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快穿]女配攻心计 > 第48章 即便和你成伤成对(番外)

第48章 即便和你成伤成对(番外)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婚如冬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春/色撩人,花明柳暗。

    黎月川一身白衫,风姿俊逸,乌黑深邃的眼睛微微眯着,泛着迷人的色泽。这样一位丰神俊朗的青年走在街上,本就能招得人多看上一眼,更可况......他此时是坐在轮椅上的,就像是一块绝世美玉缺了一角,忒的惹人怜惜。不过在他身后推着轮椅的姑娘倒是态度坦然,此时正微微低着头和轮椅上的青年说着话,微笑灿如暖阳,双眸闪烁着,亮如星光,倒是透着股自在随意的味道。那青年蔓延无奈却又略带宠溺,脸上并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却绝对是没有一丝一毫的顾影自怜或是愤世嫉俗的。

    “你何时才能回去?”黎月川瞥了一眼身后满脸兴奋的女子,语气淡然道。

    “我还没逛够呢!”叶紫总算把眼神从街边琳琅满目的新奇玩意儿上移了回来,语气娇柔,偏偏兀自不觉,“怎么,你想回去了?哼,明明说好今天随我玩多久的。”

    黎月川稳稳当当地坐在轮椅上,口中吐出两个字,“随你。”顿了顿,却又添了一句,“饿了吗?”

    他不说还好,一说叶紫便觉得腹中空空的感觉越发明显,她四处环视了一圈,指着前方不远处的一座酒楼弯了唇角,“我们去那儿吃些东西吧?”虽是询问语气,叶紫却笑眯眯地推着轮椅就走。黎月川也不反抗,淡淡一笑,任她推着。

    走到一半,她几乎已经能听见酒楼里那些喧闹的人声,微微皱了皱眉,心中泛起一丝担忧,“这儿人多嘴杂,你会不会不太喜欢这样的地方啊?”她咬了咬唇,“算了,外面的东西又没有府里厨娘做的好吃,我们还是回去吧!”

    黎月川回头看了她一眼,勾了勾唇角,笑容里透出一丝戏谑来,“啊,原来还是只敢在嘴上逞能,那便回去吧!”

    “什么啊!”叶紫下意识地反驳,后半句声音就弱了下去,透着股淡淡的委屈,“还不是因为担心你。”

    黎月川经脉已通,内力重练也颇为容易,如今自是耳聪目明,把她的嘀咕听得一清二楚,不由心中好笑,“快进去吧,不是已经饿了吗?”

    叶紫鼓了鼓腮帮,一咬牙,迈步朝酒楼走去,可是临到门口,却又遇上了难题。这酒楼大门修建得颇为豪华大气,连门坎都近乎一尺,要抬高腿才能迈进去。叶紫愁眉苦脸地盯着这门坎呆望了一会儿,回头望向黎月川的时候就带上了求助的意味。

    “怎么了?”黎月川只作不懂。

    叶紫便又低下了头,手指在裙带上绕了一会儿,“真要进去吗?可是你......”

    黎月川薄唇轻抿,朝她伸出了双手,做出拥抱的姿势,“不是说今日一定能把我照顾得妥妥当当?”

    叶紫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可是此时他们在门口磨蹭已久,已吸引了不少人注意,众人光是见到黎月川坐着的轮椅,便已经开始议论纷纷了,此时如果被外人见着他一个大男人行走进出还需女人相抱,还不知道要说出多少恶言恶语,投来多少轻蔑鄙夷的目光。

    “不玩儿了,我的奖励就此结束,你起来我们进去吧,我先把轮椅放在掌柜那儿。”叶紫伸出手要去拉他,却见他纹丝不动,略微皱眉地望着她,“说好了一整日。”

    叶紫罕见地赌了气,“我说结束了便结束了,起来!”

    黎月川叹了口气,正准备握住叶紫伸过来的手站起身,却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一阵粗言粗语,那人骂骂咧咧的,语气中的轻蔑嘲讽格外明显,“这哪儿来的死瘸子,堵在人家店门口是想作甚,拦人乞讨吗,该滚哪儿滚哪儿去。”

    黎月川眸色一黯,眉头微微蹙起,只是还没等他做出反应,叶紫就像一只被惹怒了的狮子向前跨了一步,眼神凌厉如刀,颇有一番不怒自威的架势。她用看着死人的目光看了那青年一眼,提高声音冷冷唤了一声,“黎三,把这个人打断腿扔到城外那个破庙里去。”

