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伞骨 > 第十支伞骨·转(上)

第十支伞骨·转(上)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圣墟大主宰牧神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钟檐说,“要不你还是叫出来好了。”

    申屠衍有些窘,不让叫的人是他,让他叫的人也是他,可是申屠衍在钟檐就是这么没原则,失忆前惟命是从,失忆后也只敢在肚里腹诽一番,他木着脸,哦了一声。

    等了一会儿,钟檐手上的药都抹的差不多了,忽然意识到申屠衍还是什么声音都没有发出,问,“你为什么不出声?”

    申屠衍仍旧摊着脸,“哦,好疼……”

    钟檐去收拾那些药罐子,忽然意识到什么,转过身来,脸上没有什么表情,睫毛下垂着,手下却狠狠捏了男人的大腿一下。

    “刚才那群人打你的时候,为什么不躲?”钟檐的眼里忽然闪过一丝痛意。

    “我……打不过。”申屠衍很孬的缩了缩脖子。

    “打不过你不会跑呀!你傻呀!再说申屠将军不是以一敌百吗,不是很厉害吗?这么几个毛头小子都打不过了!”他银牙一咬,冷笑道。

    申屠衍喉头哽住,说不出话来,他心里疑惑,这个人不是他的债主吗?怎么好像很关心他的样子。

    他这样想着,钟檐却已经起来掀他的裤腿子,他便是躲也来不及,只听“嘶”的一声,那布料已经生生裂成两截,只可怜遮不住任何东西的碎布料留在他的身上,露出青筋遍布的一双腿……

    “你!你的腿……”钟檐之前已经想到了一些,可是看到了,还是惊诧的说不出话来。

    ——明明曾经是那么健全的一双腿,带着他走遍大晁繁华的一双腿,在云宣踩着水花背着他的回家的一双腿。

    申屠衍苦笑,他不是不想跑啊,而是全身僵硬,根本就跑不了啊。

    钟檐终于从惊讶中回过神来,他不知道在申屠衍身上,究竟还发生了多少他不知道的事,他只能默默的转身,回里屋,取了一套干净的衣服,静静坐在一边等他换上。

    申屠衍极其艰难的换上衣服,钟檐却一点也不帮忙,只冷冷看着他,过了很久,他才完成了一系列的动作,衣服刚好合身,是他离开时留下的衣服。

    申屠系着衣带,忽然抬头看不发一言的人,“其实你不是我的债主吧?”他忽然自嘲的笑了笑,“我问的很傻对不对?可是我是真的不记得了,以前所有的事,可是我一看到你,就觉得你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可以信任的人了。”

    “谢谢你来救我。”他苦笑着,终于系好了最后一根衣带。钟檐沉默了许久,却仿佛忍无可忍一般,走到他的面前,解开他之前系好的衣带,将系错的衣带重新系了一遍。

    “我真是笨呐……”申屠衍有些羞赧,“不过,我好像猜对了,你是关心我的……那你昨天和早上为什么不理我?”

    钟檐却恢复了原来冷淡的表情,与他保持一臂之距,“你想多了,我就是你的债主……”

    ——只不过,你欠我的,不是很多钱。

    是一辈子的时间。

    申屠衍躺在那窄窄的木板床上,床边的窗户被吹开了,风灌进来,有些凉,他却懒得翻身,那些鸟儿雀儿的鸣叫身,雨丝滴答的声音,红尘集市中的喧嚣声都渐渐听不清了,他觉得眼皮子很沉,很快就沉沉睡去。

