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雪姨很忙[情深深雨蒙蒙] > 第38章 雪姨很忙

第38章 雪姨很忙

推荐阅读:绝顶枪王英雄联盟之巅峰王座重生之最强剑神快穿王者荣耀:英雄,你躺好!网游都市之神级土豪系统英雄联盟之狂暴重生从零开始全职高手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你跟我说实话,这个曹向东,他真的是你的表亲?”满脸嘲讽地看着陆尓豪,彭凯丝毫不知委婉是何物地问道。

    陆尓豪倒是也没隐瞒,“当然不是。”

    说完,立刻就见彭凯一脸不明所以地看着他,“那你为什么这么信得过他?还特意把他拉过来见我?”

    对于从小在人精中长大的彭凯而言,仅仅是陆尓豪的表亲这点,并不能让他打消疑虑,更何况现在曹向东连陆尓豪的表亲都不是!

    对此,陆尓豪早就准备好了应对的说辞,“因为我和你一样,都是这家即将开业的店面的股东。”

    陆尓豪并没有隐瞒彭凯他同为这家店老板的事情,因为只有这样,彭凯才会真正和自己还有曹向东站在同一条船上。

    如果彭凯把MFC当成是自己的产业,那么绝对会比他们主动去求他,更能让他上心去主动维护那家店。

    彭凯这才放了几分心。

    于是陆尓豪又趁热打铁,对彭凯说了几句和妈妈一开始就研究好的说辞,说他之所以选择与曹向东合作,而不是自己单独开店,就是为了让一直觉得他还没长大,没有担当的陆老爷子刮目相看。

    所以在此之前,为了不暴露在自家老爷们面前,才会选择这样一种入股的方式来参与这家店的运作。

    “入股?”一听说陆尓豪竟然为这家店掏钱了,彭凯这才来了几分精神。

    沉吟了一会儿后,彭凯终于道:“既然如此,那同样身为老板的我,自然不可能真的空手套白狼。明天我就让人把一笔款子放给曹向东,也作为我的入股资金。”

    说完,彭凯挑衅似的看了眼陆尓豪。

    陆尓豪垂头抿了口酒,对自己奏效的激将法甚为满意。

    这样一来,自己这边需要支付的启动资金就更少了。

    要知道,为了这家快餐店的开张,妈妈可是把存折里剩余的钱拿了一多半出来,给他作为最初的启动资金。

    陆尓豪知道妈妈之所以会这么痛快地拿钱,无非是因为信任自己,那么他也绝对会让这笔钱在短时间内,生出更多银元来。

    等彭凯喝得尽兴后,陆尓豪在大上海门口叫了辆黄包车,亲自把他送走后,这才深吸一口气,又转身折了回去。

    他还没忘记今天来这里的第二个目的——约见秦五爷。

    对于报社老总扔给他的采访秦五爷的工作,陆尓豪在蹲守了大上海几个晚上,暗自观察了秦五爷一番后,还是决定走光明正大的路子。

    杜飞和何书桓之前之所以屡屡失败,说白了,无非是因为他们一开始的出发点就不对。

    对于秦五爷这样成名已久的娱乐业红人而言,如果直接以正式的方式约见采访的话,想来不会遭到太大的反弹,因为毕竟,越是站在高位的人,就越是会在意自身对外的公众形象。

    曾经被不少媒体约见采访过的陆尓豪表示,这套路子他可是熟悉得很。

    果然,在来到秦五爷办公室,和他详细阐述了一番申报老总和他个人对秦五爷的敬意后,陆尓豪这才不徐不慢地把像采访秦五爷的意图道出。

    秦五爷是个商人,并且是个在这上海最繁华的路段,稳稳站稳了脚跟的成功商人。

    对于申报这种免费送上门的宣传,不要的简直是傻子。

    在和陆尓豪约法三章,约定他不想说的就不说,陆尓豪写过的稿子必须给他看过才能发表,以及绝对不可以抹黑他的形象后,秦五爷这才笑着和陆尓豪握了握手,告诉陆尓豪,他每天晚上都会在大上海,让陆尓豪可以去大上海的舞厅里找他,边看表演边采访听故事。

