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豪门前妻,总裁步步紧逼 > 079 他的怒火!简晴的坚持!(求订阅!求推荐!)

079 他的怒火!简晴的坚持!(求订阅!求推荐!)

作者:穿游泳衣的小鱼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豪门前妻,总裁步步紧逼,079 他的怒火!简晴的坚持!(求订阅!求推荐!)

    “至于站出来英雄救美的那位先生……”看着张姓男人渐变的脸色,巫圆圆漫不经心地笑了笑,婉转的笑声让人连骨头都觉得酥软了,砸了她的东西,她一定要这个人双倍偿还。舒悫鹉琻

    顿了顿,又笑吟吟地继续说道:“张先生,你听说过凤凰山庄么?救霍少奶奶的那位先生叫南黎辰,是凤凰山庄现在的主人,你要是不相信我的话,你大可以找人去求证,不过在这之前,你得双倍赔偿绯色的损失。”

    张姓男人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他脑子一点都不傻,先是霍家少奶奶,再是凤凰山庄的主人,哪个都不是他能够惹得起的。

    这一回,他好像真的栽大了。

    “张先生,想好了吗?”巫圆圆笑米米地问道。

    “停!都TM赶紧给我停下来!”张姓男人连忙大声制止,额头上甚至渗出一层细密的汗水。他连忙朝着讨好地巫圆圆赔笑,得罪了那两家,除非他以后不想继续在南城混下去了,“圆圆小姐,是误会,这中间一定有什么误会,这绯色的一切损失都由我来赔偿!”

    “双倍?”巫圆圆伸出两根纤纤玉指,又如数家珍般地罗列了一堆赔偿项目,“这其中包括精神损失费,财产损失费,停业整顿损失费等等!我大概算了一下,起码需要一百万,不过,我看你是绯色的常客,就给你打个七五折,七十五万,你把支票放下就可以离开了。”

    听她这么一说,那张姓男人惊得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气愤地在心里恨道:七十五万!你他妈怎么不出去卖!

    察觉到他眼底的犹豫之色,巫圆圆不由得笑了笑,说道:“张先生,已经很晚了,我可没时间跟你在这里耗着,赶紧把支票签了吧!或许我可以帮你去说说情,毕竟霍少奶奶是我的好朋友。”

    那张姓男人肉疼了好一阵子,这才心不甘情不愿地开了一张支票,语带威胁地叮嘱道:“圆圆小姐,你最好是说话算话,要不然的话,我也不会让你好过舒坦的日子,他们这帮人可不是吃素的。”

    七十五万到手了!巫圆圆瞅着支票上填的数字,小脸上的笑容越发妩媚起来,“张先生,你是我们绯色的常客,自然也就是我的朋友,我怎么可能会让我的朋友蒙受更大的损失呢?”

    话锋一转,她敛了笑意,“不过话说回来,凤凰山庄的主人……”

    “圆圆小姐,收了钱你就得办事,我不管对方是什么人,你必须搞定他。”

    “我只能说尽力,你要是不愿意的话,那我们警局见吧!你赔给我的七十五万是精神损失费,我愿意帮你,那是我看在你是绯色常客的面上,既然你想威胁我,那这事儿我也管不了了,至于这钱,你拿走,我自然会走法律程序向你讨要,不过那时候就不是七十五万这么简单了。”

    巫圆圆不卑不亢地冷笑一声,纤白的玉指夹着支票递给他。

    “圆、圆圆小姐,都是我一时糊涂,你别这样,我现在就带人离开这里。”张姓男人哪里敢接,只恨不得没来这一趟,连忙朝着那些人招手,“你们还愣着做什么!赶紧给我老子滚出去!”

