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伞骨 > 第十一支伞骨·合(下)

第十一支伞骨·合(下)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圣墟大主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牧神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停下来吧,我不会接受这样的治疗。”

    钟檐冲进去的时候,屋子里已经一片狼藉,到处都是凌乱的瓷片和衣物碎片,申屠衍趴在床上,中衣已经湿透,斗大的汗珠仍旧不住的往下淌,痛楚让他如同刀俎之鱼一般让他煎熬着。

    “怎么回事?廖仲和,你对他做什么了?”钟檐瞥了他一眼,坐到申屠衍身边问,“他怎么欺负你了,怎么流这么多汗?”

    申屠衍大口喘气,强忍住这凌迟般的痛楚,对钟檐说,“快走?我们不医了。”

    钟檐疑惑,以前他对于就医虽然也不怎么积极,总归想要好起来的,可是,现在,是怎么了?

    钟檐疑惑着看向廖仲和,他却说,“我不想医了,与大夫没有什么关系。”

    立在一边的廖仲和也跟着摇头,“想不到这大块头,跟你一样,也是个榆木脑袋。”廖仲和这厢惋惜着,那厢的申屠衍浑身痉挛,汗如雨下,可是这人便是在极其痛苦且难堪的情况下,仍旧抬起一双廖如寒星的眸子,平和而坚定,一如往昔。

    他说,钟师傅,不要问了,我们回家吧。

    钟檐看见他这幅模样,忽然觉得一切都不用再说,也不用再问,不管是非曲折,那是他的决定,而他唯一能做的你,就是尊重他的决定。

    他微笑着去扶申屠衍,将他细致稳妥的放在自己的背上,心中恍惚,遇上这个男人是多少年前的事了,虽然嘴上不说,他却知道,申屠衍是一个近乎完美的人,忠孝仁义一样也不肯废弃,他强大到他从来不用关心有朝一日,他也会失去这种强大,需要他来支撑。

    可是现在,他却想要用自己来支撑起这个残破的申屠衍,就像很多年他对自己做的一样,所以他微笑着说,“好,我们回家。”

    廖仲和表情变得很严肃,拼了命似的拦住他,“你疯了?你现在带他走,他会死的……”

    钟檐抬头,直视着廖仲和,“你究竟对他做了什么?”

    廖仲和支吾着,见再也瞒不过了,索性闭了眼,全说了,“师叔给他身上布的毒,早就渗入骨髓,祸及五脏了,现在他全身上下流的血都是毒的,源头已经枯竭,哪里能够去除呢,除非……除非有一个新的源头,能提供他新血……”

    “你是说……”

    “他体内不可能有这样一个新源头,那么,只好……”钟檐回过身去,这才发现他的身后还躺着一个年近花甲的老人,像是昏迷着。“我从古书找到这个古法,本来太过阴损,也不想尝试,可是偏巧这位老人找上门来,他说他家门不幸,几个儿女侵吞了他的财产,将他赶出门来,唯一以前家仆收留他,他家的儿子十年寒窗苦读,却没有上京的盘缠,家仆唯一的愿望就是看见他的儿子金榜题名,他觉得自己生无可恋,用这副残躯完成他的心愿,倒也不错……”

    “所以你让我凑足了这样大的一笔钱,其实不是因为药材贵,而是用来买命的?”钟檐气绝,他想起刚才申屠衍什么也不肯说他想保全的,不仅是他最后的自尊,也还有钟檐与廖仲和的情分。

    廖仲和几不可闻的应了一声,才想要解释,却听见钟檐冷冷的声音,从耳畔响起,“廖神医,你可真是好大的能耐呀,昔日想要锯了别人的腿换给我,现在又想换命,我可不知怎么感激你了……”

    廖仲和楞了,他早就知道时光的可恶了,昔日血气方刚的少年,如今竟然可以这样眉目冷淡。

    廖仲和记得二十年前的钟檐不是这样的。

    乌丝青衫,虽然跛了腿,立在那里不说话,细看来,笔挺的就是一杆茂山竹,章台柳,那时候,东京沦陷,常有南下避难的士族子弟。那时他便猜测钟檐也是其中。

    那时他被师父勒令行医,心中苦闷,却正好遇上了这样一个人,可以让他施展医术,他便是把半辈子的本事都倾注在第一个病人身上。另外,他觉得钟檐气味相投,是打心眼里想要医好他。

    奈何种种办法,都没有什么效果。

    有一天他想起古人说的,人身上的部位,其实与花草无异,也是可以实行嫁接之术的,于是他便剑走偏锋,想出用移花接木之术。

    可是那个少年知道了以后,却打死都不同意了。他们争吵了很多次。甚至后来不惜和他翻脸决裂,老死不相往来,细细数来,已有十余载。

    可是在十几年后的今天,结果还是一样。只不过人,换成了申屠衍。

    廖仲和牙关一咬,狠下心肠,道,“你们今天要出这个院子,我也拦不住你,只是有件事情我想让你知道,现在已经进行到一半了,若不做下去,你那宝贝木头可活不成……”

    钟檐心中恸然,转过头去,悠悠的看了申屠衍一眼,申屠衍也看了一眼,他便明白了他全部的坚持,他转了头,望见了急红了眼的廖仲和,却不急不徐的说起了另外一件事。

    “廖仲和,你可知道当年你的师父是为了什么不让你行医吗?”

