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伞骨 > 第七支伞骨·合(下)

第七支伞骨·合(下)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大主宰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钟檐坐在院子中,听着郭管家说当年的故事。

    日头温软和煦,像是许多年前的那些个春日,母亲父亲在,小妍也在,赌酒泼茶,蛮狠耍赖,闲来无事虚掷青春,这样的日子,似乎永远没个尽头,又似乎下一秒就要结束,如今看来叫人平白无故生出蜉蝣之叹来。

    那一年的事情,他始终不能完全弄明白是怎么回事,朝局混杂,那时他虽然入朝有些年岁了,却仍旧只是涉世未深的少年一般,不能明白其中的道理。

    局面仿佛一只无形的手,一回首已经是这个局面了,再无回旋之地。

    钟檐仍旧不清楚当时,他只知道,不过是选了一个最适当的时机,将一个人推出来,然后他的姑父杜荀正,那时就站在风口浪尖上。

    ——所以就把他推出来的。

    “哎,老太傅和夫人的坟墓就在藏书楼后,你有空就去看看他们,他们看见你肯定会很高兴。”老管家停了停,“不如也把尚书大人和夫人的坟迁过来,好做个伴。”

    钟檐点头,他的父母的尸首早已被狼啃噬干净,不见了踪影,可是总该立个衣冠冢,这样也算回到了家里,落叶归根,也不至于孤独无依,和姑父一家在一起,也应该是很愉快的了。

    “嗯,也好。”钟檐点头,“父亲和姑父生前总是被社稷所扰,但愿在底下能够将这些事情都放下……”

    老管家也点头,“老爷这些大事,老奴不懂,但是表少爷这样一提,我倒是想起来,老爷蒙难的前几天,还在为国事操劳,但是后来出去过一次,半夜回来,行为就不寻常,整日的将自己反锁在书房里不出门,有一天,我去给老爷送汤,门缝里看进去,发现屋子里乱七八糟,书籍凌乱,地上都是老爷写的,没写完的文卷,纸团。老爷那样一丝不苟的性子,我极少看见他那副样子……当时我也害怕了,没敢进屋。”

    当年姑父出事,事情一桩接着一桩,先是触怒天颜,锒铛入狱,过了一夜就是一尺缟素,只有故事的急转直下,被抄家,被流放,姑姑的病离,表妹哭得如同核桃般的眼,这些场景在他的脑海里,鲜活的如同在昨天,他心中倏然一痛,“能带我去看看吗?”

    郭管家说好,“老爷去后,他的房间就一直锁着,十多年没有动过了,表少爷想看,就跟老奴去吧。”

    他带领着钟檐走过回廊,有花枝轻颤,花粉在空气中飘散开来,沾得子衿满怀,钟檐忽的觉察出了那书楼廊间络绎不绝的年轻人,实在是有些多,疑惑着皱眉,“怎么?”

    郭管家笑道,“我一个人守着这宅子也是寂寞,偏偏老汉我不识字,真是白白浪费了老爷那一匣子瑰宝,不如让这些年轻人看看,到时候能用上几分算几分。索性现在虽然老宅易主,但是申屠将军也不是什么不通事理的人,也没有驱赶这些年轻人……”

    钟檐眼神一亮,“你说申屠衍住在这里?”

    老管家也有些惊讶,“这里被皇上赐给申屠将军做府邸,只不过他不拘小节,所以一直没有换牌匾,难道表少爷认识申屠将军?”

    “算是吧,见过。”钟檐面上淡淡,却没有刚才那般激动了。

    ——可不是见过?他这一次可是来寻他的么,谁曾想,误打误撞进了他的老巢还不自知。

    老管家将一大串钥匙来回摸了个遍,才找到正确的钥匙,沉甸甸的锁链稀拉拉的落了地,他推门进去,果然是满地纸卷,他蹲在地上,翻阅着那些字句,忽的觉得眼底酸涩极了。

    他觉得杜荀正笔底的那些古人,都要透过那些墨迹,那些临帖,活了过来,一时间,前朝故梦,金戈铁马,拍岸而来。杜荀正活着的时候,他还年少,对着这样一位整日板着脸的姑父也算不上亲近,可是经历了这么多年,他略微懂得了姑父的心,那些情怀和忧思,是属于诸葛孔明的,也是属于他的,是属于岳武穆的,也是属于他的。