    “好走!不送!下回可要把眼睛睁大一点,别招惹了惹不起的人。”

    “圆圆小姐,那霍家……”

    “放心吧!张先生,霍家就交给我了,至于凤凰山庄的主人,我想他不会在意这么点小事的。”

    ……

    “圆圆姐,你可真厉害!”见那些人离开,一旁的阿木立刻笑米米地凑了过来。

    巫圆圆收起那一张支票,没好气地白了一眼阿木,说道:“你小子以后多学着点儿。对了,今晚上的事情不要告诉任何人,就连官黛黛也不行,这里被砸坏的桌椅明天中午之前一定要全部换成新的。”

    阿木挠了挠后脑勺,一脸呆木的样子,“圆圆姐,你就放心吧!你交代我的事情我肯定会记着。”

    “知道就好,那我先回去了,你也早点休息。”

    “嗯,路上注意安全。”

    ……

    巫圆圆开的是一辆现代小跑,是很久之前一个男人送给她的,也包括她经营了三年多的绯色酒吧。绯色,以前并不叫绯色,是那个男人离开之后她重新改的名字,也花了一大笔钱重新装修了一遍,因为她不想留下一丝关于那个男人的痕迹,包括有关他的一切回忆。

    微凉的夜风夹杂着一丝潮湿的腻味儿,从半落的车窗灌进来,贴在她的耳际轻拂而过,也撩起她的长发。

    南黎辰,他竟然救了简晴,不是说他们不认识么?

    以她看人的准确度,南黎辰绝对不是那种喜欢管闲事的男人,就连霍晏廷都没有阻止,可是正巧碰上的南黎辰却替简晴解了围,而且还将惹事的人赶了出去。是因为她的原因么?还是简晴隐瞒了她什么?

    巫圆圆使劲了晃了一下脑袋,她不愿意胡思乱想,即使简晴跟霍晏廷之间没有感情,可是在外人眼里她依旧是一个有夫之妇,这是不争的事实。

    晴晴,我一直都把你当成最好的朋友,你千万不要让我失望了。

    ……

    半山豪宅,简晴跟霍晏廷的结婚之后居住的地方。

    突然起了大风,好像要下雨了,潮湿的夜风从半掩着的窗户灌进来,吹得纱帘不停地晃动着,甚至还能听到外面传来的树叶“沙沙”的响声。

    一路上,简晴一句话也没有说,即一直沉默着,霍晏廷也不说话,他们身边的空气就像是凝固了一样。

    柔和的水晶灯光驱散了室内大片的黑暗,光与影在角落里完美地交融在一起。

    简晴换了鞋直接走进去,自始至终没有跟霍晏廷交流一句,就好像他根本就不存在。

    突然,手腕一紧,一个灼热的掌心紧紧地贴在她的皓腕,紧接着又传来一个低沉而冷漠的声音——

    “简晴,我还真是小看你了,没想到你连凤凰山庄的主人都勾搭上了,我是不是应该恭喜你一句?”霍晏廷压抑着心底的无名怒火,一脸讥诮地瞪着她,恨不得直接在她的身上盯出一个血洞来。

    手腕上传来的疼痛,让简晴冷不丁地皱起眉心,嘴角牵出一丝嘲讽的笑意,他这是在质问她么?可是他又有什么资格质问她?简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敛去眼底深处的那一抹异样,转过身,一瞬不瞬地盯着那一张俊美的脸庞。

    霍晏廷不由得眸色一沉,他没想到她竟然敢这么理直气壮地直视他的眼睛,心底的怒火更盛了一些。

    “简晴,你不觉得自己应该跟我解释一下吗?”他冷冷地说道。

    “解释?解释什么?”微扬起精致的下颌,简晴淡雅地笑了笑,漫不经心地说道:“霍晏廷,我不觉得自己应该跟你解释什么,倒是你,你不觉得自己应该跟我解释一下吗?”

    霍晏廷眼眸一眯,倏然掠过一抹危险之色,手中的力道也加重了,几乎要将她的骨头捏碎一样。简晴紧紧地咬着牙关,生怕自己会因为手腕上的剧痛而惊呼出声,在这个男人的面前,她绝对不能露出丝毫的软弱。

    “怎么?难道你觉得吗?”她莞尔一笑,说不出的明媚。

    “简晴,你吃醋了?我记得你以前不会这么问的。”霍晏廷突然笑了起来,唇畔的笑容透着一丝得意。

    听他这么一说,简晴不由得冷笑起来,吃醋?吃他的醋?这男人还真是自恋到家了!