    对此,陆尓豪自然不会拒绝。

    秦五爷对这个识相的小子很满意,尤其,如果他之前没看错的话,这小子可是和副市长家的公子彭凯坐在一桌喝酒。

    所以,他也自然乐意卖陆尓豪一个面子。

    “陆先生,实际上我有一个疑问。”采访的事情定下来后,秦五爷一直公事公办的脸上,已经微微放松了下来。

    “您请讲。”陆尓豪道。

    秦五爷沉吟了一下,“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之前申报也有两个记者,一直试图采访我。可是他们的方式我很不喜欢,而且,我十分不喜不实的报道,这也是我之前一直拒绝采访的原因。”

    听秦五爷这么一说,陆尓豪立刻就明白,他所说的,是何书桓和杜飞之前配图报道的秦五爷和当红名伶的新闻。

    其实那条新闻上说的,也并非一定是假的。

    只是,既然秦五爷这么说了,陆尓豪自然不会听不出他的意思。

    歉意地对秦五爷笑了笑,陆尓豪这才说道:“那两个人,确实是我在申报的同事。也是因为上次的事情,所以老总才会把他们从采访您的这个案子上撤了下来。您请放心,现在既然换成是我来采访您,就绝对不会再发生类似的事情。”

    秦五爷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但愿如此。”

    和秦五爷约见了第二天晚上采访的时间后,陆尓豪这才顶着夜幕,匆匆回了陆家。

    早已经过了陆家晚饭的时间。

    简单在厨房里吃了些张妈热过的饭菜后,陆尓豪这才回房间洗了澡,然后换了身衣服,往王雪琴那去了。

    最近每天,他都会在外出跑了一天后,去王雪琴那把事情的进展和妈妈说一下。

    一来,是为了让妈妈能够安心养病,二来,则是因为那些对他来说一无所知的电视剧的剧情。

    虽说妈妈已经说过,电视剧的剧情早就被她从一开始就蝴蝶掉了,但类似于李副官家的存在的这种如果没看过电视剧,就绝对不会知道的事情,还是让陆尓豪不得不小心再小心。

    他没办法拿妈妈的生命去开玩笑。

    所以在得知电视剧里,陆老爷子差点活生生饿死王雪琴和陆尔杰的时候,她甚至有一瞬间,对陆老爷子起了杀心。

    不过他也知道,在事情还没到鱼死网破的地步的时候,即使是妈妈,也不会同意他动陆老爷子。

    尤其,陆老爷子手里现在还有枪。

    想到这里,陆尓豪心里紧了紧。

    这种重要的人的生命时刻受人制约的感觉,真是糟透了。

    和王雪琴交代完今天事情的进展后,陆尓豪看了眼因为他进来,而被妈妈放在一边的资料。

    王雪琴倒是也没瞒着他,很痛快地把那些她让人找来的资料还有根据资料整理出来的分析报告交给儿子。

    “妈,你这是打算投资股票?”

    在民国时期的上海,证券市场相当活跃,并且全国的证券交易中心,恰巧就坐落在上海这座繁华之都。

    所以陆尓豪对于妈妈要投资股票这件事,并没有太过意外。

    妈妈本就是个从来都闲不住的女人,更何况,她根本就不会眼睁睁地看着自己一个人,为了存折里那巨大的亏空而劳累奔波。

    而且从这整理详实的资料来看,妈妈恐怕是在认回自己之前,就已经开始着人打探搜集这些了。

    笑着点了点头,王雪琴看着回家后虽然长了些肉,却比百年后劳累奔波了许多的儿子,心底虽然很心疼,面上却仍旧笑眯眯地道:“现在的股票市场并不稳定,而且消息也比较滞后。不过好在,你妈我还记得,历史上的这个时候,有几家人可是正在疯狂地敛财。”

    王雪琴说的,自然是后世极其有名的四大家族。

    那可是导致民国后期通货膨胀的巨大推手,这四家人的能量,任何清除历史的人,都无法小觑。

    “妈也不指望能赚太多,但就这么把钱放在存折里,实在有违咱家的投资理念。妈也不贪,上面吃肉,咱们喝汤就是。所以儿子,再遇到你那个姓彭的小朋友的时候,可千万别忘了帮妈打听打听,那几家最近比较关注哪些行业,顺便再帮我找个股票经纪人,现在买股票可没咱们那时候那么方便。”

