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我与白莲花的二三事 > 第209章 啪啪啪

第209章 啪啪啪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周承安带韩玉瑾来的是后山的林子里。韩玉瑾心里还纳闷,怎么好端端的跑到这里来。

    随后,周承安带着她来到一片空地上,入眼的是明晃晃的一片,韩玉瑾仔细看了,才发现那里是用薄薄的轻纱罩着许许多多的萤火虫。

    韩玉瑾很是惊喜,好奇的问周承安:

    “你哪儿来这么多萤火虫?”

    周承安笑着说:

    “我让长风提前准备的。”周承安说完,俯身在韩玉瑾耳边又说道:“等明年我们成了亲,你在我身边的时候,我亲手给你捉。”

    周承安呼出的热气打在韩玉瑾耳后,让她耳后的肌肤起了一阵颤栗,逃避似的往前走了两步,走近那片萤火虫。

    周承安笑着走了过去,一手拉着韩玉瑾,一手掀开了困着萤火虫的薄纱。

    随着周承安的手扬起,轻纱落在了一旁的草地上,萤火虫飞了出来,轻轻的绕着两个人飞舞着。

    缠绵悱恻翩翩舞,巧聚轻分自在飞,这如梦幻般的场景,让韩玉瑾仿佛又回到了梦境。

    不敢动,不敢出声,怕惊破了这一刻的美梦。

    梦境里,眼前的这个男人,眉目之间的柔情,仿佛能滴出水来。

    “玉瑾,嫁给我。”

    韩玉瑾这才回神,看着眼前这个目光炙热的男人,心中一点一点被充实,满涨涨的感觉。

    “嗯。”

    韩玉瑾轻声应了一句。

    周承安听她应声,心中像是一颗石子投入了湖中一般,泛起了一阵又一阵的涟漪。

    揽她入怀,紧紧的抱住。

    一直以来,韩玉瑾都在被动的接受着自己所安排的一切。以至于周承安心中有些不安,怕她不愿,怕她委屈,哪怕是知道过些时候圣旨一下,她就是自己的王妃了,周承安还是感觉到不安。

    就在方才,韩玉瑾轻轻应下的那一瞬间。周承安觉得一切都值了。

    韩玉瑾在他怀里。感受着他的激动与喜悦,也似被他感染了一般,唇角上扬。双手环住他的腰,回应着他的情感。

    这时,韩玉瑾听到周承安低低的说了一句话,却没有听清楚。微微抬起头问道:

    “你说什么?”

    周承安看着韩玉瑾微扬的小脸,以及那一双让自己沦/陷的眸子。叹了口气又说道:

    “我说,今日要是洞房花烛夜该多好呀!”

    “......”

    大家都成年人了,哪里听不出周承安想要说的是什么话,韩玉瑾红着脸无言以对。

    之后。周承安看着韩玉瑾羞红着脸,越发的觉得秀色可餐。

    声音有些嘶哑的说道:

    “闭上眼睛。”

    说完就俯下身去,向着让他悸动的朱唇吻去。

    就在周承安的唇离韩玉瑾只剩一丁点距离的时候。就听到“啪”的一声,韩玉瑾的手拍在了周承安的脸上。

    周承安一愣。只见韩玉瑾郑重其事的说:

    “有蚊子。”

    说完,还煞有其事的看着自己的手心,随后皱着眉,懊恼的说:

    “让它飞了!”

    周承安心里好笑,也不揭穿她,反而笑着说道:

    “飞了就飞了,咱们继续。”

    周承安揽过她,继续俯下身去吻她,又到了刚刚那个地步的时候,有一声“啪”。

    “又一只蚊子!”

    韩玉瑾眼中透着一丝揶揄,眼底里流动的笑意,让周承安又好笑又好笑,佯怒的说道:

    “今儿倒要看看,是哪只蚊子胆儿这么肥,一而再,再而三的扰了本王的好事。”

    看到周承安眼中流出的笑意,韩玉瑾警觉的后退两步,转身就跑,笑着喊道:

    “真的是蚊子...”

    周承安哪里会由着她跑走,上前就追了她去。

    周承安追上她,一手拉过韩玉瑾,韩玉瑾脚底刚好踩到一块凸出的石子上,脚下一滑,向后仰倒。

    周承安本可以揽她过来,却抱着她一起跌倒在地上。

    背后是厚厚的草地,胸前是魂牵梦萦的人,但凡是正常点的男人,此刻都不会无动于衷。

    周承安一个翻身,将伏在他胸口的韩玉瑾压在了身下。

    韩玉瑾看着他眼底闪现的光芒,几乎要吞没了自己,开口欲言,话还没说出口,就被周承安重重的吻住了双唇。

    月色撩人,星光灿烂,一切都是那么美好的进行着。

    随后,一声不和谐的声音打破了寂静。

    “啊......”