    城外的破庙是乞丐聚集的地方,小小的地方挤了大几十号人,远远就觉得臭气熏天,这些富贵人士平日里是绝对不会去这种地方的。

    男人闻言颇为恼怒,张口就骂,“臭娘们,说的什么狗屁话......”他的话音还未落,黎三就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里闪了出来,剑柄轻轻在那人膝盖上一敲,他便杀猪般的惨叫了一声,向前栽倒在地。

    黎三转过身对他们抱拳一个告罪,单手扯起了那人的衣领,脚步微动,迅速地没了身影。

    大厅里的所有人全都一个寒颤,这两人身着打扮极为低调,却不想原来是惹不起的大人物。那些刚刚才议论过黎月川的人通通心下发虚,整个酒楼大厅噤若寒蝉。片刻后,大家几乎是有些刻意地恢复了嘈杂,大着嗓子说些不相干的事,目光却忍不住地往门口瞟去。

    掌柜的胁肩谄笑地就过来了,极为恭敬地向前弓着身子,“对不住了两位贵客,小的刚才忙着算账没注意到有贵客大驾光临,才惹得贵客被人冒犯,小的失职,失职。”他一边道歉一边招了招手,脸色变得跟翻书一样快,“你们几个没有眼力劲的,还不快点过来,把这位公子抬进来,注意点别磕坏了人家的座椅。”

    黎月川面无表情地一抬眼帘,明明语气也没有多么冷厉,却偏偏叫人心里发抖,连腆着脸靠近两步都不敢,“不用了。”

    他抬起脚,轻轻落在地上,然后薄唇一抿,站起了身。“去包间,前面带路吧。”

    掌柜地看着他好端端地站在地上,眼睛瞪着像铜铃,半晌才回过神来,手指朝旁边一指,“你,带着两位贵客去天字房,好好招待着。”

    “哎。”一旁的小二点了点头,迈了几步走在了前面。

    叶紫绷着张脸随着黎月川往上走,耳朵里传来满是不解的议论声。

    “你说那位公子既然腿脚好好的,干嘛还坐着轮椅过来,这不是吃饱了撑的吗?”

    “管人家做什么,人家乐意。”

    “这些大人物是不是都有病啊,整天闲的没事干。”

    叶紫听着,再也控制不住脸上的表情,忍不住捂嘴轻笑了起来。

    “笑什么?”黎月川淡淡瞥了她一眼,“还不是你的主意。”他一字一句淡淡吐出几个字,“闲的没事干的侯爷夫人。”

    叶紫歪着头,耳垂有些微红,脸上却笑得极为娇俏,“本就是整日闲着无事嘛,而且是你说如若我赢了便答应我一个要求的。”

    “那玩够了没有。”

    “嗯。”叶紫低下了头。她虽然表面上没说什么,心中却还是有些懊恼自责。当时随口一说,本就是玩笑的成分居多,却没想到侯爷当真愿意陪她胡闹。如今弄成这样,也不知会不会惹得他回想起一些以前的伤心事。随即心中又满是庆幸,还好她替他找回了那凤还草,还好他现在已恢复如常,不然即使她再有信心能当好他的妻子,再有信心照顾好他,却也根本无法代替他忍受那些屈辱和苦楚。在她心中,黎月川就该获得这世界所有的幸福美好,被每个人善意相待。

    他们吃完了饭,黎三回来禀告说略微惩戒了那个男人一番,却并未当真打断他的腿。黎三跟了他们不少时日了,对主子们的心思了如指掌,知道叶紫本就只打算吓他一吓。果然,叶紫只是轻轻点了点头便不再过问。发生了这档子事,她也没心思再逛,两人直接回了侯府。

    “怎么了?”黎月川第无数次看到了她闷闷不乐的那张脸,放下了手里的兵书,转身满眼认真地望着她,做出倾听的姿态。

    “啊,没什么?”叶紫勉强露出了个微笑,唇边却依然露出一丝苦涩。

    黎月川伸出手挑起她一缕发丝缠在了指间把玩着,“上次回门,你娘又对你说了些什么吗?”

    自从那天她从娘家回来,就一直一副心不在焉若有所思的模样,虽然平日里依然笑语嫣然,却明显能看出她的笑容里也藏着心事,不若以前那般明媚。

    这次答应陪她上街,本想逗逗她开心,倒是惹得她越发表情抑郁了起来。

    “没......没有啊!”她的眼神有些躲闪,莞尔一笑,“你过些日子不是要跟随皇上去随州吗?我在想着该叫你带些什么东西回来比较好。那儿有什么好玩的呀!”

