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伞骨 > 第四支伞骨·承(下)

第四支伞骨·承(下)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圣墟大主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牧神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守廉,你还记得么,我们说好要做亲家的。”

    钟檐和杜太傅同时变了脸色,却是因为不同的原因,杜太傅微微楞了一下,随即化为一声若有似无的叹息,“当年游船上的戏言,你竟让还记得……”这些年来,白首为功名,他几乎忘记当年湖光山色中的书生意气,拿惯了判笔的他们再也写不出当年的锦绣文章,天然风流了。

    如今提起这一段旧事,不禁心生感叹。

    而钟檐变色的原因,却不同,“父亲,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娶小妍……”他又笨又呆的表妹,他从小就把捧在手心里疼着,也许诺她要给她寻找世上最好的男子,可是如果这个人,变成自己,那么一切都变得荒诞不堪。

    “难道你嫌小妍资质平庸,配不上你了?”父亲冷哼。

    “当然不是……”钟檐连忙道,可是却说不出正当的原因,憋了半天,只找了一个蹩脚的理由,“也总得问问小妍愿不愿意。”

    钟父想想也是,便将这桩亲说给杜素妍听,问她愿不愿意?那时娴静的女孩儿正坐在自家院中做刺绣,她的身后是早凋玉兰的簌簌声,手里却是花色正妍的一树玉兰,春光虽逝,可是手中却挽住了三分。

    他静静的等待着女孩儿的答案,他想着小妍总不会不答应,这个女孩儿容貌不肖其父,也不肖其母,性子却是平和冲淡的模样,总是能平安一世的,比起钟檐来,小妍显然更加讨他的欢心。

    谁料到小妍静静抬起头来,忽然笑了,“我不愿意的呀。”

    钟弈之愕然,他一直以为他们兄妹两个感情甚笃,没想到平日里大气都不出一声的女孩儿竟然说出这样一句,“是钟檐那小子欺负你了?”

    女孩摇摇头,“不是这样的。只是啊,舅父,我总是在想,我应该找什么样的人共度一生呢,我知道我不聪明也算不上好看,那些人看着爹爹的位置,上门提亲的人也不少,阿娘却总是怕了我挨了欺负,总不愿点头。甚至有几位公子……我瞧着……很是欢喜,”她的脸皮一红,忽然蹲下来,拾起一片玉兰花瓣,“起初我并不晓得阿娘的心思,可是啊后来我才明白,人啊,和花草树木,虫鱼鸟兽一样一样的,譬如这枚玉兰,长在屋檐上,长在池塘上都不能称之为玉兰,唯有长在这干巴巴的枯枝上……人和花一样,总该长在适合的枝头。表哥是顶好,却不是我生长的那个枝头。”

    钟弈之默然,他没有想到平日里不声不响的小闺女居然比他们为官作宰的大男人都要通透,叹息了一声,也不做强求。夜色暗沉,他转身穿过那片园林,那扇拱形院门,四周一片静悄悄,没有犬吠蛙声,与少年时代的大晁很不同,散落昏黄的光线将一切都包裹起来,他的纸扇,他的诗词,他的风流缠头……还有那日他们的泛舟游湖。

    钟檐被父亲训了一顿,大致意思是瞧你这点能耐,连小妍都看不上你了,甭指望讨上老婆了,钟檐讷讷,觉得最近父亲越发没了章法了,心中泛起一阵酸涩,不知是为了断垣残壁的国家,无能为力的朝堂,还是日益式微的家族,又或者……

    可真正的原因,他从不敢去深想。刚才小妍说那一番言论的时候——他忽然觉得他正在慢慢变成和那个人一样的变态。

    那个人是变态,他很早以前就知道了,可还是他太迟钝了,他之前分明说了那么多,却只有他没有觉出味来,非要非要……他知道了有一种男人是不喜欢和女人做那档子事,却喜欢和男人……这样的人,不是变态算什么?

