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冷帝绝爱,弃妃有毒 > 第108章 人心叵测

第108章 人心叵测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毒妃在上,邪王在下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幸福?殷卧雪摇了摇头,幸福对她来说遥不可及,越是感觉快触到,却离自己越来越远,远到自己只能远望。

    “这里的一日三餐都有专门的人送来吗?”肚子有些饿,殷卧雪看向依旧呆滞在门口的德妃,她就像一尊雕像耸立在哪儿?殷卧雪有些佩服德妃的定力,足足一个辰时,她居然站在哪儿动也不动,若不是自己清楚,还以为她被人点了穴。

    “是。”德妃反射性的回答。

    “哦。”殷卧雪点了点头,示意自己听到了,见她还打算继续站下去的意思,也不打扰她,也怪不得她能在如此糟糕的环境下生活,原来她一站就能站一个时辰以上,这也是一种修为的境界。

    “殷眠霜。”德妃突然厉声叫道。

    “有事?”殷卧雪回眸,就见德妃倏地朝她冲来,一把抓住她的双肩。

    “你刚刚说什么?”德妃语气有些激动,眼神凌厉。

    “有事。”殷卧雪微微蹙眉,她刚刚就是说的这两字。

    “不是。”德妃否定,接着又说道:“你刚才说,即日起,这不只是你的地盘,也是我的地盘。对不对?你刚刚就是这么说的。”

    殷卧雪愕然,这是刚吗?这是刚吗?分明是一个时辰前说的话,她居然说是刚刚,她的意识不会还留在一个时辰前吧?这已经不能用反应迟钝来形容了,而是......她也不知如何形容。

    “是。”殷卧雪顺着她的话点头。

    “哈哈哈。”德妃突然放开殷卧雪,一阵发疯似的狂笑,笑得腰都弯了,眼泪都飙出来了。“哈哈哈,你也有今天,你也有今天,哈哈哈,老天有眼啊!老天有眼啊!果然是如此,帝君没变,他依旧如此,*你之时,能将你*上天,一旦失*,你便什么也不是,殷眠霜,你是他最特殊*爱的一个妃子,也是最悲哀的一个,一失*就被打入冷宫,以前那些失*的妃嫔都只是住在自己的寝宫内独孤终老,而你却被打入冷宫,哈哈哈,报应,报应啊!上苍待人果然是公平的,太公平了。”

    殷卧雪嘴角抽了抽,自己好像没得罪过她,用得着如此幸灾乐祸吗?

    报应?她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要得到报应?

    上苍待人公平?公平吗?上苍待她就一直不公平,小时候如此,长大亦如此,坎坷的感情,布满荆棘的人生,这叫公平吗?前世她到底造了什么孽,今世要如此处置她。

    从出生,父母以为她好为名,将她丢给外公,到他们双双归西,她都未见过父母的长像,只留下一个哥,在谷底,那五年来,从懂事,与夜星那一年才是她真正快乐的日子,回到殷王府,不可否认,过了十多年无忧无虑的日子,直到破浪哥哥用死来证明他对哥的爱,才彻底粉碎了她憧憬出美好的未来。

    代眠霜和亲,代眠霜接受傅翼的报复,得知傅翼就是当年的夜星,却忘了她,在傅翼精心安排之下,心遗失在他身上,明知那是布满毒气的沼泽,却甘愿*,可*之后,才方知什么是痛,什么是绝望。

    假如傅翼不是想牺牲她腹中的孩子,殷卧雪想,无论他如何伤害自己,她都会原谅他,因为那份爱,太脆弱了,一不小心就会被捏碎,却让人想倍加珍惜。

    停下笑声,德妃又抓住殷卧雪的双肩,急切的说道:“告诉本宫,快告诉本宫,帝君到底为何如此狠心要将你打入冷宫?以前从来没有过,若不是犯了什么事儿,帝君是不会将失*的妃子打入冷宫,最多他会派人直接暗杀,或是亲自取走她们的命。”

    没给殷卧雪开口的机会,德妃接着道:“打入冷宫,那是代表,你身后有雄厚的家族支撑着,不能杀你,只能让你自生自灭,就如我,不过,你的身后是整个殷氏皇朝,帝君若是不想与殷氏皇朝撕破脸,也不会动你,打入冷宫也太过头了,他大可以将你软禁在景绣宫。”

    “弑君。”殷卧雪从嘴里吐出两字。

    “什么?”德妃惊呼出声,倏地睁大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殷卧雪,弑君?她一定是听错了。“你刚刚说什么?”