    “霍晏廷,你想多了,你跟谁在一起我一点都不在乎,更谈不上吃醋了,我倒是有些担心你,你的那些女人相互之间吃起醋来,到时候又该来麻烦我了,或许你不知道,我最讨厌跟她们打交道,因为从她们的身上我就能想到你的眼光,这三年来你的眼光越来越差了……”

    “简晴!”霍晏廷被她气得脸色铁青,这个女人是故意挑起他的怒火,一定是的!她想用这种激将法逼迫他。

    “霍少,别这么大的火气,对肝儿不好。”简晴慢条斯理地微笑,眼眸中却连一丝敷衍的笑意都没有。

    结婚三年的时间,霍晏廷真正跟简晴单独在一起的时间,少之又少,几乎是屈指可数。在他最初的印象里,简晴是一个颇有心计的女人,如果不是她,他就不会被迫跟顾曼沙分开,最后顾曼沙更不会跳海自杀,她出现在他的生命里,一直扮演的就是这种令人生厌的女人。

    后来,他的那些女人全都找上她,他乐得在一旁看热闹,看着她生活在水深火热中,他有一种报复的块感。他说过,如果他生活在地狱中,那么他一定会拉着她一起做个伴儿。

    可是如今,霍晏廷竟有一种异样的感觉,这种感觉就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

    他突然笑了笑,薄唇微微勾起一抹邪肆的笑。这一种笑顿时让简晴心生警惕,就好像是一种趋利避害的本能,“霍晏廷,把你的手拿开,我今天累了,不想再跟你多说什么!”

    “累了么?那就回房间休息,不过不是你一个人,是我们一起。”他用力地握着她的手腕,拉着她就朝着楼梯口走去。”

    “霍晏廷,你疯了吗?你要干什么?放开我!”简晴紧紧地拧起眉心,脸色难看得厉害,心里更是涌出一股从未有过的恐惧,那种恐惧就像是疯长的蔓藤一样,以最快的速度爬满了她身体的每一个角落。

    霍晏廷陡然停下脚步,回过头,朝着她邪邪地笑了一声,“你这么快就把老爷子的吩咐忘记了?不过没关系的,我可以在复述一遍给你听,老爷子说,他已经迫不及待想抱孙子了……”

    “不!霍晏廷,你放开我!”简晴挣扎,即使她做好了所有的心里准备,当真的到了这一刻,她还是退缩了。

    因为她不顾一切的挣扎,霍晏廷眼底的怒火毫无征兆地暴露出来,看向她的目光冷若冰霜一样,又如熊熊燃烧的烈火一般。

    他冷笑着,讥诮地说道:“简晴,你可是我霍晏廷的老婆,让我放开你?你觉得有这个可能吗?”

    简晴努力地让自己镇定下来,可是心里还是一片慌乱,她从来都知道,在力量上比较,男人永远都处于优势状态。她不停地告诉自己,不要乱!要镇定,只要能过了今天晚上一切都好办了。

    “嗯?”他上身前倾,一双深邃的眼眸直勾勾地盯着她。

    简晴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却依旧是没有挣脱他的束缚,从他身上散发出来那一股浓烈的酒味儿,充斥着她的嗅觉。简晴不着痕迹地敛了敛眸色,微微挑眉,淡漠地说道:“霍晏廷,你以为我是你么?我怎么可能忘记爷爷的吩咐,只不过你觉得以你现在的情况能生下的宝宝吗?

