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我与白莲花的二三事 > 第七章 提亲

第七章 提亲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想什么呢?”

    耳边响起了沈远宁的声音,因为*未退,声音听着有些低哑。

    他的手环住了她的腰,让她更贴近自己。手在她腰间的柔软处,细细婆娑。

    沈远宁的嘴唇摩梭着她的后颈,陈月乔不自禁的嘤咛一声,*被他再次带动起来。

    温柔的亲吻,细致的抚摸,让她感到了极致的兴奋,随着他狂野的律动,到达了顶峰。

    她感觉到沈远宁今日兴致似乎特别高涨,直到她低声求饶,沈远宁才结束了冲刺,喘着气俯在她身上。

    许久后,沈远宁慢慢的退了出来,俯身抱起陈月乔走进室,提前准备的热水,此刻温度刚好。

    陈月乔疲惫的擦洗着身子,沈远宁已经让门外值夜的丫鬟把被褥重新换过。

    当二人又躺回床上时,沈远宁抱住她,让她面对自己。

    “你还没告诉我,你刚刚在想什么?”

    陈月乔看着眼前的男人,刚刚的*给他的眼睛更添迷人的色彩,犹如刀刻的唇型,让他看起来刚毅无比。这样的男人,让她拱手让人,如何舍得?

    她垂下眼睑,依偎在他怀里,细语说道:

    “那日之事,是月乔疏忽,不怪夫君。”

    她说着抬起头看着沈远宁,见他表情平静,没有任何表示,依旧继续说着:

    “玉瑾妹妹性情刚烈,都未曾想她会做出轻生的举动。”

    如愿的看到沈远宁嘴角的嘲讽,陈月乔心里微安,说:

    “玉瑾妹妹醒来后,我去探望了她一次,哭的跟个泪人似得,一直哭诉着寻死。姑父姑母双亡,留她一人,却因着我的疏忽让她受了委屈,她一心寻死,我这做姐姐的心里着实难受。”说着,用手擦了擦眼旁的泪水。“后来,妹妹求我,求我答应她留在夫君身边,我也是熬不住她的哀求,点头应了她。”

    沈远宁听她说着,眉头皱了起来。

    “夫君,出嫁时母亲叮嘱我,说女子这一生都系于一人身上,他安好方才重要。要爱他所爱,劳他所劳,想他所想。我知道你怜惜我,我也会为你打理好这后宅的四方天地,让你无后顾之忧。夫君答应我,以贵妾之礼聘玉瑾妹妹进门吧。”

    话说完,陈月乔的泪已经湿了沈远宁的胸膛。

    这一番无声细语,沈远宁触动万千,知道陈月乔是佯装大度,其实心里很在意自己,以及自己其他的女人。

    沈远宁抬手擦干陈月乔的泪水:

    “傻丫头,既然这样,这么还如此伤心?”

    陈月乔听他话语温柔,像个做错了事的孩子,把脸埋在他的胸口,低声说:

    “若论真心,我是一百万个不愿意与他人分享你,哪怕你说我善妒也好,不贤惠也好,这的的确确是我的真心话。可是,我又不能委屈了玉瑾妹妹,这让我如何面对为国捐躯的姑父,和一番深情的姑母。”

    沈远宁心里柔情四溢,可恨韩玉瑾无耻,可怜陈月乔伤心。

    揽她进怀,轻拍着她的背,安慰着:

    “月乔,莫再多想了。别说是贵妾,就是打上我沈远宁女人的字眼,我都厌恶。你这表妹,随她叫生叫死,想死,也等不到你去探望她了。”

    人前一套,背后一套。白天的拒绝,对陈月乔的哀求,玩什么欲擒故纵!

    看着陈月乔还想说什么,沈远宁拿手指点住了她的嘴唇。

    “乖,睡吧,不说这些扫兴的。”

    陈月乔见他如此,乖乖的收了声,依偎着他,安心的睡着了。

    沈远宁脑海里不停的想起白日里韩玉瑾的话。

    “谁要稀罕你厌恶什么,在意什么。”

    “进了我的房,看光了我的身子,没找你负责任,你该追着坏我名节。我倒想问问你,我设计你哪儿了?是让你损失什么了,还是逼着你娶我了?”

