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我与白莲花的二三事 > 第206章 尘埃落定

第206章 尘埃落定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晚上的时候,沈远宁去了祠堂。

    里面没有一丝光亮,沈远宁进去后,在案子上摸到了一个火折子,点燃了烛火之后,看到沈长宁趴在墙边的角落里,身下铺着被褥。

    沈长宁看到光亮,向着沈远宁望了过来,看到他的那一瞬间,沈长宁的眸子一紧,随后便冷意森森,似乎比这祠堂的阴森还浓上一分。

    “你把月乔怎么样了?”

    沈长宁开口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关于陈月乔的,沈远宁听了,嘴角嘲讽的抽动了一下,冷冷的说道:

    “你有什么资格去问?”

    这一句话,竟似抽掉了沈长宁的精气神一样,他眼中一片灰暗。

    “陈家不允许有被休的女儿,沈家也容不下与小叔有染的媳妇,你说,她最后会是个什么下场,你也好意思问?”

    沈长宁被沈远宁的激得想要站起来,无奈挣扎了几下,最终无力的趴了下去,嘴里仍旧说着:

    “有什么你们冲我来,为难一个弱女子算什么本事,沈远宁,当初是你从我手里抢走了月乔,我们月乔两情相悦又有什么错,现在你薄情寡义,你又有什么资格去指责月乔?”

    沈远宁看着地上面含怒色的沈长宁,平静的说道:

    “别说‘抢’字,当初我是正大光明的去陈府提亲,如果当初没有月乔的点头同意,相信陈家也不会应下这一门亲事,别说什么两情相悦,你跟我,都只是一厢情愿。月乔她心中爱的从来都只是她自己,如果不是因为我的世子之位。你觉得,我们的亲事会那样顺利吗?这些你都知道,别自欺欺人了。”

    沈长宁很是愤怒,想要去辩解,却无从说起。

    “长宁,你扪心自问,我待你如何。你的前程。清宁的姻缘,哪一个不是我牵桥搭线?我看着你们是我的兄弟姐妹,纵然母亲不喜。也都帮你们去安排,但凡你念着这一点手足之情,就不应该去染指你嫂子。”

    “别管我对月乔如何,那是我们夫妻之间的事情。还轮不到你做弟弟的指手画脚,甚至勾/引她。我们成亲这两年来,她做下多少错事,按照母亲的意思,早就要休了她。我顶着母亲的意愿,给她在府里留了一席之地,你们倒好。这还没多久时日,就背着我厮混到了一起!”

    许久。沈长宁没再讲一句话,沈远宁也从刚刚的愤怒,慢慢的转为平静。

    这时,沈远宁听到沈长宁开口,声音有些嘶哑:

    “这一切,都是我的错,你们要是惩戒,就处罚我好了,要杀要刮都行,月乔她是无辜的,求你,放她一条生路。”

    沈长宁也知道,出了这样的事情,沈家是不会轻饶了陈月乔,给一封休书都是轻的,依着陆氏的手段怕是不出几日,陈月乔就会香消玉殒,陆氏也会对外报一个病亡,毕竟最近半年,陈月乔不出席任何宴会,陆氏都对外说她抱病在身,就算现在真的病故了,也没人去怀疑什么。

    现在沈长宁非常后悔,没有能力护住她,却又让她陷入了这样的境地,身败名裂,处境堪忧。

    “沈长宁,你自身都难保了,又有什么能力去为她求情。昌王以谋反罪被圈禁,皇后被禁足,凡是与昌王走得近的人,统统被定罪,你觉得你逃得了吗?”

    沈长宁听了后,眉头深皱,他不明白,怎么就牵扯上昌王谋逆的罪了?

    “沈家是不会因为你赌上所有的前程性命,我今天来,是来给你提个醒,你好自为之。”

    说完,沈远宁就走了出去,只留下沈长宁趴在那里,表情阴晴不定。

    -

    第二天,沈孝全就开了祠堂,将族里人都请了来,将沈长宁逐出家门,从族谱除名。

    吴氏没料到事情会闹得这样大,本以为陈月乔会万劫不复,怎么料到最后却是沈长宁被驱逐出府。

    之后陆氏喊吴氏去了一趟,问她是要与沈长宁一起离开,还是选择和离回娘家,陆氏知道是吴氏通知了沈远宁事情的真相,所以,只要她想离开,陆氏还是愿意成全的。

    吴氏考虑了两天,最终决定拿了和离书,回了吴家。

    不久之后,沈家就传出世子夫人陈氏病亡的消息,沈府并没有大办陈月乔的身后事,有许多知情人都知道早在一年前,沈远宁就因为一些事情恼了世子夫人,想来是极不光彩的事情,导致现在世子夫人郁郁而终,连身后事也不曾大办。

    待沈远宁处理好了陈月乔的诸事,由着陈家接走后,都已经过了大半个月了。

    家里的事接连着一幢又一桩,沈远宁人也消瘦了一大圈。

    紧接着,沈远宁收到了一个消息,让他整个人都懵了。

    韩玉瑾去世了!

