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雪姨很忙[情深深雨蒙蒙] > 第41章 雪姨很忙

第41章 雪姨很忙

推荐阅读:绝顶枪王英雄联盟之巅峰王座重生之最强剑神网游都市之神级土豪系统英雄联盟之狂暴重生快穿王者荣耀:英雄,你躺好!从零开始全职高手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在保健室又休息了一会儿,并且吃了一小把糖之后,低血糖加贫血的刘蓉蓉才终于缓过来了些。

    期间保健室倒是也来了几个受伤或者身体不舒服的同学,陆如萍和刘蓉蓉都屏息缩在屏风后面,争取不打扰叶医生为患者治疗。

    快到午饭时间时,陆如萍见刘蓉蓉的行动已经没有什么问题,便在和叶医生告别后,搀着刘蓉蓉去食堂吃午饭去了。

    刘蓉蓉的精神倒是还好,一路上又给陆如萍科普了不少叶医生的八卦,以至于直到陆如萍这天回家的时候,脑子里还嗡嗡嗡都是刘蓉蓉叽叽喳喳的声音。

    换过衣服后,陆如萍来到王雪琴的房间,和早就腻在这里的梦萍一起,陪妈妈说说话。

    这已经是她和梦萍这段时间以来的习惯。

    从前的时候,在非必要的时间,陆如萍几乎都不怎么愿意和妈妈说自己在外面发生的事情。

    现在却有了些微妙的变化。

    来到妈妈的房间时,陆如萍先去看了看坐在一旁地毯上的小尔杰。

    他的手里正拿着一块拼图,平时闹腾得不行的孩子,此时正皱着一张小脸,认真地看着地上那已经成型了大半的拼图。

    狮子狗贝贝则趴在尔杰身边,嘴里咬着一个妈妈前一阵子让尓豪帮忙买给它的狗咬球,上面满是被它咬出的水光。

    见陆如萍进来了,小尔杰抬起头对她笑了笑,“如萍姐姐,你回来啦。”

    陆如萍看着他那和平时打篮球时,截然不同的安静样子,心底里对这个最近越发懂事的弟弟倒是真心喜爱。

    伸手在尔杰的脑袋上揉了揉,陆如萍在和他一起拼了几块拼图后,才来到阳台边,坐在妈妈和如萍旁边的椅子上。

    自从天气好了以后,妈妈就让人把房间里的茶桌挪到了阳台边的窗下。

    正是人间四月天,上海湿暖的气候让这个时间的气温已经变得十分宜人。

    所以即使王雪琴现在还不能吹风,每天却也多了个喜欢坐在春阳下晒太阳的爱好。

    隔着一层玻璃和轻纱窗帘透进来的阳光,并不过分热烈,倒是恰到好处地勾起人身上的几分懒意,而且据说多晒太阳能补钙,所以王雪琴道是也乐得每天坐在阳光下看看账本和资料。

    见陆如萍回来了,王雪琴和陆梦萍赶忙招呼她坐下。

    边招呼,王雪琴还边笑着和她打趣陆梦萍,“如萍,快来看看梦萍这身衣服好不好看?今天这衣服送来开始,可就没见她下过身。”

    边说,还边对陆如萍眨了眨眼睛。

    陆如萍怔了一下,紧接着在看到梦萍那身素雅的衣裙时,就忍不住微笑起来,“梦萍,这是爱国女中的校服吗?快起来让我看一下。”

    这么一提,她才想起来,梦萍似乎从前几天开始,就一直盼着校服的到来呢。

    听妈妈的意思,她应该是很喜欢这身才是。

    陆梦萍倒也不扭捏,站起来给陆如萍转了一圈后,还仰着小下巴问她好不好看,得到肯定的答复后,才又一脸笑意地坐下。

    王雪琴看着她笑眯眯的样子,对着孩子倒是打心底里觉得更加喜欢了几分。

    说来她也觉得奇怪,明明原身的性子绝非称不上一个好字,但偏偏养出来的几个儿女,心性却都乐观纯善,虽说身上也都有些缺点,但人无完人,这些日子在她有意识的引导下,不管是梦萍的泼辣还是尔杰的骄纵,倒是都有了明显的改变。

