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雪姨很忙[情深深雨蒙蒙] > 第67章 雪姨很忙

第67章 雪姨很忙

推荐阅读:绝顶枪王英雄联盟之巅峰王座重生之最强剑神快穿王者荣耀:英雄,你躺好!网游都市之神级土豪系统英雄联盟之狂暴重生从零开始全职高手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在陆依萍的话说到一半的时候,王雪琴的脸色就已经不怎么好看了。

    她就说么,陆依萍这丫头果然是来者不善。

    关于姨太太的身份,王雪琴虽然早就心知肚明,家里的几个孩子也都十分清楚,但毕竟现在的社会不比曾经还是清朝的时候,那时候三妻四妾是正常的事情,现在却到底是要被人在背后说三道四的。

    当然,有钱有权的人家,现在也仍旧在家里外面养着好几个小的,但像陆家这样连个正经夫人都没有,男主人把其他女人扔了不管,只带着两个女人和孩子跑到上海的情况,在有钱人家还真是不多见。

    因为知道自家儿子认真的性子,所以实际上,王雪琴对今天慕家姐妹的到来十分重视。

    一来慕婉曦是尓豪第一次自愿去约会的女孩子,二来从梦萍平时聊天时透露出的信息来看,慕家似乎也是个条件很不错的人家,而且家教十分严格,所以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王雪琴自然都会希望,慕家姐妹第一次上门来,陆家能给对方留下一个好印象。

    只是陆依萍这个属火药桶的,果然从来都不会按牌理出牌啊……

    在陆依萍那些刺耳的话说得正欢的时候,王雪琴蹙着眉头,眼带指责地看了眼被陆依萍的突然发难搞得手足无措的何书桓。

    这是何书桓第一次看到王雪琴这么难看的脸色,也是第一次直面王雪琴眼中毫不掩饰的厌恶情绪,他的心头顿时大乱。

    何书桓的出身很好,他的父亲是重庆的高级外交官员,从小生活条件就都十分优越,父母伉俪情深,这么多年来何书桓从来没看过父母两人红过脸。

    所以虽然在成为记者后,他因为工作的关系,看到过太多百样的人家,却还是对那些经常吵得面红耳赤,甚至会反目成仇的家庭相处模式理解不能。

    最关键的是,今天在来这里之前,依萍明明有好好跟他保证过,绝对不会出状况,会心平气和地坐下来好好谈谈。

    但现在,她为什么就那么冲动呢?竟然当着陆家客人的面,把那么尴尬的事情这么光明正大地说出来?!

    何书桓知道,依萍这是在打王雪琴的脸,何书桓也知道,依萍心底对尓豪的妈妈成见很深很深,但无论如何,何书桓都完全没办法认同依萍的做法,这实在是太不尊重人了,连他这个旁观者,都因为依萍的做法而感到脸上火辣辣的,甚至已经完全无法直视而陆伯母的视线。

    想到这里,何书桓狼狈地垂下了眼睛,心底却不停地咒骂自己,为什么要在今天带依萍来陆家。

    看到何书桓垂下了头,王雪琴不着痕迹地撇了撇嘴。

    她承认,因为慕婉曦的原因,她确实对今天慕家姐妹上门做客的事情,重视得有点不正常。

    如果是从前的王雪琴,或许会因为陆依萍的这番话当场发作,或者过后会等客人走之后对陆依萍破口大骂,但现在,站在这里的人可是她!

    秋后算账什么的,虽然也能平复一些她心里的怒火,但这远远比不上当场打脸来得痛快。

    她可是比在场所有人以为的,更了解何书桓这个人。

    刚才她看何书桓的那一眼,已经足够让何书桓对今天陆依萍的所作所为产生厌恶感。

    何书桓的性格有些优柔寡断,但同时,这又是个极具正义感的男人。

    他的正义感,甚至在他最爱陆依萍的时候,也不会对陆依萍某些不妥当的做法视而不见。

    而今天,正是陆依萍自己送上门来的不是么?

    王雪琴当初看电视剧的时候,就有想过一个问题。

    如果在陆依萍和何书桓之间,没有陆如萍,也没有其他的甲乙丙丁,如果他们从相遇到相知到在一起的过程,都顺顺利利,没有丝毫波澜的话,那么,陆依萍和何书桓这两个性格南辕北辙,却又都有个各自坚持的年轻人,又真的能够一直坚定地走到最后吗?

