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伞骨 > 第十二支伞骨·合(下)大结局

第十二支伞骨·合(下)大结局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圣墟大主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牧神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小孩同那东巷口的买伞摊子吵起来,实在是毫无征兆的。

    其实钟檐早就听小孩说起过这一家摊子,小孩儿咬牙切齿说,“他家一点生意都没有,偏偏还要摆那些丑不隆冬的伞,那真是丑毙了,难看死了!”

    可是钟檐却没有见识过那伞到底能丑成什么样,其实他们每一天都会经过那条巷子,可是那个摊子摆在巷子的末尾,需要拐弯才会看到,可是他们却没有一次将巷子走到低。

    那一天,其实钟檐甚至已经向郭管家辞行,他离开伞铺实在是太久了他一方面牵挂着伞铺里的生意,另一方面,他不确定申屠衍怎么样,他这样一个手脚不灵便又没有任何记忆的人,如果想不通离开怎么办?这一次他又该向说要,要他的瓦片呢。

    所以他归心似箭,可是在关键时候,他却听说了这件事,他的爷爷不在,这样少年打架斗殴的事情他自然是要管一管的。沐春之日,游人如织,击蹴鞠的,耍猴戏的,捏泥人的,喧闹不止,钟檐沿着长街一直走,终于在长街的拐角处找到了小孩儿。

    小孩儿叉着腰瞪着眼,气鼓鼓的就像扑棱着翅膀的小公鸡,看见钟檐朝他的方向走来,更加有底气,一下子拽住了钟檐的衣角,战斗力越发旺盛,“先生先生,这个大块头居然说自己做的伞不丑,是天底下最好的师傅教的……你说他是不是丢人现眼?”

    钟檐斜眼打量了一番这眼前的一堆伞,又看了眼眼前忐忑不安的伞,含了笑意,“哦?是够丢人现眼的。”

    这话音刚落,那站在墙角的七尺男儿竟然涨红了脸,低着头,局促不安的如同被书堂里挨了先生批评的娃娃一般。

    “我……我……”申屠衍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会在这种情况下面对申屠衍,起初的几天他漫天漫地的寻找钟檐,差点没有把整个东阙翻过来,可是始终遇不到,后来,他无端遭遇了牢狱之灾,钱财尽失,只想着筹足盘缠好回云宣,却没有想到在自己最狼狈的时候,钟檐却自己寻上门来,于是,他的满腔话语都说不出了。

    话到左边,无论是 “不管我有没有记忆,我都是申屠衍,我都想跟你过。”,还是“让我们白头到老吧。”,或者是“我们是那种关系,我觉得很好。”……都统统说不出口了,只剩下最笨拙的单音节。

    钟檐看着他发不出声音来的模样,觉得很好笑,手中把玩着他糟糕透顶的伞,决定逗逗他,“兄台,你这技术可真不怎么样,不如把这个送给我,跟我回去好好学几年,再回来摆摊?”

    申屠衍一楞,没想到钟檐在这个事情跟他杠上了,旁边的小孩也跟着起哄,“技不如人,再学几年再出来吧。”他鬼斧神差的点点头。

    钟檐似乎很满意,横眉道,“还愣着干什么,你现在丢的可是我的人!”他说完,拿起那把其丑无比的伞,什么也没说就转头走了。

    申屠衍也马上收拾着跟着他的后面,可是他面前的人走得这样快,似乎要与东阙的春天赛跑,似乎怕一停下来,时间就会空出一个洞来,似乎怕一停下来,就会惊扰沿途的大好春光。

    他和他都只顾着走,没有交谈,也不需要交谈。他们两个人一前一后,似乎是毫不相干的两条线,不停的交织,分离,却总是会通向同一个方向去。

    与他们接踵擦肩不断倒退的是两旁的树木矮屋,风呼呼的逆着方向吹,耳畔,他们似乎听到了时光倒退的声音,哪一年沿着护城河落下漫天漫地的大雪,哪一年杜鹃忽然哔剥一声就开了,哪一年熏风吹绿了宫苑门前的杨柳枝,哪一年秋雨如浇,白色的雨珠噼里啪啦打在屋檐上……原来时间真的有声音,过去的二十多年一直都以这种姿态保留下来。

    他一路走,他一路跟,走到东阙城门的时候,已经快要天黑,钟檐忽然停下来,转过头去,他拧了眉,脸色忽然变得很严肃,“出了东阙这个是非之地,要不要回云宣,前面的路,你总是可以自己选的?”

