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雪姨很忙[情深深雨蒙蒙] > 第97章 雪姨很忙

第97章 雪姨很忙

推荐阅读:绝顶枪王英雄联盟之巅峰王座重生之最强剑神快穿王者荣耀:英雄,你躺好!网游都市之神级土豪系统英雄联盟之狂暴重生从零开始全职高手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陆依萍的心情很糟糕。

    她看着陆尓豪和陆如萍与各自未来伴侣言笑晏晏的模样,再一想到她和书桓如今那充满危机的感情,一时间竟生出了几分想要破罐子破摔的颓然情绪。

    有衣着整齐的服务生擎着酒杯从身边经过,陆依萍顺手从托盘上捞出一杯色泽金黄的香槟酒,仰头就灌进去大半杯,那近乎豪迈的动作,立刻就吸引了站在他们不远处一些人的注意。

    一直在她身旁主意她脸色的杜飞,脸上顿时一皱。

    镜片后的小眼睛不停在周围的人群上逡巡,杜飞心里此刻难免生出几分懊恼的情绪——他蓦然就想到了上次如萍生日时,依萍那近乎砸场的表现。

    虽说上次因为尓豪的及时阻止,并没有让依萍把场面闹得太难看,只有少部分一直关注着他们那边的人注意到了依萍的不对劲,但今天这种场合,实在是比如萍的生日宴要隆重和正式太多。

    就连杜飞这种一向神经粗大到近乎白目的人,都明白,如果依萍今天真的在这里醉酒砸了场子的话,那么丢的可就不光是依萍一个人的脸了,甚至连整个陆家,甚至叶家和慕家,也会因此而被卷入流言蜚语中。

    慕明镛可从来都不是什么好惹的人。

    虽然和慕婉曦并没有见过几次面,但从慕明镛今天能为慕婉曦举办这么隆重的订婚宴就能看得出来,他对慕婉曦这个女儿的重视究竟到了何种程度。

    如果真的因为依萍而在这时候闹出什么笑话的话……

    想到这里,杜飞顿时觉得脑袋里一激灵,连忙伸手从陆依萍手里,把那还剩余小半杯的香槟酒给夺了过来。

    然后立刻,他就看到依萍那双布满血丝,甚至隐隐含着煞气和绝望的眼神。

    “依……依萍,你,你还是别喝酒了……女孩子喝酒的话就不漂亮了!”绞尽脑汁才磕磕巴巴吐出这么一句话来,杜飞被陆依萍的眼神吓得都有点发毛了。

    就见陆依萍冷笑了一声,眼带嘲讽地对他道:“不漂亮?就算我这辈子都不沾酒,在某些人的眼中,恐怕都比不上如萍或者张倩倩漂亮吧?!”

    杜飞顿时被噎了下。

    因为在他的心目中,如萍本来就是最漂亮的女孩子,而那个张倩倩,不管是看外表还是性格都明显比依萍要好太多,所以其实依萍这么说,也不算错啦……

    心底刚这么嘀咕完,杜飞这才猛地察觉到陆依萍正在一直看着她,顿时猛地用力摇了摇头,讪讪地笑道:“怎么会,依萍你也很漂亮啊,和如萍还有张倩倩都是各有千秋,都是很美丽的女孩子……”

    杜飞那明显勉强的笑容和之前一脸赞同的样子,早就一丝不落地落在陆依萍的眼中,让她本就如同落在针尖上的心脏和自尊心都受伤到近乎要抽搐起来。

    偏偏杜飞还用这一副睁着眼睛说瞎话的模样,做出这副安慰她的样子,陆依萍那本就因为看到尓豪和如萍的订婚宴而仿佛被烈火灼烧一样的自尊心,顿时像被人狠狠用烙铁狠狠烙了一般,疼得几乎要跳起来。

    她恶狠狠地瞪了眼杜飞,终于按捺不住地低吼出声:“你不要再骗我了!我知道,我就是没有如萍温柔善良,也没有张倩倩那么惹人怜爱!如果换了对象是她们,书桓怎么会忍心不留下只言片语,一走就是这么久,还一直这么杳无音信?”

