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酒色蜜语 > 离开 受伤

离开 受伤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大主宰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亡,帮忙做件事吧。”电话接通后,马上就开口说。

    “呵,宰,你这个挂名的头领可是很久很久没有露面了哦。现在一联络就是下命令?”电话那头,一个沙哑的声音说道,显然是用了变声器。

    “额……那你召集那帮人吧。”被称为宰的男人无奈说道。

    “在哪里集合?”亡问道。

    “嗯……”在沉思了一会,“后天,green pub vip房。”

    “好。”这一回答以后便是忙音。

    “嗯,那么,应该怎么做呢……”合上电话,官泓瑾陷入沉思。

    “思雨,今晚和姐姐一起睡怎么样?”酒酒吃完饭打了个饱嗝对看着电视的小正太说。牧思雨放下遥控器转头甜甜一笑:“好啊。”酒酒正满意的点点头,一个声音怒吼:“不行!你这家伙到我房间去睡!”袁任哲双眼都快冒出火来了,连他都没有试过和酒酒一起睡觉,凭什么这家伙一来就可以享受自己没有的待遇!酒酒白了他一眼:“哼,思雨,我们不要管他,洗完澡就到房间里去,有我在他打不过我们。”说着,站起来走向浴室洗澡。客厅里只剩下一大一小的帅锅大眼瞪小眼,牧思雨挑衅地看了袁任哲一眼,屁颠屁颠的走出客厅了。袁任哲只能咬牙切齿的把气往肚子里吞……

    是夜,月光毫不吝啬的倾洒入房间,照亮了酒酒恬静的睡容,她一只手轻搂着牧思雨。牧思雨睁着眼睛望着这个传说中的要找的人,死活想不出为什么他们会这么重视这个女人,而且还是个看到正太就两眼发光的女人……想想自己才六岁就遭受残害,唉……不过,这件事蛮有趣,不妨插支脚进来。

    “你们两个!快点起床!”一大早,才六点钟,袁任哲就在外面敲着门把酒酒吵醒。酒酒睁开眼极其不满的吹了口气,帮还在熟睡的牧思雨盖好被子,猛的打开门看都不看就一记栗子敲在袁任哲脑袋上再轻轻地合上房间门,拉着袁任哲离开。“你又发什么癫啊,真是的……”酒酒垂着头闭眼走着路。“怎么?心疼那家伙了,就他是你弟我不是?!”袁任哲跟在她后面紧皱着眉头,“哼哼,我一直以为你只是一头猪,现在才知道你还是一头喜新厌旧的猪!”酒酒依旧闭着眼,轻声笑了起来:“嘿嘿,死小哲,你吃醋了。嗯,到处都有股醋酸味呢。”袁任哲别过头不可置否的哼了一声,脸上出现了可疑的红晕。“碰——”好吧,走在前面的酒酒大神,闭着眼走路走到玻璃上了……“嗯啊,好好好,好痛,嘶——”酒酒揉揉额头,准备绕过去,后面的袁任哲已经黑着一张脸拉着她的手走到洗手间一手递过校服没好气的说:“快点洗漱换衣服,待会还要赶车去学校。”说着随手关上了洗手间的门。

    公交车上,酒酒终于发现袁任哲脸上的黑眼圈,顿时问道:“你昨晚干嘛去了,怎么这黑眼圈……”手指颤颤巍巍地指着他的眼睛。袁任哲狠狠地打掉她的手:“没什么,不要多管闲事!”难道要告诉她自己因为想着他们两个在做什么想得失眠吗?哼,她会得意死的!“嗯……”酒酒沉吟一会说:“你再睡会吧,到站叫醒你。”说着不容袁任哲反抗的把他的头往自己身上靠,双手捂住袁任哲的眼,明显的高度差令袁任哲很不舒服,不过实在困得不行了,就无可奈何的睡着了……

    上午最后一节课下课铃响起,学生都蜂拥而起向食堂走去。嗯,是的,郁虹街的餐厅在工作日是不向学生开放的,只有周末才会开店……

    “嗯……吃哪个好呢……”酒酒拿着餐碟在自助餐桌前徘徊,琳琅满目的美食让她应接不暇,“没想到学校伙食那么好。”

    “废话,格林亚可是贵族学校。你这头猪。”一个久违的声音(其实刚不久才听过……)响起。

    “死小哲,不准叫我猪!我好歹是你姐好不好?!”酒酒撇着嘴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我还是你学长呢,酒酒学妹?”袁任哲拿过她的餐碟优雅地夹着食物。“ok,走吧。去吃饭。”“嗯?”酒酒环视了周围花痴的目光,得意地笑笑:“不好意思,我不习惯和你一起吃饭呢~~”正打算离开让袁任哲“享受享受”特殊的待遇。可是……袁任哲空出一只手死死地抓住她往窗边的座位走去。顿时周围的女生议论纷纷:“咦?那女的是谁?为什么哲殿要和他吃饭!”“哼哼,你不知道了吧?那女生听说是哲殿的姐姐哦,不过才上二年级,看来没有哲殿聪明呢。”“哦,原来是姐姐大人!”……