    廖仲和没有想到他会说起这样的一件事,苦笑着抽了抽唇角,钟檐笑了一声,“我却是知道的,还记得有一回,我来到医馆找你,却没有见你,白等了一个晚上的事吗?”

    “自然记得。后来被你揍了一顿。”廖仲和也笑。

    “其实那天晚上并非只有我一个在医馆里,老郎中去而复返,而我,也很不光明磊落的,在墙角,听了个大概。你师父说,你是他招收的弟子中慧根最好,悟性最高的,除了他的师弟,他再也没有见过第二个医学天才,可是正是因为你太像他的师弟了,精于医理,却缺少了作为大夫最重要的东西,就好比我们这行的,空有技艺,一切都是空中楼阁,是了,想必你也猜到了,就是对生命的尊重和热爱,他师弟后来走上了歧路,他不想你也这样……”

    钟檐说完,廖仲和已经留下一行清泪来,口中囔囔,“师父啊师父,你为什么这么对我?”他从小的天赋就要比其他的师兄弟好很多,可是唯独他的师父从来不肯夸他半句,一日比一日的严厉,直到老郎中死去了,都没有改变态度。他没有想到事情的原委竟然是这样。

    “生命从来不是工匠手中的雕花刀,你让他如何便如何,申屠衍是命,这位老叟也是命,我虽然很想要他活着,可是却不是以这种方式。”

    申屠衍点点头,表示认同。

    廖仲和仍旧失神,他囔囔自语,“其实我早该想到的,当年师父临死都不肯看我一眼,那时我便生了恼他的心思,他不让我行医,我偏要,甚至最后继承衣钵的人是我,而不是任何人。你可以每年的这一天我为什么要开放医馆吗?”他凄然一笑,“因为这一天是师父的忌日啊,我要让他在天上看着,他越不让我行医,我却在人间做得越好……”

    钟檐静静看着年少时的挚友,那个门边捣药笃笃的布衣郎,如今仍旧是当年的痴迷,他整理了一下衣冠,起身沉声道,“即使知道了我也不会改变初衷,我们这一行,做得不过是手中草药,弦上性命……不过还是谢谢你,告诉我这些,当年师父不肯原谅我,是我最大的结。”他抬头看申屠衍,“既然这是你的决定,我也不好在勉强什么,老伯性命无虞,你放心。”

    申屠衍虚弱的笑笑,表示感谢。

    于是钟檐便背着申屠衍,一步一步的走出院子,他忽然听见了屋子里传出的声音,“其实我刚才没有说实话,他虽然五脏俱伤,但是苟延残喘,拖个十年八年,我还是能保障的。”

    钟檐低声的说了一声谢谢你,廖仲和,虽然夜色茫茫,谁也不可能听见。

    申屠衍在床上耐心养了个把月,这期间,钟檐从哪里听说吃形补形,吃核桃对脑子好,吃猪脚对腿脚。一日一碗核桃仁,猪脚汤的喂着,申屠衍没想起来什么来,倒是对着这两样实物产生本能的呕吐反应。

    “吃,快吃!”钟檐对逼申屠衍吃猪脚的事情上兴致浓郁,很大程度满足了以前申屠衍逼他吃姜的报复心理。

    到了腊月的时候,申屠衍已经能够满屋子唠叨钟檐吃好穿好睡好了,一副事儿妈的神情,让钟檐恨得牙痒痒,恨不得拿廖仲和的药药哑他,让他闭嘴几个月。

    有一天,钟檐打开门,几片雪花飘进来,他的眼睛要被那一层明晃晃的雪色所刺伤。空巷寂寥,天地之间仿佛只有了那簌簌的雪粒子。

    隆冬了。

    日子过得真快,一年就在无知无觉中溜走了。

    钟檐才想起明天就是小年,才匆匆出门买了大包小包的年货,和申屠衍大锅炖肉,好好的把这年过过。

    申屠衍忽然指了指对家门上的春联,笑,“我们也写一副吧。”

    钟檐说,“不写,爱写你写。”

    申屠衍窘,他想写,也得识字才行啊。

    钟檐一脸的不乐意,到了最后,还是铺起了大大的红纸,拿了毛笔,认认真真工工整整的写了起来,钟檐想了一句,又写了一句,申屠衍静静的看他写字,他从来不知道一个人写字也可以这般好看,他知道他字写得好,虽然他也不知道好在哪里。

    不一会儿,桌子上堆起了一座小山,他想,他大概把生平知道的吉利话都写完了。

    “好像有点多了……贴哪一副好呢?”申屠衍皱眉。

    钟檐认真的看了看桌子上的红纸,挑选了一副,“就这一副吧。”

    “写得是什么呢?”

    钟檐瞥了他一眼,“自己看。”

    申屠衍自然是不认得,想着钟师傅写得肯定是吉利话,也就释然了,也随他去了。

    江南的雪,最爱虚张声势,纷纷扬扬下,落了地,却只积了毛绒绒的一层,弄巷里的孩童们红着脸,兴奋的穿梭在金井坊中。

    “咦?那时什么?”小孩忽然指了指瓦房门边的红对联,刚从教书先生那里学会了几个字娃娃奶声奶气,“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万木春。”

    钟檐站在阁楼的窗户边上,伸了一个懒腰。

    他想,春天什么时候来呢?

    嗯,或许它已经在路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伞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温如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温如寄并收藏伞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