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伞骨 > 第四支伞骨·转(上)

第四支伞骨·转(上)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大主宰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哔剥——”一声,原本燃尽结了灯花的灯芯纷纷落下灰来,屋中又亮堂了许多,坐在床边衣衫不整的“美人”抬起头,声音是少年还没有发育的嘶哑,哪里是女子的婉转软语,“大人,难道没有小香燕的名字?”

    须尽欢,除了做女子的生意,照顾道某些权贵的特殊癖好,也会定期训练一群少年,而小香燕,正是这一年的花魁,也是须尽欢史上唯一的男花魁。

    “咳咳……误会误会。”钟檐摸摸鼻子,暗想着几十个女孩点不到,偏生点到了个男倌儿,“我不是那个……”说着又拢了拢少年身上的衣物,“我比你年长几岁,不用叫什么大人,还有,今天晚上,我暂且要在这里,你不用伺候我了。”

    原本媚态尽显的男孩儿起初有些忐忑,看见钟檐不像是说笑,忽然眉眼一转,露出虎牙,“嗯。大人,你真是好人。”才不过是半大的孩子,故作老成,不过是生计所迫。

    钟檐坐在桌案前,忽然想起一桩事来,抬头问,“小……香燕,你知不知道断袖是怎么回事?”他想了想,又补充道,“我有一位朋友,大抵是有这个毛病的,有药医吗?”

    小香燕一愣,眉眼笑开,“来这里的男人,大多数是为了猎奇,并不能称作真的断袖,也有少部分……是有这癖好的,只是他们隐于人前,娶妻生子,平安一世,也没有人知道,这个毛病,究竟有没有好。”

    “哦。”钟檐答应了一声,若有所思。

    忽然听得屋外一阵喧闹,只听得老鸨子的声音又急有促,“呀,萧相爷啊,小香燕今天身体不适,我去通报了一声……”伴随着,是一阵急促的脚步,正朝着这个房间而来。

    小香燕也慌张起来,“怎么办?相爷不喜欢我接别的客的。”

    钟檐暗想,萧相?萧无庸,想不到他竟然有这癖好。拱手道,“那么我就不打扰了。”说着撩起青衫,就往窗子外钻。

    嫖客与被嫖,竟是他这个嫖客落荒而逃,真是好不狼狈。

    索性二楼并不高,钟檐沿着屋檐走过去,稳稳落在了黑兮兮的胡同巷里。

    当然,这样稳当的原因是因为有一双手托住了他。钟檐一愣,拍拍袍子,站起来,看了黑暗中比他还要高出许多的青年来,冷声道,“你怎么会会在这里?”

    那人却没有回答,径直走到他的面前,清俊明朗的脸庞笼罩在黑暗处,与他不过是一尺之距,他的喘气低沉而短促,扫过他的耳廓,瞬时变得滚烫。

    “你想要知道断袖是怎么回事?直接问我就好了。”

    那人喉头干涩,却是怎么也无法忽略的怒气。

    “问你?少爷才懒得管,你是喜欢男人,喜欢狗,喜欢狗,管我什么事?算我多管闲事!”钟檐的火气“腾”的一声上来了,气血翻涌,双目赤红。

    申屠衍胸口剧烈起伏着,伸出手来抚过青衫公子挺得笔直的脊背,“我不喜欢男人,也不喜欢猫狗,我喜欢……”

    才开口,却有一个拳头重重落在脸上,钟檐狠狠的将他扑倒在地上,便是毫无留情的一阵厮打。

    申屠衍死死的箍住钟檐的身体,两个青年很快就扭打在一块,血腥味,汗液和眼泪都混杂在一起,弥漫在彼此的口腔中。

    “不要说!不要说!”钟檐反反复复地说着,仿佛只要不说出口,一切都不会变,他还是他的傻瓦片,而不是现在不尴不尬不容于世的关系,“申屠衍,你这个死木头!白眼狼!混蛋……唔……唔……”原本厮打着的男人忽然低下头来衔住了他鲜红的唇,滑润的舌头钻进来,从舔舐变成了重重的撕咬。

    钟檐起初剧烈挣扎,可那挣扎慢慢变成回应,他们抢夺着彼此口腔中的稀薄的空气,谁也不甘示弱。

    纠缠许久,才放开。

    “我不喜欢男人,也不喜欢猫,也不喜欢狗……我喜欢你。”申屠衍认真的,一字一顿的说。

    钟檐坐起来,靠着巷子的墙壁蹲下来,囔囔自语,“为什么还要说出来呢,为什么呢?我们本来可以相安无事的,然后忘记十五岁的荒诞,各自娶妻生子,按照正常的轨迹好好生活下去的。我们本来可以相安无事啊。”

    他忽然抬头,眼里俱是痛意,很快又变得飘渺空洞起来,“我只是想要让一切变得正常而已。”

    可是那个男人慢慢张开他握得死紧的拳头,将他的手与他的手重叠,交叉,十指紧扣。

    “我陪你不正常。”

    他的目光穿过申屠衍认真的脸庞,恍然想起他和申屠衍第一次打架,第一次和解,也是在这个窄窄的巷子里。一转眼,已经过了这么多年,他们谁也没有想到,会是当年的那个顽童陪着自己走得这么长的路。

    “好。”钟檐低声笑,却笑出了眼泪。

    那一年,他努力想要让他的大瓦片变得正常,却让自己也变得不正常。

    ****

    两个消息。

    一个消息是仓库里的那批赃物兵器不翼而飞,另一个消息是太守大人女儿女婿的忽然进城。

    他们都说,这两个消息,对于那牢里的伞匠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推着他入地狱的另外两把刀。