    在陈月乔病故的消息刚传出去,韩玉瑾就去世了!

    沈远宁仿佛做梦一般,根本就不相信这个消息的真实性。

    半个月前还好端端的站在自己面前的人,怎么会无缘无故的去世呢?

    沈远宁不信!

    当他不顾一切的赶到忠烈王府时,只见满目素缟,府里的下人都身着孝服,双眼红肿。

    沈远宁如梦初醒,冲进了灵堂之中,只见一方红木棺材在灵堂中间摆放着,沈远宁顿住脚步,一步也不敢向前迈去。

    沈远宁止住了袖底颤抖的双手,侧头看向了跪在一旁,穿着重孝,烧着纸钱的琥珀。

    她眼眶红肿,双目无神,抬头看到沈远宁后,更是泪流满面。

    这样的场景,让沈远宁生出了一丝真实感,随后便是无边无际的恐慌与害怕。

    他走到棺材旁边,双手颤抖的抚上了棺材的边缘,不敢相信,那个爱笑爱跳。喜怒随心的女人就这样躺在了这冰冷的棺材里。

    “开棺。”

    沈远宁低沉有力的说了一句,琥珀猛地抬起头,不敢置信的喊了一句:

    “世子爷!”

    沈远宁突然暴怒,用力的拍了棺木一下,大声的喝道:

    “我说开棺!”

    琥珀不好做主,差人去回了马管家,马武来了之后。只见沈远宁犹如一头受伤的狮子。双目欲裂的盯着灵堂的一切。

    琥珀与马武说了沈远宁要开棺后,马武犹豫了一下,知道眼下这样的情景。不看到韩玉瑾,沈远宁必定不会罢休,便喊了人,将棺木打开了。

    没开棺之前。沈远宁抱有幻想,认为眼前只是一场戏。韩玉瑾也是跟陈月乔一样。当他看到棺木里静躺着的人,面色平和,脸色煞白没有一丝血色,只是嘴唇黑紫。透着妖异。

    沈远宁不敢相信,手颤抖的伸了过去,探了一下她的鼻息。心头巨震,险些无力的趴在棺木之上。

    随后抚摸上了她有些微凉的脸。一寸一寸的游走着,似乎在确认,这个没了呼吸的人儿,是不是他心心念念想着的女子。

    沈远宁只觉得心口气血翻涌,下一刻就要冲破自己的身体一般,他声音颤抖的问:

    “她是怎么...去的?”

    琥珀听沈远宁问起,泪水立刻翻涌而出,用哭得嘶哑的声音说:

    “郡主是中了毒,所以才......”

    湖泊泣不成声,沈远宁低头看着她黑紫的嘴唇,没有质疑琥珀的话。

    “谁下的毒?”

    马武说道:

    “那个人说是昌王指派的,已经交给了陛下。”

    琥珀看到沈远宁仰起头,喉结上下动了几下,知道他在压抑着悲伤,心中又是一阵酸楚,随后,她看到有一行晶莹的泪水沿着他的眼角流入了耳后。

    沈远宁觉得,自己的整个胸腔都快被碾碎了,眼泪也不受控制的流了出来。

    他做好了一切,只等着重新让这个女子接受自己,又怎么料到会天人永隔!

    随后,沈远宁看了一眼灵堂的四周,皱了皱眉头,问道:

    “安王呢?”