    “怎么?舍不得我?”

    “也没有。”叶紫轻叹了一声,“不是说不足一月就回来了吗?”

    黎月川抬起她的下巴,俯身过去轻轻在她唇边吻了吻,“让我想想,还有什么让我家阿紫那么发愁的。”他另一只手一路滑了下去,最后在她的腹部停住,把手附在上面轻轻按了按,“因为......这个?”

    叶紫的双颊瞬间爬上了两抹羞红,她啪的一下打掉他的手,却也没有反驳,语气有些哀怨,“娘亲说我们都已经成亲两年了,还说,武孝候这个爵位需要有一位世子来继承。所以让我,让我......”

    说到这里她抿唇苦笑了声,沉默了下来。

    黎月川却知道肯定不止这些,他伸出手抚了抚她的眉心,“别皱眉了,都不好看了。那你呢?你预备如何?无论别人说什么,你心中怎么想的才是最重要的。”

    “我......”叶紫眉宇间透出一丝无奈和苦恼,声音低不可闻,“我不想给你纳妾。可是娘说我不能这么任性的。黎家只有你一脉单传,如果......”

    她话还未说完,黎月川伸手一揽,把她抱在了怀里,鼻尖轻轻蹭了蹭她的脸颊,“不要给自己太大压力,也不要想着如果不是你还可以是别人。如若不是你,我原本是打算孤老终生的。”

    叶紫心中一阵酸涩,眼眶瞬间湿润了起来,她眨了眨眼,不想让黎月川看到她这般模样。“你不想纳妾吗?”

    她的声音低低的,一副小心翼翼不敢置信的模样。

    黎月川便吻了吻她的额头,“嗯。”

    “可是......”

    他眉头微蹙,不愿意再听她说些纳妾的话,低下头直接堵住了她的嘴唇。叶紫只是微微愣了愣,眉眼中那一抹淡淡的郁色瞬间消融。温暖而柔软的唇瓣辗转相贴,一点一点地厮磨着。他舌头轻轻撬开她的贝齿,温柔却不容抗拒地与她的舌尖追逐缠绵。

    片刻后,等黎月川放开她的时候,她已是红唇湿润双目含春,整个人软软地窝在他怀里,一副任他采撷的模样。

    “我们可以收养一个孩子。”他又把玩起她的长发,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

    叶紫皱了皱鼻子,把整张脸埋进了他的怀里,唉声叹气道:“可是我想生个和你一样俊秀的孩子。”

    “那就继续努力。”黎月川突然抱着叶紫站起身来,不急不缓地朝卧室走去。

    她被吓得惊呼了一声,然后就满脸通红地在他胸膛上轻砸了一拳,“大白天的......”

    ——

    黎月川的确如他所说的那般根本不在意儿女子嗣,但是却不可能每一个人都不在意。这天上完早朝,皇上传召独留下了他一人,亲自劝慰了他一番。

    “武孝候这个爵位是黎家先辈拼死拼活挣来的,即便你为了爵位能够继承下去,为了黎家不断后,也该纳个妾。朕知道你与阿紫那丫头感情深厚,等旁人生了儿子,你只管把儿子放在她名下养着,那孩子长大了也与她亲生的无异。至于生母,随意找个庄子养着便是了。”

    他们从小便一起长大,黎月川当初也是为了救他才中毒腿残,这些年皇上一直对他颇为内疚,什么好东西都想着赏赐给他一份,也从未拒绝过他什么要求。自然,黎月川这些年也不曾对他开过什么口。

    “皇上......”黎月川正欲开口。

    “你不必说了,朕知道你想说什么。”顿了顿,声音里已经多了一份独属于皇室的威仪,“朕给你赏赐了两个秀女,都是没什么身份背景的,到时候她们当真生了孩子,你处置起来也不必担心太多。”

    黎月川抬起头,眼神毫无波澜,“是朋友的建议,还是圣旨?”

