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酒色蜜语 > 意外

意外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酒酒,起床咯。”轻柔的声音飘进酒酒的耳中,脑海中好像有什么东西被敲开了一般,印象却很模糊,只觉得这个声音小时候好像听过。好奇的睁开眼,却是……殷翌语那个死小孩很温柔很温柔的笑了!!!温柔地笑了!!!!酒酒狠狠的吞了吞口水,虽然她也觉得他长得很妖孽,这样看起来也很赏心悦目。但是,心里总有一股危机感。她干笑几声,问:“牧赫哲呢?他不是在这里么?”

    “嗯?”殷翌语提高了一个音调,同样地一个表情却让酒酒毛骨悚然了。“你很关心他?”

    “不是不是。”酒酒把头摇得像个拨浪鼓一样。迎来的却是殷翌语的一声冷哼:“还不快走!”他心里愤愤的想:“一大早就想着赫哲?!呵呵,真有本事呢。可不要忘了你可是在本大爷手下做事的!瑾刚刚说的也可以考虑,反正不是就1500米么?就那几分钟的事。”当他赌气般的想着的时候,殊不知早被官泓瑾耍的团团转。

    半小时以后,穿着运动短装的袁酒酒站在马拉松的起跑线上。捂住饿得咕咕叫的肚子,咬牙切齿地低声嘀咕说:“官泓瑾这个死东西,居然敢整我,还故意不让我吃早餐,想看我笑话对吧?运动会以后让他好看!”回想半小时前……

    “呐,酒酒啊,有两个消息,一个好,一个坏。你要听哪个?”官泓瑾一脸笑容地说。坐在沙发上的酒酒毫不领情,只浅浅的瞥了他一眼。

    “额……”官泓瑾的笑僵在那里,他用两手揉揉脸部的肌肉叹了一声气,“我呢帮你报了马拉松跑,待会就要去比赛了。你别忙着拒绝,格林亚呢,从创校以来就有一个规矩:报名参加运动会项目的人没去比赛是要罚钱的。还有一个规矩,我想对你来说很诱人……前三名有奖金,当然名次越高奖金就越多。本来是没这一条的,不过为了给一些缺钱的学生变相资助一下罢了。”正说着话的官泓瑾瞄见酒酒一脸心动的样子又趁热打铁道:“这次和你打个赌怎样?”酒酒听到这话马上收敛起脸上的怦然心动(对钱的心动……),眼睛眯起危险的弧度。官泓瑾抽抽嘴角暗暗腹诽道:“这女人,变得也太快了吧……”

    “只要你这次跑第一名出了学校奖励的,我再给你两万。如果没有第一名,得其他奖的奖金给我,再给我一万。”官泓瑾说完,一副不信你不心动的摸样。谁知……酒酒一脸不屑的冷哼几声。官泓瑾奇怪地想:“她应该反应很激烈才对啊,怎么……”实际上,酒酒心里确实很激动但是她想从官泓瑾哪里坑多点钱呢……官泓瑾皱眉沉思一下试探的问:“那我出三万?”他发现酒酒神情似乎缓过来一点点,又问:“四万?五万?”听到这里酒酒再也撑不下去了,几乎是脱口而出:“好,成交!”

    于是……现在袁酒酒已经在校园马拉松的路上……

    观众台上,眉头紧锁的欧阳诩正想着官泓瑾把酒酒带到哪里了,肩就被人一拍:“诩,你怎么在这儿呀?”欧阳诩转过头,看见是含着棒棒糖的官泓瑾,不禁白了他一眼。

    “哎呀,别这样啦。你的酒酒现在好好的去参加比赛了!你就别那么多心啦,连她都去参加运动会了,你还呆在这干嘛。”官泓瑾没好气地拉起欧阳诩离开观众席。

    “诩,你说要去那边玩好呢?”官泓瑾两只眼睛滴溜溜的转,看到一些花痴女还不停的放电。

    “瑾,说实话,昨晚你是不是把酒酒骗到别的地方去了?”欧阳诩抓着官泓瑾的手,如琥珀般的双眼紧紧盯着他。官泓瑾心里暗暗说:“惨了,这次不会真玩大了吧?”他扯出一个干瘪的笑容:“额……呵呵,看个玩笑嘛。”欧阳诩白了他一眼但眼中的忧虑却是放下了:“那她现在在哪?”