    当然,尔杰的改变大多都要归功于尓豪,如果不是尓豪这个大哥哥的形象树立得好,估计尔杰也没这么容易被他感染,从而多了几分男孩子摸爬滚打的韧性。

    如萍的话……

    除了在感情的问题上有些拎不清的优柔寡断,其他则很少有需要人操心的地方。

    想到这里,王雪琴给梦萍递了个颜色,那孩子最近已经对王雪琴的一些暗示十分了解,立刻就笑嘻嘻地和陆如萍聊起天来。

    对于妈妈总是借着自己的口来打听如萍的情况,陆梦萍倒也没觉得不舒服,因为妈妈之前已经跟她说过,如萍因为怕妈妈念叨,所以很少和妈妈说自己的事情。

    而妈妈现在也不想让如萍觉得自己在窥探如萍的*,所以只好拜托和如萍感情很好的梦萍,来帮忙从如萍那里套套话。

    说是套话,其实也就是闲聊。

    妈妈现在已经很少像以前一样,每次在听到如萍和男孩子有接触的时候,都穷追不舍地打听对方的家庭状况,所以时间一长,梦萍自然知道,妈妈这是在关心如萍。

    偏偏因为怕如萍反感,才想了这么一个借自己的口来打听如萍状况的主意。

    虽然心里偶尔会有点吃味妈妈这么关心如萍,但不管怎么说,她和如萍都是妈妈的孩子,所以梦萍还是很高兴妈妈能这么关心她们的。

    而且实际上,对于如萍的大学生活,梦萍也是十分好奇的,因为听说,大学比中学时要自由很多呢。

    因为梦萍这些日子一直喜欢跟她打探大学的事情,所以今天梦萍一提起,陆如萍就从善如流地给她和妈妈讲起今天发生的事情。

    讲到保健室那个叶医生的时候,如萍还有点犹豫,因为虽然妈妈最近不像以前那么咄咄逼人,恨不能随时把她嫁出去,但如萍还是有些担心妈妈会对叶医生这个条件这么好的男人上心,要是真让她去追叶医生的话,那陆如萍一定会囧死的。

    好在在她说完之后,只有梦萍一直围着她问那个医生到底有没有真的那么帅,真的有那么冷,真的有那么不近人情什么的。

    陆如萍心底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好笑地拍了拍梦萍的小脑袋,“我是没觉得叶医生不近人情啦,你看他还给了我和蓉蓉糖吃,不过很冷倒是真的,这点和尓豪偶尔露出来的样子很像。”

    “那他真的长得很好看吗?”女孩子天生对美好的事物没抵抗力,尤其是长得好的男人,看百年后大家疯狂追星的样子就知道了,所以陆梦萍难得穷追不舍地问道。

    陆如萍仔细回忆了一下,而后中肯地点了点头,“是长得很不错啦,不过其实也没大家说的那么夸张。你看尓豪不是也长得很好看,还有何书桓,还有我们在东北时认识的一些哥哥,其实看时间长了的话,长得好还是不好几乎没什么太大分别呢。”

    陆梦萍想了想尓豪的那张脸,而后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这么说来好像也是呢,虽然总听外人说尓豪长得帅,但是她们都是从小看着尓豪长大的,所以根本完全看不出尓豪究竟有多帅。

    不过,“你怎么又提到何书桓啊?话说回来,我到现在还没见过他人呢,有机会的话一定要见一见!”