    和百年后的信息时代不同,现在的股票交易,一没有交易大厅和大盘,二没有交易软件,全都靠拿有专业资格证的股票经纪人来帮股民完成股票交易。

    知道妈妈的心意已决,陆尓豪倒是也不担心妈妈会把钱都赔光,不过存折里本来剩下的也不多,就算赔光了,他努力再赚就是。

    而且,如果按照妈妈的意思,跟着那几家人的话,也未必真的就会赔。

    毕竟,那几家在这时期疯狂敛财的数目,连当年随意翻看史料的他,都感到十分震惊。

    交流完最近这几天双方的进展后,因为听陆尓豪提起了大上海秦五爷采访的事情,反而让王雪琴脑中灵光一闪,回忆起一件事情来。

    “儿子,你在采访秦五爷的时候,也可以和那些舞女适当接触一下。”沉吟了一会儿,王雪琴对陆尓豪说道。

    “为什么?”对于妈妈交代的这件事,陆尓豪多少有些意外。

    他自然不会觉得,妈妈是要让他去在那些舞女里,给自己找媳妇。

    “你还记不记得魏光雄?”和以往不同,这次再提起这个把原身间接折腾得魂归西天的白眼狼,王雪琴竟然有些兴奋,“之前我就一直在捉摸那厮有什么破绽,想不到竟然现在才想起来。”

    “魏光雄初来上海的时候,不过是个一穷二白,毫无根基的小痞子。虽然在原身的资助下,收了些墙头草的手下,但要想把底盘扩大到现在的程度,就必然会和本地的黑色势力起冲突。”

    听到这里,陆尓豪还有些不明所以,不过王雪琴接下来的几乎话,顿时就让他有了几分茅塞顿开的感觉,“那些在冲突中被魏光雄杀害的男人的妻女,在没有了生活的靠山后,你说会怎么样?”

    在现在这个青壮年都十分难找工作的时代,那些一没学历,二没专业技能的女人们,除了死,大概也就只能有出卖色相这一条路可走了。

    而谁又能保证,那些在风尘里打滚了好几年的女人里,就没有一个人,会对魏光雄恨之入骨呢?

    既然她和儿子都不方便亲自动手,那么自然要借上一把刀,来把那个一直在威胁她生命的男人,一击致命,让他这辈子都再没有翻身的可能。

    对此,陆尓豪自然十分赞同。

    他已经想弄死那个叫魏光雄的男人很久了。

    牡丹花下死,对那个阴邪狠辣的小白脸来说,或许是最适合不过的方式。

    又和尓豪聊了几句如萍今天遇到何书桓和杜飞的事情后,得知如萍并没有对何书桓继续增加好感度,陆尓豪这才点了点头,回房间睡觉去了。

    陆依萍这两天一直有些心神不宁,原因并非是那几个从开学起,就看自己不顺眼的同学,也并非是老师推荐她在迎新会上表演节目这件事。

    能让她如此惶惶不可终日的,是她心底那股一直无法消退的对妈妈的怀疑。

    那是从小养育她的最最温柔和善良的妈妈,自己却每天都在揣测她是不是和别的男人有染。

    这种怀疑最信任的人的感觉,实在让陆依萍快要抓狂了。

    她真的想直接冲上去跟妈妈问个明白,却又怕听到妈妈的答案。

    因为如果事情并非如自己所想,那么被自己女儿扣上那么一顶不忠帽子的妈妈,绝对完全无法承受。

    而如果事情真的如自己所想,妈妈真的在外面有人了的话……只要一想到有这种可能,陆依萍就觉得自己快疯了。

    心底乱得厉害,手下的钢琴稍微一个不注意就走了音。

    那些正站在陆依萍的身后,作为伴唱的几个同为音乐系的女同学,立刻就冷嘲热讽起来。

    “陆依萍,我说你到底行不行?这都多少次了?我们可是看在肖主任的面子上,才答应让你当主唱和伴奏的,结果你怎么连这么简单的曲子都弹不好?”

    “是啊,你要是不会弹,就不要耽误我们的时间,换张倩倩来弹不是更好?”

