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伞骨 > 第三支伞骨·承(上)

第三支伞骨·承(上)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钟檐愕然,原本苍白的皮肤染上了桃花色,四目相对,申屠衍也有些慌乱无措,紧张的舔了舔唇皮,干涸的唇皮上还留着那人皮肤的气味。

    如同鼓点的心跳声交织在一片稠密越来越急促的呼吸声中。

    “那个啥?”钟檐勉强平息胸腔上那剧烈跳动的心脏,忽然弯了眉眼,“那个你饿了?怎么见人就啃,少爷我没给你吃饱吗?再说少爷我也不像馒头呀……”

    他顾左右而言他,毕竟这样的感觉太微妙,心里酥酥麻麻,好像被什么啃去一块,有些微疼,也有些……欢喜。十五岁的少年从来没有喜欢过谁,甚至不知道这样的感觉称为喜欢,他只是本能的感觉,这不是一个好兆头。

    申屠衍克制住身体里古怪的情思,赶紧回话,“不……不像。”

    “走,回去,少爷我请你吃正真的馒头去。”钟檐站起身,拍拍身上的泥土。

    钟檐努力回想,大概那就是故事开始不对的地方。以至于多年后都做着同样一个梦。

    迷雾中的少年一个人孤零零蹲在湖边,眼睛睁得大大的,却空无一物,然后空中忽然伸出一只手来,他想要去抓住,却又不敢握住,到最后放开,或者说这个梦境从一开始就是杜撰,就没有这样一双手……

    如果梦境是杜撰,那么记忆也会出错。

    少年荣华是梦,家道中落是梦,湖心许诺是梦。

    爱欲嗔痴,皆为虚幻,痴人迷途深陷而不自知。

    他再次醒来时,依旧是云宣布衣青衫的糊伞匠。

    入冬以后,伞铺的生意清减了许多,这一月里做得最大的一批生意,便是胡老板家的那批货,钟檐是从月初赶到月中,才把这么大一匹货赶完。

    胡老板是经营北方皮货生意的,常年在两地游走,和许多徽州的商贾一样,他有着以物易物,财生财的生财头脑,把北方的皮货带回来的同时,也把南方的一些特产商品带过去贩卖,而钟家的伞,也就是其中之一。

    一来二往,胡老板与钟师傅一直保持着合作,从没有出过半点差池。

    哪里想到,这一次却出了差池。

    从南到北,必然会经过京东西路,却在兖州被官府以夹带禁物的原因被扣留的了下来,不允许出关,货物堆积在仓库里,赶上连日里阴雨,浸泡得发了霉,大部分的伞都不成样子。

    当然,这还不是最糟糕的。

    就在那批货被扣留的第七日,官府搜查,果真从那仓库中搜出了了不得的东西。

    ——那麻袋里表层一层是伞,拨开了表面的伞,赫然是数十把锃亮亮冰冷冷的刀箭。

    这些年来大晁边陲虽然表面无事,实则暗涛汹涌,边境虽然未明令禁止通商,可是生意一年比一年难做,却是不假。如今被查出这么些烫手山芋,不牵连家人,也怕是要安上一个私通敌国的罪名。

    自从胡老板在兖州被扣留住了,胡家的人也上门寻过几回。

    第一日,胡家的那独眼婆娘站在那钟家伞铺,扯了嗓子就开骂,“  哎呦,小钟呐,你胡大哥可是把你当亲兄弟看的呀,你怎么能够这么坑他呀!还有没有天理了,可怜我们孤儿寡母的,以后可仪仗谁?”她这厢嗓门如牛,脸上却愣是没有挤出半点湿润来。

    钟檐看她憋得忒辛苦,安慰道,“嫂子,你放心,我们做得是正经生意,胡老板总是会回来的……”那婆娘把脚一跺,虎背熊腰的身体晃了三晃,觉得嗓子甚渴,踩了小碎步就走了。

    第二日,来的是胡家的那小儿子,在两个老婆子的搀扶下进了门,扯了一张小帕,哭得那叫梨花带雨,肝肠寸断。钟檐打心眼里觉得这儿子实在是忒孝顺,孝感动天,一直在旁边沉默的申屠衍被哭声叨扰得不行,忽然开了口,“你老子没了,你家里的财产不都是你的了吗?”那小子眼珠子转了转,立马精神抖擞,翻了个*的白眼就走了。

    第三日。来的是胡家的管事,总算是个经事儿的主, “钟师傅,你看这个事,如何是好?”

