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伞骨 > 第七支伞骨·起(上)

第七支伞骨·起(上)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圣墟大主宰牧神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申屠衍上京后的许多日后,才隐约知道那道圣旨背后故事的本源。

    不过是一局棋,而他,委生为卒。

    许多日后,他从崇明殿的正殿的正殿走出,华灯初上,沿着那白玉台阶慢慢的往下走,身边是鱼贯而入的朱衣紫袍的官员与宰辅,鳞次栉比的人从他身边擦身而过,晚风拂动着那些人的衣摆,他竟然能够听到衣料的窸窣声和私语声,可是明明离得这样远,他想,他大概是幻听了罢。

    从一个边防驻守的籍籍无名的一营守将连升三级作为皇子的副将,恩,大抵是许多武将一生都遇不到的恩宠,更何况,那人还是心照不宣的储君候选。

    嗤笑,恭贺,眼红,还是嗤之以鼻的不屑,他都能够料得到几分,所以也不必去听得真切。他由宫娥领着穿过那曲曲折折的回廊,四周的景致有些黑,他有些看不清路,但是影影绰绰中,他却觉得这样场景有些眼熟,他自己将他三十余年的人生细细的想了一遭,终于想起是在哪里见过。

    这东阙作为大晁的帝都,格局自然是严谨,一道黄墙隔开外城和皇城,他自然是进不去的。他少时长于东阙,那时候他也是有些少年心性的,只是不表现出来,也想要探探这让草原游牧民族垂涎多年的富贵与喧嚣,可是终究没有这样做,稍微长些,更加不会这么做。而唯一能够见过的,就这有……

    “烦劳问一下,那边是?”

    提着宫灯的少女驻了足,偷偷望了申屠衍一眼,面上有些红,想着这样的年轻将军竟是与话本传奇里的毫不相似,那些传奇总归是诓了她吧,看着申屠衍已经不自觉往那边走了,才急红了眼,低声道,“将军留步,那是前太子住的西苑停鹤居,去不得,莫要往前走了!”可是那个男子却没有按照他想的轨迹,走向那头校门,却是调转了轨迹,忽然对着一棵古槐树,微笑起来。

    宫娥宽了心,笑道,“那是琼苑,万岁宴请新科郎君的地方,因着平时甚少有人来,因此树木由着疯长,自然也丰茂些。”

    便是这个地方了罢,申屠衍这样想着,十六岁的新晋进士,如芝如兰的年纪,穿着最末等的青碧色,神态肃容,跪拜着他的帝王,凝视着一杯御酒里的前程。那是多久之前的事情了?申屠衍记不清了,对于这一段回忆里,所有的细节甚至远远比不上那个少年微微发热的掌心里的糕点来的印象深刻。

    ——他没有比这个时刻跟想要回家。

    “将军,我们走吧,在迟些怕是要门禁了?”小宫女试探着问,他看着眼前的男子竟然对着一棵槐树看呆了,她这样想着,那样的亭台楼阁楼阁,华池奇石不看,也真是个古怪的人。

    申屠衍转过身来,温和的敛起笑,跟上宫女的步伐。

    他们又走了一段路,小宫女忽然弯腰躬身,“右相大人。”

    申屠衍怔怔抬起头来,凝视着这个当朝第一重臣传闻中的奸佞媚幸。他也在玩味的打量着他,似乎想起了什么,又似乎什么也没有想起,“原是申屠小将军?”

    申屠衍一怔,他刚才在金殿上见到他时,也是颇为惊讶的,年岁似乎是与萧无庸毫无关系的,十多年的年岁容貌居然没有丝毫改变,但是自己早已从少年长成了这副模样,他应该是认不出来的,想到这儿,恭敬的道,“萧相有礼。”

    萧无庸也笑,“刚才出了殿,也没有来得及说上一句恭贺,陛下如此看重将军,委以重任,恭喜将军了!”

    申屠衍默默不语,他在军队里养成的性子,素来不知官场应承,许久才挤出一番说辞来,“多谢陛下抬爱。能为营下兄弟平反,已是陛下最大的恩赐了。”

    萧无庸又看了他一眼,又望了一眼那蒙蒙夜色中参天的古木,“将军刚才一直看着这颗树,可是有什么稀罕的东西,还是将军以前也见过这样的树木,才引起些旧事思绪来?”