    心底冷笑地看着陆依萍在大放厥词后,高傲却眼含期待看着自己的样子,王雪琴微笑着用手帕擦了擦唇角,而后仿佛漫不经心般地,看了慕家姐妹一眼。

    陆依萍的那些话,可是特意说给慕家姐妹听的,她其实也想看一看,这对儿姐妹花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虽说对尓豪择偶方面的事情确实一直很操心,但她儿子的身边,也不是什么样的女人都能够站上去的,所以实际上今天,应该是他们双方互相在考量对方才对啊……

    这么一想,王雪琴脸上的笑容就越发柔和了。

    不着痕迹地拉住被陆依萍的话激得又有点沉不住气的梦萍,王雪琴又看了眼在听到陆依萍的那些话后,周身的温度就变成零下的儿子一眼,这才最后重新把目光落在慕家姐妹身上。

    出乎众人预料的,慕家姐妹中,最先开口的,竟然是和梦萍一样大的妹妹慕婉晴。

    “原来你就是陆依萍,”歪了歪脑袋,慕婉晴一脸天真地看着陆依萍,笑着道:“我听说过你,我和梦萍已经认识一个学期了,在学校我们是关系最好的朋友,所以自然清楚些她家里的状况,只是……”

    犹豫地看了眼陆梦萍,慕婉晴这才又把目光落在陆依萍身上,迟疑地道:“我原来以为梦萍的这位依萍姐姐,也和如萍姐姐一样温柔大方的,虽然你们不住在一起。只是今天在见到真人后,我才明白什么叫闻名不如见面。这么看来,果然即使都是陆伯伯的孩子,你们姐妹几人的性格也并不一定完全相同呢。”

    说完,也不管陆依萍变得五颜六色的脸色,蹦蹦跳跳就跑到陆梦萍身边,挽住陆梦萍的手,两个人窃窃私语咬起耳朵来。

    慕婉曦则也只是对陆依萍露出个了礼节性的微笑后,就不再看她,反而来到王雪琴和陆如萍身边,语调柔和地道:“说起来不怕阿姨笑话,我和婉晴也不是同一个妈妈的孩子。不过婉晴从小就粘着我,性子也活泼,所以在家里面,我们两个人的关系倒是最好的。”

    王雪琴和在座的众人都是一愣,目光在梦萍和慕婉晴的脸上瞄了下,发现那两个孩子也是一脸惊讶,心底转了个弯,王雪琴看向慕婉曦的目光便多了几分真心。

    这种属于家宅*的事情,就算和慕婉晴已经混熟了的梦萍都丝毫不清楚,慕婉曦却竟然会在第一次来这里做客,还没说上几句话的时候,就这么轻描淡写地说出来,甚至连慕婉晴也是一脸惊讶。从中,王雪琴自然可以看得出来,慕婉曦平时根本就完全不会随便把这种事拿出来说。

    这么看来,她会那样说,更多的,果然还是为了陆依萍刚才的那些话吧?

    这可是明晃晃地在帮着王雪琴打陆依萍的脸。

    陆依萍的那些话,包含的意思可是十分让人玩味。

    一来,她是在说陆家的男主人,可不止有一个两个女人,甚至有八|九个之多;二来,则是为了告诉慕家姐妹,她们今天所来拜访的,可不是什么陆家的女主人,充其量也不过就是陆家的一个妾而已。

    要知道,在进入民国时代后,无论如何大富大贵的人家,表面上可都是效法西方民主的做法,坚持一夫一妻的。就算家里家外真的又养了小的,也基本不会有和女主人对上的时候。

    毕竟真正大富大贵的人家,在择偶时大多会选择强强联姻,女主人的家世,在很多时候并不比夫家的差,地位自然也就无可撼动。

    所以如果陆依萍今天的这番话,是当着其他自持身份的富贵人家夫人小姐的面说的,那么没准还真的会给王雪琴带来不少麻烦,甚至连陆如萍陆梦萍的名声,在上流社会的圈子里都有可能会被毁了。