    香槟酒度数虽然不高,但陆依萍活了这么多年,沾酒的次数并不多,再加上虽然室外正值春末,但饭店礼堂里却是温暖如春,竟让陆依萍隐隐感到有几分燥热,虽然她也不分不清,那燥热究竟是因为酒精在作祟,还是因为她心底那几乎已经快要喷发的熔岩般的炙热情绪。

    杜飞被依萍突如其来的质问问得张口结舌,半天也说不出来一句话。

    说起来,他也真是十分无辜。

    杜飞并不是很喜欢依萍这样性格的女孩子,他总觉得,女孩子就应该温柔似水才招人喜爱,像依萍这样仿佛满身都是刺的女孩子,估计也就只有书桓那个喜欢被虐的公子哥才会喜欢。

    但隐隐的,从书桓最近寄回来的书信和只言片语中,杜飞又明显地察觉到了,他这位从大学时候起就一直穿一条裤子的好友,似乎对依萍这样油盐不进的性格,也渐渐透露除了一丝不耐和无奈。

    对此,杜飞虽然心底对这两个人的未来究竟会如何也拿捏不准,但依萍现在毕竟也还是书桓的女朋友,书桓现在不在,他就有义务帮书桓照顾好依萍。

    虽然……依萍惹麻烦的功力是真的让他觉得焦头烂额。

    这不,就在他兀自纠结的这眨眼的功夫,依萍那边竟然就又出了问题。

    慕明镛在现如今的上海,乃至整个大陆,都是赫赫有名的人物,而这样一位横跨各界的大佬所举办的宴会,除了让那些想要趁机人脉的各方势力趋之若鹜,同时却也是一个天然的,让各个世家,各界名流都心照不宣,为自家适龄孩子光明正大相看对象的完美场合。

    所以如果仔细观察的话,有心人就会发现,在来参加订婚宴的这些客人中,除了和慕明镛、陆老爷子等长辈们年龄相仿的老一辈,其余的绝大部分客人,竟然大多是与这些身份贵重的客人们一同前来的,各方势力大佬家中的青年才俊。

    当然,常言说好竹出歹笋,也不是所有人家里的孩子,都像叶凛那么出色,就连来客的老一辈中,都有不少叱咤黑道的狠角色,他们带来的小辈中,品性也自然都参差不齐,金玉与败絮同在。

    上海市市长家的小公子彭凯,在上流社会中一直都是有名的花花公子纨绔子弟,但偏偏他父亲身份显赫,所以从小就有不少人奉承巴结他。

    他也是个性烈如火的人物,对于看不顺眼的人,自然从来不肯给一分面子,而对于他喜欢的人,他自然也是掏心掏肺,能帮上忙得事情绝对不会说个不字。而偏偏在最近两年中,与他关系越发不错的陆尓豪,就是个让他看着极为顺眼的朋友。

    没办法,谁让他就是对陆尓豪这种看上去总是在笑着,心底却比谁都冷漠的人完全没有抵抗力呢?

    所以即使明知道陆尓豪当初忽然和他亲近起来,完全是为了借助他父亲的势力好办事,彭凯也还是顺水推舟地与陆尓豪建立起了革命友谊,尤其在陆尓豪和他一起合作的产业上,帮他狠狠赚了一笔之后,他看陆尓豪这个朋友就更顺眼了。

    对于陆家,尤其是陆老爷子当年那些风流历史风流债,一直喜欢八卦的彭凯自然了解得不少,而出于对朋友的关心,彭凯自然也对陆依萍这个与陆尓豪同父异母的妹妹,多少生出了那么一丝丝关注。

    结果这一关注,就让彭凯脸上的表情,忍不住变得奇怪起来,甚至隐隐有些不可思议——因为他实在是没想到,竟然真的会有人,敢在慕明镛举办的宴会上,做出这种调戏女客的下流事情来,尤其这个女客,恰巧就是今天宴会中心人物陆家的另一个女儿,陆依萍。

    这是嫌自己的命太长,还是被人阴了特意推出来的炮灰啊……?

    摸了摸下巴,真不能怪彭凯想太多,实在是,他从小生活的环境,真的看了太多的阴谋诡计,所以即使他看上去真的像个吊儿郎当的纨绔子弟,也遮掩不了他那双雪亮的眼睛和通透的心肝。

    陆依萍也没想到,她竟然会在这样的场合里被人搭讪,尤其还是这么一个衣着光鲜,看上去颇为精明干练的人物。

    来人是之前站在陆依萍和不远处的几人之一,从陆依萍之前无比痛快地干了大半杯酒的时候起,他们就注意到了陆依萍。

    按理说,能站在这块宴会厅里的人,尤其是像他们这样的年轻人,多少都应该有长辈带着才对。

    这几个人自然也是,只不过他们平日里在各自的家族中并不怎么受重视,今天长辈们带他们来,也不过是抱着碰运气的心思,想着凭他们几个还算出色的外貌,能不能让同来的一些世家小姐们一见钟情,进而演变成郎才女貌的世家联姻之类的“佳话”。