    “弑君。”殷卧雪掰开德妃抓住自己双肩的手,这人怎么跟月胧一样,都爱抓住别人的肩不放。先前被月胧抓过的地方还隐隐作痛,这又被德妃抓来抓去,再抓下去,她的肩非废了不可。

    “弑君。”德妃喃喃念着,不停的念,念了十遍,却又回神,质问着殷卧雪。“为什么?为什么要弑君,帝君对你还不够好吗?还不够*爱你吗?你你你......你是殷帝派来的......”

    “你想太多了,此事与殷帝绝无一点关系,殷帝答应和亲,也是诚心诚意。”殷卧雪截断德妃的话,突然又觉得,自己跟她解释这些做什么?抬手揉了揉眉心。“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什么意思?”德妃挑眉。

    “什么意思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如今你我都住进这冷宫之中,我不想生事,也不想过太劳累的日子,希望我们能和平共处。”殷卧雪冷淡的说道,就连眉眼间都只是淡淡的漠然与坦然,好似她住进的不是冷宫,而是永和宫。

    “和平共处,做梦,不说这妃位,就是轮先来后到,本宫都能将你欺压得死死。”德妃白希的脸上,沾有少许的灰尘,凌厉的目光却透着威仪,还有那毫不掩饰的幸灾乐祸,她是真的幸灾乐祸,从殷卧雪进住景绣宫没一个月,她就因去景绣宫,被傅翼打入这冷宫。

    几月前,皇太后令人将她带去御花园,原以为是她翻身之时来了,皇太后要为她作主,毕竟她没犯什么事就被打入冷宫,得跟她的家人有个说法,却因殷卧雪毁了皇太后的那盆牡丹,她又被送回了这冷宫之中,叫她如何不怨,如何不将所有的错都归功于殷卧雪身上。

    如今,老天爷将她恨的人,她怨的人送到自己面前,不是叫自己欺凌她吗?

    “德妃姐姐,人有三衰六旺,你我可算是同病相怜,也算是一种缘分,既然如此,为何不以和为贵,同住这冷宫,地方就这么大,抬头不见,低头见,与其弄僵关系,不如在此相亲相爱。”殷卧雪很有诚意的说道,她只想安然的度日,不想再生事端,没准与德妃相处久了,她还能将她一并带走。

    “我呸!”德妃很不雅的吐了口吐沫在地上,一脸鄙夷的说道:“谁跟你同病相怜,谁跟你有缘分,即使有缘也是孽缘。哼!还相亲相爱,少恶心人了,本宫就是要欺压你,将几月前你欠本宫加倍讨回。”

    “唉!”殷卧雪叹口气,摇了摇头,话不投机,多说也无益。

    转身朝她铺好的*走去,德妃看出她的想法,跑上去一把将殷卧雪推开,而殷卧雪在她大力之下,差点儿被推到,还好她站稳脚步,清冷的眸中闪过杀意,想伤她腹中孩子的人,她是一个也不会放过。

    见德妃一脸得意之色,坐在*边,挑衅的看着她,那眼神就好似是在说,谁先抢到,这*就归谁,胜者为王,败者为寇。

    那眼神纯属是挑衅,不是那种冷佞的寒芒,殷卧雪知道,她刚刚只是单纯的推开自己抢*,并非是想借故伤害她腹中的孩子,加上她并不知她腹中有孩子。

    敛起杀意,表情恢复平静。

    “喂,你去哪儿?”见殷卧雪转身离去,德妃反道奇怪的问。

    殷卧雪没回答,自顾朝外面走去。

    “好大的胆子,本宫问你的话,你居然敢不回答,拽什么拽,你被打入冷宫,已经不是那个霜妃,在冷宫里你就得听本宫的。”德妃看着焕然一新的房间,有些不敢相信,这真是她一个人打扫的吗?可这冷宫除了她,就是自己,自己又没帮她,除了她还有谁。

    似乎她来了也全然无害处,可以陪她说说话,还可以打扫屋子,嗯,真的很不错,随即一想,德妃又担忧起来了,弑君的罪她都敢犯,万一自己惹怒了她,那她不给自己一刀。

    走出房间,殷卧雪坐在井边,望着头顶上的那颗树,这里很好,甚至清静,希望她能在这里平安度过剩下的几月,千万别再出茬子。

    “宝宝,新环境,新气象,喜欢吗?”殷卧雪摸着肚子,脸上洋溢起慈爱的笑容。

    如果没有那些人的有心,殷卧雪真不敢相信,若是到了五个月时,她就会失去宝宝,彻底的失去,想想都觉得后怕。

    御书房,得到傅翼的同意,红袖走出御书房,见四下无人,朝永和宫的方向直奔而去。

    永和宫外假山后。

    “红袖参见皇太后。”红袖一见等在假山后的人,单膝落地。

    “事情都还顺利?”那人一转身,一身道袍,不是清玉师太是谁?