    他将申屠衍打发到柴房,头一年,他恼他恼得紧,看见他,简直要想把他切成好几段儿丢到池塘里喂鱼,那时申屠衍自知理亏,什么埋怨拳脚都硬生生受了,打不还嘴骂不还口的,只是一双眼睛灼灼,钟檐这一顿怨气似乎是打在了一滩水里,没有发泄处,越发憋闷。

    五年的时间足够使一个少年长成真正的男人,申屠衍的身量本就比钟檐高一些,时间的洗礼下更是出落得俊朗挺拔,大姑娘小丫鬟看了无不脸红心跳的,连福伯也从毛头小子一般看他变成了看准女婿般的目光。的确,钟檐讪讪,按照话本里,丫鬟恋慕的不应该自家少爷他么,而不是一个长工。

    可那人偏偏是断袖,钟檐看着小丫鬟们通红的脸不禁感叹,这的确是一件令人悲哀的事。

    等到时光弥久,因为那件事心中的隔阂也渐渐淡薄了,有些时候他也会生了调侃的心思,少年人飞扬的眉目入鬓,“瞧,那闺女中意你咧……哎,呆木头,你说你是什么时候染了稀罕男人的毛病的?不会是打娘胎出来的吧。”

    年轻的男孩子之间总是有自己的荤话,申屠衍却把脸憋得通红,“我不是稀罕……男人,我是……”钟檐觉得好笑,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也对,男人的身子骨怎比得上女子温香软玉。”

    申屠衍愕然,看着他挥了挥衣袖,便上了藏书阁。

    钟檐读过很多典籍,有弥子瑕分桃,有汉哀帝断袖,他也知道帝都里的青楼楚馆里小倌娈童也不在少数,可是这样的故事都不能解释,他觉得自己就要成为变态了的症状。

    日光稀疏,照在一树玉兰上,原本在树下绣花的少女已经搬着板凳进了屋,而他,今夜翻了许许多多的书,史书,医理,还是奇门遁甲的兵书,都看不进去半个字。

    他的心绪始终浮在半空中,索性合上了书,闭了眼,耳边是春虫嬉闹喧腾的声音,那样的生机勃勃,似乎要将全世界都占领。

    黑暗中浮现很多片段,走马观花过一遭。

    他的心口陡然生疼,那些就要满溢出来的异样情绪在胸口里翻腾起来,顷刻间浩浩汤汤,排山蹈海,尽管这些都是那么难以启齿,可是却觉得下一刻就要冲渊而出,。

    他猛然睁开了眼睛,双颊的温度灼热得却似乎连周围的空气都要上升好几度。

    该死!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钟檐想,再这样下去,那人不是变态,自己都要变成断袖了。

    须尽欢。

    正是春日,翰林学子之中总少不了有缘踏青的这样的风雅事,而春花虽然妍丽,可最后总是要归结到美人上的,而东阙美人最多的地方是哪里,自然是须尽欢。

    钟檐对于这样的盛事是能避则避,可这一次却出乎意料的答应得干脆。

    一进门,便是一群秋娘簇拥而来,钟檐被挤了到门边,感叹着这须尽欢的女子着实凶猛,都说苛政猛于虎,在他看来分明是女子猛于苛政也。

    在他身后扶住他的是一个河南口音的同僚,平时并不怎么来往,“钟贤弟很少来这种场所吧,这里的姑娘哎,虽然都不是绝色,但是却都具备同一种品德——热情。”

    钟檐擦汗,“这也忒热情了些,且容我缓缓。”

    他才想要坐下,却听一人又道,“呀,钟大人不会还没有行过那鱼水之乐吧,我看也是,钟大人勤勉朴素,那是我们贡生的榜样。”他打量着钟檐,眼神却越来越微妙。

    钟檐抬头一看,竟是王坤和林乾一那厮,脸涨得血红,佯装着保持镇定,“怎么没有?”

    ——只不过不是和女子。

    王坤素来是五大三粗的性子,拍着桌子道,“哈,兄弟,你看良辰美景,不如让哥哥我做东,这楼里的美人随便你挑,当然,我手边的除外。”说着,又搂紧了身边的霓裳美人。

    钟檐握着拳,喉头浮动,他知道翰林院的数双眼睛都在看着他,他如果不应承,恐怕下不来台,咬着牙,闭了眼睛便从身边的一排美人中随便指了一个。

    “呀,公子好眼力,这小香燕啊,可当红着呢,要见的人可已经排到了西城外了。正巧啊,今晚没客。”老鸨子的喉咙高亢而尖锐,那嗓门啊就要飘到这浮云之上了。

    于是钟檐便把这位又瘦又高的青衣美人领回了屋。

    钟檐想着也没什么大不了,都说年少风流,他尚年少,还没有风流过,今晚正好风流一遭,而且也可以证明……

    说着,他咽了咽唾沫,将手伸向低着头的青衣美人。

    他的手,一摸上那人的胸部,便觉察出不对来。

    空荡荡,平坦坦,什么也没有。

    “你竟然是个男人?”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伞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温如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温如寄并收藏伞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