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狼性总裁狠狠爱 > 第129章 情不自禁

第129章 情不自禁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我?”小吴指着自己的鼻尖,莫名其妙的说:“我来请熙哥您吃饭啊!”

    “之前呢?”霍峻熙紧张的追问。

    之前?小吴想了想,说:“之前我刚刚与洛哥、越哥讨论帮务来着……”

    “该死!”霍峻熙从牀上跳下来,暴躁的大吼,“谁要你讨论什么鬼帮务!我不是叫你照顾唐蜜儿的吗?”

    “是啊,可是我看洛哥进去了,但是洛哥走后,唐小姐说她不舒服想休息,所以我……”小吴理直气壮的说。

    这样也好,有机会把话说清楚,他不是三岁小孩,他分得出轻重,才不会把熙哥的命令照单全收,否则不落得死无全尸才怪。

    “你让她一个人留在房间里?”霍峻熙的声音都发抖了。

    “是唐小姐一直叫我走的,只要我一靠近她,她就害怕得又叫又跳。”小吴忍住心中淡淡的失落感。

    霍峻熙不等小吴继续往下说,一阵风似地拉开房门,往唐蜜儿所在方向冲去。

    他该死、该死、该死!他不分青红皂白就对她大发雷霆,还羞辱她、污蔑她……就算她眼里没有他、心里没有他,就算她对他没有一点感觉、没有一点反应,他都不能、不该那样对她!

    他是个噙兽,她讨厌他是对的,她是该讨厌他的。他没有一点值得她对他好,他没有一点值得她给他一个笑,他没有资格得到她的心甘情愿!

    上帝,他好害怕,他从来不曾害怕过什么,可是他现在真怕,他怕他真的失去她,他还没有真正得到她,就要失去她了。

    抖着一双颤斗的手,霍峻熙打开了房的门,房里没有一丝灯光,也没有一点声音,寂静得彷佛这里仍然是个空房间,是个没有人在的空房间。

    霍峻熙打亮一盏昏黄的壁灯,柔和的光线让幽黑的房间染上昏黄的灯影。

    他见到唐蜜儿小小的身体缩在丝被里,一动也不动。

    她还活着吗?如果是,怎会如此平静?既然她如此的平静,是不是代表已经……

    霍峻熙僵在门口,甚至失去了走过去的勇气,他一直告诉自己不要胡思乱想,但是他的脑中此时此刻充斥的都是坏极的念头。

    “韩洛,我说过没事……你出去好不好?”

    就在霍峻熙痛苦得快要倒下的时候,他听见床上传来唐蜜儿的声音,那样清清楚楚,他瞪大了眼睛,心脏狂跳起来。老天,他还以为……以为她死了。

    他颤巍巍地走到床边,想用大手扳过她纤细的肩头,他想把她翻转过来,想确定她是真真实实的,可是他的手才刚碰到她的肩膀,就听见她歇斯底里大的叫——

    “走开!韩洛,不要碰我……”

    霍峻熙愣了一愣,却没有放开手,反而更坚定的握住她的肩头,轻轻扳正她的身体,让她仰躺在他面前,让她能看见他的脸。

    “是我……”霍峻熙看进她的眼睛,轻声细语的说。

    是他……是的,是他……在他用力握住她肩头的那一刻,她就知道来人不是韩洛而是他,所以她才停止了叫喊。

    唐蜜儿张开一双红热的眼睛,看着霍峻熙难得的温柔。

    她苦苦压抑着的痛苦,此刻有如翻天巨焰席卷她的身体,那高热的燎原之火,已经把她的五脏六腑都烧干、烧裂了……她干裂的躯体和干渴的灵魂,都在迫切渴望着他……

    “你还好吗?”霍峻熙沙哑的问。

    噢……她不好,她一点都不好。唐蜜儿不再强撑住自己。不是韩洛,是他……她不用在他面前强撑着……

    “我快死掉了……呜……”唐蜜儿虚弱的啜泣。

    是的,她快要死掉了,她连扭动挣扎的力气都没有了,更没有力量抵抗了……

    “嘘……我不会让你死的……”霍峻熙爬上牀,坐在床上,把她紧紧拉进怀里,他握起她的皓腕,放到嘴边亲吻,这才看见她白白细细的前臂烙着一个又一个齿痕,他抬起她的另一只手,发现上头同样布满深深红红的齿痕。

    他的心跌入了万丈深渊,往下掉、往下掉……跌在那些齿痕上面,深深红红的齿痕化成了锯齿状的刀锋,割锯着他、凌迟着他……

    “呜呜……”唐蜜儿满足地哭了,她不知道为什么她的身体只容得下这个男人,不明白为什么她只能接纳他的给予,不清楚为什么只有他能给她这种不可思议的感觉。

    “你还是不舒服吗?”霍峻熙翻个身,让她趴在他的胸前,他感觉到她把脸埋在他的颈窝里,低低地啜泣着。

    听见他的声音,唐蜜儿哭得更委屈了……

    他之前还残忍的把她丢给韩洛,现在又对她这么温柔,他究竟是个怎么样的男人?