    但很显然,那些长辈们,并没有注意到这些家族中的年轻人,到底抱着怎样的心思。

    在家族中不受重视的人里,只有非常少的一部分,会逆流而上以求出人头地,大多都会像陆依萍眼前这个人一样,因为疏于管教而长成彻头彻尾的纨绔,但又因为有着一副遗传自大家族的出色面貌,而极易让一些少与男人接触的小姐们芳心暗许,当然,在外他们自然也是不少交际花的入幕之宾。

    而很显然,对于这些,陆依萍现在自然丝毫不清楚。

    在面前这个西装笔挺,有着一副英俊面貌的年轻男子,挂着温和的笑容来和她打招呼的时候,陆依萍那一直泡在冰山火海里的心脏,忽然猛烈地跳动了起来。

    她的目光,下意识地在陆尓豪和陆如萍兄妹身上一扫而过,而后,眼底一哂,自然而然地就接过了对面那个俊秀男人递过来的酒杯。

    不得不说,在这样一个心情如此糟糕的时刻,这个忽然出现的英俊男人,充分满足了她那颗已经千疮百孔的自尊心。

    “美酒配佳人,小姐你姿容如此出色,又何必在这里郁郁寡欢?”

    陆依萍极少听到这种当面夸她长得好看的言辞,尤其这个男人的举止温文尔雅,长相又颇为斯文俊秀,看上去就是个出身世家大族的翩翩贵公子。

    能得到这样一位出色异性的奉承,陆依萍心底那些因为何书桓和陆尓豪陆如萍生出的激烈情绪,竟然就这么慢慢平静了下来。

    她似笑非笑地看了一眼男人,因为之前饮下的香槟而泛起淡淡绯红的眼角,看上去竟隐约有那么一丝媚眼如丝的意味,立刻就让站在她对面的男人,眼底暗了一瞬。

    对于男人的心思,陆依萍自然不清楚,因为此时,她正在捏着男人递过来的酒杯,一口一口抿着杯中的酒。

    这一刻,她十分想把什么何书桓什么陆尓豪陆如萍都统统丢在脑后。

    但很显然,身为何书桓好友的杜飞,自然不可能眼睁睁看着依萍被其他男人搭讪。

    他几乎是本能地,想冲过去,把依萍手中的酒杯夺下来。

    但他刚一有动作,那个站在依萍面前的男人,就不着痕迹地挡住了他的去路,不让他靠近陆依萍,相反,因为他这看似不着痕迹地格挡动作,反而和陆依萍更亲近了几分,看上去就像是把陆依萍半抱在怀中一样。

    陆依萍猛地僵了僵,刚想和男人拉开距离,就听到杜飞气急败坏的低吼,“依萍,这个男人一看就不怀好意,你怎么能喝他给你的酒!还有你,你到底是谁啊?!知不知道依萍已经有书桓这个男朋友了?!识趣的话就快点给我让开!不然等书桓回来,小心他揍得你满脸开花满地找牙!”

    男人脸上闪过一丝惊讶,下意识地和陆依萍微微拉开距离,眼底是恰到好处的歉意。

    他看着杜飞,有些抱歉地道:“抱歉,我对这位小姐并没有什么其他意思。只不过刚才看到她有些郁郁寡欢,所以不自觉就走过来想要安慰她一下,让她开心一些,想不到,竟然让你们误会了。”

    陆依萍本就被杜飞那突然爆发出的一番话给搅得心情又不好起来,此时再一看到这个看上去温文尔雅的男人满面歉意的样子,又一想到远在战场,接到她信件也从来不回只言片语的何书桓,心底的黯然和恼怒,不禁更加激烈起来。

    为什么,就连一个陌生的男人,都能看出她的心情不好,能够给予她安慰,书桓却能狠下心来对她置之不理?

    杜飞也是,明明知道是书桓一直不给她回信,偏偏现在还一副义正言辞的样子,好像她是书桓的所有物一样不许任何异性靠近?

    她陆依萍就活该这么自我作践,让何书桓捏扁揉圆?!

    明明当初追她的时候,还一直温柔小意死缠烂打,现在却对她不闻不问仿佛她是死的一样?!

    陆依萍真的很想问问何书桓,这究竟是凭什么?!

    被杜飞那一番仿佛是在帮何书桓宣誓主权一样的话给激得心中一堵,陆依萍顿时忍不住,又冲动了起来。

    只见她一改之前强颜欢笑郁郁寡欢的模样,脸上现出一抹似讥似讽的笑容,对仍旧站在她面前的男人道:“什么何书桓,谁认识那个何书桓?这位先生,你看看我现在形单影只的样子,哪里像是有男朋友的样子?如果我有男朋友的话,今天这样的场合,他难道不应该陪着我一起出席吗?至于杜飞你,”斜睨了一眼杜飞,陆依萍笑了,“我和学校的男同学也出去过不止一次,那时候谁也没说什么不允许的话,杜飞你也还是不要多管闲事,再说出什么让人忍不住发笑的话为好!”