    “真当我稀罕进你沈家门,我不短胳膊不少腿儿,正经韩家嫡女,去给你做妾,你还真把自己当回事。”

    韩玉瑾,你是闹哪样?

    自从九曲桥上气走了沈远宁,韩玉瑾心情大好。

    这男主角都不配合往下走了,这戏也该散场了。

    这么通体舒畅的过了月余,韩玉瑾已经开始筹谋着怎么离开陈府。

    不料就在她以为可以高枕无忧谋划自己未来的时候,传来一个惊天噩耗。

    沈府来人提亲了!

    要纳她为妾!

    而且,在没有她点头的情况下,陈老夫人答应了!

    韩玉瑾的小宇宙当下就爆发了。

    沈远宁,你脑袋被门夹了,姑奶奶都把你损到这份上了,你还粘过来,你是属驴的吗,天生欠抽?

    “哈啾…!”

    沈远宁长长的打了个喷嚏,坐在他对面的秦子铭呵呵笑了起来。

    “我说沈睿,这是有人想你了?”

    睿是沈远宁的字,是他后来在离山书院的夫子为他取的。秦子铭与他同窗数载,都是这样称呼他。

    沈远宁手持一子,落在局中。眼都不曾抬一下,淡然说着:

    “有人想我,这不是很正常的事吗?”

    秦子铭忍不住笑出声来,也无心棋局,继续调笑道:

    “那是,谁不知我们沈世子是京城第一美男子,个把人思念自然不足为奇。只是不知道这享受娥皇女英的齐人之福是什么滋味。”

    秦子铭说完落下一子。

    沈远宁听着他的话,眉头皱了起来。

    这件事除了陈家的人,外人并不知晓。在自己表明意愿,不会纳韩玉瑾为妾时,岳母就已经答应,此事绝不外露。秦子铭又是怎么知道的?

    秦子铭看着他手持一子,迟迟不落,还一副深思的样子,意味深长的说:

    “怎么?这滋味*的连棋路也忘了?”

    沈远宁抬起头看着秦子铭:

    “你是如何知晓的?”

    秦子铭嘴角噙着笑说着:

    “这外面都传疯了,说你沈彦昭沈世子好艳福,前脚娶了一朵亭亭高洁的青莲花,后脚回门的时候又采了一朵娇艳欲滴的牡丹花。这艳福只怕是上辈子积福修来的。”

    听到后面,沈远宁的双眉凝在了一起。

    “还有更精彩的,还要听吗?”

    看着沈远宁一副:少废话的神情,秦子铭喝了口茶,清了清嗓子,继续说着:

    “这外面还说,这牡丹花性情刚烈,一时羞愤难抑,上吊自杀了,虽然人没死成,也去了半条命。现在很多人都不明白,沈世子怎么不把那盆牡丹一起搬回家,反正一朵是娇,两朵也一样宠,更何况还是表姐妹呢。”

    沈远宁听到后来,不怒反笑了。

    韩玉瑾啊韩玉瑾,这就是你不想入我沈家门?连自己的名誉也搭上,也要把我拉下水,这就是你的不在意?

    鬼才信!

    秦子铭毕竟是了解沈远宁的,这些话虽然如此说,他却知道一定另有因由,看着沈远宁的反应就知道自己所猜不错。

    “我这一辈子最敬重的人,就是死在胡岭关的韩朔韩将军,却不想,韩将军的女儿,真是让人倒足胃口。”

    沈远宁如此说,秦子铭一切都明白了,这一切的折腾,应该是出自那牡丹花之手。

    “不喜欢就当成盆景看着,这样流言蜚语的,于你毕竟不好。以后跟她燕好的时候,大不了想着他爹。”

    秦子铭说到最后,觉得不是话,越想越好笑,忍不住捧腹大笑起来。

    沈远宁坐在一旁,脸黑了又黑!

    自恋小剧场:

    沈远宁:哈啾...谁家姑娘思春了?

    韩玉瑾:思你妹,思你全家!

    某客:注意,开口要文明。

    韩玉瑾:公子,奴家代表看官们问候你与你全家。(声音甜的打颤)

    沈远宁:......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我与白莲花的二三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咸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咸客并收藏我与白莲花的二三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