    皇上深吸了一口气,语气冰冷平静,“圣旨。”

    黎月川似乎是不屑地轻笑了一声,语气却是恭谨谦卑的,“是,臣遵旨。”

    虽然领了旨,但他实在没想到皇上的动作居然如此之快,待他刚刚回到府里,李岩便迎了过来,表情有些焦急。“侯爷,今日宫里送来了两个秀女,夫人已经给她们安排了房间住着了。”

    “什么?”黎月川眉头紧锁,他想起阿紫前几日还低着头满脸抑郁苦涩地说不想给他纳妾的样子,心中就越发烦躁起来。“我过去看看她。”

    黎月川走进院子,远远的就听到有女人哀婉低泣的声音,好在他听出这声音不是叶紫,这才走得不急不缓,泰然自若。

    等走近了,他就忍不住眸色一沉。

    叶紫满脸铁青地在那儿站着,面色冷凝。她面前还有两个女子,一个颤巍巍的跪着,低眉垂目,态度恭谨,倒是看不清长相表情;另一个跌坐在地,低声啜泣着,她哭得梨花带雨,姿如弱柳拂风,满满似水柔情,正怯声怯气地说着话。

    “奴婢知道身份低贱,入不得紫郡主的眼。可是来这侯府也并非奴婢所愿,不过是身不由己罢了。你我皆为女人,紫郡主实在对奴婢不喜,可以把奴婢打发到庄子里去,何必如此苦苦相逼,不肯放我一条生路。”

    叶紫嫁给黎月川之后便很少被人唤做郡主了,她也早已不是那个含羞带怯的小女孩,如今听这秀女如此做派,只禁不住想笑。

    她是皇上亲自赐下来的,担负着为侯爷传宗接代的命令,把她打发到庄子里去,不是摆明了要和皇上作对吗?她知道自己不敢动她,偏说出这样的话来,弄得自己多么委屈,而她就是个嚣张跋扈、罔顾人命的妒妇似的。

    “来人,把这两人送到西边厢房里去,含翠她们的房间里不是还有位置吗?”还未等叶紫开口,黎月川已经面无表情地走了过去,也不曾往那两人身上瞥上一眼,径直走到叶紫面前握住了她的手,带着她往前走,“我有话跟你说。”

    西边厢房那是给粗使丫头们住的房子,那秀女如兰花般秀丽淡雅的脸上满是震惊。

    “侯爷。”她轻轻唤了一声,如泣如诉,哀怨迷人。

    叶紫任他握着,却忍不住撇了撇嘴,小声嘀咕了一句,“这句话可真耳熟啊,出了什么事侯爷都只会叫人送她们回房间里去。”

    她这是又想到曾经的那位赵姑娘了。她一开口,那副当家主母的模样瞬间消散,又透出一丝小女儿家的任性娇俏。

    黎月川就忍不住嘴唇微扬,手指微曲在她掌心里惩罚似的挠了挠,然后停下脚步,转过身冷冷地望了过去。

    另一位秀女早已站起身来,而那坐在地上的女子却还是低声啜泣着不愿起来。

    他的目光闪了闪,“既然这位女子不愿,就任她在地上坐着吧。她可是皇上赐下来的人,娇贵着呢,你们别来管她,否则不小心碰伤她哪儿,可是要打板子谢罪的。”

    “是。”李岩点了点头,带着另一位秀女走了。

    那女人满脸震惊恐惧地抬起头来的时候,就见黎月川早已带叶紫走远。她顿时茫然无措起来,不知道自己是先起来比较好还是装作受伤继续坐着比较好。

    “在生气?”黎月川瞥了一眼叶紫的脸色,手里更握紧了些。

    她目光涣散地望着前方,半晌低声轻笑了一声,“没有,这些事不是最稀疏平常吗?我哪里有资格生气呢,毕竟......”

    黎月川看不得她这幅温柔贤良的模样,伸出手捏住了她的鼻子。

    “唔。”叶紫喉咙里咕噜了一声,不着痕迹地嘟了嘟嘴,脸色也涨红了。她昂了昂脖子,张口就去咬他。

    于是他笑着收回了手,随即下移揽住了她的腰身,“我会解决的,不必担心。”

    叶紫皱了皱鼻子,“没有必要解决,这样很好,早该这样了,是我自己一直斤斤计较。”

    黎月川无声的叹了口气,语气平静,“我家的阿紫越来越不可爱了。”

    “是是是。”叶紫忙不迭地点头,“你去找个更可人的。”

    “阿紫。”黎月川无奈地放软了声音,“你啊。”

    叶紫不明白他那句意味深长的“你啊”到底是什么意思,也不想去猜想他到底要如何去解决这件事。很多事情她其实都明白,明白这世界的男人,特别是地位高贵的男人,没有一个是不纳妾的。就像她父亲,虽然醉心于练兵打仗,最是不喜美色的,不也有两个姨娘吗?更何况......何况她这么久也没怀上个一子半女的,又怎么怨得了别人。