    毕竟王雪琴从前出入那些场合的时候,可都是以陆家女主人的身份活动的,若是被所有人都知道她的姨太太身份,估计有不少贵妇人都会疏远排挤她也未可知。

    当然,对于陆家的底细,大多数人家也都是心知肚明的。

    但也正因为清楚,才更不会因此小看了凭着戏子出身,却最终笑到最后的王雪琴。即使心底对她的出身不齿,面上也仍旧能够笑脸迎人。

    聪明人都知道揣着明白装糊涂,所以像陆依萍这样会当着人面说这种事情的,无论是王雪琴还是在座的众人,可都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看到王雪琴和陆家姐妹的反应,陆依萍的脸色顿时更难看了。

    不应该是这样的,看慕家姐妹的样子,身份和出身一定都很好,为什么她们对她说的那些话却完全不在意?!

    还有雪姨,她怎么也和过去完全不一样了?如果是以前的话,她一定会恨不能跳过来撕了她的,哪里会像现在一样,心里想什么,在脸上竟然连一丝情绪都没有表露出来!

    想到这里,陆依萍的心底一惊,看着气氛明显缓和下来,正坐在一起说话的王雪琴和慕家姐妹,一时间只觉得刺眼非常。

    正要说什么,就忽然被何书桓紧紧拉住了手腕。

    陆依萍这才发现,何书桓的脸色竟然十分苍白,看着她的目光,也让陆依萍心底咯噔一下,大脑终于稍微冷静了一点,把滑到嘴边的话重新咽了下去。

    何书桓现在脸上火辣辣的,但他还是坚持着拉住了陆依萍,让她不能再说出什么让人尴尬的话,而后对王雪琴道:“伯母,伯父今天在吗?实际上,今天依萍来也是想探望一下陆伯父。如果伯父在的家的话,我们……”

    他想说我们就不在这里打扰了,但其实他心底更是觉得,他们三个人在这个客厅里简直碍眼得厉害。

    何书桓这辈子都没有一次像今天这样,感到自己在一个地方是如此的不受欢迎,所以即使面上还极力维持着风度,他的心底此时却早已经极度尴尬了。

    王雪琴也早就觉得他们碍眼了,听了何书桓的话,立刻就点了点头,“老爷子在楼上的书房里,你们要是找他有事的话,就直接上去吧。”

    说完,对阿兰点了点头,示意她给陆依萍三人带路,而后就直接把注意力转移到了慕家姐妹身上,再没分给陆依萍和何书桓他们一丝目光。

    陆依萍咬了咬嘴唇,显然还是有点不甘心王雪琴和慕家姐妹的和谐相处。但何书桓却并不再给她机会,看到王雪琴松口,就立刻拉着陆依萍和杜飞上楼去了。

    看到那三个人消失,客厅里的众人才不约而同地松了口气,然后在发觉到彼此都放松下来了的时候,都忍不住轻笑了出来。

    连陆尓豪都跟着微微弯起了唇角。

    王雪琴和慕婉曦说了会儿话,她也不是那种特别八卦的人,也没想着像相亲一样打听慕婉曦的*,所以只简单地说了些让她和慕婉晴像在自己家一样,别客气之后,就把时间留给他们几个小的,起身和张妈一起去厨房张罗午饭去了。

    碍事儿的人还有长辈都走了,陆家几个孩子和慕家姐妹面面相觑了一会儿,就果断分成两组,该干嘛干嘛了。

    陆如萍因为听说过一些慕婉曦和尓豪的事情,而且她可是从梦萍那里稍微探到了一点口风,知道慕婉曦今天过来,主要是为了探望尓豪,所以在妈妈去厨房之后,陆如萍果断站到了梦萍和慕婉晴这组,顺便还把对慕婉曦和尓豪哥哥的关系十分好奇的小尔杰,一起给打包了过来,让慕婉曦和尓豪能够单独相处一会儿。

    陆尓豪看着时不时偷瞄过来的几个小的,心底一哂,就带着慕婉曦一起,去外面的花园小坐了,徒留几个八卦的小的在他们背后抓耳挠腮恨不得上去咬他一口泄愤。

    正是夏末的时候,院子里的花草经过精心的打理,一个个红浓绿翠,娇艳欲滴。

    陆尓豪坐在在他养病的这些日子里,专门在院子里弄的一个小茶座里,头顶是高大浓密的法国梧桐,阳光透过枝繁叶茂的枝叶缝隙落在脸上的时候,只剩下点点带着暖意的细碎光点,风吹过的时候,只有柔软的沙沙声拂过耳畔和心上,让人觉得舒服极了。