    她深知,霍晏廷绝对不可能这么轻易对她改观,他不过是一时兴起而已。

    “还有,你别忘记了,顾曼沙是怎么死的!”为了让他厌恶自己,简晴毫不犹豫地揭开了他的伤疤,这三年以来,这个名字第一次从她的嘴里说出来。

    不管是对他们谁来说,“顾曼沙”三个字就像是一个定时炸弹,说不定还会殃及池鱼。

    如她所料的那样,霍晏廷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原本俊逸的脸庞几乎扭曲,幽深的眼底深处流淌着一抹阴鸷的冷意,那一种冷意落在简晴的身上,她的身子微不可见地轻颤了一下。

    她紧紧地咬着牙关,不让自己的胆怯露出一丝一毫。

    “简晴,你有什么资格说她的名字?如果不是你的话,她会跳海自杀吗?”霍晏廷一步一步走近她,一直将她逼到墙角。简晴不由得一阵心慌,她看到他眼眸中翻涌着的恨意和愤怒。

    下一刻的时候,“啊——”简晴尖叫一声,可是后半声被霍晏廷硬生生地截住了,他的大手紧紧地掐住她的颈脖,渐渐地用力,简晴的脸色顿时涨得通红,她拼命地挣扎,扬起双手用力地敲打他的胸膛,霍晏廷就像是中邪了一样,除了眼底翻涌着的恨意和愤怒,再没有任何多余的表情。

    “你,放开我……”简晴艰难地挤出几个字来,眼睛瞪得鼓鼓的。

    看着她一脸痛苦的样子,霍晏廷的心底冷不丁地涌出一股异样,他不由得紧蹙眉心,有些烦躁地哼了一声,然后嫌恶地松开了她,凉薄的唇勾起一抹阴沉的弧度,冷冷地警告她:“别让我再从你的嘴里听到她的名字,要不然的话,我可能真的会忍不住掐死你。”

    “咳咳咳……”终于脱离了他的钳制,简晴捂着自己的喉咙剧烈地咳嗽着,几乎要把整个内脏都给咳出来。

    良久,她的咳嗽声总算是停了下来,微敛眸色,嘴角扯出一丝自嘲的笑意,撑着最后一点力量站了起来,然后朝着楼上的卧室走去,简晴连看都不看他一眼。

    就在那一刻,简晴以为他真的会掐死自己,可是没想到他竟然放弃了。

    不过,不管怎么样,这一晚上她总算是可以安然度过了,他不会再去打扰她,这一点她确信无疑。霍晏廷是一个骄傲的男人,而她毫不犹豫地戳伤了他的骄傲,他怎么能不恨她呢?

    “对不起……”简晴刚走到楼梯口的时候,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一个低沉而沙哑的嗓音。

    她猛然停住脚步,微微怔了怔,清亮的眼眸中一闪而逝的错愕,是她产生幻听了吗?还是这个男人突然改性了?竟然会主动跟她道歉,简晴不由得在心里冷笑一声,迈开了步子继续往前走。

    坐在沙发上的霍晏廷腾地站了起来,一双锐利的眼眸直勾勾地盯着她,不耐烦地说道:“简晴,我已经跟你说过对不起了,你还想怎么样?”

    闻言,简晴又停下了脚步,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转过身,慢悠悠地说道:“霍晏廷,你从来都不需要跟我道歉,因为那是我欠了你的,不过,从今以后我跟你之间的怨恨两清了。”

    两清了?霍晏廷心里咯噔一声,眉心紧紧拧在一起,“什么叫做两清了?简晴,你这是想跟我划清界限吗?”

    简晴不理睬他的话,又继续说道:“老爷子不是想抱曾孙吗?这个很简单,你可以让别的女人给你生,孩子生下来之后,我会把他当成自己的亲生孩子一样对待,这样的话,你应该很满意了吧!”

    “简晴,你疯了!”霍晏廷忍不住大声吼道。

    “我疯了吗?这不是正合你的意吗?而且我也觉得这样挺好的。”简晴漫不经心地笑了笑,“等她怀孕之后,你可以把她接来这里养胎,又或者给她买一套新别墅,请几个可靠的佣人照顾她……”

    “够了!别说了!我看你是真的疯了,要是让老爷子知道的话,他会被气死的。”霍晏廷气得脸色铁青。

    “老爷子不会知道的,你不说,我不说,让那个女人也别乱说。”

    “简晴,你还真是替我着想,可是如果我说,我只想要你给我们霍家生的孩子呢?”