    明明知道这些,可是叫她去张罗着帮黎月川纳妾,却无论如何也做不到。黎月川又总是由着她惯着她,便叫她越发不愿把这个人让一半出去给旁人,任性地想要独享。他是她的,独属于她一个人的。

    只过了两日,黎月川进了宫面见圣上。

    “你说什么?”皇上把手上的奏折一摔,目如铜铃般狠狠地瞪着他。

    黎月川即使是跪在地上,也是一副优雅从容的模样,他的语气平淡无波,把刚才的话又重复了一遍,“臣昨日不小心坠马,伤了那处,御医说,臣恐怕今后再无法人道了。”

    “你,你你你......”皇上气得浑身发颤,手指遥遥地指着他,“就算你不想纳妾,又害怕我送去的人不好掌控,那你随便挑个下人收了房抬成姨娘也行,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

    黎月川还是低垂着眼,薄唇微微张合,“臣并未说谎,如若皇上不信,可再派人前来诊治,臣的确已经不能人道。”

    他的态度太过无谓随意,说自己不能人道的话说得和刚又去哪儿吃了饭一般自然,叫皇上如何能相信他,简直是天方夜谭。

    “你当真要把事情做到如此地步?”

    “臣不知道犯了何错,请皇上明言。”

    皇上看着黎月川这幅油盐不进的模样,半晌,重重叹了口气,“好好好,既然你已经不能人道......”他几乎是咬牙切齿地吐出这四个字,而后却又有些无奈,“还是不要耽误了人家姑娘的青春年华,那两个秀女一个知书达理,一个温婉迷人,朕舍不得她们在你府里蹉跎岁月,还是让她们回宫吧。”

    “谢皇上恩典。”

    皇上重重哼了一声,“朕不知道这又算得上什么恩典,朕给你赐的人,你把她们当成洪水猛兽不成。”

    黎月川并不接话,只是沉默地低着头。

    “罢了罢了,你下去吧。”皇上看他这幅样子就心烦,随意朝他挥了挥手。

    武孝候府。

    宫里派来的人好端端地又把那两个秀女给请了回去,叶紫在一旁满脸疑惑地看着他们收拾着东西,心里大概知道准是侯爷又跟皇上说了些什么。

    “唉。”她轻轻叹了口气,脑海中思绪万千,情绪复杂,头也有些发晕,竟牵得她整个人都昏昏沉沉起来。

    黎月川回来的时候,就发现她居然已经早早的睡下了。

    他看着她密长的睫毛轻轻搭在眼睑,眸光异常柔和,似乎自己的心也跟着被什么轻轻刷了刷,痒痒麻麻,满满当当的都是安然和欢喜。

    他轻轻笑了笑,低下头吻了吻她的唇角,自行去沐浴更衣了。

    这件事便这样不了了之。

    黎月川并未跟她说些什么,叶紫也不知道他究竟是如何做到让皇上收回成命。但是偶尔想起来的时候,她还是会有一种被人小心翼翼用尽全力保护着的酸涩和感动。

    她小口地喝着乌鸡汤,正出神想着心事,却突然觉得一阵反胃感从喉咙里窜了出来。叶紫眉头一皱,捂着胸口便干呕了起来。

    “夫人,夫人你怎么了?”自从叶紫嫁入侯府,芊菱便做了她身边的大丫头,近来越发沉熟稳重起来,此时见她模样如此难受,也忍不住心慌意乱了起来。她颤抖着声音迅速地吩咐了下去,一人去请大夫,一人去通知侯爷。而她拿着痰盂服侍着叶紫,一手在她背后轻抚着替她顺气。

    “快,快,把这些东西都撤下去。”叶紫光是闻着这味道便觉得止不住的恶心,胃里越发难受了起来。

    芊菱忙又唤人把桌上的菜都端了下去,看着丫鬟们走远的身影,她却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眼神一亮,骤然透出一丝喜悦。

    “夫人!”