    “喂,欧阳,不要整天都想着她好不好!你们现在只是假装的男女朋友!只是为了骗纪蔓怜不是吗?”

    听到这些话,欧阳诩垂下头,银白的碎发在灿烂的阳光下泛着微弱的光。他深叹一口气,抬起头把眼中的焦切收敛,扬起让全民沉溺的王牌微笑说:“走吧,直接去找语吧。对了,他和赫哲今天怎么一大早就黏在一起?怎么了吗?”

    “额……”官泓瑾心虚的望望四周,心里嘟喃道:“总不能说在吃醋吧?”把飘忽的眼光收回来,点点头说:“嗯,我也不知道,待会问一下吧。”

    “好吧。”欧阳诩没再追问就走了。

    罗恬居,密室。

    “呼、呼,牧赫哲,呼……你和袁酒酒,呼哧……到底,到底,什么……关系。”殷翌语费劲地说完这句话,终于撑不住倒在软垫上。牧赫哲走过去躺在殷翌语旁边:“跆拳道进步了,空手道弱了些……”正想说下去,殷翌语就把他的话打断了:“回答我的问题。”牧赫哲沉默了,他闭上漆黑的双眼,薄薄的嘴唇上下扇动:“你,真的要听?”殷翌语侧身,酒红色的双眼紧盯着牧赫哲:“是!”

    “那么,请你保密。我不想让别人知道。”牧赫哲贴着殷翌语的耳边,说了些什么。

    “oh,my god!”刚从外面进来站在油画旁的官泓瑾和欧阳诩的眼睛瞪的大大的。“你……你们……你们是gay?!!!”官泓瑾如同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一般。殷翌语用手撑起头,挑挑那双妖惑的眼睛:“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说着另一只手很不安分地在牧赫哲的肩上游走着。牧赫哲则满脸的黑线。欧阳诩会心一笑,官泓瑾瘫坐在地上。殷翌语起身走到官泓瑾身旁,蹲下身子。关节分明的手指勾起官泓瑾的下巴:“瑾,我真想把你的脑袋切开,看一下里面装的是什么。”官泓瑾听到后马上蹦起来笑嘻嘻地挽着殷翌语的手,说:“我就知道语不是gay!”殷翌语瞟了眼那只挽着自己的手的爪子:“瑾,我看袁酒酒说的没错吧。你,就是个名副其实的gay……or a girl?”说着把手抽了回来。官泓瑾瞪着棕褐色的双眼,咬牙切齿地盯着殷翌语离去的背影。欧阳诩跟上,拍拍他的肩:“语的说法,我……”他看到官泓瑾期待的目光,憋笑地说:“赞同。”然后潇洒地走了。牧赫哲扔下一个“你心知肚明。”的眼神也走了。官泓瑾泄气的跟了上去。

    “呼哧呼哧……”太阳公公散发着不合时宜的热情,格林亚的校园中参加马拉松的莘莘学子们正吃力的迈动着脚步,袁酒酒正是这光荣的一员。她挪动着象灌了铅的双腿,心里一直念着和官泓瑾的赌注。

    最后三百米。

    豆大的汗珠打在地上。

    最后两百米。

    嘴唇已干裂得不像样。

    最后一百米。

    她冲过了第二名,冲过终点线,红色的布条缠绕着,深紫的发丝飘落,袁酒酒望着头顶耀眼的阳光,合上了眼。周围惊叫声一片。

    罗恬居。

    “瑾,你不是报名去参加运动会了么?怎么……”牧赫哲挑挑眉。

    “嗯……我让袁酒酒去了。”

    “什么?”欧阳诩叫了一声,“什么比赛!”