    郭管家见钟檐神色不对,知道她是触动了旧情,也不言语,只一个人默默的退出去。

    那一天,钟檐在书房里呆了很久,才略微拾起一些父辈的吉光片羽,原来的他的姑姑曾是那样的美人啊,也曾经那样执拗坚韧,他们的故事从墙头马上开始,本可以以当垆沽酒结束。还有他的爹爹和姑父,那么不对盘的人,居然是同窗了四年。还有他的名字,钟檐,竟然是他的姑父取的……

    流光如斯,终究将一切雨打风吹去,可是历史就是这样循环往复,昨日如此,今日如此,明日也会如此,又有什么要紧的。

    当繁都的春天走向尽头时,北国的春天才刚刚开始。

    它来的如此迅猛,以至于一夜之间就可以绿遍整个荒原。申屠衍站在山岗的高处,俯瞰着这些细小而勃发的生命,抬头问,“那边还是没有动静?”

    士兵回答,“自从几天前的一战后,主将就一直沉迷于声色,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申屠衍忽然想起探子来报,有大批人马正在逼近,心头一凛,笃定了心思,“不能再等了,通知下面,今晚突袭,一举破城。”他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这样一群人马,为首的是不是真的是拓跋凛,但是他知道,如果真的是拓跋凛的话,他原本就只有一半的胜算恐怕要对折再对折了。

    申屠衍望着城墙头上聚拢在一起的晚云,想到,这可能是他一辈子作过最正确的决定,也可能是最让人后悔的决定。

    而决定这一切的,结看成败。

    战鼓雷动,草原中的风也带上了沉甸甸的重量,将战鼓的声音传到了几里远,奔腾的马群在夕阳的城门下停下来,申屠衍立在马上,仰望城门,城门上两旁已经聚集着弓箭手,却没有主将。

    “进攻!”申屠衍大呼,一时间,两股势力如潮水般拧在一起,马蹄声,厮杀声,鲜血喷注的声音,喧嚣在这广袤无边的天地间。

    这是一场势力悬殊的战斗,若不是玉门关的地势,申屠衍绝不会拖这么久才进攻,可是即使是无主将的军队,因为地势的优势,这场战打起来也不那么容易。

    天色逐渐暗下来,战争却远远没有停歇。

    每当申屠衍的部队靠近城门,便会涌现新的一队弓箭手,箭落如雨。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申屠衍的额头上渗出冷汗来,他知道,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一旦援军过来,他们就再也没有得手的机会了。

    号角响起,“继续进攻!杀进城去!”他呼喊着,率先冲到了城门下,四根巨木一下一下的撞击着城门,约莫半刻钟后,终于撬开了一条缝隙。

    可是城门打开以后的场景却让所有的士兵大吃一惊,不是一波一波涌过来的敌军,而是用麻绳绑成一排又一排,挡在大开的城门前。

    ——他们竟然用百姓做人肉墙!

    瞬间,所有的士兵都愣住了,因为要顾忌着百姓,投鼠忌器,所以进攻也变得不那么凶猛了,战事变得更加严峻。

    城门上忽然飘下火光来,起初是星星两两的几支,到了后来,竟然是漫天满地的箭雨,照亮着这片天地。

    申屠衍拨开朝他袭来的几支火箭,踹了踹马肚子,道,“敌军负隅顽抗,但终究是无帅之军,一盘散沙,何足为惧!”

    士兵们听到这句话,纷纷回头去看他们的将军,他立在高高的战马上,举着大晁的旗子,旗子上血迹斑驳,是敌军的。

    那是他们的将军,也是他们的信念。

    士气被鼓舞起来了,虽然这场战异常艰难,但是,他们知道他们为什么而来,也知道他们是为什么而战。

    这一股士气持续了半个时辰,天已经全黑起来,黑暗中听觉的感官被放大,他忽然听到那远处地平线下如雷霆般的马蹄声。

    “谁说他们没有主将!他们的主将在这里!当然,也是他们的王!”其声铮铮,立在耶律跶鲁前面的男子,俊眉星目裹在黑色貂裘之下,优雅地如同信庭漫步的豹子。

    一回首,全军皆惊。

    申屠衍仍旧在马上,手心上渗出了冷汗。

    ——他知道,他们之间的战争,虽然还没有开始,可是一切都已经结束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伞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温如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温如寄并收藏伞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