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酒色蜜语 > 弟弟大人驾到

弟弟大人驾到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圣墟大主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牧神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啪嗒。”欧阳诩走进了密室。

    “怎样?”殷翌语头也不回就问他。

    “送回海玲珑,钱也转到她的银行账户了。”欧阳诩半带笑意的说。

    “ok,明天要做准备了。东西都准备好了么?”前一句是对所有人说的,后一句则是问牧赫哲的。

    “嗯,全部都整理好了。”牧赫哲知道他问的不只是明天的事那么简单。

    “好吧,今晚直接在landou住。”殷翌语从沙发上站起来。

    “唉,又要忙了、”官泓瑾有点不情愿的语调,嘴角却显露出迷人的角度。

    “这次应该要讨论一下那个问题了。”牧赫哲睁开深邃的双眼。

    “是应该差不多了。”欧阳诩伸了个懒腰,慵懒的神情略带些霸道和可爱。

    “啪嗒。”密室已经空无一人。

    闹钟响起,酒酒不耐烦的关上。刚想再睡一下,却突然想起前几天早上欧阳诩发来的短信:

    这几天有事,自己去上课吧。记得吃早餐哦。欧阳

    虽然酒酒依旧发了会呆才反应过来,但经过几天的适应,已经开始慢慢能回到没有那四个大男孩干扰的生活中了。尽管心里还有一丝不愿接受他们不在四周的事实。

    吃过早餐,酒酒走到教室,却感到很强烈的杀气?她走进教室,里面的所有女生眼睛都齐刷刷的望着她。酒酒心里暗叫:“我上辈子是造了什么孽哦!都怪那四个小屁孩,害得我现在在班上都被人挤兑了!”她默不作声的走到自己的座位。翻开书看,前排的女生转过来问:“你没事吧?”

    “嗯?”酒酒奇怪的望着这个看起来普普通通的女生,难得会有例外:居然来关心她?!酒酒眨眨眼:“没事,谢谢。”

    “你和四位少爷很熟么?”那个女孩开口就问。酒酒额头布满了黑线,嘴角抽搐了一下:“一般般。”

    “哦……”那女生低头沉思了一会,又抬头说:“我叫池缈,请多多指教。”

    “诶?哦,多多指教,我叫袁酒酒。”

    “久仰大名。”池缈点点头。

    “嗯?”酒酒奇怪的挑眉。

    “开学以来都快四个星期了,这是你第三次来这里上课。作为本班班长,我想我有必要告诉您,再有两个星期便是期中考试,我想您应该知道这次考试对于您这种特招生的重要性。所以,请您务必把学习放在首位。至于其他关乎个人的私事请克制一下。”说完这一大堆,池缈转过身去不再说话。酒酒翻了个白眼,心里暗笑:“嗤,我就说嘛,这里怎么可能有例外。想给我下马威?也不看看你是什么料。班长么?真是了不起啊。”嘴角挑起几乎看不见的弧度。想挑战我么?没那么容易。

    中午,艳阳高照,虽说接近深秋,但人们根本感觉不到一丝凉意,相反还有人能穿着背心和超短裤满街跑。当然,这种人不可能出现在格林亚……

    飞速的吃过午餐,酒酒掏出电话拨了一个号码:“喂,是小茶姐么?你现在在哪里?我过去找你……”边讲着电话,袁酒酒便从走向朴墨宫。

    “嗯,这里就是这样。还有,这个要加上去……”欧阳茶正坐在袁酒酒旁谆谆教导。“唔,酒酒,你的悟性很好嘛。很快就弄懂了,如果不是那几个臭小子,你早就是班上的尖子了。”额……由于袁童鞋缺课缺的厉害,导致老师对这位童鞋的印象极其不好而扣学分,目前正与倒数第一胶着中。

    “呵呵。”酒酒拼命的点头阿点头表示非常赞同。

    “扣扣”两根白的几乎透明的手指敲在玻璃上,咖啡色的丹凤眼望着教室内的两个人,邪魅又慵懒。酒酒打开窗问:“小哲?你怎么在这里溜达?”

