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冷帝绝爱,弃妃有毒 > 第113章 谁狠谁痛

第113章 谁狠谁痛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至尊毒医:鬼王的金牌宠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放手。”傅翼凤眸危险的眯了起来,妖艳的脸色铁青而冰冷,没有任何的温度。

    “帝君......”林长风刚开口,傅翼一拳朝他的俊脸挥去,林长风挺拔而高大的身体也受承不住傅翼那拳,即便是如此,他依旧紧扣住傅翼的手腕不放,他能感觉到,现在的傅翼处于震怒中,他不敢保证傅翼会不会对她不利,甚至是会杀了她。

    想到她有可能死要傅翼手下,没来由心揪痛,无论如何,他都要保护她,尽自己的一切能力保护她。

    “放手。”狭长的凤眸里充满着杀气和血腥,脸上布满一层冰霜,头顶冒烟,身后如燃起一簇火苗,燎原烈火熊熊燃烧,一拳带着内力重重的朝林长风的腹部击去。“背叛朕的下场,都得死。”

    “噗。”一口鲜红喷出,接着又是一拳击向林长风的腹部,林长风没有还手,这是傅氏皇朝,傅翼的地盘,在他的地盘上动手,无疑不是以卵击石,自寻死路。

    傅翼每一拳都带有内力,他是往死里的打林长风,出手半点没留情,林长风因受不住,单膝落地,却执着的依旧紧扣住傅翼的手腕不放,心里此刻只有一个念头,他若是放手,她必死无疑。

    “找死。”傅翼脸色一沉,阴寒无比,冷厉骇人,大手扣住林长风紧抓住自己手腕不放的手腕,手下用力一扭,只听嚓咔一声,林长风的手硬是被他扭断。

    “嗯。”林长风闷一声,傅翼抬起脚将他踢开。

    “哥。”红袖回神,慌乱之下喊出哥,顾不了那么多,上前将林长风抱在怀里,冷若冰霜的目光带着杀意直射向傅翼,而傅翼却转头去揭开殷卧雪的中衣,腹部只有因刚生产后,皮肤还未恢复过来有些皱褶,却不见伤疤。

    “啊!”跟随而来的刘图见到这一幕,惊呼出声,又敏锐的嗅到杀气,捂住嘴大气不敢出。

    傅翼深沉的目光,来回在殷卧雪腹部与躺在她旁边的婴儿之间看了几遍,冷傲铁青的脸沉静下来,心中升起一抹希望与喜色,难道......

    “刘图,传太医。”盲目冲动的后果是悔恨的绝望,是无法弥补的悲痛,所以这次,他要冷静下来,镇定的判断。

    不去猜测过程,也不去想后果,傅翼只等结果,心里却一遍一遍的期盼,霜儿,别让我对你失望。

    “帝君。”老御医是除了李权之外,宫里医术最高的御医。

    “验。”傅翼伸出手,语气不容人反驳。

    御医叹口气,用银针挑破傅翼的指尖,一滴血滴在杯中的水里,两滴血在水中滚荡,就是不溶。

    那两滴血如一把刀子狠狠地划在傅翼心口上,鲜血淋漓,所有的希冀,所有的期盼都在这一刻化为乌有。

    血不溶,这意味着什么可想而知,想想也对,插在她腹部上的匕首那般的真实,那血也真实,他们的孩子化成血水流掉,这个孩子怎么可能是他的?他怎么会期盼这个孩子是他的。

    “哈哈哈。”悲极反笑,疯癫而凄凉,她的医术奇异,伤疤对她来说,只有她自己想留还不想留,流产后一月不足,竟然就怀上别人的孩子,幽禁在冷宫都不安分,傅翼后悔了,为什么要将她幽禁在冷宫?为什么要为了保护她,让林长风暗中保护她?为什么任由李权出入冷宫?

    这孩子到底是林长风的还是李权的?

    殷眠霜,很好,很好。

    “孩子足月吗?”傅翼突然问道,神情冷然自若,眼底冰凉一片。

    “不足。”御医摇头。

    红袖有些胆战,狐疑的目光望着御医,孩子怎么会不足月呢?为什么所有的事都安排得如此巧合?难道这都是魏太后的计谋?

    不可能,魏太后不可能自断后路。

    “不足月。”傅翼喃喃念着,眸底酝酿着一场腥风血雨的风暴。“孩子是你跟李权谁的?”