    “袁任哲!!”酒酒用力的抓着筷子差点没把它崩碎。“姐姐大人,稍安勿躁,这不是很好么?你成名了!”袁任哲暗爽,终于报了昨天的仇。“是啊……来,弟弟张开嘴巴。”温柔的能挤出水的声音从酒酒的口中传出,袁任哲打了个寒战不自觉的张大了嘴。一块牛排迅速塞进袁任哲嘴里。“嘶——”芥末的辣味充斥了他的整个口腔。“怎样?好吃吧。”酒酒眨巴着眼睛期待的望着他。袁任哲瞪着通红的眼睛,颤抖着说:“好——吃——”

    “呐,过几天我可能要到外省去做学术交流,你自己在学校小心点。”出了食堂,袁任哲双手插在裤袋里。

    “嗯恩,要去几天啊?”酒酒蹦跳着。

    “不知道,应该三四天的样子。”袁任哲皱眉望着前面的人。

    “哦,知道啦。你自己也要小心些。还有,不准乱花钱,要记得吃饭!还有别学坏了!嗯,顺便买些东西给老妈吧。”酒酒代表袁妈妈说了几句,然后冲袁任哲挥挥手向海玲珑走去。袁任哲目送着她离开自己的视野,才走向另一边,还掏出手机拨通一个手机号:“派车过来。”

    睡过午觉,酒酒正准备去上课,路过两排灌木丛和树木时,被拉了进,手中的书掉了一地,连她自己也摔在草地上。几个五大三粗的女生不等酒酒站起来就包围过来,带头的那一个手上还拿着小刀。酒酒快速起来稍微皱皱眉想:怎么现在的人那么喜欢拿刀啊……真是,不知道别人解决起来很麻烦吗!

    “呐,这事不是我们想这样做的,我们也是受人之托。所以,要报仇的话就找那个人吧。”带头的那个拿着刀的女生皱眉说,似乎有些不忍。

    “那,你告诉我是谁让你们这样做的。”酒酒双臂环抱,颇有女王气质的问。

    “对不起呢,不能告诉你。”带头的女生遗憾的摇摇头,向其他人点点头。几个人蜂拥而上,那架势明显是练过几下子的。不过,酒酒猜到他们的幕后,不禁怒从心生,当下就把冲上来的一女生扫倒在地,又一个侧踢连倒两个。一个接一个的四五个全在地上坐着只剩下那个带头的……她一下就冲上来先一个前踢再趁酒酒闪躲的时候送上一刀,虽然险险躲过重要的部位但还是被刀割到手臂。酒酒忍着痛一个下劈把那女生撂倒,又迅速收拾好书离开那片草地。头顶的太阳正散发着令人难耐的热量,汗水流到伤口处和血混合在一起浸得伤口一阵一阵的痛楚。酒酒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脸色逐渐变得苍白,原以为伤口不深可现在看来,是不可能不深啊……一阵眩晕即将倒地,一双大手扶起她来。“袁酒酒?你怎么了!”冰冷的口吻却暗藏着无限的担忧。酒酒晃晃头,看清眼前的人黑发蓝眸,安心的笑笑:“啊,牧赫哲啊,能送我去一趟医务室吗?手臂受伤了呢。”牧赫哲看着闭上眼的人儿和她手上不断涌出的鲜血,心脏猛地收缩,似乎又联想到什么,顿时脸色煞白,回头对车上的人说:“我来开车,你快点帮她止血!”欧阳诩从车上下来,皱着眉神情严肃地抱起酒酒进了车的后座,马上开始了止血包扎。而牧赫哲则发动那辆雪佛兰以时速200向医务室奔去。

    “呼……”牧赫哲看着打着葡萄糖的酒酒松了一口气,不过目光一触及那包扎后仍然渗出血迹的伤口马上就变了脸色。如果让他知道是谁做的一定一定会让那个人好看!

    “赫哲……”一旁观察者的欧阳诩正想说什么,牧赫哲就走出病房同从外面医院请来的医生说:“叶叔,借一步说话。”

    “叶叔,雨……酒酒她是不是有天生的低血糖和贫血。”

    “嗯,是啊。小哲,这是……”

    “是,不过还没到时候。所以,我想请求叔叔您能留在学校照顾一下酒酒。拜托了。”牧赫哲弯下腰来鞠躬,在远处的欧阳诩的瞳孔猛一收缩。

    “小哲,你这是干什么!就算你不说,我也会帮忙。不过留在学校有点勉强,我每个三天来一次吧。关心则乱啊,小哲。”叶叔叹了口气,拍拍牧赫哲的肩,离开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酒色蜜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南杉Belor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杉Belor并收藏酒色蜜语最新章节