    “呵,不来溜达还不知道你被留下来上课呢,嗯?”最后那一声整整高了一个调。酒酒的手在身后做手势意示欧阳茶不要告诉袁任哲。

    “额……你不损我会死啊!这是我班主任。”酒酒指指欧阳茶说。

    “哦,原来就是你啊,久仰大名。”袁任哲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喏,这是我老弟,袁任哲。”酒酒拍拍袁任哲的肩说道。

    “哦,原来是你,你的名号如雷贯耳。”欧阳茶也毫不客气地回敬回去。

    “欸?”酒酒疑惑的歪着头,根本听不懂他们在讲什么。

    原来,袁任哲在格林亚的这两年几乎是被全校女生众星捧月地活下来的。如果不是今年来了那四个传说中的妖孽,他可以说是创造出格林亚的奇迹了,毕竟,他是以贫民生的身份进来的。而至于欧阳茶,则是因为作为全格林亚最年轻的老师并且作风坚决果断简直像黑道老大再加上那妖媚的外貌,当然,只是有时候,大多数时候还是很清纯滴,却也受大多数学生追捧而闻名……两人同属格林亚的奇葩。

    “反正你自学也没多大关系,我就不陪你了。fighting!”欧阳茶站了起来走出教室,明显就是留空间让别人聊天……

    “你怎么会被留下来。”袁任哲很自然的坐在了酒酒身旁。

    “额,这几天病了。”酒酒同学很不诚实的撒了谎。“那你怎么不跟我说?!现在怎么样了?”袁任哲眉间出现了川字。

    “嚯嚯,你还好意思说,不知是哪个人在开学那天对我说:‘我不想我的好形象被你这样的人毁了。’你形象那么好我怎么敢跟你说!”酒酒头也不抬,边做着手中的题边回应着袁任哲的话。

    “……”袁任哲被驳得无话可说,只好讪讪的蹦出一句:“明天放假,下午三点我来接你。”

    “哦,”酒酒点点头,突然又反应过来:“啊!明天可以回家!太好了!呵呵,小哲,抱一个!”然后给了袁任哲一个熊抱。袁任哲望着怀中笑靥如花的人,嘴角也挑起了明显的弧度。“不过……”酒酒松开手继续做题,“还是在校门口等吧,你来接我会又惹出很大麻烦的。”袁任哲皱皱眉,强势的说:“不行,你不认路,我明天下午会来接你的。”说完就插着口袋走出教室了。“唉,这人真是……”酒酒无奈的摇摇头。

    下午上完课,酒酒回到海玲珑洗了个澡出来之后看了看外面一片暖暖的橘黄,心里有了一个很好的去处。

    紫黑的湿发披在白色的外套上,酒酒手里拎着鞋走在柔软又细腻的沙子上望着蔚蓝的大海的边际那轮残阳,感受着略带腥味的海风拂在脸上。忽然,一道血色出现在空中。酒酒迅速放下那挡住了对方攻击的手,捂住伤口,望向刚刚一直跟在自己身后的若干女生,冰冷的声音响起:“你们这是在干嘛。”紫色的眼瞳中暴虐的因子在不断叫嚣着,如果不是酒酒一直用自己的理智压制着它们早就冲出来了。“呵,我说,你这个不知廉耻的女人,有了四位少爷还要打着哲殿的注意!”一个貌似是领头的女生恶狠狠的说。

    “哲殿?谁啊?”酒酒眼中的暴虐渐渐消散,迷糊的问。

    “我的天!你居然不知道哲殿!我们神圣的袁任哲,哲殿啊!”

    “what!那小子!cow!”酒酒总算明白过来了,原来这次是自家老弟惹来的蜜蜂。当下做了决定,脚底像抹油一般消失在萝莉娅。

    “呼哧呼哧,”酒酒随便走进一间餐厅,坐了下来喘着气。一位服务生走来问:“请问小姐要吃点什么么?”酒酒皱着眉看了看餐牌说:“西冷牛排配意粉。”

    “好的。”服务生收走餐牌正准备离开又转过身说:“药箱很快会拿来,请稍等一下。”

    “嗯?”酒酒诧异的抬起头却看到对方正望着她捂住的伤口,顿时对这间店好感大增,“谢谢。”她点头道谢。那服务生便离开了,他心里正想:“这就是老板吩咐下来要照顾的人?应该是了吧。不过,一个学期还没过完就被人欺负成这样,真是……唉……”

    吃过东西,抱扎好伤口后,酒酒走出餐厅时,天已经彻底黑了。“现在,要去red pub了。嗯,死小哲,居然害我受伤了,待会有他好看!”酒酒气愤的说着。

    昏暗的酒吧中,闪光灯在其中闪烁着,平常在教室里的乖乖学生们都在这里发泄着一天以来堆积的压抑。重金属的声音充斥着众人的耳膜,整一片都是灯红酒绿,空气都显得异样的浑浊。酒酒快速的离开这里,走向相通的另一片区域。同样是酒吧,却毫无刚刚的奢靡,暗淡的灯光,虽然与刚刚一般昏暗,但相比刚刚的吵杂,这边显然要高档些。没有五官的强烈冲击,低调中透着奢华,是骨子里的贵族。酒酒很快找到了袁任哲,现在的他,正穿着黑色的衬衣,一双骨节分明的手转动着泛着银灰光泽的摇酒壶。酒酒在吧台边挑了个位置坐下,撑着脑袋看自家老弟又在乱散发多余的雄性荷尔蒙吸引着在场的所有雌性动物,连那只被带进来的母狗也在吧台前摇着尾巴。褐色的黑俄罗斯在玻璃杯中流转,袁任哲把这杯鸡尾酒移到一个女生面前就消失在吧台了。

