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伞骨 > 第十一支伞骨·起(上)

第十一支伞骨·起(上)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圣墟大主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牧神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一年中最热烈已经过去,那些与夏天有关的事物,轻罗小裳,蒲扇水瓜,还有一文钱一大碗的葛衣豆腐,都渐渐退出了人们的视线。

    几场秋风席卷,卷起黄叶无数,打着旋儿落在地上,整座云宣城都被这黄澄澄的落叶覆盖,天地终于重归肃杀。

    又是一年秋雨。

    钟檐从伞铺走出来的时候,总觉得有些异样,回到屋子的铜镜前照了照,竟从那一头乌丝中挑出几根白头发,他望了望外面大街上肆虐的大风,又摸了摸他的头发。

    想着,老了呀。

    这人间的风雪是一年紧过一年的,他头上的霜雪也一日厚过一日。

    怎么能不服老,他都是经历过两代皇帝的隔代遗民了,怎么能不老。

    于是他对着街里街坊吹嘘,“以前的世道可不是这样,连秋风也不是这样的刮法?现在的人,可比不上以前的老一辈,连做学问的,也比不上当年的老学究了。”

    有人笑他,“怎么?难不成你还见过翰林院的大学士?”

    “怎么没见过。”钟檐撇嘴,“我还还喝过武肃皇帝的琼林宴呢。”

    众人笑他,摇头,“你就吹吧。可是现在早就是怀昭帝的时代了,要实现新政,你懂不懂?”

    钟檐笑笑,不置可否,回了后院,将抓来的药放在药炉上,兑了水,文火煮上。

    从下半年开始,就不断传来怀昭皇帝大力推行新政的消息,即使是消息闭塞的云宣,人们茶余饭后也在讨论着这个事情。

    这一次的新政,修水利,少赋役,兴教化,慕新风,并且史上第一次提出阜通货贿的好处,商贾历来是三教九流行当之末,虽然生财致富,但是在那个时候,还是为人所不齿的,可是这一次先皇帝大力提倡商贾之道,自然遭到了举朝肱骨大臣的反对,怀昭帝行事向来怀柔,可是他却排除众意,一意孤行。

    到了八月末,新政终于开始全面施行。

    钟檐望着百废俱兴的景象,朝着北方上了一炷香,蒋明珠见了稀奇,没有牌位,也没有供奉,不知道在祭拜谁。

    也没有人知道,他祭拜的人是多年前的太子太傅杜荀正。

    那个早就被人忘记的杜太傅。

    他将清酒扫尽土里,笑道,“姑父,放心吧,你的政治理想,都有人替你完成了。”

    他想了想,又撒了一杯清酒下去,姑父和他的父亲,一人一杯,他想着他的父亲在底下,总可以好好相处了吧。

    他祭拜完,药炉已经腾腾的冒热气,想必是水干了,他又重新添了一些水进去。他不太懂得怎么煎药,怎么照顾一个人,可是他想要学会。

    那是廖仲和给他配的药,一共十天的量,他说如果没有好转,就要做好最坏的打算,必须要带病人过来,他要全面检查。

    这是第十天,毫无起色。

    钟檐觉得奇怪,申屠衍刚来云宣的时候,浑身都是伤口,现在大大小小的伤口都已经结痂,按理来说应该是满满变好的趋势,可是他的手脚越来越不灵活,又一次切菜,差点没有把手指头切进去一起煮了,而且,肌肉时常僵硬,手脚忽然失去知觉的情况越来越严重,已经从两三天一次,发展到了一天两三次。

    钟檐无奈,什么也不让他干,可是他却总是闲不住,他冷哼,“你这一次是想剁了你的腿,还是想剁了我的!”

    申屠衍看见那人又露出这样凶巴巴的神情,背后一阵冷汗,马上老实了。于是钟檐坐在小板凳上扇着药炉,申屠衍坐在不远的药炉边上,对着钟檐一直看,一直看。

    钟檐被看得头皮发麻,涨着脸,凶巴巴,“你看什么?”