    “那么我只能说声抱歉了,我不会生下他的。”说这句话的时候,简晴的脸色没有任何表情,就好像是在叙述一件完全与自己无关的事情。

    霍晏廷猛然一怔,他似乎在她的眼睛里看到了如死水一般的冷寂,他竟有些后悔自己刚才的冲动。

    “简晴……”嘴角蠕动了一下,还想说什么,第一次他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就好像胸口有一只小猫在狠狠地挠着。

    “好好考虑一下我的建议,这目前最可行的办法,没有之一。”简晴微扬起唇角,一抹清冷的笑意缓缓地漾开。

    转身,毫不犹豫地上了楼。

    看着那一抹单薄的身影消失在自己眼前,霍晏廷竟有一种无力的感觉,依稀记得自己第一次遇见简晴的场景,她穿着一身绯红的露背晚礼服,落落大方地走到他面前,她说,她经常听老爷子提起他,她说,第一见面,请多多关照!再后来,她说,霍晏廷,不管怎么样我都要嫁给你……

    她如愿以偿,而他呢?却走上了一条充斥着恨意的路。

    一阵熟悉的手机铃声蓦然响起,在安静的客厅里显得格外的突兀,霍晏廷不由得皱眉,伸手将茶几上的手机拿起,低头瞅了一眼手机屏幕,眼底深处倏然掠过一抹冷意,直接按下了拒接键。

    “尤小雅。”他轻轻地念着这个名字,嘴角勾起讥诮,当真他一点都不知道她想要什么吗?

    很快,手机铃声再一次响了起来,霍晏廷握着手机,还是她!看来今晚上他不接电话,她一定不会放弃的。霍晏廷嘲讽地勾了勾唇,按下接听键,手机那端立刻传来一个软糯娇嗔的声音——

    “霍少,你怎么不接人家电话的?人家都快急死了!”

    “你急什么?是不是着急……”霍晏廷意味深长地笑了笑,对付这种小女生他有的是手段。

    尤小雅的脸颊顿时烧了起来,“你说什么呢!才不是你想的那样,人家,人家只是担心你而已。”

    “不是我想的哪样?”

    “霍少,你坏死了!人家什么都没有想,这样总行了吧!”

    霍晏廷的唇角勾起笑意,只是眼眸深处依旧一片冷意,似笑非笑地说道:“小雅,我问你一个问题,要是答案让我满意的话,明天带你去珠宝店,随你选一样喜欢的首饰……”

    “好,霍少,那你问吧!不过你不许刁难人家哦!”

    尤小雅不由得激动起来,上次陪一个朋友去逛街,她相中一款项链,据导购员介绍,那一款项链还是限量版的,只是价格有些贵得令人咋舌。她正愁着找不到好借口让霍晏廷送她,如今好不容易逮着这么一个机会,她怎么舍得轻易放过呢!

    “小雅,你喜欢我什么?”

    南城的上流圈中流传着这样一句话,那些喜欢霍少的女人,看上他本人的绝对比看上他钱的要多很多,就算是一开始喜欢的是他的钱,但是到最后绝对会喜欢他本人。

    尤小雅一愣,随即咯咯地笑了起来,“霍少,我当然是喜欢你,喜欢一个人就包括他的一切,当然这其中也有缺点。”

    “小雅,明天我会让你送一份首饰,以后你不用再给我打电话了,也别去的公司找我。”他的声音倏然冷了下来,与温柔两个字一点边儿都不沾,甚至还透着一丝阴冷的寒意。

    “可是,可是我已经怀了你的孩子了。”尤小雅的声音带着哭腔,显然是没有想到一向对她温柔的霍少竟然不要她了。

    “你怎么可能怀孕呢!小雅,最好别骗我,你承受不起我的怒火。”

    “是,是我在TT上戳了几个洞。”

    尤小雅并不知道,像霍晏廷这种骄傲的男人,最讨厌的就是被别人算计,尤其是自己身边的女人。

    霍晏廷的脸色瞬间阴沉,冷冷地挤出两个字:“打掉!”