    林长风沉默,思忖魏太后临时改变计划了吗?不太可能,若是改变计划,魏太后就算不能亲自来通知他,也会暗中派人来告诉他,就算派不了人也会给他信号。

    不是魏太后,会是谁?皇太后。

    目光中闪过震惊之色,千算万算,不如皇太后一算,她这一出手,魏太后原本的计划被孩子晚了两月而打乱,此刻又在皇太后这一招,几乎溃不成军。

    “说。”妖艳的脸上凝结了一层冰霜,傅翼黑眸一沉,迸射出冷厉的寒芒。

    林长风依旧沉默,红袖心悬了起来,给林长风使眼色,林长风却撇开目光,他知道红袖的意思,傅翼本就对他起了疑,就算他栽赃给李权,来个死无对证,可傅翼会信吗?不会,与其如此,不如沉默,让他自己去猜想。

    “说。”傅翼身影一闪,大手扣住林长风的脖子,狰狞的表情之下满是杀意,只需一用力,他就能将林长风的脖子给扭断。

    林长风面无表情,魏太后的话,他劳记于心。

    “最后问你一遍,孩子是你的,还是李权的?嗯?”猩红的眸子里满是戾气,傅翼阴寒的目光冷冽万分,滔天的恨意几乎要将他逼狂,这就是她报复他的手段吗?恭喜她,很成功。

    “帝君,求你放过我哥。”红袖扑向傅翼,抱着他的腿,卑微的祈求。

    “滚。”傅翼抬起脚,踢在红袖胸口,红袖的身子像破碎的娃娃般飞出去,重重的砸在墙上,傅翼那一脚很重,带着浑厚的内力,五脏六腑被震碎。

    “噗。”一口鲜血喷出,红袖趴在地上,抬起目光锁定在林长风身上,那眼神是悲痛的诀别。“哥......”

    又喷出几口鲜红,最后阖上双眸,红袖的武功不弱,却也承受不住傅翼那一脚。

    林长风撇开目光,依旧面无表情,不是他无情,而是他们决定来到傅氏皇朝时,就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这一刻,早已料到。

    “魏氏皇朝,林家长子,林风。”傅翼突然叫出林长风的真名,松开他的脖子,退后一步,眼中的霸气不容任何人忽视。

    “你是什么时候就知道我的身份?”林长风问道,只要傅翼对他起疑,必定会派人查他的身份,凭傅翼的情报组,想要查到不难。

    “开始。”傅翼冷冷一哼,冷冽的目光中满是不屑的鄙夷。

    林长风深邃的眼波掠过一丝惊疑,开始就知道,怎么可能?傅翼是何等精明,怎么可能容许自己身边有异心的人。

    “知道敌人养在哪儿最安全吗?”傅翼妖艳的面容上阴郁着一股寒气,冷厉如冰寒,语气狂傲而凛然。

    敌人养在自己身边最安全,林长风懂了,这几年,除了*幸嫔妃,他几乎寸步不离的跟在傅翼身后,不是需要他的保护,而是......

    罢了,都不重要了,他们失败了,傅翼既然拆穿他的身份,对付魏太后也只是迟早的事,就算立刻给魏太后发信号,估计也无济于事了,这是傅氏皇朝,他们无力扭转乾坤,挣扎也只是垂死挣扎,没用。

    “傅翼,善待她,否则追悔莫及。”林长风最后看了殷卧雪一眼,腰间的佩剑出鞘,银光一闪,挥剑自勿,被傅翼活擒下场必定生不如死,与其这样,不如自勿,人死了,尸体随他处置。

    三具尸体躺在地上,血腥味迷漫,浓烈而刺鼻。

    老御医跪在地上,大气不敢出,刘图也静默的站在一边,心里想着,他若是背叛了帝君,下场是否与他们一样,伴君如伴虎。

    “帝君。”刘图出声,目光来回在三尸具体上油走,红袖与林长风就算了,李权可是李家长孙,乞儿郡主又心系于他,若是得知他的死迅。唉!

    “下去。”傅翼语气冷漠,神情疲惫不堪,揪心的疼痛。

    “老臣告退。”走出冷宫,老御医抬手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有些不敢相信,他居然活着出来了。

    “老御医,请留步。”刘图叫住老御医。

    “刘公公。”老御医停下脚步,看着刘图,嘴角的笑意有些僵硬,不会是帝君不打算放过自己吧?