    申屠衍有些窘,还是老实回答,“钟师傅,你长得好模样,我见过那么多人,为什么就你是长得这副模样。”

    钟檐被气得不行,蹙眉,“合着我长成我的模样还是罪过了!我就应该长成猫儿狗儿的模样?你怎么长得跟一根木头似的!”

    申屠衍讪讪,摸摸鼻子,把头缩回去。

    过了一会儿,药煎好了,钟檐还在气头上,但是本着不和病人计较,他还是把药端在了申屠衍的面前,吐出一个字,“喝。”

    申屠衍在氤氲的药香中蹙了眉,又喝药,他已经喝了连续十天的药了,但是这样的腹诽,他还是不敢说出口的,端起药咕噜噜的喝个精光,哎,忒苦。

    钟檐的心却提到了嗓子眼,这是第十副药也是最后一部,廖仲和说如果喝完了,仍旧没有起色,他可能永远也恢复不了记忆了。

    “怎么样?有没有想起什么来?”

    申屠衍努力的回想了一阵,迷惘的摇摇头,“你是说,今天早上的事,还是昨天晚上的事……”

    钟檐叹了一口气,望着一干二净的药物,怔怔的出神。

    晚上的时候蒋明珠没有回来。这几日太守的女儿要出嫁,蒋明珠被邀请去做些女工的活计,因此常常看不见人。

    钟檐也没有时间管她,他这些天一直为申屠衍的病头痛不已,他望着坐在窗前呆呆发愣的男人,想着还是要带他去孝儒里了。

    大风在室外盘旋着,呼呼作响。他望了一眼,想着明天估计得下一场暴雨。

    第二天果然淅淅沥沥下起雨来,一大早,钟檐就把申屠衍拖起来,申屠衍迷迷瞪瞪,跟在他的后面,也不问要去哪里,就跟着他走了。

    他们撑着伞儿,穿过漫天雨势,走了许久,才停在一间药庐前面。

    他去叩门,许久才出来一个人,将他们领进去。

    申屠衍疑惑,不知道钟檐带他来干什么,但是从随处可以闻到的药草香中,可以知道这是药馆,他生病了?他忍不住看了一眼钟檐。

    “钟师傅稍微等等,我们师父在给人瞧病。”领他们进来的童子如是说。

    屋子由一道帘子隔开,看不清里屋的动静,但是不时 能够听见里面杀猪一样的惨叫,申屠衍心中一凛,这个大夫手法可真是粗暴……

    还没有看见人,就听到一阵爽朗的笑容。那个郎中终于从里面出来,年纪并不算大,灰布袍子,看见了申屠衍 ,就径直朝他走来。

    廖仲和饶有兴致的望着申屠衍,仿佛观赏一件稀罕物,将他从头到尾端详了一阵,最后,居然伸出手来,捏了一下他右边的脸颊,大笑,“这就是那个傻子?”

    也没有什么特别,也不长着三头六臂,也不是貌美如花,怎么让宁可自己断了腿也不下跪的人低头了呢?

    钟檐不高心,就算申屠衍真的傻,也只有自己能说,是别人能说得的吗?“你才傻子,从头到脚,无一不傻。”

    钟檐骂痛快了想起还要让他看病,缓和了语气,“行了,行了,快给他看看。”

    廖仲恺继续端详他,还是觉得没什么特别,“你会什么本事不?”

    “啊哈?”申屠衍傻住了,不知道问什么要问这个。

    廖仲和清清嗓子,道,“来我这里看病的人,都要说出自己的一样本事,这是规矩。”

    什么时候来的狗屁规矩,他怎么不知道,站在身边童子暗道。申屠衍想了许久,他会什么呢,拓跋凛说他是个将军,可是他还就只打过一场仗,秦了了说他是英雄,他还没做什么为国为民的事,蒋明珠夸他厨艺好,但是他还把指头差一点给切了,他想了许久,认真回答,“嗯,大概是我吃的多。”

    “什么!噗——”廖仲和终于捧腹大笑,钟檐是从哪里弄来这样一个活宝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伞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温如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温如寄并收藏伞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