    申屠衍叹了一口气,“我以为你会知道,我都追到了这里,你难道还不明白?还要问我这个。”

    钟檐嘴角不可察觉的抽动了一下,忽然觉得胸口跳进了一只猫,打翻了陈年老醋,酸楚翻江倒海起来。

    “申屠衍,你有没有想过未来,我们……这个样子,是不会有孩子的。”

    ——你,要同我断子绝孙吗?

    ——你怕,老无所依?

    申屠衍反问,他不是没有考虑过以后的事,廖仲和说他活不过十年,他甚至不知道自己还能陪他多久,他可能甚至活不到他们口中计划的岁数,就要离开,所以他能从来不敢说出来,怕说出来,那些美好的愿望就会碎去。

    钟檐却摇头,“不怕不怕,等老了,我们两个糟老头子还像现在这样,我扎纸伞,你来卖,等到老得动不了了,就以为在一起听听雨,看看夕阳,等到死了,我们要埋在一块儿,然后找一个有学问的,给我们立一块碑,不必写你的那些军功,也不必写我的那些沉浮,只挑那些我们计划做的,却没有来得及做的,都记下来,下辈子再一起做,好不好……”

    ——好。

    申屠衍忽然觉得全天底下的欢喜都比不了这一刻,他知道以前的聚散沉浮都已经他们再也不会分开,即使是死亡,他喜欢了一辈子的男人,甚至把下一辈子都交给了他,而他,也答应了他。

    钟檐居然真的认真的计划起来他们要做的事,他把玩着手里的伞,“这把伞,虽然难看,但是比起你以前做的,还是有进步……”

    “我以前也做过伞?”申屠衍奇道。

    “可不是?整整糟蹋了十一伞骨呢,哦,不,加上这一支,是十二支,我都放在房梁上,卖不出去勒……”

    “……”申屠衍冒了一阵冷汗,那时,他不知道,他这个死穴,是注定要被钟檐说一辈子了……

    可是,又有什么要紧呢,以后,山高水长,日子还长着呢。

    “都离开了吗?”站在东阙宫墙里最高处的丽人望着远方,忽然问。虽然下起了小雨,将整座城池都笼罩在烟雨中,根本看不到城门。

    “是,钟先生已经离开了。”宫女回答。

    “那就好。”她望着黄色的宫墙,锁住了一层又一层,是锦绣,也是地狱。

    丽人将双手合实,叠放在胸口,真挚的祈祷:

    ——哥哥,愿你们一路平安,后会无期。

    作者有话要说:

    嗷呜,终于写完了,嗷嗷,好想大半夜吼两声!!!!

    战线拉了半年(喂!拖沓鬼),原本也没想写这么长的,情节也跟当初设想的有出入,不过能够写到大结局,我就觉得好像完成了另外一个不属于我自己的人生一样,是钟檐的,也是申屠衍的。

    所以暂时告一段落了,感谢所有能够读到这里的朋友们,鞠躬!!

    会一直写下去的,接下来应该会先去填《杯欢》(大概会重写,很多年写的,记不清情节了,待我重新整理),然后开几个中短篇过过手瘾,大概会写小妍的番外(因为是BG,就不放这里了),本来要写两个爸爸的番外的,但是作者懒,所以……(这理由大丈夫?)……好了,这篇文的相关就到这里了,因为会写一个系列,所以就不详述了,就酱,我们下一篇故事见!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伞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温如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温如寄并收藏伞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