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雪姨很忙[情深深雨蒙蒙] > 第104章 雪姨很忙

第104章 雪姨很忙

推荐阅读:绝顶枪王英雄联盟之巅峰王座重生之最强剑神快穿王者荣耀:英雄,你躺好!网游都市之神级土豪系统英雄联盟之狂暴重生从零开始全职高手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陆如萍顿时怔住了。

    她本就生了一双明媚的大眼睛,此时因为惊讶,更是瞪得浑圆,水汪汪的看上去颇有几分无措。

    但紧接着,她就后知后觉反应过来叶凛到底说了什么,因为休息了一夜而略微恢复了些血色的脸颊上,顿时羞得如染上明霞般红彤彤一片,连脖子和耳根也没能幸免。

    “你……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见叶凛仍旧丝毫不放松地盯着自己,眼底的认真没有丝毫动摇,陆如萍顿时大窘,下意识地往被子里缩了缩,一脸嗔怪地看着叶凛。

    叶凛脸上却不见丝毫羞涩的情绪,反而像是在说着今天的天气如何般无伤大雅的话题,面不改色地对陆如萍点了点头,“我当然知道。如果你没听清楚,那我就再说一遍——我们,结婚吧。”

    从相识相知再到现如今的相恋乃至成为未婚夫妻,对于叶凛的脾性,陆如萍已经十分了解。

    但即使如此,她也还是想不明白,一向不喜欢在明面上表露太多情绪心思的叶凛,为什么这次会这么开诚布公,甚至如此直白和突然地提起结婚的事情。

    “我们不是前两个月,才刚刚订完婚吗?现在就提起结婚的事情,会不会太早了?”陆如萍试探地问叶凛。

    说实话,一大清早就在自己房间里看到叶凛,已经足够让陆如萍惊讶了。

    但很显然,令她吃惊的事情还远不止于此。

    叶凛的那句“我们结婚吧”,除了在一开始让陆如萍感到害羞和窘迫外,在冷静下来后,更多的是让陆如萍觉得不解和突然。

    而且其实,连和叶凛订婚的事情,她都没想到会这么快。

    虽然她认识叶凛也快两年,但其实真说起来,他们真正交往的时间并不长。

    之前订婚的事情,也是在叶妈妈得知了陆如萍和叶凛交往的事情后,主动上门与陆家家长商量才定下来的。

    那时候尓豪和慕婉曦的事情也才有眉目,慕家也不知道为什么,似乎很着急把慕婉曦的婚事定下来。

    恰好叶妈妈也希望陆如萍和叶凛先定下名分,几方家长便想着如此一来,不如趁热打铁,干脆给几个孩子一同办了订婚宴,对于陆家来说,也算得上是双喜临门。

    所以陆如萍和叶凛,才会在那么多机缘巧合之下,那么快就坐实了未婚夫妻的名分。

    只是订婚这件事,陆如萍都已经觉得有些太快了,所以此时叶凛忽然又提起结婚,才让她一时间有些不适应。

    “我们的进展……会不会太快了些?”小心翼翼地看着叶凛极为出挑的俊脸,陆如萍忍不住再一次问道。

    “怎么,难道你不想嫁给我?”叶凛却话锋一转,直捣问题核心。

    陆如萍早就知道叶凛这人有时候说话噎人,一时间有些哭笑不得,“我只不过问了一句是不是太快了,你就说我不想嫁你,你能不能不要这么不讲道理?”

    话音一落,陆如萍就在叶凛的脸上发现一丝淡淡的懊恼。

    轻轻握住陆如萍搁在被子上的右手,叶凛垂下眼睛,沉默了一会儿,才终于慢慢说道:“你知不知道,昨天夜里,在接到梦萍的电话,听说你受伤的时候,我有多害怕?”

    在陆如萍的印象里,叶凛这个人就像他的外表一样,虽然极为俊秀,却也如同上好的白玉一般,入手冰冷剔透,几乎没有丝毫瑕疵。

    虽然偶尔也会在她面前展露出几分霸道的孩子气,却从来没有像现在这般,告诉她,他其实也有害怕的事情。

    而令他害怕的根源,竟然就是她陆如萍。

    一想到这些,陆如萍心底小小的不满,便在转瞬间全数化作一汪春水,面上不禁露出极为温柔的笑容。回握住叶凛温暖的手,陆如萍柔声说道:“是我不好,让你担心了。”

    “恩,就是你不好。”叶凛闻言,认真地点了点头。

    陆如萍顿时有些哭笑不得,却还是不得不对叶凛解释,“昨天的事情……其实只是个意外。我向你保证,以后一定会找找照顾自己,再不会发生这种之情,也再不让你担心,好不好?”