    周承安从她胸前抬起头,眼底染着情/欲,声音依旧有些低哑的说:

    “我弄疼你了?”

    韩玉瑾可怜兮兮的看着周承安说:

    “真的有蚊子!”

    “......韩玉瑾!!!”

    花前月下,牡丹滴露的气氛,都被这一只蚊子搅了,周承安心底怎一个郁闷了得。

    “走,回厢房。”

    说着,就抱起衣衫不整,红云满面的韩玉瑾,向着厢房走去。

    韩玉瑾给周承安的举动弄得更是惊慌无措,轻捶着他的胸口说:

    “你正经些,放我下来,那里是庵堂,佛祖都看着呢。”

    “怕什么,世上那么多人,佛祖忙着呢!”

    韩玉瑾气结,双手捂住脸,撒娇的说:

    “周承安,我不要理你了,我以后都没脸出去见人了。”

    周承安放下她,扶着她坐好,拿开她的手,戏谑的笑着说:

    “你叫我一声好哥哥,我今天就饶了你。”

    韩玉瑾听了周承安的话,惊得目瞪口呆,张口结舌,随后就红着脸不去理他。

    “你这样,是还想我继续。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说完,一把抱起韩玉瑾,在她的惊呼声中,抱着她继续往前走。

    韩玉瑾以为他说真的,连忙抓着他的衣襟,急急的说道:

    “好哥哥,你饶了我吧。”

    说完就把头埋在周承安的怀里。再也不抬起来。

    周承安放声大笑。那声音穿透了耳膜,一丝丝的漫进了心底,生了根。瞬间长成参天大树。

    -

    第二日一早,周承安拜访了秦家就回丰州了。

    周承安对韩玉瑾如此重视,让秦家对韩玉瑾的态度更是小心谨慎。

    在秦夫人几次的游说下,韩玉瑾终于点头跟秦夫人回去了。

    九月初八这天。秦府早早的就派了丫鬟婆子护院,在梅花庵外恭候着韩玉瑾。

    秦夫人给庵里添了许多的香油钱后。谢过了梅龄师太后,就带着韩玉瑾出了梅花庵。

    韩玉瑾要与秦夫人坐一辆马车,琥珀和玉燕都提前上了后面的一辆马车,秦夫人上了马车后。就有婆子过来扶着韩玉瑾上车。

    韩玉瑾始终都带着幕篱,下人们看不到她的容貌,只觉得这位七姑娘长得高挑。身段玲珑有致,样貌定也不会差了。

    待马车走远后。一直站在庵堂大门不远处的女子问起了同伴:

    “表妹,你知道刚才戴着幕篱的那个姑娘是谁吗?”

    只听着另一个女子说:

    “那马车是秦府的马车,那女子大概就是秦家的七姑娘,自小养在这梅花庵里,说是消灾避难,秦家现在才接回。”

    “还有这样的说法,倒是第一次听说。”

    朱嫣红看着自己的表姐,笑着说道:

    “这有什么稀奇的,前些时候,知府家的二公子,都没气半个时辰了,家人连灵堂都搭了起来,他却活了过来,那才叫稀奇。”

    朱嫣红的表姐脸上覆着一层黑纱,看不清容貌,一双眼还在盯着已经远走的马车,朱嫣红好奇的问道:

    “表姐,你认识秦家的人?”

    朱嫣红的表姐收回目光,摇了摇头,眼带笑意说道:

    “不认识,只是看着那七姑娘的背影,想来容貌也一定不俗。”

    朱嫣红听了点点头说:

    “这个是真的,先太子妃就是秦家的嫡长女,她的容貌当时就是定州数一数二的,而且秦家的姑娘个顶个都是才貌双绝。我听说这次安王选妃,又是从秦家的女儿里挑选,我猜啊,秦家庶支那边的嫡出女儿估计是没戏了,选也是在秦家七姑娘和九姑娘秦如兰只见选。”

    朱嫣红的表姐听了朱嫣红的话,愣了许久,朱嫣红心里不以为意。

    只怕她是被这太子王爷的给震住了,想想也是,她一个小县城来的寡妇,能见过什么世面,朱嫣红都不记得,什么时候有这样一门表亲。若不是她娘家父母亡故,没有依靠之人,朱家也不会收留她。