    嘴上这么说,但其实陆梦心底对何书桓,并没有什么好感。

    这就全得归功于妈妈上次,给她和如萍分析的关于何书桓和杜飞闯祸的那番话。

    不过虽然心底对何书桓不怎么感冒,但那毕竟是如萍的朋友,已经多少学会了些察言观色技巧的梦萍,也不想惹如萍不高兴,所以在说那番话时,脸上只有几分兴奋和好奇,根本见不到一丝不豫。

    听梦萍提起何书桓,陆如萍倒是怔了下。

    实际上她刚才提到何书桓,只是就事论事而已,倒还真没有什么其他心思,而且何书桓上次特意跑到圣约翰去问她关于依萍的消息的事情,她还没有忘记。

    “等有机会,自然会见到的。”轻描淡写地说完,见梦萍只是点了点头,没有追问的打算,陆如萍这才隐隐松了口气,端起茶杯呷了口香浓的红茶。

    结果一抬头,就看到妈妈正笑眯眯地看着她。

    心底有些囧,怕妈妈也像梦萍一样追问叶医生和何书桓的事情,陆如萍赶忙转移话题,看向因为她进来,而被妈妈和如萍放在桌子上的东西。

    “这是什么?”好奇地拿起桌上的一本小册子,陆如萍低头看了看,而后有些摸不着头脑地问妈妈。

    如果没看错的话,这好像是账本……吧?

    还没等王雪琴回答,就听陆梦萍带着几分得意道:“这是家里的账本,我来的时候正好碰到妈妈在看,所以特意让妈妈也教教我的。”

    陆梦萍是纯属好奇,而且距离开学还有几天的时间,她在家里闲得都快长毛了,所以才整天往妈妈这跑,见到妈妈在看东西,自然会好奇,然后,在发现妈妈看的账本很有意思之后,就央着妈妈教她了。

    见陆如萍正翻着账本,王雪琴笑着点了点头,“其实这要是在以前,早应该把这些教给你们了,毕竟等你们以后嫁了人,对于家里的账目,都还是要做到心中有数。不过现在到底不是旧时候的深宅大院,我也想多留你们几年,所以一直没教过你们这些。”

    陆如萍一边听着妈妈的话,一边慢慢翻着手里的账册,心底里对于这些,其实也有些好奇。

    以前她顶多知道妈妈给家里添了家具啊装饰啊还给她们买新的衣服首饰之类,看过这个账本,才直到,原来他们一家子,光一个月的开销竟然就有这么多。

    从每天采买的蔬果鸡鸭,到家里新添的杯具茶具碗具,从爸爸新换的洋货烟草,到他们兄弟姐妹几个人每个月的零用钱,还有家里佣人的工资、每个月的水费、电费、修门窗等的费用,甚至连狮子狗贝贝每个月的狗粮钱,都巨细靡遗地记录在账册里。

    陆如萍只是翻了这么一个月的账本,就觉得一个头两个大。

    再抬起头时,对正一脸悠闲坐在对面的妈妈,就只剩下满心的叹服了。

    “天啊……想不到我们家一个月的开销,竟然这么大。”看着月末总计那里的数字,陆如萍忍不住扶额。

    当然,最让她震惊的,必须还是妈妈竟然能把这些这么详细清晰地记录了下来。

    “是吧是吧,我看到的时候也很惊讶呢,不过这么说来,要不是爸爸从东北带了足够的钱过来,我们也过不上这么好的日子呢。”看着账本,陆梦萍一脸认真地说道。

    “是啊,所以我们要好好孝顺爸爸妈妈,因为没有他们,也不会有现在的我们啊。”带着几分感激地对梦萍说道,陆如萍其实多少也是说给妈妈听的。

    梦萍或许还不清楚妈妈在这其中的作用,如萍却从小就看得明白。

    如果不是妈妈,她们或许能不能活到现在也不一定,看那些现在还在东北生死不知的兄弟姐妹们就知道了。

    而如果不是妈妈,她们也不会过着这么优渥的生活——每当依萍过来拿钱的时候,她都会更加深刻地认识到这点。

    看着账本上那用钢笔勒出的表格,还有上面用阿拉伯数字记录的一目了然的账目,陆如萍有些不好意思地咬了咬嘴唇。

    怎么办,她也有点想学呢。

    王雪琴看着如萍捧着账本不松手的样子,虽然有点惊讶如萍也有这样的心思,不过她倒是也乐得把这些教给这两个女儿,毕竟就算现在不是清朝了,她们嫁人以后,估计多少也是要管家的。