    “不好。”摇了摇头,叶凛定定看着路如萍带笑的面庞,语气却仍旧带了十二分的认真,“只有把你牢牢拴在身边,每天看着你,我才能知道你是不是真的很好。”

    陆如萍闻言,顿时有些张口结舌,脸色却是更加红润了几分,心底也因为叶凛难得一见的如此直白地诉说衷情,而仿佛泡在蜜罐里一般,甜到让她几乎忘记了身上的疼痛。

    好在叶凛还记得陆如萍还是病患,见陆如萍醒了已经有一会儿了,这才抬头对一直缩在墙角当壁花,努力缩小自己存在感的阿兰道:“如萍已经醒了,麻烦给她送些吃的过来吧。”

    阿兰顿时如蒙大赦,赶忙一溜烟跑到门口,末了,却忽然停住身,回头看着叶凛,面上全是为难的神色。

    之前夫人可是有叮嘱过她,虽然叶先生和如萍小姐已经是未婚夫妻,但到底两个人还没有成婚,让他们两个未婚男女独处一室到底不妥,所以一再嘱咐阿兰,决不能让叶凛单独照顾如萍。

    叶凛见阿兰忽然停在门口不动,心底也是一怔,又一想到王雪琴昨晚把他安排在一楼的客房,而并非楼上的客房的做法,顿时明白了阿兰为什么还不出去。

    心底叹了口气,虽然心有不甘,但为了让陆如萍能够尽早吃上早饭,叶凛还是在和陆如萍打过招呼后,随着阿兰一同下了楼。

    不过,因为早上这么一个小插曲,倒是更加坚定了他立刻把陆如萍娶回家去的决心。

    媳妇不是自己的,还真是做什么都束手束脚,连生病了想温存几句,身边都有那么大个灯泡在杵着,防狼似的防着他。

    所以叶凛决定,还是尽快把自己和如萍的关系,变成合法的比较妥当。

    而且。

    想到往日里见过几面的陆老爷子,叶凛虽然早就知道陆老爷子戎马半生,曾是个杀人如麻的大军阀,但因为他见到陆老爷子的时候,这位未来的老丈人,看上去就和平常老人没什么不同,对他也从来都温和得很,所以叶凛从来没有想到过,那位陆家的大家长,对如萍和尓豪竟然也下得去手。

    不过这么说来,倒是让他想起了,当初在一次偶然之下,看到的尓豪背后的那些狰狞的鞭痕。

    想来,那些也应该是那位陆老爷子的杰作吧。

    这么一想,很多事情自然细思恐极——陆老爷子明显已经不是第一次对孩子动手。

    所以也难怪叶凛会担心,如果再让如萍继续生活在陆家,谁知道什么时候,他又会听到如萍被陆老爷子打伤的消息。

    如萍是个多么温柔体贴的好女孩,身为她未婚夫的叶凛,自然深知这一点。

    而对着这么一个手无缚鸡之力,性格柔顺的亲生女儿,陆老爷子都能下得去手,对于陆老爷子这位未来老丈人,叶凛自然再没有一丝好印象。

    所以在这天早上,阿兰在陆如萍房间伺候陆如萍吃饭的时候,叶凛便在楼下的饭桌上,把想要和陆如萍成婚的事情,跟王雪琴提了一提。

    和陆如萍一样,在听到叶凛说出这件事时,陆家饭桌上大大小小的几人都几乎目瞪口呆。

    而很快的,年龄和陆如萍相仿,感情也最好的陆梦萍就急急地开口,“叶大哥,你和如萍不是刚刚订婚没多久吗?这……这是不是太急了点?”

    年纪还小的陆尔杰也懵懵懂懂地开口问道:“怎么,如萍姐姐要当新娘子了吗?”

    结果被陆梦萍一个脑瓜崩敲上去,没好气地道:“你小小年纪的,知道什么是新娘子吗?”