    这下,钟檐是非死不可了。

    而另一方面,申屠衍又去看了一眼那片枯井,在太阳底下站了近几个时辰后,忽然决定放弃追查那批兵器的下落。

    他知道,真相离他从来也不远,只不过是暂时蒙尘,所以他决定抓住能触碰到的那些片段。

    他快马跑回城了,中午日头有些阴毒,官道上尘土飞扬,人倦马乏,忽的瞥见那转弯处竟有一座矮小的茶亭,隐于枯黄参天的古木下,落叶萧索,徒增羁旅漂泊之感。

    他下来马,走进那家茶亭,这亭子是一对夫妻所经营,那妇人荆钗布巾,可他的丈夫却驼背瘸腿,面上竟布满暗疮疤痕,十分可怖。这附近并无村落,生意自然萧条,茶亭里只有一桌有人,似乎是押解犯人的公差,申屠衍将头上的斗笠低了低,挑了一桌离公差最远的桌子,随意叫了一壶凉茶,一叠卤花生儿。

    另外那桌在低声交谈着什么,那穿着囚服的犯人不知犯了何事,却也是有一身硬气了,无论如何也不低头,申屠衍听不真切,也不想节外生枝,只自顾自的用食。

    不多时,那群差爷酒足饭饱继续上路,亭子里只剩下申屠衍一个人,他喊了一声,“结账。”

    那男人弓着背过来收拾桌子,那男人沉默寡言,连手脚也不甚利落,一不小心就碰落了茶碗,细白的瓷落入泥中,却没有碎,申屠衍赶忙站起来,摘下斗笠,抖了抖身上的水渍。

    那男人怔怔的看着申屠衍几秒,神色巨变,竟是噗通一声跪倒在了申屠衍的面前。

    申屠衍疑惑,便是打落碗也不至于行这么大礼吧,那个丑的几乎看出原来模样的中年男人却已经激动的口不能言,张了张干涸的嘴唇,几番努力,才吐露出那一个隐晦而久远的称呼。

    “……将军!”

    申屠衍一个激灵,后退了数米,他以为这个世界上再没有人唤他一声将军,难道……难道……这金渡川一役出了他,还有生还?

    他心中又急又喜,百感交集,细细地看了男人的脸好几遭,才不确定道,“你是穆大哥?”

    “ 是,我是穆大有……穆大有啊!”男人脸上已经满是热泪,不甘与悔恨已经充斥着他的头脑,“我是那个逃兵穆大有,苟且偷生,临阵脱逃,将军不认我也是常理。”

    申屠衍却一瞬间也跪倒在了他的面前,张开手臂拥抱他的副将,“还有什么比活下来更值得庆幸,你还活着,就是最好的事。”

    穆大有也感慨,“我们都还活着……可是弟兄们都已经不在了。”

    申屠衍咬牙,却听身边的妇人道,“你们这样杵在这里也不是事,小心些,大有,带你的朋友回家去。”

    “大嫂说的是。”

    申屠衍跟着穆大友穿过一片柿子林,才看见隐于林中的茅屋,院落里挂着几串火红的辣椒,是北方传统的院落。

    穆大嫂进厨房去了,申屠衍和穆大嫂便坐在院落里说话。

    “你当年不是……被敌军俘虏去了,之后就一直没有你的消息……”申屠衍道。

    “将军,我对不起你们大伙儿,当年我被拓跋凛的军队掳去后,他们几次三番让我投诚,我都不愿,他们将我拘禁在奴隶场中整整一年有余,我本来这副样子,苟延残喘,死活也没有什么大用,本想了此残生,唯一的缺憾就是不会回家再见你嫂子一面……到了来年开春的时候,事情有了转机,北靖军中易帅,拓跋三皇子被急招回京,他手下的大将任光弼却是有勇无谋的料子,我也在那时突然开了窍,想着横竖一死,你嫂子也不是死心眼的人,我回不去她便改嫁,不如赌上一赌,假意投诚,等待时机……谁知,没有等来这时机,却等来全军覆没的消息,将军,你且告诉我,他们究竟是什么死的?”穆大有说着,激动难以自持,指尖颤抖,眼圈也不知觉红了。

    “他们……甚至是平日里最胆小的二狗子,都是堂堂正正战死的,临死一刻都是脊背挺直的,他们都很勇敢……是真正军人的模样!”申屠衍字正浑圆的说着,神情里俱是骄傲。

    “那便好,那便好。”他反反复复说着,仿佛这样才能够安心。

    他们二人又说了许多,说了那场战役,说了这些年的造化。暮色渐渐褪去,这远离市镇的边陲小镇竟然是难得的清净,各色人群生息在这里,大晁人,胡狄人,甚至是南疆漠北的人民,构成独特而富有生气的民俗画卷。熙攘而喧嚣的声音从远处传来,送至耳廓,竟然是申屠衍的心绪也柔和了许多。

    他有时候这样想,这便是他保卫了十一年的土地,大晁的土地,大晁的子民,而,那个人,也是其中之一。他本与这片土地没有什么纠葛,却因为一个人想要拼命守住。

    猛然,他霍的站起来,“我去带他回来。”

    既然公理,礼法,线索统统都救不了他,那么,就直接去把那个人带出来。

    ——最简单也最直接的方法。

    穆大有也站起来,“将军要救谁,兖州大牢可不是说闯就闯的……况且,今日来,这境上很不正常。”

    “怎么不正常?”

    “多了大量高头大马的胡狄人,按理来说,不应该啊,靖晁两国势来如同水火,而如今胡狄人却在兖州境内如入无人之境……”

    “你是说有地方官员与北靖暗通款曲,肆意放纵?”

    “我不确定。”穆大有摇头,“不过将军的那位朋友出狱也不是毫无办法……”

    申屠衍的眼睛瞬间亮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伞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温如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温如寄并收藏伞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