    毕竟有她在,这两个孩子应该也不至于嫁得太差。

    所以她干脆端起茶杯,看似不经意似的问如萍,“如萍,你要不要也和妈妈学学这些,这样,你们以后也能帮我分担点。”

    知道妈妈是看出了自己想学才这么说的,陆如萍赶忙应了下来,眼睛都忍不住弯了起来。

    教导这几个儿女,本来就是在王雪琴的计划之内。

    虽然因为身体和魏光雄的原因,她暂时还不能出门,所以在社交方面,可能要稍微推迟一些,但在其他方面,她其实早就有了准备。

    就比如说教她们看账这件事。

    以后,如果可以,她还会找人来教这几个孩子练练身手和枪法。

    乱世在即,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她需要让这几个孩子,即使在最糟糕的情况下,也有自保的能力。

    不过这些,暂时还急不得。

    尓豪那边似乎也准备得差不多了,如果没记错的话,三天后应该就是MFC开业的时间。

    想到这里,王雪琴从茶桌下的小台子上,拿出几张有些硬的纸,递给如萍和梦萍。

    “这是尓豪带回来的,一家叫MFC的西式快餐店的套餐券。据说好像是几天后开张,就在音乐学院的旁边,你们要是感兴趣,可以去试试看。”

    “MFC?那是什么?”好奇地从妈妈手中接过一张纸,陆梦萍低头看了看,顿时“咦”了一声。

    因为接过来之后,她才发现,那张纸上竟然早已经被裁成了若干个便于撕下的一张张卡片似的长方形小块,每块上面都画着些鸡腿之类的小图,边上还对应地写着A套餐B套餐原价多少多少元,现价多少多少元这样的价格,从单人餐到双人餐到下午茶套餐,组合样式倒是不少,一时间看上去还真是让人眼花缭乱。

    而在纸的另一面,则画着一个大大的圆圆的“M”字样,上面写着三天后将要开业的消息。

    “这……这些都是什么啊?”用手指戳着印着“薯条”、“蛋挞”、“香辣鸡翅”等字样的卡片,陆梦萍瞪圆了眼睛问妈妈。

    陆如萍也正好奇地看着那张纸,上面的有些东西,她好像在去西餐厅的时候吃过,比如薯条和鸡翅之类的,但妈妈又说这是快餐店……

    一时间,陆如萍也眼睛亮晶晶地看着王雪琴。

    对于这两个孩子如此惊讶的样子,王雪琴倒是没什么意外。

    其实如果放到百年后,即使是小孩子,也会立刻就明白,如萍和梦萍手中的,根本就是KFC的优惠券。

    而且和百年后那种全彩色的印刷技术相比,现在这全黑白的印刷实在不够看。

    不过好在这在现在的整个中国,估计都是独一份,所以陆家的两个孩子看了,自然会觉得新鲜。

    简单和她们解释了一下后,王雪琴就看到梦萍跃跃欲试,说要去试试的样子。

    小尔杰这时候也早凑了过来,一听说有好吃的,立马就央着两个姐姐给他也买回来点尝尝。

    陆梦萍一贯喜欢和小尔杰对着干,小尔杰也不求她,转而扑到大姐姐的怀里,直到得到如萍姐姐的承诺,才又喜笑颜开地夸如萍是世界上最好的姐姐起来,直把陆如萍逗得眉开眼笑。

    与陆家姐妹的谈笑风生不同,陆依萍最近的日子着实过得不怎么样。

    这样下去不行!