    “回皇太后,一切如皇太后所料。”红袖站起身,恭敬的站在她身后。

    清玉师太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即又问道:“那老女人可有识破你的真实身份?”

    “没有。”红袖摇头。

    “好,很好。”若非怕不远处的人听到,此刻清玉师太真想狂笑,笑自己的绝计,笑傅翼的愚昧,笑皇太后的无知,自以为控制了一切,却不知真正控制一切的人是自己,不过,还得多谢他们两母子互相仇视,若是他们联合起来,她还真不是他们的对手,就算见到缝也没机会插针。

    哈哈哈,连老天爷都在帮她,搅乱傅氏皇朝的后宫,别说报当年之恨,照这种进展下去,魏氏皇朝灭了傅氏皇朝都有可能,传言将傅翼传得如何了得,在她看来,传言就是传言,夸大其词,傅翼也不过如此,三年前,她一句话,就能血洗自己的后宫,三年后,这一切还不是控制在她手中。

    “皇太后,红袖不能久待。”红袖的提醒,将思绪扬远的清玉师太拉了回来。

    “嗯!去吧,记住,好好照顾她,这样才能生下一个大胖小子出来。”清玉师太朝红袖挥手,意识她下去。

    “红袖,谨记。”红袖再次单膝落地,行了个退安礼,转身欲离去,却被清玉师太叫,转回身,恭敬的问道:“皇太后还有何事?”

    “那个老太婆你先别管她,她现在忙着培训殷眠霜来取代殷卧雪,哀家猜想,她下一步是想让傅翼恢复记忆,让他记起真正救他的人是殷卧雪而非诺儿。”清玉师太上扬的眼角迸射出鄙夷的幽光。

    “皇太后之意?”红袖微微蹙眉。“红袖可以理解为,皇太后是想让自己找机会背叛傅太后吗?可若是这样,傅翼那儿也很快知晓,红袖不觉得,这些年来为皇太后做的事,傅翼会毫不知情。”

    清玉师太摇了摇,说道:“哀家的意思,是让你想办法得到殷卧雪的信任,殷卧雪是清虚老人的外孙女,医术得有他的真传,哀家不认为殷卧雪既然知晓傅翼就是当年她救的人,明知傅翼身上中有寒毒,还不想法为他配制解药,她第一次见诺儿前,承诺过诺儿要将寒毒的解药配制出来,送给诺儿。”

    “皇太后是要红袖从殷卧雪身上偷解药?”红袖有些不确定的问,想到这几个月殷卧雪在景绣宫配制那些药,还特意在白鼠身上试验,红袖猜想,那时候她应该就是在配制寒毒的解药。

    “不错。”清玉师太点头,接着又说道:“那老太婆是清虚老人的首席大弟子,虽然医术没学多少,毒术到被她学精了,却因一个男人背叛她师傅,毁了清虚老人的那双腿,清虚老人却顾念师弟之情,没有对她下杀手,只是将她赶出师门。”

    听到这些,红袖没有一点惊讶,因为她早就知道,傅太后是清虚老人的首席大弟子,魏太后却是清虚老人的师妹,傅太后比魏太后年长,辈分却没魏太后高。

    这是她们之间的恩怨,她能做的就是听从魏太后之命。

    “哼!”清玉师太冷哼一声,想到过往的一些事,眼中的怨恨愈加浓烈,微眯的眼眸迸出一缕冷厉的眸光。“想要傅翼记起当年的事,那么哀家就让诺儿解除他身上的寒毒,这可比当年的救命恩人更让傅翼刻骨铭心的记住。红袖,你不会让哀家失望的。”