    杜飞不敢置信地看着陆依萍,他实在没想到,陆依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但是,“你哪次和男同学出去,不都是在和书桓吵架的时候?书桓也每次都会受到很严重的刺激,也都会觉得很受伤!依萍你不要再胡闹了好不好?就算书桓这次确实很过分,但你也不能在他不在的时候和别的男人有牵扯啊!最起码,最起码也要等书桓回来之后,你们平心静气地好好聊聊再说啊!”

    “你是书桓的朋友,自然无论什么,都是站在书桓的一边。”面容平静地看了眼杜飞,陆依萍的目光,转而又在帝都饭店奢华耀眼的宴会厅里一一扫过,轻声对杜飞道:“杜飞,你也不要再想那些了。今天这样的场合,你一定也是生平仅见,不如抛开那些乱七八糟的心思,好好坐下来喝一杯。毕竟,你也是如萍的好朋友呢,她的订婚宴,你怎么也该高高兴兴的才对。”

    看着被她最后几句话打击得失魂落魄的杜飞,陆依萍暗自咬了咬嘴唇,心底对杜飞也有些抱歉,却又完全说不出抱歉的话来。

    但很快,她就又扬起笑脸,接过那个一直安静站在她身边,仿佛在默默安慰她的男人递过来的美酒,与男人对酌起来。

    对于陆依萍和杜飞所在的角落里发生的事情,一早就把陆依萍作为需要保镖重点关注对象的陆尓豪,自然很快就收到了消息。

    “你这个妹妹,可真不是个安生的主。”身为慕家大小姐,慕婉曦自然也得到了这个消息,毕竟安保人员可都是慕家安排的人。

    “我的妹妹只有陆如萍和陆梦萍。”陆尓豪淡淡道。

    慕婉曦怔了一下,很快就点了点头,对此表示理解。

    陆尓豪说出这样的话来,本会让人觉得这个男人生性竟然凉薄至斯,但生在慕家的慕婉曦,又何尝不是只对慕婉晴这一个妹妹另眼相待,除了慕婉晴之外,家里的其他所谓兄弟姐妹,在她眼中和陌生人也没什么两样,更是她时刻需要防范的对象。

    所以慕婉曦只稍微怔了一会儿,就问陆尓豪打算怎么处理陆依萍的问题。

    既然陆依萍一早就是安保人员重点照顾的对象,自然不会让她做出什么太过丢脸的事情来,不过如果出了这个宴会场,她会做出什么事,就不在保镖们的职责范围内了。

    而现在正在和陆依萍相谈正欢的那个男人,慕婉曦一时半会儿也不知道对方究竟是哪家的子弟,品性如何,更不知道陆依萍究竟是怎么想的。

    本来慕婉曦是知道陆依萍有何书桓这个男朋友的,但,在今天陆依萍过来的时候,何书桓并没有一起跟着过来,所以慕婉曦一时间也不知道陆依萍和何书桓到底还是不是在一起。

    如果他们已经分手了,慕婉曦自然没有阻止陆依萍和其他男人接触的理由;而就算陆依萍和何书桓没有分手,她慕婉曦似乎也没有帮着何书桓看着陆依萍的义务。

    毕竟尓豪这个陆家人,都没对陆依萍被搭讪的行为有任何不满的情绪。

    所以慕婉曦索性就当没看到陆依萍那边的状况,继续和陆尓豪跟在慕明镛的身后,与一众来客寒暄。

    陆尓豪则只是看了一眼陆依萍,就再也没对她分出一丝关注——早在陆老爷子说让陆依萍来参加宴会的时候,他就隐隐提醒过陆老爷子陆依萍那极容易惹麻烦的性格,偏偏陆老爷子一意孤行,并不把这件事当回事儿。

    所以今天,让陆依萍和陆老爷子都长点教训,似乎也不是什么坏事。

    目光和彭凯满是兴味的眼神无声碰撞了一下,陆尓豪在看到彭凯让他放心的眼神后,这才转身和慕婉曦继续投入这场声色酒宴当中——有彭凯暗中看着陆依萍,他放心。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主神崛起异界直播间无尽破碎铸圣庭[综]赤潮[综]大神鬼剑最强男神(网游)[网游]江湖一炉英雄联盟之传奇归来

雪姨很忙[情深深雨蒙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沐清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沐清流并收藏雪姨很忙[情深深雨蒙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