    在挣扎了几天之后,陆依萍终于决定,去弄清楚妈妈在外面到底有没有男人这件事情。

    说来也巧,在师范学院迎新会的前一天,因为大家已经排练了快半个月,明天就要上台表演了,所以学校为了让这些学生能够养精蓄锐,能够在第二天好好表演,所以特许一年级的学生提前半天放学。

    所以陆依萍才会在快到家的时候,发现妈妈竟然反常地,在大中午日头正盛的时候,神色匆匆地出了门。

    陆依萍了解妈妈,除了平时买菜和交房租,妈妈几乎从来都不出门,也没有任何出门的需要,更别说是在大中午日头最烈的时候出门。

    心底觉得有些奇怪,再一想到邻居们的那些话,还有这段日子以来的纠结,陆依萍几乎没怎么挣扎,就悄悄跟在妈妈身后,打算看看妈妈要去做什么。

    而在跟着妈妈在市场里绕了一圈,看着妈妈买了一篮子蔬菜和水果,然后往另一个绝对不是回家的方向,小心翼翼地像在躲着人一样去了的时候,陆依萍的心底就几乎凉了半截。

    她几乎已经不敢再去看妈妈到底要去哪里了,但双脚就像完全不听大脑的指挥一样,仍旧向着妈妈去的方向一路追了过去。

    走了大概一个小时候,陆依萍才跟着妈妈进了一处看起来十分破旧的弄堂。

    原本她们母女住的地方,地段就不是很好,但起码还不算太破,这里的房子却看上去比她们家更加老旧,陆依萍甚至怀疑,这里的房子是不是在雨天连雨都挡不住。

    终于,在看到妈妈敲开弄堂最深处的一家房门后,陆依萍几乎脱力般蹲下了身子。

    她真的不想怀疑妈妈,但亲眼看到的事实,已经让她连最后一丝为妈妈开脱的理由都没有了。

    但即使如此,她的心底还是隐约抱着一分侥幸,偷偷来到那家人的窗户底下,想要听听屋子里的声音。

    结果听着听着,陆依萍的眼睛就渐渐地亮起来,脸上的沉重也几乎立刻一扫而光,而后忽地站起身,猛地推开那户人家的房门,惊讶而又庆幸地对立面的人叫出声:“妈!李嫂!”

    “依萍?!”

    “依萍小姐?!”

    门内的人也几乎在同时惊呼出声。

    正被这场突如其来的相见,震惊得不知如何是好的几个人,丝毫没有发觉,就在李副官家的隔壁,那户搬进来不久的人家里,很快就匆匆走出去一个人。

    片刻后,远在申报总部的陆尓豪,就接到了一个让他等了很久的电话。

    “先生,刚才有个十七八岁的姑娘,闯进了李家。我听得清楚,她跟那个经常去李家的女人叫妈来着!”

    “嗯,”没想到陆依萍竟然这么快就和李家的人见面了,想到电视剧里她那灾难一样的事故体质,陆尓豪的声音沉了沉,对电话另一头的人嘱咐道:“继续盯紧李家,如果发现他们有什么异动,尤其是陆依萍如果说了类似要去帮他们讨回公道之类的话,就立刻给我打电话。如果找不到我,就往我给你的另一个号码打。”

    另一个号码,是陆家大宅的电话。

    陆尓豪曾叮嘱过,如果第一时间无法联络到他,那么就立刻往陆家打电话找王雪琴通知李家的状况。

    虽然妈妈提过,在电视剧里,陆依萍直到和李家重逢了一年多之后,才把这件事捅到陆老爷子面前,但陆尓豪不可能一直那么坐以待毙,等着麻烦上门。

    所以从找到李家的具体为止第二天开始,陆尓豪就已经找人过去帮忙盯着李家了。

    具体的信息,陆尓豪也没透露太多,不过因为给出的条件丰厚,也说了并非在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所以直到最近曹家的人过去,替了原本驻扎在李家旁边那人的时候,原本的那人对陆尓豪的信息也几乎不清楚分毫。

    而对于曹家的人,陆尓豪则信任许多。

    只是没想到,曹家的人才过去没几天,竟然就撞到了陆依萍。

    虽然妈妈早说过,如果可以,希望能够以和平的方式送走李家人,但那也只是在他们没可能伤到她的前提下。

    如果李家人和陆依萍在这之前,有什么异动,那么陆尓豪真的不介意,以最直接的方式,让李家人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想到这里,陆尓豪的眼底划过一丝狠戾,不过很快就消失无踪。