    冰冷的两个字,彻底打破了尤小雅最后的希望,可是她不甘心,她绝对不会打掉这个孩子的,绝对不会。

    “放心,我会的。”

    ……

    晏廷第一次被一个女人算计了,而且还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小女生,这让他的心里有一种严重的挫败感,那个孩子他绝对不会承认的,所以只能说服尤小雅打掉。一想到那一张秀美的小脸,他止不住地冷笑,还以为她只是单纯的小女生,没想到她的手段竟然这么厉害。

    挂了线,尤小雅发现自己的脸庞一片潮湿,她紧紧地蹿着十指,如秋水般的眼眸中泛起坚毅的光芒。

    众所周知,霍少根本不喜欢他老婆,甚至还有传言,霍少跟那个女人至今没有发生过关系。她完全可以母凭子贵,只要能平安地将孩子生下来,她就不相信霍家会放任着不管。

    简晴。

    尤小雅觉得自己应该见上她一面。

    某高档公寓。

    一抹纤瘦的身影安静地站在阳台上,手里端着一杯红酒,潋滟的波光映着她娇美的面容,越发显得妩媚。顾曼沙漫不经心地勾了勾红唇,唇畔上沾染了一丝暗红色的液体,映衬着迷离的夜色,勾人心魂。

    三年的时间,一千多个日日夜夜,她无数次想回到这个城市,也想回到他的身边。可是,她从来都没有想过,在他的心里,她的地位是否已经被其他人取代了。

    想起在酒吧的时候,霍晏廷撇下她,一脸阴沉地朝着简晴走过去。那一刻,她的心就像是被一只大手紧紧地揪在一起,撕裂般的疼痛席卷了她身体的每一处神经末梢。

    真的是她想得太多了吗?她不应该怀疑的,或许只是因为在他的心里,她已经死了。

    顾曼沙不敢不顾一切地去赌一把。

    一阵熟悉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她微微愣了一下,连忙走到茶几边,将手机拿在手里。

    “莎莎,是我!”手机那端,霍晏廷的声音透着一丝沙哑。

    “嗯,我知道是你,怎么响起给我打电话了?”强压下心里的那一丝悸动,顾曼沙漫不经心地笑了笑。

    “我不该把你一个人扔下的,给我一次补偿的机会,好不好?”

    “霍总,没关系的,我又没有怪你。”

    “还说没有怪我?就连称呼都改的这么生疏了,所以不管你愿不愿意,我都要假公济私一回,明天中午陪我去一个地方,然后你下午所有的时间都归我了,你要是不满意的话……投诉无效!”

    顾曼沙不由得笑了起来,红唇微微勾了勾,他似乎变了很多,如果是三年前,他肯定不会说出这样的话。她硬生生地错过了他三年的时间,这一次她再也不会放手了,无论如何都不会。

    “好,那我等你来接我。”

    “可是你好像没告诉过我,你住在哪里?”

    ……

    看着渐渐暗下去的屏幕,顾曼沙唇角的笑意越发的浓郁起来,虽然她以顾莎的身份跟他相处,但是她相信,以他的聪明程度,一定能联想到与顾曼沙有关的一些事儿,她想知道,她在他心里的地位是否发生过改变。

