会保护你周全。”殷卧雪手覆盖在平坦的腹部上,心里也下了个决定,等孩子一出生,她就诈尸,只有死,才能让傅翼彻底放过她。

    然后带着她的宝贝永远离开这里,去一个没人认识的地方,隐姓埋名过普通人的生活,将孩子扶养大,然后看着孩子成婚生子,她这一生也算圆满结束,虽有遗憾,却也知足。

    “圣旨到。”门外传来一道声音,将殷卧雪飘远的思绪接了回来。

    殷卧雪的心口猛跳,慌乱与恐惧,一股脑的挤上脑门,瞬间脸色愈加惨白。

    圣旨,这时候怎么会有圣旨?

    傅翼又要耍什么花招?

    不是她多心,而是景兰宫的事,真的让她害怕起来,她也没想到这时候傅翼......

    上次的事,她虽吓晕了过去,却清楚的知道,傅翼没发现什么,不然照傅翼的脾气,他不会如此放过自己,在她清醒过来,第一眼印入视线内就不是红袖而傅翼。

    殷卧雪起身,不管傅翼出什么招,她都得接下,并且还要小心翼翼。

    “霜妃娘娘接旨。”门被推开,宣旨公公举着圣旨走了进来,扫一眼跪在地上的殷卧雪,那眼神里满是讥讽与不屑“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和亲公主殷眠霜,意图弑君,却误杀腹中龙子,其罪当诛,但念其傅氏皇朝与殷氏皇朝长年修好,死罪可免,活罪难道,贬为嫔妃,幽禁冷宫。”

    殷卧雪心里翻江倒海,不知是喜,还是悲,幽禁冷宫,对她来说是天大的好事,进入冷宫的妃子,没有一人出得来,傅翼也不可能去冷宫,可不知为何,心里却隐隐作痛。

    “娘娘接旨吧。”宣旨公公见殷卧雪呆滞住,出声提醒,将圣旨对合起,递到殷卧雪面前。

    殷卧雪愣愣的接过圣旨,目光有些涣散,神情也茫然,冷宫,是最轻的处置,傅翼如此痛恨她,怎么可能会轻易放过自己。

    “来人,送娘娘去冷宫。”宣旨公公转头对身后的太监宫女命令。

    立刻上来两太监,一边一个欲将殷卧雪架起。

    “我自己会走。”殷卧雪抬眸,清冷的目光里蒙上一股骇人的戾气,让两名太监不敢造次,退后一步让殷卧雪起身。

    走出景绣宫,正好碰到端着药碗的红袖,见眼前这幕,红袖有些反应不过来,药碗从手中滑落,四分五裂,药汁洒了一地。

    “娘娘,发生何事了?”红袖跑上前抓住殷卧雪的手,神情有几许的焦虑,看向一旁的公公。“李公公,你们要将娘娘带到哪儿去?”

    她才出去一会,怎么就出事了。

    “红袖姑姑,帝君下旨,将霜娘娘幽禁冷宫。”曾经跟红袖在殿前伺候过,加上李公公是刘图一手提拔起来的人,所以对红袖,李公公很客气。

    “幽禁冷宫?”红袖惊愕的看着殷卧雪,不是伪装,是真的惊讶。

    “没事,其实住在冷宫跟景绣宫对我来说都一样。”殷卧雪拍着红袖的手,坦然的说道。

    红袖伺候了她几个月,突然去了冷宫,开始肯定会不习惯,可那又能如何呢?红袖是傅翼身边的人,是绝对不可能跟她一起去冷宫,加上在这后宫之中,除了红袖,她也不认识其他宫女,就只能她独自去。

    “奴婢去求帝君。”说完,红袖放开殷卧雪的手欲朝御书房的方向跑去。

    “红袖姑姑,圣旨一出,霜妃娘娘被打入冷宫就成了定局。”李公公一把拉住红袖的手,她若真去为霜妃娘娘求请,不是明着往枪尖上撞吗?