    “倩倩学钢琴也有三四年了,这么简单的曲子一定没有问题。你要是再弹不好,我们就直接去找主任,让她换人!”

    “就是就是,主任也真够偏心的,竟然把伴奏和主唱都交给这么个不靠谱的人!不是弹错就是忘词儿,这是要把我们整个音乐系都拖累成全校新生的笑柄么?”

    正在几个女生七嘴八舌地攻击陆依萍的时候,站在那几个人中间的一个有着一头黑长直秀发,长相如娃娃般精致的女孩,却并没有加入她们的行列,反而优雅地走到陆依萍跟前,柔声对她说道:“依萍同学,她们其实没有什么恶意,只是心里着急罢了,请你不要生气。音乐是最能直接反映出一个人心境的事物,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如果你想,可以对我说一说。”

    这个女生一说话,后面那几个一直在用言语攻击陆依萍的女生,顿时就不再说什么了。

    被之前那几个同学讽刺得脸色通红的陆依萍,在听到这些毫无恶意,反而暗含关心的话时,才隐约松了口气。

    虽然对她说这番话的人,就是之前那些人口中那个叫张倩倩的女孩。

    其实陆依萍也知道,自己最近的状态确实不好。

    但一来不想辜负肖主任的一番心意,二来则是她一向争强好胜,最受不了别人看不起她,所以才一直在同学们的讽刺中坚持到今天。

    四年多没有碰过钢琴,现在让她忽然完整流利地弹完一整首有些难度的曲子,对她来说确实不容易,更何况,她还肩负着整个音乐系脸面这么大的责任。

    而且,因为她并没有参加入学式,以及破格被录取的事情被同学们知道了,这些一路经过千人考试,好不容易才考进来的同学,自然多少看她都有些不顺眼。

    甚至有不少人,都在背后说她贿赂了肖老师,所以才会被她那么特殊地照顾。

    想到这里,陆依萍忽然转过身,抬起头看着这个正站在自己面前的女孩。

    这个叫张倩倩的女孩,据说祖上曾是清末的大官,也是出身书香世家。后来清朝灭了,他们一家从北方辗转迁移到上海的时候,家里的男丁已经死的死,病的病,就连祖上留下来的那点积蓄,也陆续在战乱和疾病中散得差不多了。

    这些,都是陆依萍从同学们的议论中,一点点整理出来的。

    她看着这个女孩。

    张倩倩有着一张像洋娃娃般小巧精致的脸,皮肤如牛奶般白皙光滑,手指也笔直修长,如同削葱般白嫩,这让陆依萍不禁十分怀疑她家的实际情况,是否真的如同学们传言的那样困窘。

    张倩倩穿着和现下女学生没有什么不同的蓝上衣和深蓝长裙,但即使是同样的服装,穿在这个女孩子身上,偏偏就多出了几分清新雅致的味道,陆依萍似乎都能闻到对方身上那股淡淡的玉兰香气。

    如此一个清新动人的女孩,别说是男孩子,就算是陆依萍这个女孩,都忍不住多看她两眼。

    而且,从刚才她和众人与众不同的态度就能看得出来,这女孩的心性也十分好,让人不得不赞一声果然是出生于书香之家。

    可是,明明自己的出身也并不差。

    努力忽略心底那些在听到同学们的话后,就无法控制生出的不甘,陆依萍勉强地对张倩倩点了点头,“抱歉,我家里最近出了些事情,所以我的状态不太好,耽误大家的时间了。”

    “这样啊,”伸手把耳边的头发掖到耳后,张倩倩想了下,这才继续道:“既然你不想说,我也不好勉强,毕竟谁家都会有烦心的事情。但这次毕竟是我们这些音乐系的新生,第一次在全校师生面前露面,还希望依萍同学能尽快调整好自己的状态,和我们一起,圆满地完成这次的汇报演出,为音乐系争光。”