    “你看起来很好。”对面的位置上,慕婉曦看着正眯着眼睛看着树影微微出神的陆尓豪,微笑着说道。

    “嗯?”眉头微挑,因为是慕婉曦,所以陆尓豪难得没有沉默是金。实际上在面对认同的人的时候,陆尓豪所表现出的样子,大多数时候都是他本来的姿态。

    只有在面对原主特别熟悉的一些人,或者不得不需要应酬的时候,陆尓豪才会像原主一样,露出那种十分自然的笑容。

    但其实,在成为陆尓豪之后,他越发不爱笑了。

    因为陆尓豪这么个大男人,脸上竟然在笑的时候,会隐约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

    所以在面对慕婉曦这个从头到尾都是由他来接触的人,并且还被陆尓豪列在未来伴侣名单上的女孩时,更多的时候,陆尓豪表现出的,都是他最真实的样子。

    面对慕婉曦的时候,陆尓豪的话从来都不多。

    只是今天,可能是因为最近这段时间精神放松了许多,也可能是因为慕婉曦的话有些让他意外,陆尓豪在听了之后,竟然反问了她一句,“怎么说?”

    慕婉曦显然并没有想到陆尓豪会这么问,不过她也是个认真的性子,所以在听到陆尓豪的问题后,还真的静下心来琢磨了下。

    半晌后,陆尓豪才听到她轻声道:“可能因为以前见到你的时候,都是在外面吧?”

    微微歪了歪头,慕婉曦看着陆尓豪,缓缓眨了眨眼睛,“从第一次见到你开始,你就一直西装革履,脊背无论什么时候,都挺得很直……办事很有效率,做什么都很果断,看得出来是个心性很坚定的人。”

    唇角弯了弯,这还是陆尓豪活这么多年以来,第一次有人当着他的面分析他的性格,还真有些新鲜,所以他并没有打断慕婉曦的话,反而看着她随着思考时而皱眉,时而微笑,时而似乎因为想到了什么而感到烦恼,然后继续说下去。

    “今天看到你的时候,你整个人都不一样了。”慕婉曦这么说着,看着陆尓豪的时候,眼底甚至流露出了几分很少出现在她眼底的好奇,“之前听婉晴说你病倒在家休息的时候,我就想,今天来这里,或许会见到一个形容枯槁的陆尓豪?也或者会是一个消瘦了许多的人。因为据婉晴说,梦萍在说到你身体的时候,脸色很难看。”

    陆尓豪听到慕婉曦提到梦萍的不对劲,立刻就明白了对方是怎么回事。但这种事情太过*,他目前还不会告诉慕婉曦。

    见陆尓豪并没有要解释的意思,慕婉曦心底稍稍遗憾了下,就继续分析陆尓豪其人,“结果今天见到你的时候,我才发现,你其实状态很好,完全不像有生病了的样子。脸上似乎也多了些肉,最关键的是,你现在整个人看上去都放松了许多,似乎终于卸下了什么重担一样……”

    实际上,慕婉曦更想说的是,她从认识陆尓豪开始,就从来没见到过他像现在一样,这么闲适甚至有些慵懒的样子。

    从前见到的陆尓豪,虽然也能让人感觉到那种从骨子里透出的从容沉稳,但却也总像是在紧绷着一根弦,凛然而不容侵犯。

    今天在家里的陆尓豪,则难得穿着一身舒适的居家服,这让他看上去柔和了许多,也让慕婉曦的心跳有那么一瞬间的错拍。

    陆尓豪微微眯起了眼睛,心底对慕婉曦的敏锐倒是有些意外。

    以慕家的势力,慕婉曦要是想知道他和妈妈最近的动向,想来并不是一件有什么难度的事情。

    不过看慕婉曦的样子,似乎并不知道妈妈和魏光雄的事情,这倒是让陆尓豪对慕婉曦的印象更好了几分。

    即使那些都是事实,他也丝毫不想让一个未来可能会成为他妻子的女人,知道“王雪琴”这个人的过去。

    并不是不可以知道,而是如果对方知道了,那么未来会和妈妈起冲突的可能性就会增加。

    陆尓豪未来会娶妻,但绝对不会娶一个完全不尊重他妈妈的女人为妻。

    想到这里,陆尓豪看着慕婉曦,认真地道:“刚才谢谢你帮我母亲解围。”