    “老御医,你看今天之事?”刘图脸上挂着笑,眼神却带着几分压迫力。

    “老臣没来过冷宫。”老御医顿时反应过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看来帝君是不打算将此事宣扬出去。

    “老御医,你年事已高,帝君准你提前告老还乡。”刘图说得很含蓄,语气却不容反驳。

    “多谢帝君成全。”老御医汗颜,心里也庆幸,帝君待他算仁慈了,准他告老还乡,没直接将他灭口。

    “咱家送老御医一程。”刘图笑得青山绿水,手搭在老御医肩上,搀扶着他朝宫门口走。

    “谢刘公公。”老御医陪笑,他想拒绝刘图的好意,可是拒绝得了吗?

    傅翼立足站在*边,殷卧雪还没苏醒,躺在她身边的婴儿不知道怎么的,哭个不停,却没人理睬。殷卧雪因生产,脸色惨白,嘴角扬起的那笑容很扎傅翼的眼,特别是孩子的哭声,宛如一条带刺的藤蔓,紧紧地将他缠绕,锋利的尖刺一根根扎进他的血肉。

    殷眠霜,你果真说到做到,他们的孩子被她狠心的杀害,却为他人生下孩子。

    傅翼现在已经判断不出,真与假,假与真,让风花雪月四人专查在他生辰那天,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不相信她会如此决裂,早上还好好的,到了夜里一切都变了,他能感觉得出,她爱那个孩子,甚至超过自己的生命,怎么可能狠心的置孩子于死地。

    就算要夺走孩子的命,她的医术那么高,方法有很多种,她却用了最残忍的一种,伤了自己,也杀了孩子。

    近十个月,风花雪月四人都查无所获,昨天却突然查到,一个宫女将所有的事,一五一十的述说,完美的连他都找不到漏洞。

    他们谁也没有错,错在对彼此的信任不够深,轻易就能被挑拨,傅翼怪过她,为什么不直接来问他。

    非要用如此决裂而狠毒的方法报复他,一直以来他以为自己的报复手段惨忍,就这件事而言,他的报复手段远不及她。

    “嗯。”殷卧雪轻嗯了一声,渐渐苏醒过来,睁开眼睛,视线有些朦胧,当糊涂的身影慢慢清晰,殷卧雪猛然一愣,整个人如被雷劈中了一般,惊恐万状。

    “醒了。”傅翼站在*边,不动如山,居高临下的看着殷卧雪,冷漠的目光没有一丝波澜,殷卧雪却嗅到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气息。

    “孩子。”殷卧雪反应过来,第一个关心的就是孩子,手朝腹部摸去,脸色一变,表情满是惊恐,不顾虚弱的身体,猛的坐起身,这才听到旁边传来婴儿的哭声,声音有些沙哑,不难想象孩子哭了多久。

    殷卧雪顿时松口气,特别小心的将孩子抱在怀中,俯下脸轻轻的贴在孩子的额头上,这是她的孩子,怀了十二个月,那种满足与喜悦难以言语。

    “你很喜欢他?”看着这一幕,傅翼的心有些动容,若是他们的孩子,该多好,可那个孩子不是他的,是她跟其他男人的孽种,傅翼脸色蓦地一沉,垂在身侧的大手缓缓地收紧,狭长的凤眸里冰火跳跃,杀意涌现。

    殷卧雪没看傅翼一眼,慈爱的目光未从小家伙身上移开,她现在不去想傅翼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她的孩子平安无事就好,其他的根本不重要。

    “你很喜欢他?”等了一会儿,没等到殷卧雪的回答,傅翼重问了一遍。

    “他是我的孩子......”也是你的,后面一句殷卧雪犹豫着,最终还是咽回肚子里,傅翼应该没将孩子当成是他的,想到傅翼让她怀这个孩子的目的,心又痛了起来。

    她可以接受,傅翼怀着别的目的让她怀上他的孩子,唯独不能接受他的目的是牺牲这个孩子,救另一个孩子。

    以子救子,无稽之谈,根本没有医学说服力,傅翼是什么人?他岂会相信如此荒谬之说,关心则乱,对傅翼来说根本不成立。

    殷卧雪的话,让傅翼的心狠狠抽痛了下,伟岸的身体静静的立在那里,冷漠的脸上笼罩了一层哀戚,那不堪回首的往事,那死亡的挣扎,那压制不住的心动,那抛开一切只为想要与她相守,那幸福来临时又被拉下地狱的痛,那互相伤害的语词,眼前这孩子......怦然的心动,美好的回忆,全化为与十一年前,不堪的回忆,一下子冲破了心底的防线。

    原来,一死百了才是解脱,此刻,活着承受着撕心的痛,才是最受折磨,原来,他的心可以如此的痛!