    陆梦萍恋姐情结严重,乍一听说如萍竟然要结婚了,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和两个小的不同,王雪琴和陆尓豪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否定叶凛的提议,反而对视一眼,显然都有些惊讶叶凛会这么快就提出与如萍结婚的请求。

    但其实,就算叶凛没有提这件事,王雪琴和陆尓豪,也早就有打算,最好在明年年初之前,给如萍和陆尓豪把婚事办了。

    因为很快,让整个地球都动荡了近十年的第二次世界大战,就要全面爆发。

    整个中国也会在届时,陷入一片水深火热的全面抗日战争中。

    王雪琴只是一个普通的女人,她没有办法阻止历史车辙无情的碾动,只能尽自己所能,让几个孩子在那一切到来之后,都能尽量过上安定的生活。

    但她要迁往香港这件事,却是一早就订好的事情。

    梦萍和尔杰还小,如果可以,王雪琴自然希望能把这两个孩子带在身边。

    当然,这也要看陆老爷子最终会做出怎样的决定。

    如果陆老爷子在考虑过后,真的决定要去和依萍母女过活,不再管这几个儿女的话,王雪琴自然会带着梦萍和尔杰一起走。

    但尓豪和如萍却已经到了婚嫁的年龄。

    慕家那边,尓豪最近其实经常会去拜访慕明镛这个未来老丈人,并且已经与慕明镛分析了不少未来几年内整个上海,甚至整个中国,乃至整个世界的发展局势。

    陆尓豪也已经对慕明镛坦言,最迟在明年春天,他希望那时候能带着慕婉曦一起迁往香港。早就派人去香港开发那边的市场,并且置备产业的事情,陆尓豪也透露给了慕明镛。而在那之前,他希望能够和慕婉曦完婚,这样,这一切的计划才能按时执行。

    对此,慕明镛自然少不得要与陆尓豪深谈。

    他就慕婉曦这么一个视为掌上明珠的女儿,对于陆尓豪这个慕婉曦的未婚夫,忽然提出的这种要求,自然要问清楚缘由。

    而随着与陆尓豪的深入探讨,慕明镛对这个女儿亲自挑选的夫婿,自然也是越来越满意。

    与很多时下仍旧身陷在上海的虚假繁华之中,歌颂歌舞升平的大多数年轻人不同,陆尓豪的很多对于时局的分析,有时甚至犀利老道到让慕明镛都眼前一亮。

    而且其实早在红白两党矛盾日益激化的时候,慕明镛就已经在暗地里开始准备,撤离安全局势日渐不稳的上海。

    如今陆尓豪恰好提到这件事,倒是与慕明镛心底的盘算不谋而合,对于慕婉曦和陆尓豪成婚的事情,慕明镛也近乎已经默认,就等着哪天陆家正式去慕家下聘,这才好把两个孩子成婚的日子定下来。

    所以当叶凛提到这件事时,王雪琴和陆尓豪才没有像梦萍尔杰那么大的反应。

    只是有一件事,王雪琴却是要和叶凛问个明白。

    “小凛,说起来,你和尓豪是挚友,与如萍也已经订了婚,现在怎么也算是我们陆家的半个自家人,有些事情,如萍这个小辈不好意思说,我这个当妈的,却没办法不开这个口。”

    一听王雪琴这么说,多少清楚陆家状况的叶凛似乎明白了什么,看着王雪琴的目光更多了几分认真,“您请讲。”

    王雪琴略微沉吟了半分,这才慢慢道:“想来你也听说过一些,当初跟着老爷子一同来上海的,除了我和我的几个孩子外,还有老爷子的另一房太太,还有那人的女儿。”

    一边说着,王雪琴一边观察叶凛的神情,发现他的眼底并没有一丝轻视,仍旧认真地听她讲话,王雪琴这才满意地勾了勾唇角,继续说道:“不知道你现在有没有觉得奇怪,因为从昨晚开始,老爷子就一直没露过面。实话不瞒你,从昨晚到现在,老爷子确实一直都没有回过家。”

    “这次我和老爷子闹得太大,老爷子估计不会轻易原谅我,往后,这个家,也不知道他还会不会回来。”

    “妈,你在说什么,爸爸不回家来,还能去哪里?”见王雪琴越说越离谱,陆梦萍忍不住打断道。

    说完,她又想到妈妈之前提到了依萍母女,脑海中忽然顿时冒出一个不可思议的想法,“难不成,爸爸还会去和依萍母女生活吗?开什么玩笑?”