    说起这个,琥珀又是一阵伤心,凄凄的说道:

    “前几天,安王殿下回了丰州,郡主刚去那会,贵妃娘娘就传来消息,说不许任何人惊动安王殿下,丰州那边也会瞒着安王殿下,贵妃娘娘怕殿下再做出什么冲动的事。”

    这也是琥珀伤心的原因,韩玉瑾临去之前,也没能见周承安一面,甚至还要瞒着周承安。

    沈远宁此刻已经万万全全相信,棺木里躺着的这个女人,真的就是韩玉瑾,她也是真的就这样离开了自己,离开了这个世界。

    -

    韩玉瑾的身后事办得很是风光,入葬后的第二天,周承安才从丰州赶了回来。

    沈远宁得知周承安去了韩玉瑾的墓前,也只是冷笑一声,平日也越发的沉默清冷起来。

    两年前这个时候,左右夫人的圣旨刚下,那时候京城的议论一时风头无二,短短两年间,闹出了许多的风波,到最后韩玉瑾和离出门,陈月乔暴病身亡,到韩玉瑾中毒身去,京城里议论了几天,便被其他的事儿压了下去。

    八卦从来都没有断过,随着人们议论的结束,沈府左右夫人的事情也如过眼云烟,随之消散。

    去往定州的一辆马车上,某本应该在长眠地下的人,此刻捂着耳朵,向眼前的婢女求饶着:

    “我说姑奶奶,饶了我吧,你都在我耳边念叨八百遍了!你都可以去收猴子当徒弟了。”

    那婢女虽不懂得这件事跟猴子有什么关系,也听懂了是嫌自己唠叨的缘故,更是没好气的说:

    “还嫌我唠叨,你们合伙将我骗得那样苦,你们一个个,要我怎么说!亏得我在那儿哭得撕心裂肺!”

    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琥珀,然那个被唠叨的人正是韩玉瑾。

    自从陈贵妃跟周承安说了孝昭帝的打算后,周承安就一直在想着解决的办法。

    到后来,周承安想出了假死这个办法,但是给韩玉瑾换个什么身份,却成了难题。

    想要担得起安王妃这个身份,就必须身份贵重,京城里的世家大都知根知底,谁家有几个外室,几个私生子,大家心里都门清。

    因此,周承安开始在京城之外寻找。最后选定秦家,也是偶然听别人说起,说是京城已经在传,安王妃的人选定了秦家的女儿。

    于是,周承安亲自去游说了秦家。

    在去秦家之前,周承安进宫向孝昭帝表明了自己的意愿,无论他的王妃是什么身份,那人必须是韩玉瑾。

    随后向孝昭帝说了自己的计划,一直说服孝昭帝,按照他的计划,这样皇室既不会因为娶了和离之女蒙羞,安王也会得偿所愿。

    孝昭帝最终被周承安说服,他那样态度坚决的表示,绝不会另娶他人,孝昭帝不妥协不行,只是孝昭帝也表示,关于让秦家认下韩玉瑾这件事,孝昭帝是绝不会出手,周承安有能耐说服就按照他的计划进行,说服不了就得继续娶了秦家的女儿。

    周承安去秦家,可是做了十足的准备。

    将秦家里里外外都打探了个清楚,后来抓到了秦家小女儿的一个把柄。

    认真说起来,也算不得把柄。

    秦家的小女儿名秦如兰,与秦家的其他女儿一样,通身大家闺秀的气派,因着是小女儿,难免宠溺一下,性格也比她的姐姐们活泼些。

    秦如兰有一个自小青梅竹马的表哥,今年参加秋闱之前,秦如兰亲手绣了一方帕子送给他,上题着:

    十年寒窗之苦,此去青云直上。

    这也本没有什么,只是这才子佳人多是手帕定情,有首诗这样写:不写情词不写诗,一方素帕寄心知。心知拿了颠倒看,横也丝来竖也丝。

    秦如兰这时候送的绣帕,被周承安得知,自然就做了借口。

    按照正常程序,先礼后兵。

    跟秦大人表明了自己的意愿时,秦大人委婉的拒绝了。可想而知,自己的女儿能做王妃,自然比没有血缘关系的女儿好。

    之后,周承安就拿出了秦如兰所绣的那一方手帕,秦大人只是皱皱眉头,也没觉得这有何不妥,词句没有暧昧和儿女之情。

    只是周承安却说:如果这方手帕被世人曲解,别人会怎么看待秦家的女儿?

    ps:我写这一章之前想了很久,至少我觉得这不算神转折,因为之前为了这个剧情铺垫了很久,但这也只是我自己以为,心里还是有些忐忑的,所以,你们要是看了哪里觉得不合时宜,可以留言告诉我,我以后尽量避免。

    这是二合一大章节,含第三更第四更。

    最后感谢微然爱臭宝、折断的芦荟的平安符,和千语的评价票。

    看我这么努力又从不水字数的份上,票票留给我吧~(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我与白莲花的二三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咸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咸客并收藏我与白莲花的二三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