    然而,不久后,远离吧台的一张小小双人沙发上,袁酒酒正数落着袁任哲:“你真的是个惹祸精!你看!”说着把受伤的手臂在袁任哲面前晃了晃:“都是你这只蓝颜祸水!今天才刚见到你就被你的粉丝团追杀了!早知道就不来这破学校了!”袁任哲看着那只到现在还隐约看到血迹的手臂,眼中掠过一丝稍瞬即逝的歉意:“好吧,老姐,请你喝杯果酒消消气。”他把手里一直端着的酒递给酒酒,用没有一点意识到错误的语气说。酒酒一口气喝下,然后很豪迈的抹了抹嘴:“不要转移话题!你再不收敛一下你旺盛的荷尔蒙,休怪我不客气!”说着还挥了挥拳头。看着眼前这个以武力威吓自己的“姐姐”袁任哲开始怀疑幼时的决定是否错误。“好,我会收敛的。可是它自己跑出来就不怪我了。”袁任哲也一口气喝下自己手中的威士忌,满脸痞气的耍赖道。

    “嗤——”酒酒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好了,找我干嘛?”

    “嗯……”袁任哲突然就无话可说了,总不能对眼前的人说“只是因为自己想见她了”。如果真说出口会让她得意死的,何况这话说的还有那么点幼稚且暧昧。“听一下在格林亚的这几个星期里你都过得怎样。”无奈之下,他编出了一个毫无说服力的理由。

    “哈?”果不其然,酒酒听了他的话小嘴张的大大的:“你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啊?”

    “不是,你快点说!”袁任哲看着袁酒酒仿佛头上掉鸟屎的表情不禁有些怒了。难道他不应该关心她吗?即便作为弟弟。

    “哦,好啊好啊。”酒酒才回过一点神来,“这几个星期……”刚开了个头酒酒就哽住了,心里有点纠结:“这几个星期自己做的事好像都不能说出来吧?何况依照老弟的性格肯定会火山爆发的。”

    “嗯?”袁任哲听酒酒说了几个字又停了下来,心里有点疑惑:“有什么不能让我知道的么?”

    “这几个星期都还好啦,这里虽然有钱人很多但老师都很好,这就差不多了嘛。呵呵。”酒酒模模糊糊的敷衍着,“好啦,时间也不早啦,回去吧。我还要回去复习呢。”她没给袁仁哲丝毫开口责问的机会就匆忙离开。袁任哲眉头紧皱,握着酒杯的手因为用力过度而发青。他紧盯着袁酒酒离开的背影,犹豫片刻,终究还是跟了上去。刚出酒吧,酒酒就遇上了连不在场的四个大男孩都唯恐避之不及的纪蔓怜。如同瓷娃娃的她踩着十八厘米的高跟鞋走来,站在袁酒酒面前,高出酒酒几厘米。袁酒酒心中大呼倒霉,脸上却也得体的笑着:“纪小姐,你好。找我有什么事么?”纪蔓怜看着眼前这个满脸笑容的女生,不由把怒气发在她身上:“说!语他们去哪里了?”酒酒恍然大悟,心中也松了口气:“原来不是自己得罪她呀。”根据官泓瑾据说已无夸张成分的描述,此时站在她面前这个小巧的女生是非常非常恐怖的。“我也不清楚,这几天我也没见到过他们。”酒酒回答完纪蔓怜问的正准备离开,却见本来只是动口的纪蔓怜动起了手。白皙的小手就那样朝酒酒甩了过去,看上去没几份力量,但只有挨上了才能明白其中的厉害。酒酒倒吸了一口凉气,只感觉到左脸颊火辣辣的疼。她那双如宝石般的紫色眸子正迸发着精光盯着纪蔓怜:“不是我要惹上你的。别怪我。”他奶奶的,今天刚受伤现在又被这癫婆甩巴掌已经够忍让的了,在不爆发她就不叫袁酒酒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酒色蜜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南杉Belor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杉Belor并收藏酒色蜜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