    这天晚上,在李家和知晓她们母女过去,而匆匆赶回家的李副官一家,一起吃过饭后,陆依萍和妈妈一起,踏着月光,慢慢踱步往家的方向走。

    一些因为在李副官家,而没办法问的问题,陆依萍直到现在才问出来。

    “妈,你早就知道李副官家的状况了吗?”想到李副官家家徒四壁的窘况,还有可云那疯疯癫癫的样子,陆依萍好奇地问道。

    “是啊,”看着脚下仿佛没有尽头的石板路,傅文佩深深叹了口气,“其实我一开始,也不知道李副官家的事情。直到后来有一天,李副官突然跑来找我,声泪俱下地求我帮忙,我才知道他们家的状况。”

    “他们家实在太惨了,可云怎么会变成那样?”想到可云在他们吃饭时,一直被绑在床上,浑身颤抖着睡过去的样子,陆依萍眼底满是不忍。

    “可云之前有过一个孩子,后来孩子病死了,她也跟着疯了。”想到那个早夭的孩子,还有可云在孩子死后,直接也跟着失去心智的样子,傅文佩叹道。

    “什么?可云竟然有过一个孩子?她嫁人了吗?孩子的爸爸呢?都不管她们母子的吗?”陆依萍今天实在有太多太多的疑问了。

    想到孩子的爸爸,傅文佩心中一顿,连忙叮嘱陆依萍,“在李家,你千万别提孩子的爸爸,孩子的爸爸已经不在了。”

    “那,李副官和爸爸那么好,他们家现在那么惨,爸爸都不管的吗?”陆依萍实在不明白,李副官为什么不去找爸爸?

    “他当初离开陆家的时候,你爸爸曾给了他一大笔钱,但是李副官做生意都赔光了,可云疯后又经常跑出去出状况,每次他们家都要赔偿给别人不少钱,所以李家现在才回那么困窘。”

    说到这里,傅文佩摇了摇头,“我在知道李副官家的状况后,总会买些东西去看他们,也会塞给他们一些钱,但他们家的样子你也看到了,我给的那些,也不过是杯水车薪。”

    听到妈妈的话,陆依萍心底顿了顿,脑海中不知怎么,忽然响起李嫂之前对她说的那番充满感激的话,“要不是夫人,经常五块十块地塞钱给我们用,我们这日子,简直不知道该怎么过下去了!”

    想到听到那些话时,心底泛起的那股微妙的感觉,陆依萍虽然感觉有点不舒服,但再一想到李家那惨淡的样子,对他们家的同情,到底还是占了上风。

    那毕竟是从小看着她长大的李副官一家。

    想到这里,她心底对妈妈那些微的埋怨,似乎不知不觉间就消散无踪了。

    对妈妈扬起一个笑容,陆依萍看着妈妈已经生出不少皱纹的侧脸,懂事地说道:“妈,李副官和李嫂从小都是看着我长大,可云也跟我玩了那么多年,我们根本不可能看着他们这么惨而置之不理。所以你以后来这边,也别瞒着我了。我平时也少花些钱,这样咱们家的压力也不会那么大。”

    傅文佩欣慰地看着女儿,一时间觉得依萍真的是长大了。

    所以她只是笑着点了点头,母女俩踩着月光,相携着向家门走去。

    作者有话要说:舞殇曲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6-05 02:07:01

    曲水与流觞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6-06 22:23:13

    谢谢两位妹纸的霸王票╭(╯3╰)╮么么哒~~

    昨天中暑发烧了,所以没更新,大家久等了o(*////▽////*)q !

    话说天气越来越热了,大家注意防暑啊,别像我一样中招才好~

    爬去回留言XD~求不霸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主神崛起异界直播间无尽破碎铸圣庭[综]赤潮[综]大神鬼剑最强男神(网游)[网游]江湖一炉英雄联盟之传奇归来

雪姨很忙[情深深雨蒙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沐清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沐清流并收藏雪姨很忙[情深深雨蒙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