    申屠衍心中一冷,眼眸中已经生出了些异样的情绪,但仍然笑了,“萧相大人说笑了,我生于边陲,后来又驻扎边陲十余年,从未进京,又怎么能够目睹着宫苑繁华呢?”

    “哦?那倒是我多想了。”萧无庸道,“不过将军一提,倒是令我想起十多年的一位小友来。”

    申屠衍顿时觉得耳边一声闷雷,夜风掠过,竟将对方的声音分裂成无数回音,不断回荡反复。他不知道他究竟想说什么,面上仍然只是弯了弯唇,“萧相的小友想必贵不可言,天色也不早了,卑职就不多叨扰了……”

    萧无庸却继续说下去,仿佛根本没有听出他的言外之意,“我初遇见他时,已经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那时我游历于祁镧山下,积雪封山,没有看到雾霭松林,却只是目睹了一场杀戮,我便是在那个时候看到那个孩子的……那可真是个倔强的孩子,枯树皮一样耐磨的性子……”他讲到这里,不禁抬头望了望,见申屠衍没有反应,问道,“将军常年驻守边陲,想必知道祁镧山下的奴隶场?”

    申屠衍面色僵了一下,很快道,“知道一些,祁镧山下有大大小小的奴隶作坊,奴隶在周遭抓捕游儿圈养,饲养他们成狼。萧相说的杀戮,想必是这群奴隶在猎捕肉羊。”肉羊非羊,而是经过的富商和手无缚鸡之力的百姓。

    “不错,可是这一次的肉羊却不是寻常的百姓,而是身带弩弓的身高马大的胡狄人……”

    申屠衍沉默不语,以为他还要继续说下去,谁知道萧相话锋一转,“都二十多年了,都有些记不清了,讲个故事都不通畅了,小将军莫要笑我,也不早了,皇上还要找我议事呢。”

    他看着萧无庸笑得淡然,仿佛自己真的只是为了说一段故事,讲一段经历。他想不透萧无庸说这样的话是为了什么,也只能朝着他行礼送行。

    萧无庸走了几步,忽然回头笑道,“陛下赏下的府邸,似乎和原杜太傅的府邸很近呢。”申屠衍没觉出味来,那广袖朱袍已经消失在这冥冥夜色中。

    申屠衍惘然,总觉得有些地方不对,等到出了宫门,才终于发现了事情的不对之处——他走的方向根本就不是崇明殿,而是废太子的停鹤居。

    车马粼粼,马车一步不停的穿越东阙城的大街小巷。

    而此时,广袖朱袍的朝中泰斗正在叩开许久没有开启的宫门。

    停鹤居隐于荆木深处,于别处的富丽堂皇来说,实在朴素简陋的可以。它命名为停鹤居,据说是应为前朝之时,这里果真是圈养了许多丹顶鹤的,后来城池崩催,鹤踪不在,却是仍然叫这个名儿。

    他进门的时候,几乎没有看到任何宫人行走,因此静得可怕,许久才看到了一个宫装女子,正拿着锄头刨着土儿,将细小的种子往土里播种。

    萧无庸疑惑,依着她的妆饰,却分辨不出是太子的妻妾还是宫娥来,一时也找不出何时的称谓,“小娘子,借问大皇子何处?”

    女子抬起头来,想了想,指了指一道偏门,然后又埋下头去。

    萧无庸沿着幽径一路走着,尽头是一扇木门,映在木门上面的身影颀长而消瘦,他进门前,方才看清了废太子李昶的模样。

    那是一个异常消瘦而苍白的青年,十成继承了仁宣皇后的美貌,却看不出当今陛下的半分模样,正坐在案桌前研究一本古籍。

    他行了礼,李昶却没有因此而答应他,他一连唤了好几声,青年才抬起头来,有些迷惘,“先生过来看看,这画上的驯鹿是否真的是李钟隐的真迹?”

    萧无庸缓缓的抬起头来,看着那幅画许久,摇摇头,“是不是后主的真迹,臣不知道,可是臣却知道,殿下的画卷在宫外,大好河山的卷轴正在徐徐展开……”

    李昶一愣,绕过萧无庸的身体,看见刚锄了土的小姑娘站在夜色的亭廊中,慢慢掩去了猫一般的眼神。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伞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温如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温如寄并收藏伞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