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伞骨 > 第十一支伞骨·承(上)

第十一支伞骨·承(上)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大主宰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钟师傅,我以前是不是也一样背过你?”

    钟檐听见这样一句,骤然一僵,许久才克制住自己的情绪,抬头,声音有些发颤,“你是不是记起什么来?”

    “我猜的。”申屠衍笑着说,“我想钟师傅这样奋力救我,我们之间的关系一定不错,因此就大胆的猜了一猜……”

    “呸……”钟檐有些失落,望着马头墙边上的青天白日,流动的云彩,与许多年别无二致。而他,就是在这样的静谧时光中,与生活中的那些鸡毛蒜苗,茶米油盐对抗,分庭抗礼。

    在这里,他曾经走街串巷为了多卖出一把伞,他也曾经为了躲避战火和街坊一起穿越街巷,他也曾经在新嫁娘跑了之后呆坐在青石板上怔怔发愣。

    而这些小事,都不过是寻常人的悲欢,在便无聊赖的时光中一日一日的走下去,在历史的潮流中淹没,仅仅成为一个时代的背景。

    可是每一桩,每一件,新奇的,无聊的,波澜不惊的,惊心动魄的,都是他一个人经历的,都与眼前的这个人无关。

    那时他还不在他的身边。

    那时他只是怀着年少的一脉相思一个人孤孤单单走下去。

    好在他没有一直孤单下去,现在,这个人就在他的背上,像着当年他背着他一般的模样。钟檐忽然大口喘了气,“累死我了,等你好了,非要给我背会来不可。”

    “好好。”申屠衍连忙连声答应,唯恐他一气撒了手。

    日子要真过成了寻常,时间也变得飞快了,转眼一个月就过去了,门边上的歪脖子树上的叶子也掉得差不多了,从有点秃,变成了十二分的秃。

    一日里,蒋明珠兴高采烈的踏进家门,眉飞色舞的比划着,“马太守的女儿明日出嫁了,邀请我们全家去观礼呢。”她穿着大红罗裙,那神情,就跟上花轿的人是她一样。

    钟檐抬头,疑惑皱眉,“怎么嫁了一个月,还没有嫁出去……”

    临了,还补充了一句,“哎……难嫁的闺女啊。”

    蒋氏啐了他一口,“呸!那是人家准备的排场大,多大的排场啊?”

    第二天,他们还是老老实实跟着蒋明珠一起去了那太守女儿的婚宴。

    这马太守呀,平时最爱摆阔,偏房娶了好几门,偏生一房比一房丑,连生个女儿都丑的跟铁疙瘩似的,不少年轻人为了攀上这个高枝,上门来迎亲,见了真颜,吓了人小年轻脸都白了,立即打消了迎娶之心,一溜烟儿跑出了府邸。

    索性着马家小姐虽然面容粗鄙,但是性子却温和大度,否则被打击了这么多次,要换了别的姑娘,早找了一颗歪脖子树抹了脖子。

    今年自家的闺女终于嫁出去了,马太守别提有多高兴了,光是婚礼就准备了一个多月,请着云宣的巧妇赶制礼服,足足花了一个多月。

    他要全云宣最好的排场,这一场流水宴宴请了全云宣所有有名望的士族,这程度的摆阔,要不是先前蒋明珠忙帮,自然也不会请他一个小工匠。

    他们在客人的带领下坐在了一个不起眼的角落,蒋明珠似乎还有些事情要忙活,所以只剩下了钟檐和申屠衍坐着。

    他们听着这一些闲话,钟檐偶而也插一句,都是一城之人,能聊的话题从城东到城北,源源不绝。倒是申屠衍只低头吃,似乎从来都见过这么些精致的点心与佳肴,便吃还把那些点心往口袋里装,钟檐觉得很丢脸,怎么越来越像小孩子了,可是这个模样,是连年少的时候他都没有的模样。而现在的他,甚至连祁镧山下那些生死记忆都没有了,多么难得。

    这样的难得,让他忍不住想要去放纵。

    同桌的人也开始窃窃私语起来,说着怎么钟师傅旁边的这一位怎么看着很眼生,怎么光吃不说话呢,也有些刻薄些的,甚至小声说,真没见过世面,跟没吃过饭似的。

    钟檐却一把把那盘糕点放到了申屠衍的前面,说,“吃。”申屠衍却抬起头,双眼弯成了一个弧度,憨憨的笑。

    那时,他的手心里还捏着一块温热的糕点,沾了手心上的汗,黏在了一块儿。

    新人终于出来,出乎意料的是,那郎君粉面细眉的,竟然比女子还好看几分。

    “听说是秀才呢。真俊。”