    慕婉曦怔了下,没想到陆尓豪会主动提起那件尴尬事,只是她更没有想到的,是陆尓豪之后的那些话。

    “我想你可能对我们家已经有了些了解。”目光沉沉地看着茶桌上袅袅冒着雾气的茶杯,陆尓豪淡淡道:“我的父亲,当初给了名分的女人,就有九个之多。当年东北沦陷,被父亲带来上海的家人,就只有我母亲还有她的孩子,再有就是陆依萍和她的母亲。而现在,住在这里的,就只有我母亲和她的孩子们,包括我在内。”

    一般人听到这里,或许会觉得王雪琴是个十分厉害的女人吧?毕竟在这样的家庭里,能够去八存一,成功坐到现在对外宣称的陆家女主人的位置,足以见得这个女人的心机深沉。

    说着这番话的陆尓豪,干脆就没去看慕婉曦的表情。

    即使清楚慕家的情况或许要比陆家还复杂得多,但人啊,从来都是对别人要求严格,对自己则放松许多,即使大家都半斤八两,但评判别人时,也还是不自觉地会更加严厉几分。

    他并不知道慕婉曦会怎么看妈妈,他能做的,就只是把他的家庭摊开给慕婉曦看。

    而后,他会根据慕婉曦的反应,来进一步决定她是不是他要选择的那个人。

    所以他只是垂下了眼睛,继续道:“我很尊敬我的母亲,也尊重她为了我们所付出的一切。所以我不会原谅任何企图和已经伤害过她的人,即使那个人和我有血缘关系,我也不会留情。”

    这是陆尓豪第一次明确地对一个人表现出重视,还是以这么郑重的态度,所以慕婉曦理所当然地怔住了。

    她完全没想到,这个男人会在这样的时候,对她说出这么一番剖白的话出来。

    但很显然,这并不是陆尓豪信任她的表现。

    而或许与此正相反,陆尓豪这是在告诉她自己的立场,也是在警告她……

    原来这个男人的逆鳞是他的母亲。

    想到之前短暂接触到的那位陆伯母,慕婉曦一时间也陷入了沉思。

    今天来探望陆尓豪,不过是她情之所至的结果,只是在来此之前,她从来没想过会从陆尓豪这里听到这么一番话。

    说实话,慕婉曦的心底现在有些乱。

    她的父亲实际上和陆伯父一样,也有为数众多的女人。只不过慕婉曦比较幸运,因为她的母亲是父亲当年还未发达时的糟糠之妻,陪父亲度过了无数风雨,所以即使后来父亲的地位一天比一天高,身边美人环伺,对母亲也还是很好。

    但慕婉曦却在慢慢长大后,越来越少看到母亲的笑容。

    她的母亲,是典型的把男人当做天看的女人。在女儿之前,更重要的是丈夫。

    而在家里的姨太太和父亲的孩子越来越多之后,慕婉曦和母亲的关系就更淡了。

    慕婉曦之前就说过,在家里,她和慕婉晴这个妹妹的关系最好。

    这倒是不假。

    她和母亲的关系一向冷淡,她又是个喜静的性子,因为是慕家女主人的孩子,也因为是个女孩,所以慕家敢把注意打到她身上的人,数量并不太多。

    但也就仅止于此了。

    在慕家,明枪暗箭太多,除了慕婉晴这个从小几乎是被她养大的妹妹外,慕婉曦谁都不信。

    父亲是很宠她,可是他的孩子很多,宠爱的孩子也不止她慕婉曦一个。

    所以慕婉曦也懒得去争,也从来都看得通透。她一直用那双安静的眼睛看着那些人争名夺利,争夺父亲的关注,争夺那些金银珠翠,甚至有时候连一口糕点都要争上一争。

    在那样的慕家,慕婉曦虽然能够独善其身,但却也并没有感受过太多来自于长辈的真心的关爱。

    所以她是真的不清楚,也想不明白,为什么陆尓豪身为一个儿子,能对王雪琴这个妈妈产生那么浓厚的感情,和那么不容侵犯的敬意。

    这边陆尓豪和慕婉曦的话题略微有些沉重,那边已经上了楼的陆依萍和何书桓还有杜飞之间,气氛也并不怎么和谐。

    在阿兰去敲门问陆老爷子的时候,何书桓终于忍不住对陆依萍说道:“依萍,你刚才怎么可以当着客人的面那么说话?你这样,岂不是让伯母和尓豪他们很难堪?”