    “李公公,谢谢你的好意,我不是去求请,而是去求帝君让我陪着娘娘去冷宫,好有个照应。”红袖难得一笑,即使是感激。

    “红袖姑姑,你这又是何苦。”李公公叹息,冷宫这地方,后宫之中,无论是主子,还是奴婢,谁不是能避而逃之就避,她居然还主动朝哪儿去。“红袖姑姑,若是进冷宫,你这一生也就是毁了。”

    “娘娘是个好主子,为她值得。”红袖挣脱开李公公的手,转身朝前跑去。

    “您是好主子,红袖姑姑何尝不是好奴才。”李公公摇了摇头,这句话是对着殷卧雪所说,他也能看得出她是个好主子,可是生活在后宫之中的人,谁不是树倒猢狲散,明哲保身,真情为何物?主子们之间明争暗斗,他们这些下人何不是如此。

    殷卧雪神情平静如水,目光也淡漠如冰,心里却隐藏了太多情绪。对红袖的感激,对傅翼的茫然,殷卧雪摇了摇头,朝前面走了几步,还是忍不住回头,景绣宫,这毕竟是她来傅氏皇朝所住之地,只有几个月,却发生了太多的事,折磨、心酸、喜悦、绝望,到最后的离去,心里五味杂陈。

    路过的宫女太监对殷卧雪指指点点,她却完全不在乎,如入无人之境。

    本来是*妃,突然之间变成弃妃,还被打入冷宫,罪名还是她自找的,是有心,还是无心,反正今天很多宫女太监都从景绣宫路过,就连与郁露宫背道而驰,都有几个宫女走景绣宫路过。

    从景绣宫一路走到冷宫,一路上有很多人出来撮热闹,大家都来看她的笑话。

    直至快要到冷宫,才没有了人,估计被打入冷宫的妃嫔之中,就只有她才一路上被人目送而来,那些奚落的眼神,讥讽的话语,鄙夷的态度,殷卧雪通通抛之脑后,让她奇怪的是,她被打入冷宫,如此震荡的事,眠霜不可能听不到风声,即使是佛堂,皇太后的消息比谁都灵通,她居然没来送自己,或是说几句话。

    冷宫外,一抹身影等候在冷宫门口,一见被几人送来冷宫的殷卧雪,月胧立刻上前,对李公公说道:“李公公能不能行个方便,月胧有几句话想对娘娘说。”

    “月胧姑姑,这......”李公公一脸为难的样子,他是真的为难,帝君的命令,月胧又是这后宫之内最特殊之人,他还真不知帝君的命令中,月胧例不例外。

    “李公公,月胧求你。”月胧双膝一软,跪落在地。

    “使不得,月胧姑姑,你这是要奴才的小命吗?”李公公立刻将月胧扶起,她可是见了帝君跟皇太后都免跪,若是跟他下跪,那可得了。

    “李公公若是不答应,月胧就不起来。”月胧挣脱开李公公扶着她的手。

    威胁,*裸的威胁。

    “好吧,奴才答应你,月胧姑姑你快起来。”反正横竖都是死,何不成全别人。

    “谢李公公。”月胧起身,向李公公鞠了一鞠。

    “你们可要抓紧时间。”李公公哭丧着脸。

    “月胧有分寸,不会连累李公公。”月胧拉着殷卧雪,来到一处无人之处,看着脸色苍白的殷卧雪。“娘娘,怎么会弄成这样,你跟帝君几天前不是还好好的吗?这才几天啊!”

    殷卧雪紧抿着嘴,目光望向天际,不知如何回答。

    “娘娘,请你告诉我,这到底怎么回事?我不相信你会弑君,还有你腹中的孩子,我不相信,通通都不相信。”月胧握住殷卧雪的双肩,摇晃着,情神满是担忧之色。

    “月胧,这事你别管,也别去质问他。”殷卧雪看着月胧,脸色极其的严肃认真,越是插进来得多人,对她百害无一利。

    “娘娘,月胧不是想管,月胧只是想知道真相。”月胧有些怒了,她去问帝君,结果是避而不见,这是第一次,她要见傅翼,他不见她。

    “知道了真相又如何?”殷卧雪似笑非笑的看着月胧,然而面对她的问题,月胧不知如何回答。

    是啊!知道了又能如何?凭她一人之力,扭转得了乾坤吗?

    皇太后跟帝君都不见她,就足以说明这件事毫无转圜的余地。

    “月胧,若是见到眠......她,请你帮我捎句话给她,回殷氏皇朝。”殷卧雪掰开月胧抓住她双肩的手,转身朝冷宫大门走去。

    “殷卧雪。”月胧突然叫出殷卧雪的名字,见她脚步顿了一下,也证实了自己心中的猜测。“你果然是她,你才是真正的殷卧雪,而她才是殷眠霜。”

    “还是那一句话,知道了真相又如何?”平静的说道,殷卧雪眸子不泛半点涟漪,其实对她来说,谁是谁,都已经不重要了。殷眠霜经常往佛堂跑,后来干脆住在了佛堂,其中之意已经很明显。

    “帝君若是知道......”