    “皇太后,万一殷卧雪没有解药怎么办?”清玉师太的自信来自哪儿,红袖不知道,反正她是没这样的自信,毕竟,当初殷卧雪也在为傅歧月配制减轻哮喘的药。

    “寒毒是殷卧雪的母亲所配制,除了她,没任何人可以配制出,哀家相信殷卧雪手中一定有寒毒的解药。”清玉师太将“一定”嚼得特意重。

    “若是如此,红袖就是豁出性命也要拿到解药。”红袖保证,她说的是有,如果没有,她也无能为力。

    “很好。”清玉师太极其满意的点头,手中拂尘一挥。“下去吧,万事小心谨慎,别被人发现你的身份。”

    “是,皇太后的叮嘱,红袖铭记于心。”红袖转身,看了看四周,见无人才走出假山。

    红袖离开后,清玉师太并没离开,而是站在原地,冰冷的假山后一片寂静,一会儿后,另一抹身影出现在假山。

    “皇太后。”林长风单膝落地,看着清玉师太的态度跟红袖一样的恭敬。

    “长风,对你哀家很放心,也没什么交待你,哀家只能说,见机行事。”清玉师太伸出手,将林长风扶起,他是个精明人,对他,她真没什么不放心,红袖还年轻,行事没有她哥稳重,所以自己要叮嘱她。

    林长风微微愣了一下,眉角不由挑了挑,僵硬的唇线微微动了一下,冷峻的面容上便没有其他的情绪。“是。”

    “孩子,你恨哀家吗?”对林长风,清玉师太有些愧疚,对红袖并没有。

    “没有。”林长风看一眼清玉师太,果断的回答,这条路是他自己选的,若他不愿意谁也逼迫不了。

    清玉师太叹口气,是欣慰,也是怅惘,拍了拍林长风的肩。“孩子,苦了你,你毕竟是魏氏皇朝第一世家,林家的长子,有大好的前程等着你,却让你冒险来傅氏皇朝。”

    “长风是魏氏皇朝的一份子,这是长风应该做的。”林长风表无面情,态度不卑不亢,一双幽深的眸子深不见底,让人猜测不出他心中所想。

    “好孩子,事成之后,回到魏氏皇朝,哀家定要召儿封你为护国大将,手握魏氏皇朝三分之一的兵符,让林家在魏氏皇朝稳站第一世家,永垂不倒。”此地此时,除了承诺,清玉师太给不了其他。

    “谢皇太后。”林长风准备叩谢恩,却被清玉师太拉住。

    突然,不远处传来一阵骚动,林长风跟清玉师太同时一惊,清玉师太急着低声道:“孩子,快走,小心别被人发现。”

    成败就在这一举,清玉师太才不想,在如此关键时刻,就因她私下召见他们两兄妹被发现,就太得不偿失了。

    “保重。”林长风拱手,身影一闪,如疾风掠过,就算从那些人身边掠过,都不会发觉,只会以为是风吹过。

    清玉师太也从另一处离去。

    “林侍卫,等等,咱家可算是找到你了。”刘图一见林长风身影,立刻追了上去,手搭在他肩上,气喘吁吁,一副跑了好长一段路的样子。

    “何事?”林长风依旧是面无表情,一脸冷酷的样子。

    “帝君找你。”刘图抹了一把汗,抱怨道:“你上哪儿去了,害得咱家找了一半天?”

    没理会刘图的抱怨,林长风转身朝御书房的方向走去,心里却在猜测着傅翼找他为何事,殷卧雪被打入冷宫,也未接下傅翼的命令,是让他跟去冷宫暗中保护,还是回到他身边,这件事让他们的关系彻底恶化,林长风没把握傅翼是否还让自己暗中保护她,红袖要跟去冷宫陪她,都是亲自去找傅翼说,若是他也学红袖,傅翼会同意吗?

    答案很明显,疑心病重的傅翼,估计不仅不会同意,还会怀疑他的企图,看来真如皇太后所说,见机行事。

    御书房。

    “帝君。”林长风一进御书房,立刻跪下,不似以前只是单膝落地,而是双膝跪地,是请罪的意思,傅翼既然叫刘图去找他,就代表他找了自己很久,以前只要他一个眼神,自己就会快速现身,林长风有些不确定,傅翼有没有用千里传音召唤他,应该没有,因为他没收到他的召唤,可不排除他失神的时候,有听到却没理会,之后就忘了。

    “长风,你依然去冷宫暗中保护她。”低沉的嗓音充满冷冽的气息,傅翼抬眸看着跪在下面的林长风,并没因他的失常而疑惑,狭长的凤眸里像是在蕴涵着什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冷帝绝爱,弃妃有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黯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黯默并收藏冷帝绝爱,弃妃有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