    有人说,当我们拥有的时候从来不会珍惜,可是一旦失去,永远地失去,我们就会开始后悔,后悔当初为什么没有争取过?后悔为什么自己没有坚持?更后悔为什么现在还要后悔。

    顾曼沙疯狂的执着,成为了她的心魔,一点一点地在膨胀,一点一点地侵蚀着她的一切。

    一直到很久以后,她才明白,这世上永远没有人会站在原地等你,转过身去,便是沧海桑田。

    ……

    已经是深夜了,城市里万家灯火陆续熄灭,唯独剩下那些五光十色的霓虹,还有像是巨龙一样盘旋在城市中的路灯。

    夜幕下的南城,宁静而安逸。

    南黎辰在那一张大*上躺了很久,却怎么都无法入睡,他打开*头灯,柔和的灯光瞬间驱散了室内少许的黑暗,一片光影落在他的侧脸,映得他棱角分明的脸庞有些模糊。

    目光的焦距落在手机上,迟疑了良久,他最终还是决定打电话过去。

    单调的单音节响了一声,两声,三声……最后手机的听筒里传来移动小秘书甜美的嗓音:“您拨打的用户暂时无法接听,请稍后再拨!您拨打的用户暂时无法接听……”他再一次拨过去的时候,手机里传来的依旧是移动小秘书的声音:“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或不在服务区内……”

    狭长的凤眸微微眯了眯,南黎辰无奈地扯了扯嘴角,她还真是狠心,就连电话也不接他的了。

    简晴,谁让你再一次闯入我的世界?又是谁让你给了我希望?想要逃吗?没有我的允许,你以为自己逃得掉吗?

    如果不是以那样的方式重遇,他又怎么会不计一切地接近她?或许她早已经忘掉了,又或许她根本就没有记得过。他的存在,不过是一个路人,一个连模样都遮盖在狐狸面具下的路人。

    房间里一片黑暗,就连壁灯都被她关了,厚重的窗帘也被她拉上了,连一丝月光都透不进来。

    简晴将自己埋在黑暗中,手机就放在*头,已经被她关机了。

    第一次,她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一个人,即使她说过,忘掉那一晚上的事情,然后就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可是她怎么都忘不了,那一幕幕蚀骨*的画面,就像是紧箍咒一样,不时地跳出她的脑海里。

    这一天晚上,简晴又失眠了,半夜的时候,她被窗外噼里啪啦的雨声吵醒了,然后又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一直到第二天清晨手机闹铃响起来,她才像往常的周末一样,起*,漱口洗脸,换上一套简洁的休闲装,牛仔裤外加白色的短袖T恤,这是她去天使聋哑学校的“装备”。

    拉开窗帘,一瞬间,明媚的晨光透过玻璃窗照射进来,落了她一头一脸的。

    简晴下意识地眯起眼睛,伸手推开窗户,潮湿的空气里夹杂着一缕微醺的花香,扑面而来。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闭上眼睛享受这一刻的宁静,耳边仿佛响起夏虫的鸣叫声。

    拿起手机,习惯性地开机。

    一阵流水般清脆的声音传来,是“讨厌鬼”发出来的短消息。

    他说:简晴,你想逃避吗?

    手指轻轻一按,这一则短消息很快消失在手机里。

    简晴安静地站在窗前,微醺的风拂过她的脸颊,她微微扯开嘴角,那一抹笑容明媚得如同这个清晨的阳光一般。

    出了房间,简晴习惯性地朝厨房走去,路过餐厅的时候,她竟然发现餐桌上摆了饭盒,同时还有一张小纸条,上面写了一漂亮的行书:昨晚上的事情我跟你道歉,这是徐记的虾仁云吞,我记得你很喜欢。

    原本她很饿了,可是看到霍晏廷留下的这句话,她一点胃口都没有了。

    她是喜欢吃徐记的虾仁云吞,只不过那是三年前的事情了,现在她的口味改了,闻到那一股虾仁的味道,她一整天都会吃不下饭去的。

    简晴直接拿起饭盒扔进旁边的垃圾桶,然后转身,大步朝着门口走去。

    因着她的车还在4S店维修,所以她只能步行到小区门口,然后乘坐唯一一辆可以到市区的公交车,再从市区打车去聋哑学校。

    天使聋哑学校是南城唯一具有公益性的特殊人群学校,她是那里的美术老师,高考以后她在那里做了一个多月的义工,大学毕业之后就兼职了美术老师,不过她也只有周末才有时间来这里教课。她的学生不多,只有十来个,其中一个叫半夏的女孩子特别有绘画天分,她是孤儿,五岁那年一场车祸夺走了她父母的生命,同时也无情地夺走了她的声音。