    对于陆梦萍的问题,王雪琴并没有回答,反而意味深长地看了叶凛一眼。

    叶凛心思通透,顿时明白,看王雪琴的意思,估计陆梦萍刚才无意间的玩笑话,或许真的有可能会一语成谶,顿时不由自主地微微拧起眉头。

    其实因为陆老爷子打了如萍的事情,他对陆老爷子的好感度已经彻底跌至谷底。

    但不管怎么说,陆老爷子都是如萍的父亲,如果他和如萍想要成婚,那么陆老爷子这个长辈,却是一定要在场出席的。

    刚琢磨到这里,叶凛就听到王雪琴带着安抚的声音,“你和如萍的婚事,自然要从长计议,哪能这么简简单单就定下来?不过有一点你可以放心,既然我能让如萍风风光光地订婚,自然也会让她称心如意地嫁出去。老爷子那边的事情,你们这些小辈都放宽了心吧。”

    叶凛一听王雪琴这话,心底顿时有了一丝笑意。

    不得不说,他的这位未来丈母娘,也真是一个心思玲珑的女人,倒也难怪能教养出如萍那样心思灵透的好女孩。

    略微一琢磨,叶凛就明白了王雪琴的意思。

    其实也很简单,王雪琴的话中,无非有两层意思。

    其一,他和如萍的婚事,自然不能由着他口头上这么简简单单就定下,毕竟双方都是有头有脸的人家。所以叶凛决定,今天回家后就和爸妈商量来陆家下聘的日子,还有找人看婚期。

    其二,就算陆老爷子到时候真的再不住在这边的房子,转而去和那个陆依萍母女一同生活,在婚礼上,他作为陆如萍的父亲,王雪琴也会让他好好出现。

    对于王雪琴其人,与陆如萍和陆尓豪都交情颇深的叶凛,自然了解不少。

    所以既然他这位未来丈母娘都已经给他打包票,让他放宽心了,叶凛自然不再担心陆老爷子将来可能会给婚礼添堵的事情,转而把全部心思都用来思考,怎么样才能让陆家和陆如萍松口,尽快把陆如萍拐回家去养着的这件事情。

    又在陆家照看了陆如萍大半日,这天晚上,叶凛才借着夜色的掩护,匆匆离开陆家。

    他和陆如萍到底还没成婚,如果被人撞见他在光天化日之下忽然从陆家走出来,难免会让人猜到他之前在陆家留宿的事情,对如萍和陆家的名声都不好。

    回家之后,叶凛就连夜和爸妈商量起要和陆如萍结婚的事情。

    早就把叶凛婚事视为家里头等大事的叶家父母,自然都精神抖擞地帮儿子出谋划策起来。

    接下来的几天内,稳居陆家大宅内的王雪琴和几个孩子,都开始休养生息起来。

    陆老爷子在酒店留宿一宿以后,第二天就又上了依萍母女的门,打算让依萍与他一起,再去找找李副官一家的踪迹。

    虽然心底对于依萍母女也有些埋怨,怨她们这么多年来都不告诉自己李副官一家还在上海的消息,也觉得因为依萍的一时冲动,才导致李副官一家如此匆匆就离开上海,杳无音信,但对于傅文佩这么多年来对李副官一家的关照,陆老爷子还是十分承情,连带着近些日子,往依萍母女处跑得越发勤了,竟是全然没有再回过福煦路的陆家大宅。

    如此几日,虽然还没有找到李副官一家,也越来越觉得能找到他们的希望已经十分渺茫,傅文佩与陆老爷子之间的气氛,却是越来越好了。

    对于此,陆依萍自然是看在眼里,乐在心里。

    傅文佩虽然心里也高兴,能日日见到陆老爷子,但她毕竟顾虑良多。

    这天在陆老爷子再一次登门造访的时候,傅文佩在给他上过茶后,终于犹豫地对陆老爷子道:“振华,我听依萍说,这些天,你都没有回过家。你这样,雪琴那边可怎么受得了?”