    叶紫总算平复了下来,眉头紧蹙地轻应了一声。

    芊菱却并未说出自己的猜想,只是轻笑着安慰她,“许是最近天气转热,夫人身体吃不消了。”

    叶紫缓缓地吐了一口气,“也没什么事,何必惊动侯爷。”

    芊菱就轻巧一笑,“夫人原谅芊菱吧,是芊菱刚才吓到了慌了神。”

    叶紫佯怒地瞥了她一眼,伸出葱根般的手指轻轻点了点她的额头,“哼,就会自作主张。”

    黎月川来得比大夫更快,虽然面容沉静,眼底却透着一丝担忧,“怎么了,下人们慌慌张张的也没把事情说清楚。”他握住叶紫的手放在自己的心口上,“你听,跳得多快。”

    明明也不是调戏的语气,叶紫却垂下了眼帘,耳根瞬间染上了一层薄红,手里轻轻戳上他的腰,“还有人在呢,不知检点。”

    黎月川轻轻笑了笑,轻声细语道:“到底怎么不舒服了,跟我说说。”

    “只是胃有些不舒服罢了,都是这丫头大惊小怪的。”

    芊菱也不反驳,在一边娇俏一笑。

    大夫替叶紫把脉的时候,她的态度还有些随意和不以为然,一边伸出手任老大夫握着,一边还转过头和芊菱商量着晚上该做些什么清淡开胃的菜。

    “你说什么?”黎月川有些惊诧高昂的声音打乱了她的思绪,她回过头去看他,眼底带着一丝迷茫。

    “夫人这是怀有身孕了。”大夫也不恼,满脸笑意地又复述了一遍。

    叶紫一愣,一双杏眼瞪得浑圆,“有......有身孕了?大夫,您再仔细瞧瞧,不会是诊错了吧?”

    “夫人说笑。在下行医数十年,不会连如此简单的脉象也看错。您的确是有两个月的身孕了。”

    黎月川很快恢复了淡然,他瞥了芊菱一眼,她就连忙笑着上前,“真是要谢谢大夫了,侯爷和夫人这是太高兴了不敢相信呢,您随我来吧,我也好请您指点一下夫人怀孕期间该注意的事项!”

    她带着老大夫出去了。

    叶紫有些呆愣地眨了眨眼,仰头看着站在自己身边的男人,眼底波光荡漾,清澈如泉。

    黎月川忍不住扬起嘴角,伸手轻轻抚了抚她的头,“恭喜。”

    叶紫眨巴着眼,本来是惊喜万分的,可是看着他这幅不以为然的模样就又有些不忿。于是垂下了眼眸,温婉得体地微微一笑,“侯爷同喜。”

    黎月川就笑意更深,坐了下来把手轻轻按在她的腹部,“我请御医再帮你确诊一遍?”

    “侯爷做主便是。”叶紫娇嗔道,她还是有些不敢相信的,明明整整两年都没什么动静,怎么会突然在她几乎快要绝望的时候又有了呢?这份上天的赏赐来得太过突然,砸得她回不过神来。

    御医很快便来了,诊断片刻后确定她当真有了身孕。消息很快就传回了皇宫,皇上大喜,反应比黎月川这个当爹的更兴奋,当即赏赐下来无数东西不说,还急忙召他入宫面圣。

    叶紫眼角眉梢里都是喜意,依偎在黎月川怀里,话语中带了一丝埋怨,“皇上怎么这个时候还召你入宫啊。”

    黎月川有些好笑,想起前些天皇上那气急败坏的表情,几乎已经猜测得到他要说些什么。

    果然。

    “黎爱卿啊黎爱卿,某人不是前两天才信誓旦旦地和我保证过,他已经不,能,人,道了吗?”他那几个字咬得极重,语气里满满的嘲讽。

    “是。”黎月川眼睛都不眨一下。

    他似笑非笑地望着他,“哦?那叶紫肚子里的孩子......”

    黎月川终于抬起头看了皇上一眼,眼底闪过一丝淡淡的鄙夷,“阿紫已经怀了两个月的身孕了。”

    皇上先是愣了片刻,脸上立马羞得通红,然后就又忍不住再问了一遍。“你......你确定你前几日说的受伤是真的?这个孩子已经怀了两个月了,那下一个孩子......”

    “等到下一个孩子的时候,说不定宫中的御医医术高明,我已经痊愈了。”

    皇上有些哭笑不得起来,“你这小子。”

    他现在算是知道了黎月川对叶紫的心意,可不敢再有事没事给他府里送上两个人了。这次他禀告说自己那处受了伤,下一处还不知道伤在哪儿呢!

    叶紫并不奢望一举得个男孩,在她看来,男女都好,有一子傍身便好。却没想到,上天当真如此厚爱她。

    紫郡主嫁入侯府的第三年,成功地生下了一对龙凤胎。皇上龙颜大悦,亲自下圣旨为这一对孩子赐名。

    武孝候一生未曾纳妾,与其夫人之间的伉俪情深,亦成为民间美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快穿]女配攻心计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纯白蠢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纯白蠢白并收藏[快穿]女配攻心计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