    陆依萍其实也知道自己之前的话有些过分了,但她从来都是个倔脾气,也从来都骄傲得很,虽然因为爱上何书桓,所以最近她的脾气已经收敛了很多,但这并不代表何书桓可以一直对他的事情指手画脚,甚至来指责她!

    “我让他们难堪了吗?我说的难道不是事实吗?他们这样,你就觉得我让他们难堪了?那我请问你,当初我和我妈被爸爸赶出陆家的时候,有谁来为我们难堪过?!”

    “你这根本就是强词夺理,这根本就不是一回事!”听到陆依萍的话,何书桓一时间觉得她简直不可理喻!

    “怎么不是一回事,这在我看来就是一回事!好了,如果你还想再继续教育我的话,还请免了,我要进去和爸爸说话了。”伸出手止住何书桓将要出口的话,陆依萍对已经折返回来的阿兰点了点头,然后转身敲门进了陆老爷子的书房。

    阿兰在问过他们两个要在哪里,得到他们就在二楼的小客厅坐一下的答复后,就下楼去帮忙了。

    阿兰一走,便只剩下了何书桓和杜飞两个人。

    早已经憋了一肚子话的杜飞,此时终于能把抵在喉咙的话说出来了。

    他沉重地拍了下何书桓的肩膀,难得皱着眉头道:“书桓,你和依萍到底是怎么回事?今天我们不是为了和这边讲和而来的吗?为什么那个依萍,从进门开始说话就阴阳怪气的?还当着人家客人的面说什么八姨太九姨太!要我说啊,她心里其实从一开始就不想和这边握手言和吧?我看她每次一见到如萍的妈妈,就像斗鸡一样,浑身的毛都竖起来了,越看到伯母不高兴,她就越舒服!你都没看到,刚才依萍说那些话的时候,如萍梦萍的脸色都巴拉巴拉……”

    因为从进门开始,就没能和如萍好好说上两句话,所以杜飞可是憋了一肚子怨气。

    这会儿终于找到机会能和何书桓说了,顿时就如同滔滔江水泄洪了般一发不可收拾,听得何书桓脑仁直疼。

    不过虽然觉得杜飞有点聒噪,但何书桓却觉得,他的某些话,还是有些道理的。

    依萍似乎确实是,越看到陆伯母生气,她就越高兴的样子。

    何书桓曾经也不止一次听依萍说过王雪琴的事情,也清楚依萍对陆家这位曾经的九姨太,现在的女主人究竟有多厌恶。

    但在看到刚才依萍风度大失地讽刺过对方,对方却轻描淡写地就把依萍的话给四两拨千斤,甚至完全不在意的样子后,看到依萍那种因为没有打击到陆伯母而略有些扭曲的神情,何书桓忽然觉得心里怪怪的。

    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觉得那样的依萍偏执得可怕。

    但很快,他就否定了自己的想法。

    他爱的,怜惜的就是那样即使受了再多的苦难,也依旧折损不了她的骄傲的依萍。

    所以,他一定会继续陪在依萍身边,一定不会再让她继续再错下去,不会让她再在伤到别人的时候,也伤到自己。

    没有人比他更清楚的,实际上,陆依萍一直都是个内心善良而又柔软的女孩。

    何书桓一直这么坚信着。

    作者有话要说:我一直觉着,何书桓此人有救世主情结。

    下一更明晚七点~么么哒~~

    谢谢妹纸的地雷~爱你ヾ(≧O≦)〃嗷~

    珍珠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9-11 15:44:11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主神崛起异界直播间无尽破碎铸圣庭[综]赤潮[综]大神鬼剑最强男神(网游)[网游]江湖一炉英雄联盟之传奇归来

雪姨很忙[情深深雨蒙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沐清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沐清流并收藏雪姨很忙[情深深雨蒙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