    “当然。”在对方的轻声细语下,陆依萍的心神终于稍微稳定了些。

    “那么,我们再来试一次好不好?”眉眼弯弯地看着陆依萍,张倩倩道。

    陆依萍点了点头,就见得到回应的张倩倩,转身回到人群,三言两语就把那些已经有些不耐地女生劝服得安静了下来,然后对她眨了眨眼,示意她可以开始了。

    陆依萍在这一刻忽然觉得,在这些同学中,或许并非所有人都对她抱有恶意也说不定。

    心下稍安,这次的效果果然比之前好了很多。

    趁着这股劲头,众人又磨合了一番,这才结束了上午的练习,准备去吃午饭。

    张倩倩走出音乐系的教学楼时,差点被迎面拦住自己的男人吓了一跳。

    好在这个陌生的男人及时说明了自己的身份和目的,“你好,我是陆依萍的朋友,我叫何书桓。请问,陆依萍她是还在里面吗?”

    因为教学楼一楼的保卫并不让非本校的学生进入,所以何书桓已经在这里等了快一上午了。

    现在总算见到有人出来,立刻就像救星一样拦住了来人。

    定睛这么一看,才发现竟然是个无论长相还是气质都十分出众的女孩。

    心下忍不住感叹了一番,音乐系果然美女众多后,何书桓就赶忙向对方道出自己的来意,以免吓到这个看上去十分柔弱的女孩。

    只是,出乎何书桓的预料,这个女孩只是在最初被拦住的时候有些惊讶,之后就迅速整理好自己的表情,得体地回应起他来,“你好,我是和陆依萍同系的张倩倩。依萍同学还在后面,大概过一会儿就能出来了,你不妨再稍微等一下。”

    何书桓听到后,倒是有些不好意思地笑起来,“实不相瞒,我已经在这里等了一上午,门卫也不让我进去,所以我有些心急。”

    对此,张倩倩倒是没说什么,只微微对他点了点头,就款款离开了。

    何书桓看着张倩倩离开的背影,一时间倒是有些感叹。

    他最近遇到的这些女孩子,怎么一个赛一个出色。

    不管是陆家的两个女儿依萍和如萍,还是这个叫张倩倩的女孩,简直如同春花秋月般,各有各的风致和美丽。

    “你在看什么?”正看着美人的背影出神,身边就忽然传来他等待了多时的声音。

    何书桓这才收回心神,微笑着转过身,“你可总算出来了,我可是等了你好半天了!”

    陆依萍自然注意到了何书桓之前看着张倩倩背影的目光,不过,那和她又有什么关系?

    努力忽略心底忽然泛上的酸意,陆依萍的语气中不自觉地染上了几分不耐烦,“你这是来找我的?”

    何书桓倒也不在意,只是好脾气地反问回去,“我不来找你,还能找谁呢?”

    陆依萍脸上微红,偏过头努力装作没看到何书桓脸上打趣的表情,嘴上道:“谁知道你是来找谁的?没准你是来找张依萍,黄依萍,还有什么其他乱七八糟的人。反正你一向都那么自来熟。”

    何书桓这才看出陆依萍在闹别扭,这种感觉让他觉得有些新鲜,而且陆依萍口是心非的样子,竟让他觉得有几分可爱,当即对她道:“可是,我在这所学校,只认识一个叫陆依萍的女孩,而且也只帮这个叫陆依萍的女孩去修好了表,今天也是只为了把表还给这个叫陆依萍的女孩,才特意在大太阳底下站了这么半天。至于那些张依萍,黄依萍,你确定,这所学校里真的有叫这些名字的女孩吗?”

    原本强装着绷着脸的陆依萍,顿时被何书桓这一长串车轱辘般的话,给逗乐了。

    作者有话要说:爬来更新鸟~~

    妹纸们六一快乐~\(≧▽≦)/~!

    明天就是粽子节了,大家都吃粽子了吗~~XDD

    我家这边快热死了,已经33度了,_(:з」∠)_有哪个妹纸家那里凉快些吗?

    完全不造这个夏天怎么过啊嘤嘤嘤……

    挥爪爪,大家明天见~

    么么哒╭(╯3╰)╮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主神崛起异界直播间无尽破碎铸圣庭[综]赤潮[综]大神鬼剑最强男神(网游)[网游]江湖一炉英雄联盟之传奇归来

雪姨很忙[情深深雨蒙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沐清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沐清流并收藏雪姨很忙[情深深雨蒙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