    钟檐思忖了一会儿,那批货是他和申屠衍两个人亲自装上车密封好的,听着中途又没有解封过,那军械怎么会平白无故的到他们的车上,莫非是长腿跑上去的?

    当然不可能,钟檐为自己这个荒诞的想法自嘲地笑了一下,又问主事,“胡老板最近生意场上可有和什么人有些恩怨牵扯?”

    主事摇摇头,“我们胡计不过是做寻常生意的,皮革杂货什么的,虽说生意场上免不了冲突,可总不至于栽赃,再说了,又有谁这样的通天本事?”

    “有。”申屠衍忽然抬了眼,形容颇是严肃,顿了顿,“那物什能够长腿跑进来的空当,也只有在仓库的那几日了吧……”

    “你是说?”钟檐脸色变了变,又转头对主事说,“既然这批货是从我钟家出去的,自然不会让胡老板白白背这个黑锅,过几日我与你们一道去吧。”

    主事忙不迭谢过,又说了几句客套话,才离开。

    “你有没有想过,胡老板不过是做寻常生意的,怎么会出事?”主事离开后,申屠衍才开口。

    “你可知兖州太守是谁?”

    “你是在阻止我?”钟檐挑眉反问,“我和胡老板不过是平民百姓,也许只是件寻常案件,没有你想得那么复杂。”

    “可是当年,你终究是……算了,”申屠衍叹了一口气,“现在边关局势很不明朗,我和你一块去吧。”

    “我不愿意,你可知带上你,要多费多少银子吗?”钟檐反问。

    申屠衍苦笑,才要反驳,却听得门外有异动,那声音绝不是主事去而复返,他心念一动,足见一点,那大门已然大开,门边沿重重的扣在墙上。

    再回首,一招擒龙手,已生生扣住了对方的面门。

    “秦姑娘?怎么是你?”连忙收回手,眼却仍然盯着她直直的瞧。

    那女子哪里见过这种阵仗,猛咳了几声,再抬头,脸上已经包了一包泪,滴溜溜的在眼框框里打转。

    “秦姑娘,瞧这莽夫,这个……可是吓着你了?”钟檐赶紧安慰,秦了了低着头,默默的摇摇头。

    钟檐仍是觉得过意不去,狠狠剜了申屠衍一眼,看见秦了了的时候,他总是不自觉的想起小妍,想着小妍受了委屈,会不会也是这样把自己藏了起来,不言不语呢。

    他这样想着,心里越是难过。

    于是我们的申屠将军又被狠狠的晾在一边。

    饭桌上,钟檐一个劲儿给秦了了夹菜,说着姑娘家家的,其实太瘦不好看,秦了了笑着往嘴里送菜,忽的眉头皱了皱,申屠衍在饭桌的另一角凄凄惨惨的扒饭,有生以来第一次想着怎么没有把另半缸子盐散进去。

    饭后,钟檐坐在自家门槛上,教小姑娘扎伞,一只新扎的伞打开,伞面素白,秦了了提了笔,泼墨挥洒,墨笔稀疏的勾勒几笔,山色空朦,云深路隐,便是一场纸上山水。

    画罢,秦了了又提笔,在画旁边写下了一行小楷。

    今日槿花落,明朝桐树秋。若负平生意,何名作莫愁?

    若负平生意,何名作莫愁?

    ——其意昭然若揭。

    申屠原本站在院子里扫落叶,忽的对上女子盈盈的目光。

    她似乎也在看自己,那目光与平时很不同,里面的东西让他读不透彻。

    “听说姑娘祖籍兖州,想不到画起江南景致也是妙笔生花。”

    “我很早以前就说过,我没有故乡,我的故乡是我想要停留的那个地方。”秦了了笃定。

    “哦?姑娘画得这么生动?想必是去过了。”

    “不,我从来没有去过,我等着有一个人带我去那里。”秦了了抬头一笑。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伞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温如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温如寄并收藏伞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