    她吸吸鼻子,离开他的胸膛,滚到旁边,拉起被子遮住自己赤倮的身体,背着他说:“谢谢你……我已经好多了。”唐蜜儿摇摇头,哽咽着,她真的觉得很难过……

    霍峻熙把目光移向她的背,看见她小小的臂膀仍在高高低低的起伏着,她仍然在哭。看到这里,他又收拾起所有的痴心妄想,她根本不想把自己交给他,否则就不会哭得如此伤心了。

    她总是觉得,霍峻熙会这样一再找她的麻烦、挑她的毛病,一定是想摆脱她,可是却又被他“她是他的女人”的话绑得动弹不得……

    ——

    清晨一醒来,床边冰凉的温度表示他没有睡过。他只把她当成牀伴,用完之后就毫不留情地离去,放任她无神地坐在床上发怔。

    此刻,又怎能不教她伤心欲绝呢?

    她抱着双膝,窝在卧房的宽大藤椅内,任凭时间一点一滴流逝,完全忘了要进食,也忘了自己从早上到现在都没有吃过半点东西。

    生命于她,只是一连串的痛楚和错误,她已经心痛得无力反抗了。

    唐蜜儿泪痕湿了又干,干了又湿,认清自己只是床/伴的卑贱身分,她觉得好羞耻。她竟然回应了他的需索无度!

    向来洁身自爱的唐蜜儿抱着自己的身子,泪又溢了出来,她觉得好冷,像进了冰窖般地寒冷,打从心底升起的冰冷。

    她全身上下没有一处是干净的了,再也擦不去被烙印的男性气味!一想到此,她的泪泉涌而出。

    他只是一个陌生男人,但是他俊逸挺拔,身上有着天生的威武霸悍和令天下女人心动的魅力。

    而且,他的高竿技术并没有让她有难耐的疼痛,反而让她陷入了情裕纠葛里,昨夜,他狂野地要了她好几回!

    他是个让她着迷的男人,也是她想要眷恋依靠的男人……

    只是,她除了占有“牀伴”这个位置,对他而言没有其他意义。

    她只是……不知怎地,她就这么地不堪一击,她没有一刻像现在这么害怕,她害怕自己会情不自禁地爱上他!

    她泪眼迷蒙,强烈的恐惧与自卑顺着泪水淌落。

    餐室内,霍峻熙正与美国西岸最有名的投资专家,也是他最新延聘的投资部主管雷利,休斯吃饭。

    席间两人相谈甚欢,都喝了不少的威士忌后,再加上霍峻熙最近心情不好,所以酒人愁肠分外易醉,因此两人都有些酒酣耳热,话题也从国际政经局势谈到了女人和美酒。

    权力、美人、酒是男人的三大随身活题。对于雷利而言,霍峻熙的权势和对美女的致命吸引力,在在都令他倾慕绝倒。

    甭说别的,就单单只是陪伴在他们身侧共进午餐的魏伊娜小姐,已是肌肤赛雪、娇艳欲滴,像颗成熟的丰润水画桃般惹人垂涎。

    雷利边喝着美酒,边笑道:“霍先生年轻有为,果然名不虚传,身旁来去尽是国色天香。”

    霍峻熙笑了,凝视着剔透的水晶杯沿,醉意可掬地道:“伊娜不是我的女人,她只不过是在下的妹妹罢了,再说她也不算是顶尖,哪天我带你去见识见识真正的国色天香…”

    魏伊娜娇瞠不依道:“熙,你怎么这样说人家呢?难道我长得不漂亮吗?你还不满意吗?”对于霍峻熙说她只不过是他妹妹有点小计较,但又敢怒不敢言。

    他瞥了她一眼,又笑了,“你当然漂亮,这是你唯一的优点,哈哈……”

    雷利仗着酒意,也跟着哈哈大笑了起来。

    只有雷利带在身边的秘书强忍着笑,在一旁故作恭敬谦逊,看也不敢看魏伊娜。

    魏伊娜险些气炸,可是却不敢对着霍峻熙发作,只能转移话题发泻怒气:“可人家至少还有美色可怜惜,哪像你现在藏着的那个,身上没两斤肉,苍白得家个鬼一样,她以为她是聂小倩呀,其是笑死人了。”

    霍峻熙的笑声倏然消失,眼神陡然冷硬着铁石。

    “你说什么?”

    现场的气氛突然降到了零下几度,一股令人不寒而粟的气息弥漫了整个餐室,

    除了霍峻熙外,其他人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魏伊娜更是一副巴不得躲避桌子底下的瑟缩样。

    良久,霍峻熙缓缓地开口道:“你不提我倒还忘了,小吴!”

    小吴急急忙忙走入餐室。

    “怎么不见唐蜜儿?”霍峻熙冷冷地问。

    小吴的心,猛地惊跳了一下——

    唐小姐不是早已经被打人冷宫多时了?除了每日每餐定时送饭上去给她外,熙哥不是已经不理会她的死活,也极少要她下来陪同用餐了吗?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狼性总裁狠狠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雪花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雪花果并收藏狼性总裁狠狠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