    简晴觉得,这世界上最美好的东西,就是这些孩子的笑容。

    周末的早晨公交站很空,除了她,看不到一个人影,这里的公交车半个小时一趟,而她的运气似乎并不好,刚赶到公交车站,一辆空载的公交车已经疾驰而去,只剩下一个模糊的影子。

    她百般无聊地从包里拿出一本书,《百年孤独》是她最喜欢的书籍之一,刚好读到这里:过去都是假的,回忆是一条没有归途的路,以往的一切春天都无法复原,即使最狂乱且坚韧的爱情,归根结底也不过是一种瞬息即逝的显示,唯有孤独永恒……

    简晴看得入迷,并没有注意到不远处一辆银色的捷豹朝着她疾驰而来,紧接着一阵刺耳的轮胎与地面摩擦发出来的声音,那一辆捷豹稳稳地停靠在她的面前。她下意识地抬起头来,然后又低下头去,一直到车窗落下,听到一个熟悉而充满了笑意的声音——

    “简晴,上车!我送你。”

    她再一次抬起头,看着王子鸣带笑的面孔,也忍不住笑了起来,连忙将书本放回包里。简晴没有跟王子鸣客气,她直接打开车门坐了进去,习惯性地系上安全带,然后微笑着说道:“你要是不忙的话,直接将我送到天使聋哑学校吧!”

    她唇畔的笑容落在他的眼里,如这个季节的阳光一般耀眼,眼神不由得一软,有些心虚地别过脸去。

    “你去那里做什么?”显然,王子鸣对她提出的地方产生了好奇心。

    “我是这个学校的兼职美术老师呀!每个周末都会去那里教他们画画。”简晴无比骄傲地说道。

    王子鸣微微一愣,眼眸中闪着惊讶之色,问道:“你会手语?”

    “那是当然的。”说着,简晴打了几个简单的手势,又给他翻译了一边,“意思是说,谢谢你开车送我。”

    “真没想到你竟然懂得手语,而且还是聋哑学校的兼职老师。”王子鸣丝毫不掩饰自己对她的欣赏之色。

    简晴不由得微微一笑,“怎么?在你们的眼里,我就应该是一个自私冷漠的人吗?”

    “当然不是,我只是觉得……”只是觉得她只有的女子本该就是善良的,世人那么丑化她,不过是因为不了解。王子鸣突然有些佩服霍老爷子的眼光了,这样的女子谁娶了都应该是幸福的。

    “王子鸣,你不用解释了,我是跟你开玩笑的,其实别人怎么看我,我一点都不在意。”

    “有那么一天他肯定会后悔的。”王子鸣小声地嘀咕了一句。

    “嗯?你说什么?对不起,我刚才没注意听。”简晴一时没注意听,如溪水般清澈的眼眸闪着诧异。

    王子鸣微微一愣,连忙不动声色地转移了话题,“反正今天上午我也没什么事可做,你要是不嫌弃的话,我想做一个旁听生。”

    “嗯,没问题,不过旁听生也得交作业。”

    “当然。”

    ……

    某高档公寓。

    韩小萱直接穿着一件吊带睡裙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她是故意的,她知道他就在家里没有离开。阳台上,一抹颀长的身影沐浴在清晨的阳光下,远远望过去,如同俊美无铸的神祗一般。

    下章预告:韩小萱这个粘人精会做出什么骇人的举动?南黎辰又是怎么招架的?霍晏廷会带着顾莎去哪?简晴会见怀孕的尤小雅吗?她会怎么做???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豪门前妻,总裁步步紧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穿游泳衣的小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穿游泳衣的小鱼并收藏豪门前妻,总裁步步紧逼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