    “结果不会变。”殷卧雪打断月胧的话,接着又说道:“别说他不信,就算相信,你懂傅翼,他不会在这件事情上掀风鼓浪吗?届时,殷氏皇朝与傅氏皇朝开战,殷遏云是殷氏皇朝的王爷,必是先当其冲,你懂我的意思。”

    月胧一震,心头复杂,殷遏云是月胧身体内的一根软骨。

    殷卧雪一踏进冷宫,大门立刻被人给关上,所有人离去,听到关门声,殷卧雪回头,嘴角划过苦涩,转回头,望着身处之地。

    这就是冷宫吗?

    故名冷宫,无非就是没人光临,住在这里面的人也出不去,只能在此处等死。

    微风吹过,一地清凉,杂草丛生,秋蝉虫鸣。

    殷卧雪看着眼前已像荒芜十余年的院落,一派萧瑟之景象。

    德妃不是被幽禁在这冷宫吗?怎么这里倒像是无人住过。

    “哟!这是谁啊?是本宫眼花了吗?”殷卧雪在想着,突然一道娇媚带着讥诮的声音响起。

    殷卧雪寻声望去,站在门口的人不是德妃是谁?

    “殷眠霜,你若是来看本宫的笑话,那么请回,你来错了地方,这是冷宫,不是景绣宫。”换言之,冷宫如今是她的地盘,她做主,德妃虽身处在冷宫,那傲骨依旧犹存。

    殷卧雪看了她一眼,并未理会,迈步朝房间走出。

    “站住,这是本宫的地方,不许你进去。”德妃站在门口,展开双臂,将殷卧雪堵在门口,看着她的目光里全是挑衅的意味,在德妃眼里,今日的殷卧雪就是来挑衅,她忘不了自己是因何而来此处,若不是她,自己会轮落到这步田地吗?

    这就是人,永远只知怪罪别人,而不去烦醒自己的错,出了事也只是一味的将错推到别人身上,好似她所做的一切都是对。

    “请让开。”看着有些幼稚举动的德妃,殷卧雪不知该笑,还是该哭,傅翼将她打入冷宫,岂料冷宫里住着德妃,看来往后的生活,她是不会无聊了。

    “哼。”德妃冷哼一声,看着殷卧地,昂起头态度高傲的道:“滚,这是本宫的地盘,轮不到你来撒野。”

    “即日起,这不只是你的地盘,也是我的地盘。”殷卧雪揉了揉发痛的眉心,趁德妃呆滞之即,殷卧雪将她推开,走到里面去。

    屋子里情形,也不是很好,简单的摆设,甚至有些地方没人打扫而布满灰尘,殷卧雪有些好奇,这德妃是如何生活下去,院落里的杂草不处理,屋子里也不打扫,明明有人住看起来到像是荒芜人住。

    住在这样糟糕的环境里,她居然也不生病,还真是奇迹。

    殷卧雪拿起角落里的盆子,走到院落里树下那口井边去打水,说起这冷宫,水资源也丰富,景绣宫都没井,这冷宫里却有。

    站在井边,殷卧雪看了一眼井里,还好里面有水,旁边也有桶跟绳子,不过一看便知很久未用过了。殷卧雪放下盆子,弯腰捡起绳子,扯了扯,确定这绳子还能用,才将木桶丢进井里,扯了一桶水,倒进盆子里,殷卧雪端起盆子朝屋子走去。

    其实这里什么都有,只是德妃懒,殷卧雪几乎敢肯定,除了德妃之外,前一任妃子一定是个勤快而认命的妃子,不然怎么可能有这些东西。

    花了一个时辰,殷卧雪才把屋子里弄干净,揉了揉有些酸痛的腰和手臂,殷卧雪手覆盖在平坦的腹部上,仅用自己能听得见的声音小声道:“宝宝,你一定要坚强的在娘肚子里,只需再坚持几个月,娘生下你之后,就带你离开,永远离开这里。”

    原本布满灰尘的屋子,此刻在殷卧雪的努力下,干干净净,看着自己的杰作,殷卧雪心里升起一丝满足。

    这不就是她一直想要的生活吗?不借他人之手,什么事都自己动手,充实而幸福。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冷帝绝爱,弃妃有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黯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黯默并收藏冷帝绝爱,弃妃有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