    陆老爷子顿时停了正在喝茶的手,把茶杯磕在木桌上,冷哼了一声,“她能有什么受不了的?我看她巴不得我不回去!”

    就听傅文佩又道:“雪琴性子骄矜,从来都受不得气,有时候说话难免太冲,你还不了解她吗?你在外面住了这么多天,再这么下去,终究不是长久之计……要是消了气,就回去住吧。”

    陆老爷子意味不明地定定注视着傅文佩,他其实很了解傅文佩,因为这个女人的想法其实很简单——一切,不过都是为了他这个男人着想罢了。

    但这些天,他也考虑了良多。

    从他当年硬是把傅文佩抬进门开始,到后来与她琴瑟和鸣,你侬我侬,再到生儿育女,心萍病逝……再后来,便是后来长达十数年的冷落。

    有时候陆老爷子真的不明白,这个女人,究竟为什么这么能忍。

    王雪琴争了一辈子,傅文佩却是什么都不争。

    但每当他回过头看她的时候,却总能看到傅文佩殷殷望过来的眼神。

    很淡,却也很浓烈。

    有期盼,却也并非一定要得到他的宠爱,就仿佛已经把等待,看做成了是一件理所应当的事情。

    心底这么想着,陆老爷子看着说完话,就兀自低头不语的傅文佩,终于沉声问道:“这么多年来,难道你就真的,一点都不怨?”

    傅文佩浑身一颤,半晌后才慢慢抬起头,略见沧桑却依稀看得到往日温婉的面孔上,竟是真的没有丝毫怨愤的情绪。

    就见她怅然一笑,对陆老爷子道:“这都是命,我又有什么好怨的?说真的,这么多年来,我都已经习惯了。我是怎么样都无所谓的,只盼着依萍将来能有个好的归宿,这样,我这个当妈的,就已经知足了。”

    “你怎么能无所谓?我不会再让你无所谓的。”沉默了半晌,陆老爷子忽然沉声道。

    他很快就站起身,环顾了依萍母女的住处片刻,这才终于说道:“这些天,我想起了很多从前的事情,也考虑了很多。这些年来,我确实亏欠你和依萍太多,你该怨我的。所以我决定,近些天就给你和依萍重新置办一处房子,到时候,我搬过去和你们一起住。”

    傅文佩整个人都愣住了,因为陆老爷子的这番话,对她来说几乎是天方夜谭,是她这辈子都从来没有肖想过的事情。

    但一想到王雪琴,傅文佩就有些惶惶然,“振华,你……你这么做,雪琴知道吗?她会答应吗?尓豪、如萍还有梦萍、尔杰你都不管了吗?”

    “哼”,冷哼了一声,陆老爷子背手看向窗外,“我要做什么事,什么时候容得他人来置喙?她答应也好,不答应也罢,我说要搬出来和你们住,就要搬出来和你们住。怎么,难道你不愿意?”说到最后,陆老爷子眯着眼睛看了眼傅文佩。

    傅文佩顿时张口结舌,紧张地绞住身前的围裙,“我……我自然,是愿意的……”说到最后,她的声音已经低到几不可闻。

    陆老爷子这才满意地扭回头,淡淡道:“至于那几个孩子……尓豪和如萍都已经订了婚,现在不过就等着成家罢了。他们既然是我的儿女,到时候我自然不会亏待了他们。至于梦萍和尔杰,他们两个现在都还小,每个月我也不会少了他们和雪琴的月钱,他们依旧会衣食无忧,和从前没什么不同。”

    “可是……”

    “没什么可是。从前这么多年,你不也是这么过来的。你然你能行,难道雪琴就不行?”

    说到这里,陆老爷子深深叹了口气,回身望着傅文佩,眼底现出几分淡淡的温情,“这些年来,实在苦了你和依萍。我这个当爸爸的,也是时候该好好补偿补偿你们母女二人了。”

    傅文佩闻言,眼中顿时泪光涌动。

    终究还是顺从地点了点头,对陆老爷子露出一个欢欣的笑容。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主神崛起异界直播间无尽破碎铸圣庭[综]赤潮[综]大神鬼剑最强男神(网游)[网游]江湖一炉英雄联盟之传奇归来

雪姨很忙[情深深雨蒙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沐清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沐清流并收藏雪姨很忙[情深深雨蒙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