    “哎呀,不就是校园马拉松么?不会出什么是的啦!”官泓瑾往嘴里塞进一颗棒棒糖。听着这话,其他三人虽然不做声,但脸上担心的神情已经把他们出卖的一干二净。尤其是牧赫哲……

    “瑾,你早上跟我说的好像只是女子1500米而已……”殷翌语危险的语气把官泓瑾吓得全身起鸡皮疙瘩。

    “我不是想耍一下她么?谁让她只会欺负我,又不去欺负你们……”官泓瑾像一个受委屈小媳妇般说。

    “你知不知道,你这样……”罕少说话的牧赫哲开口就是千年寒冰的语气。正巧,官泓瑾手机响起把他的话打断了。以至于,牧赫哲的异样唯独殷翌语注意到,他眉间的川字更深了。

    “hello,what is the matter?”官泓瑾接下电话。

    “老大,你让我盯的那个人跑完以后晕了,现在在医院。”

    “什么?!”官泓瑾跳了起来,手机从他手中跌落,其他人奇怪的望着他:“怎么了?”

    “额,你们保证我说了以后不围殴我?”官泓瑾摸摸鼻子。

    “说吧,我保证。”殷翌语手紧紧握拳,深呼吸后说。官泓瑾心中暗暗叫惨:“这次真过火了。”

    “她晕了,在医院。”官泓瑾抱着必死的心态闭着眼,耳朵一动一动的听其他人的动静。只听“啪——”重重的关门声就没动静了。他睁开眼眨了眨:“咦?都走了?啊!我也要快点才行,不要错过好戏!”那语气根本就像忘了自己才是罪魁祸首。

    医院。

    “咦?这是哪里?”袁酒酒看着那个爬满花藤的秋千,心里感到奇怪。远处,穿着纯白蕾丝裙的小女孩,短短的碎发在柔和的阳光下泛着淡淡的紫光,果冻般的唇紧紧的抿着,硕大的紫眸在削瘦的脸上眨着,脸上透着淡淡的忧郁。嘴中喃喃:“妈妈。”听到这两个字酒酒呼吸一窒:“为什么,我会有一种熟悉的感觉……”突然,一个年龄略大穿着黑色t-**的小男孩走带小女孩身旁:“雨穗,哥哥帮你摇秋千好不好?”男孩一脸的宠溺,女孩弱弱的说了声:“好。”顿时,她的心好痛。

    场景一变,周围一片漆黑。袁酒酒孤身一人,蜷缩在黑暗中。她想喊救命,但嘴巴张的大大的却发不出任何声音。突然,远处有人喊:“酒酒,酒酒……”她似乎抓住了一根救命的稻草:“谁?这声音好熟悉,是谁……”猛地,眼前一片光明。

    “啊哈,你们看,这不是醒了么?”害怕什么?呵呵呵……”官泓瑾看到酒酒睁开了眼,悬着的心放了下来。尽管他不怕死人但这也要看清对象是不是?

    “我怎么在这里”酒酒打量着周围的环境,奇怪的问:“我不是在……”她想到了刚刚那缠绕着花藤的秋千和那片漆黑。

    “你跑完马拉松,晕了。饿晕的。”在看到酒酒醒后就已经远离病床的殷翌语调侃道,“不过,你是本身就低血糖吗?”原本听到殷翌语臭屁的语气很不爽的酒酒,翻了个白眼:“嗯……应该吧,低微的低血糖。不严重。”等等!酒酒似乎从殷翌语的话里意识到什么:“马拉松!马拉松的结果怎样了?!”

    “放心吧,钱取回来了。”欧阳诩手中端着一个木制托盘笑道。

    “幸好。”酒酒松了口气,“呵呵,小泓泓,你输了哦!呵呵。”酒酒一脸奸诈的望着一旁的官泓瑾。

    小红红?小泓泓?!

    天!这是神马称呼!听到这三个字四人的嘴角都抽搐起来了。

    “额,我知道了。”官泓瑾承受着其他三人尖锐的目光,僵硬的点点头。

    “唔,小泓泓真乖。”袁酒酒满意的点点头,“诩,这是什么?”酒酒好奇地打开托盘上陶瓷小盅的盖子。随之而来的是诱人的香气:海鲜炖蛋!她又依次打开旁边的木盒:紫菜饭团,培根土豆泥还有蔬菜沙拉。

    “诩,你终于肯给我吃东西了!!”酒酒看着这些食物嘴里蹦出这么一句可以气的人吐血的话。欧阳诩很无辜的说:“我的姑奶奶,不给你吃东西的不是我,是那位可亲可爱的小泓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酒色蜜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南杉Belor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杉Belor并收藏酒色蜜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