    “你很喜欢他?”傅翼又问了一遍,语气很平静,心却在颤抖。

    殷卧雪蹙眉,不知傅翼何意,侧目望着如天神般立在*前的傅翼,即使脸色有些苍白,面容却依旧是妖艳,让人心动*,快一年没见过这张脸了,原本以为这一辈子都见不着,只能回忆,却在她产下他们的孩子时,他出现在她*前。

    不得不承认,看到他的那一瞬间,心里涌出来无尽的喜悦,她真的爱上了,一个人的话可以骗人,心却骗不了人。

    殷卧雪郑重的点了点头,又想起二师兄的话,或许退一步,真能得到幸福,殷卧雪的心动摇了,在二师兄告诉她,傅翼生病了,她知道,若不是病得很重,二师兄不可能告诉她,压抑自己的感觉一个月,直到生产时,巩固在心房四周坚不可摧的城墙崩塌了。

    现在又见傅翼站在自己面前,彻底粉碎了那份执着,如果退一步真能得到幸福,她愿意退。

    “翼。”干燥的喉咙让殷卧雪的声音有些沙哑,梦里唤了千万次,此刻唤出口,心里却有种释怀的感觉。

    傅翼的心猛地一颤,所有的恨,所有的不甘,都溶化在她吐出的这个字里。

    翼,无数次出现过幻听,让傅翼分不清这是真实,还是幻听,有时候在金銮殿,文武百官面前,突然听到她深情洋溢的叫自己翼,反射性的答应,却发现那只是幻听。

    “翼。”殷卧雪又叫了一遍,额际冒着冷汗,心悬了起来,为了他们的爱,为了孩子,她都选择退让,如果傅翼不退,她的退让也是枉然。傅翼有错,错不该牺牲他们的孩子去救诺儿姐姐的孩子,她又何尝没错,隐瞒自己的身份,明知跳进了别人刻意为她挖的陷阱里,却不给他一个解释的机会。

    “翼。”殷卧雪腾出一只手,抬起颤抖的手臂,抓住傅翼的衣袖,眼神里满是期待他的回应,他的沉默就是妥协,是给她上前的勇气,若是拒绝,他会断然转身决然离去,可他没有。

    “霜儿。”傅翼突然将殷卧雪紧抱住,喜悦涌上了脑海,不去想任何事,只想将她搂抱在怀里,恨不得将她揉进身体里。

    触到他温暖的怀抱,殷卧雪的情绪瞬间崩溃,在他怀里大哭起来,伸出纤臂紧紧环上他的腰身。

    委屈与思念,全化为泪水涌出眼眶。

    听到她的哭声,傅翼心底沉沉一叹。“霜儿,别哭。”

    “翼,其实,我不是......”

    “别说话,让我静静的抱你一会儿。”傅翼怕自己因她的话再发怒,阻止她说下去,紧了紧手臂的力度,将殷卧雪娇小的身子牢牢搂在怀里,密不可分,深怕自己一松手就会失去她一般。

    时间一点一点的流失,两人紧紧的相拥着,失而复得的喜悦漫延在两人周身,然后,这份宁静却被一道突如其来的哭声打破,将两人彻底拉开,犯下永远也弥补不了的错。

    “翼,快放开,孩子哭了。”殷卧雪微微挣扎着,有些懊恼自己的大意,她怎么忘了自己怀中还有他们的孩子。

    孩子如一把冰刃划过傅翼的心,刺骨的寒,透骨的凉,将刚刚升起来的喜悦粉碎。

    傅翼手一松,殷卧雪就离开他的怀抱,抱着她怀中的孩子摇晃着,轻声哄着孩子,因为是初为人母,她的动作并不熟练,甚至可以说生疏得笨拙,却是那样的和谐,她脸上的幸福的笑,让他都不忍心毁掉。

    他傅翼是谁?傅氏皇朝的帝君,高傲如他,怎么可能毫无芥蒂的接受,她跟其他男人的孽种,他甚至还不确定,孩子的父亲是谁,他不怕养虎遗患,却也不能留下这孩子,他的高傲不容人践踏。

    也并非什么,皇室血脉不容混淆,而是这个孩子就像一根刺卡在喉咙,咳不出,咽不下,不致命,却难受的让人疯狂。看到这孩子,就想到她的背叛,想到她是如何狠心的杀掉他们的孩子。

    她喜欢孩子,要多少他都可以给,她跟别人的孩子,绝不能接受。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冷帝绝爱,弃妃有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黯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黯默并收藏冷帝绝爱,弃妃有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