    “什么秀才呀,听说是个戏子,哎,否则好人家的,怎么会娶这么个姑娘呢。”钟檐听着闲言细语,也看不见新娘的面目,倒是觉得有趣。

    丑妇配美男,怎么也算不得一场好姻缘了。

    所有人都料定了那男子不过是想要攀高枝,可是便是这样一对不被人看好的夫妻,却走得很远,即使后来他见证的很多婚姻,都没有办法圆满,至少在钟檐的有生之年里,他们是一直在一起的,哪怕后来又经历了很多年,贫穷,疾病都没有将他们分开。

    白头到老,举案齐眉,不过如此。

    后来,一个很偶然的机会,他跟当年的新郎聊起当年的婚事,他笑笑说,“我喜欢的,便是我的娘子,隔行如隔山,你可能不知道戏台下没有看客,便是独角戏,那时我出师不久,一台戏下来,本来没有什么看官,到了戏散,安安静静坐在台下,也只有我的娘子,我问他为什么呀,她笑着说那是尊重,即使是三教九流耍把式也应该要有的尊重,那时候我就在想,他在台上唱戏,台下的人只有她,那么我的戏就只唱给她听,算起来,她已经听了我八千场戏了,还要听下去,这一辈子没完。”

    当然,这都是后来的故事了,有时候故事就是这样,没有说完,永远都不会知道后面会发生什么,而他们,现在能做的,也不过是安安静静的将喜宴吃完。

    酒宴将尽,有几个熟人过来劝酒,钟檐的酒量算不得好,勉强的喝了几杯,正赶上隔街的王老板说要跟他谈谈下半年的货,钟檐对申屠衍说,乖乖在这里等他,不要乱跑,待会儿他就回来。

    王老板笑他,“又不是小孩子,怎么嘱咐地这样妥帖?”钟檐笑笑,也就跟王老板走了。

    申屠衍果真在原地等他,酒宴渐渐撤下去了,宴席上的人也渐渐走了。只剩下申屠衍一个孤零零的坐在桌子上。到了后来,连府里的家丁也赶他了,钟檐还是没有回来,他无可奈何,打算去找一下他。

    院子其实不大,但是四周都是高高的围墙,错落别致,他沿着原来的路线走了许久,也没有找到出入,仍旧在天井处转圈圈。

    红烛冥夜,万物皆睡去。

    他忽然听见有些许动静,以为是钟檐在那处,走近了,从屋里出来,衣裳凌乱钗鬓斜的,却是蒋明珠。

    蒋明珠显然也很吃惊,“是你呀?怎么还不走?”

    “我等钟师傅。”

    蒋明珠有些不耐烦,“早走了,你先回家去,我这里还有活没干完呢……”

    申屠衍点点头,转身走,他想着刚才的事情,透过窗纱,屋子里面,分明是有一个男子的,却不是钟檐。

    他寻思着许久,想不通蒋明珠为什么要撒谎,可是蒋明珠是钟檐的老婆他是知道的,那么如果钟檐知道这个事,一定不会高兴吧,可是要不要告诉他呢。

    他琢磨了一路,却硬是撞到了一个胸膛。

    他抬起头,便看到一张拧着眉的脸,他吓了一跳,脑子一片空白,嘴巴也不利索,“不要问我,我什么也没看见……”

    “什么东西?你脑子堵了?”钟檐狠狠拍了一下他的背。

    “没什么没什么。”申屠衍被吓出一身冷汗,想想还是不要乱嚼舌根了。

    “没什么?我却有什么,不是叫你不要乱跑吗?可让我好找!”钟檐没好气,手却已经去牵了男人的手,“还不赶快回家!”

    申屠衍赶紧说好。

    夜已经深了,阁楼上点着的灯纷纷都暗下去了,他一路想着,自己是什么时候来云宣的呢,好像久得连自己也记不清了,可是又有什么要紧,他有一种预感,他的下半辈子都会在这里度过。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伞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温如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温如寄并收藏伞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