    他什么也不想想,仿佛千山万水而来,就是找这样一个地方,然后好好睡一觉。

    而这厢钟檐却没有闲心思,他一个人在院子中呆坐了许久,恍恍惚惚的,反复咀嚼着申屠衍的最后几句话,仿佛申屠衍说的不是正常人能够理解的。

    “记不得了……记不得了……”算是什么呢。

    日光已经渐渐推出了他的屋子,他却忽然站了起来,三步两步的就往古城的阡陌巷子里钻,他的两旁是不断倒退的青瓦白墙,牌坊古井。

    这条巷子他二十多岁的时候便走过,那时候他初来云宣不久,刚从北地死里逃生回来,带着一只晃晃悠悠的残腿,那时候邻里的大叔大婶们看着这个青年,模样也好,又有一门手艺,做上门女婿是再好不过的了,可惜了一条腿是废了,就在他们啧啧惋惜的时候,一个人说,“为什么不让孝儒里的老大夫看看,那郎中,可神了呢,我女儿的癞头病就是他治好的呢……”

    那时候钟檐本来不对自己的腿抱有指望的,但是想着是不是也不错,那一段时间,他几乎天天穿越这样一条弄巷,去寻找一个叫做廖仲和的人看病。

    可是,后来,因缘际会,他终究没有医好这样一条腿,也就再也没有踏入过孝儒里了,这样过去都已经十多年了,他甚至不知道那个叫做廖仲和的无良郎中还在不在?是否还做着这门营生?

    他这样想着,顿时觉得脚步也轻快起来,几乎快要跑起来,耳边的风呼呼作响,明明是那样错盘复杂的小路,隔了十多年他竟然全都记得,一抬头,便看到了当年的医庐。

    斑驳的门上边的牌匾仍然当然狂妄自负的狂草,仍旧是“千金不医”四个大字。医馆门半掩着,一对小儿女蹲着前面玩得起劲,看见了生人,“咦——”了一声就钻了进去。

    春风不识风尘客,何以妆成笑少年。

    钟檐笑了笑,沿着湿滑长满苔藓的路进去,站在挽袖捣药的布衣郎中面前,笑道,“廖兄还记得我吗?”

    廖仲和抬头看了一眼,淡淡道,“兄台哪位?怎么瞅着眼生,不过兄台是头上长脚,还是屁股里生尾巴了?来我这里的病人那么多,我记不清也是常事。”

    钟檐来之前就知道自己会受这样一番奚落,强忍着,咬牙切齿道,“我是来求医的……”

    “看出来了……”他没抬头,眼睑低垂着,淡淡的,“你不是很有骨气,不需要我医治的吗?”

    “你!”钟檐被噎得说不出话来,十多年前他的确说过这样的话,那时候,廖仲和的师傅还在,这医庐还不是廖仲和当家,“咳咳……我想问您一个问题,如果一个人说什么也不记得了,那算是什么病?”

    廖仲和忽然轻笑了起来,眉目上挑,“哪还有什么原因?不是痴了,就是傻了呗!来,钟檐兄,过来我给你好好脉,看你还有没有救?”

    钟檐自然是不搭理他,背着手站在低檐前面,原本在内屋玩耍的孩童忽然追赶着跑了出来,一个躲在廖仲和的后面,一个追赶着他叫着爹爹……钟檐忽然楞了,原来已经过了这么久了,他第一次踏进这个医庐的时候,廖仲和也不过是一个学徒,也是这样拿着药杵捣药,心心念念想要成为世界上最好的郎中,后来,他们约定着,他们都要变成自己心中最想要的模样,如今,一提起孝儒里的妙手郎中,再也不提当年的老郎中,而是说那个赤脚走云宣的廖氏郎中了。

    钟檐沉默了许久,在这一剪光阴中,探究着这个叫做时间的东西,还会把他,还有他们雕琢成什么样子,可是他想了许久,才想出了一些轨迹。他自嘲的笑笑,“廖仲和,我想,我认输了,你已经变成了当年你最想要成为的样子,可是,我……却求不得半分圆满。”

    廖仲和抬起头,看着当年与他抬杠,发誓也不用他的药的少年,如今消瘦的青衫男人跪在他的面前,脸上还带着笑容。

    “我知道医庐的规矩,千金不医,能让大夫出诊的,总是要舍弃一些东西去交换的,现在,我求你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伞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温如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温如寄并收藏伞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