    整日的黑纱覆面,眼神晦暗,谁知道脸上有什么骇人的东西。若果不是朱夫人带她来,朱嫣红是绝对不带她出门的。

    朱嫣红想着,随后看她还在看着马车消失的方向,没好气的说道:

    “走了,不然就让娘等咱们了。”

    丰州的粮库本是来年春天才能建好,周承安为了赶工,分成了日夜两班倒,赶在腊月初提前竣工。

    孝昭帝知道他的心思,无非是想提前娶心上人回家,吊了他一些时日,直到周承安自己等不及,从开始的旁敲侧击,到最后就直接请求了。

    终于,孝昭帝在腊月中旬的时候下旨赐了婚,消息传到定州的时候,已经快要过年了。

    秦家待韩玉瑾很好,尤其是秦夫人。照说韩玉瑾顶替了秦如兰的亲事,秦如兰怎么也会心存膈应。秦如兰不但没有想象中的敌意,还待她很是亲切。

    一口一个七姐,在外人看来果真就像亲姐妹一般。

    秦家知道韩玉瑾身份的只有秦氏夫妇二人,秦如兰是根本不知道韩玉瑾的真实身份,真以为自己有个姐姐在庵堂长大。

    为了弥补自己姐姐缺失的温暖,天天腻在韩玉瑾身边,呱啦呱啦跟她讲着自家的事情。

    因此,别看韩玉瑾来的时日不久,对秦府上下已经了解的很清楚的,就算有人问起,也不会留下丝毫破绽。

    这日接到了赐婚的旨意,秦如兰一脸愧疚的来到了韩玉瑾住的院子里,韩玉瑾刚得知消息,正是喜上眉梢时,就看到秦如兰皱着一张小脸。

    韩玉瑾随后想到孝昭帝本是要将她赐婚给周承安,这时被赐婚的是自己,想来秦如兰心里是极其不舒坦的。

    想到这里,韩玉瑾收敛了眉间的喜悦之色。

    正在韩玉瑾不知道要怎么开口的时候,秦如兰自责的说:

    “七姐,前些时候我被娘亲训斥了,其实本来圣上要下旨将我赐婚给安王的,可是后来出了件事,程格表哥赶考之前,我送了他一方丝帕,不料这方丝帕却被安王殿下得知,安王殿下认定我跟表哥有儿女私情,那个时候,京城已经有流言说未来的安王妃一定是秦家的女儿,爹爹没办法才将你从庵堂里接了出来。”

    韩玉瑾听着秦如兰说话的语气,有些奇怪她竟然不是在伤心自己做不成安王妃,反而是对自己很愧疚的样子。

    韩玉瑾这个时候还不知道程格与秦如兰的亲事已经商定,只等着发嫁了韩玉瑾,秦如兰的亲事就提上日程。

    只是韩玉瑾不知道周承安私下做了这么多事,连秦如兰送人一方帕子的事情都知道,想来是下了功夫寻秦家的短处。

    想到这里,韩玉瑾有些脸红。秦如兰看着韩玉瑾脸上浮现的自责之色,以为她误会了自己想要这安王妃的位置,连忙解释道:

    “七姐,你不要误会,我是一点都不想做那个安王妃的,你也知道,咱们大姐当初嫁给太子何等的风光,如今又是什么下场,天家骨肉情薄,皇室的女人更是艰难,如今储位悬空,肯定还有一场血雨腥风,我一点也不认为嫁给安王是个好归宿。”

    韩玉瑾听着秦如兰的一番话,惊得目瞪口呆,没想到平日精灵鬼似的人儿,此刻竟说出这么一番话。

    这还没完,没等到韩玉瑾反应过来,秦如兰又说:

    “还有,我听说安王他有一位心尖上的人,是个和离的郡主,虽说前些时候去世了,但他心里装着那么一个人,任谁过去能讨得了好?这夫妻之间,讲究的就是个情投意合,中间隔着那么个人,想想以后都觉得别扭,能有什么趣儿!”

    韩玉瑾没想到秦如兰竟然是自由恋爱的拥护者,这样侃侃而谈,倒让韩玉瑾刮目相看。

    小剧场:

    鸭王:灭蚊子,求支招。

    某客:用超威,就是没蚊子!

    (想歪的人,自己去书评区自首啊。)

    ps:感谢alisya、青春雪弗兰、渡眉生的月票,书友100102173959171的评价票。

    二合一大章节,今晚不一定能赶出来另一章了,抱歉了。(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我与白莲花的二三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咸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咸客并收藏我与白莲花的二三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